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奇異 博士 線上 看 youtube



我恍然 一笑,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一上來就盯著我看,還以為被她發現什么了呢,嚇了我一大跳。

  /呵呵,過獎了, 楊小姐你好,我叫胡建國。

  /說著我騰出手來,在衣服上擦了擦,隨后伸了出去。

  楊 寧寧一愣,隨后也反應過來,也伸出手來。

  我笑著握了握楊寧寧的手指,隨后一沾即離,雖然很短暫,不過也能感覺到手中殘留的滑嫩感覺。

  /呵呵,胡 師傅,你好紳士啊。

  /楊寧寧微微一笑 開口到,語氣略微有些驚訝,顯然我的一系列動作給她留下了不錯的印象。

  我心里嘿嘿一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剛剛我故意將臟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握手也是標準的和女士握手,只握手指,而且一沾即離。

  這樣一來,給人留下一個紳士的印象,這些小套路我都用爛了,不過對付 小姑娘還是屢試不爽啊。

  /楊小姐說笑了,我就是一個粗人。

  /我又是開口謙虛到。

  /胡師傅客氣了,現在能像你這樣有禮貌的人可是很少見了啊,而且你技術還這么厲害,麗雅可真是找到個寶了啊。

  /果然,從楊寧寧的話可以聽出,她對我的印象已經是非常好了。

  我笑了笑沒有接話,不過心里也是得意起來。

  /呵呵,你們兩個還真是談得來啊,那就好了,看來我是白白擔心了一場呢。

  /我正得意, 王麗雅卻突然開口了,而且我聽她的語氣里,怎么還帶著一股子酸味呢。

  轉頭一看,此時王麗雅正盯著我,眼神仿佛要吃了我似的。

  我心頭一跳,這眼神和這語氣…這小妖精,難道是看我和楊寧寧的互動,吃醋了?這樣一想,我心里又是興奮起來,她既然吃醋說明她還是在意我的,那以后…/是啊,我和胡師傅還真是聊得來,正好我有些問題想請教一下胡師傅呢。

  /“唉,要不然這樣吧麗雅,明天你給胡師傅放一天假,我請他去我家幫我看看情況唄。

  ”楊寧寧聽到王麗雅的話也是笑了笑,她并不知道我和王麗雅的事情,所以自然也聽不出來王麗雅話里的意思。

  聽到這話,王麗雅臉上保持著微笑,不過那眼睛卻是死死的盯著我,我甚至感覺到臉上有些火辣了。

  我心里猛的一哆嗦,這小妖精的醋意也太強了吧…看著楊寧寧期待的表情,再偷偷瞄了下王麗雅,我心里也是暗暗叫苦。

  這楊寧寧也是個極品啊,要是能和她也勾搭上豈不是美滋滋,但是現在看王麗雅這個樣子,要是我真答應楊寧寧的話,那我以后的日子還怎么過。

  唉,到手的鴨子不能飛了,先把王麗雅搞定再說。

  這般想著,我臉上也是裝出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 說到:“楊小姐,這可不行,我和 小雅已經簽了合同的,要在規定的工期里完成,不然是要違約的。

  ”說完這話,我偷偷瞄了一眼王麗雅,看到她的眼神恢復了正常,才松了口氣,還好我機智啊。

  王麗雅也是微微一笑開口說到:“寧寧啊,胡師傅也有難處,要不你有什么問題就現在問吧。

  ”我心里一樂,看來王麗雅也是怕我去了楊寧寧家里,搞出什么事情來。

  雖說她們兩個是從小長大的好閨蜜,但是看來還是存在競爭的啊…我和王麗雅兩人都這樣說了,那楊寧寧也是無奈的很,賭氣 的說到。

  “哼,麗雅,我看你就是不舍得和我分享胡師傅這個寶貝吧。

  ”“還有胡師傅,你小雅小雅的,叫的這么親切,對我就是楊小姐,你們兩個不會是串通起來欺負我的吧!”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啊,楊寧寧這話雖然是賭氣隨意說的,不過在我和王麗雅聽來那可是如遭雷擊啊。

  我干笑了兩聲沒有作聲,而王麗雅也是臉色一變,有些不太自然起來。

  猶豫了一下,王麗雅才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說到:“哎呀寧寧,你說什么呢,我們兩個能串通什么啊,剛剛都是和你鬧著玩兒的。

  ”“胡師傅,你也別欺負寧寧了,她可是我的好姐妹,你明天就去她家里幫她看看情況吧,到時候在工期里加一天就是了,你看怎么樣?”王麗雅說完又是轉過頭來看向我,一邊說著,一邊悄悄使勁的對著我使眼色。

  我心里一笑,微微點頭,瞬間就懂了她的意思。

  王麗雅她做賊心虛,擔心被楊寧寧看出來什么,現在估計只想著快點打發她離開。

  只有我答應了,才能打發楊寧寧走,這當然正合我意了。

  于是我裝模作樣的說到:“既然小雅你都這樣說了…好吧,那我明天就去楊小姐家里看看吧。

  ”“不過先說好了啊,到時候可得加一天工期的。

  ”我假裝害怕耽誤工期的樣子,讓王麗雅也是偷偷一笑,不過還是配合著我說到:“沒問題。

  ”楊寧寧聽到這話,臉上的不悅瞬間消失,高興的抱住王麗雅大聲到:“哈哈,麗雅,還是你好啊,謝謝你啦,下次請你吃飯。

  ”接著又是轉頭對著我說到:“那就麻煩胡師傅你咯,明天早上九點,我在家里等你哦。

  ”這話說得這么有歧義,特別是在這種情況下,讓我都不知道怎么接話,只好笑著點了點頭。

  王麗雅臉色也是有些不太自然,又是狠狠的刮了我一眼,仿佛在警告我什么似的。

  我苦笑著搖搖頭,這些小姑娘啊,還真不好對付呢。

  不過這楊寧寧的性格倒是挺招人喜歡,經過剛剛這一會兒的接觸,我也算是初步了解了一些。

  王麗雅的性格有些含蓄,雖然內心火熱,不過卻不會輕易表露出來。

  但是楊寧寧卻是大大咧咧,有啥說啥的直爽性格,這樣的主動和王麗雅比起來又別有一番味道。

  我心里都有些期待和她又會擦出什么樣的火花來了,想想都有些刺激啊。

  隨后滿意的楊寧寧又和王麗雅閑聊起來,無非就是女人之間的那些八卦,沒多久,楊寧寧就準備離開了…“麗雅,我今天就先走咯。

  ”楊寧寧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

  王麗雅聽到楊寧寧要走,臉色一喜,隨即又裝出一副舍不得的樣子。

  “這么快就走了嗎?再陪我聊會兒吧。

  ”那樣子,要不是我知道隱情,還真以為她舍不得楊寧寧走呢。

  “哎呀,以后有的是機會嘛,我等會兒還約了人吃飯呢。

  ”“好吧,有空打電話啊。

  ”王麗雅戀戀不舍。

  “知道啦。

  ”楊寧寧一臉的無奈,隨后轉過頭來對著我說到:“胡師傅,我先走了,可別忘了明天的約定哦。

  ”我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了她,隨后我和王麗雅目送著楊寧寧離開了。

  “看夠了沒!”還沒等我收回目光,突然一聲嬌喝,嚇了我一跳。

  說話的除了打翻了醋壇子的王麗雅還能有誰。

  “呵呵,看夠了看夠了。

  ”我連忙收回眼光,賠著笑說到。

  “哼,果然是老不正經的,一看到美女,眼睛都直了。

  ”王麗雅的表情有些不太高興,狠狠的看著我。

  “胡說,我可沒看她,況且她哪里有小雅你好看啊。

  ”我當即義正言辭的說到。

  小女生都喜歡甜言蜜語,就算是在這種情況之下,王麗雅還是忍不住嘴角上揚。

  不過還是假裝生氣的說到:“哼,沒我好看,那你還一直盯著人家看,還聊得火熱呢。

  ”“那還不是為了早點打發她走嘛。

  ”我一邊說著,一邊靠近王麗雅,握住了她的 小手

  “小雅,現在沒人了,我們…是不是…”王麗雅本想掙開我的手,不過一聽到我的話,臉上又微紅起來,身體也是一軟。

  我順勢一摟,就將她摟進了我的懷里。

  跌進我懷里,王麗雅也是嬌羞不已,將臉埋了下去不敢正視我。

  “小雅…”我也埋下頭去,輕輕在她耳邊叫著她的名字。

  王麗雅渾身一顫,隨即臉色通紅,連脖子和耳朵都是紅了起來。

  正當我的大手悄悄摸上來的時候。

  (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不要…”王麗雅突然使勁推開了我,一臉嬌羞的退開了幾步。

  “怎么了小雅?”王麗雅臉上有些糾結又有些害羞,眼睛往四周看了看。

  “這…這里不好…不要。

  ”我跟著王麗雅的目光環視了一圈,才明白她的意思。

  確實,現在的新房里亂七八糟,到處都是裝修材料,臟兮兮的。

  剛剛是因為王麗雅迷了情,才沒有拒絕我的邀請,但是現在她可是清醒了很多。

  這種事情,自然還是希望環境好一點的。

  想到這里我就來氣,心里對楊寧寧是又恨又喜,心里暗暗說到:“別給我逮到機會,我可得好好算算今天的賬!”不過王麗雅說的是這里不好,卻沒有明確的拒絕我,可見我還是有機會的,就是只能等下次了。

  雖然有些失望,不過現在王麗雅不愿意,那我肯定也不可能強求她。

  王麗雅估計也是看到我有些不高興了,扭扭捏捏的走了過來,隨即猛的在我的老臉上來了個蜻蜓點水!隨即趁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是一溜煙兒跑了出去。

  我摸了摸老臉,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年輕小姑娘,真好…此時也差不多快天黑了,看了看表已經六點了,我也該下班了。

  更何況,王麗雅都走了,我留下來加班也沒什么意思了,隨后收拾好東西,騎上我的小馬達回到了家里。

  洗完澡躺在床上,我滿腦子都是王麗雅的身影,她那嫩滑的皮膚,又白又直的大長腿,還有洶涌的波濤,一個個浮現在我的腦海里。

   而老趙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陽剛之氣,竟然莫名有些吸引她,讓她的腦子里,忍不住蹦出那種羞恥的念頭來。

  所以蘇清雅也只能低著頭,對他說:“ 趙師傅你先浴室幫我把底褲拿過來吧。

  ”老趙便呵呵笑著說:“那正好,我也得過去解決一下。

  ”“嗯?”蘇清雅看著他,顯得有些疑惑。

  老趙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褲襠,便對她解釋說:“小雅,你年輕貌美,我雖然年紀大了,但也是個男人,就算心里沒想法,身體也會控制不住有感覺的,你不會怪我吧?”“沒……沒事。

  ”蘇清雅小聲應了一句。

  老趙又說:“我待會兒還等幫你化妝,這樣太不禮貌了,我還是去浴室里面解決一下吧。

  ”想到老趙要做那樣的事情,蘇清雅的臉上,也略微有些發燙。

  不過見他要站起來離開,蘇清雅卻又忽然叫住他說:“趙師傅,我中午還有活,化完妝就得趕緊走了。

  ”“這……”老趙也皺了皺眉,便說,“我倒是無所謂,你要是不介意,我直接這樣幫你化妝。

  ”老趙的褲襠鼓鼓囊囊的,光是從輪廓來看,就大得嚇人,簡直就是太扎眼了。

  蘇清雅也是咬了咬嘴唇,就小聲說:“要不然……我來幫你解決吧,這樣比較快……”聽她這么一說,老趙也是瞬間就激動了起來,便喘著氣說:“這樣不太好吧……”但蘇清雅還是說:“沒事的,趙師傅免費幫我化妝,還幫我做精油保養,我幫你做點事情,也是應該的。

  ”老趙瞄向她那白嫩的身體,微微咽了咽口水,這才點頭說:“行,那我盡量快一點。

  ”“趙師傅,你也躺下吧。

  ”蘇清雅往旁邊挪了挪,給他留出了一些空位來。

  等老趙躺好之后,蘇清雅這才坐在旁邊,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解開了他的褲腰帶。

  老趙抬起頭,只見蘇清雅俏臉羞紅,胸前的柔軟,都還在輕輕晃動著,顯得無比誘人,所以他也是身體發熱,那里便脹得更大了。

  “趙師傅,我要開始了。

  ”蘇清雅說著,就把手伸進了老趙的褲子里面,纖嫰的手掌,朝著那里摸索過去……這個時候,老趙已經渾身滾燙,等蘇清雅輕輕觸碰到那里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哆嗦了一下。

  但他也不敢表現得太過激動,只能深深地吸了口氣,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反應,等待著蘇清雅為他服務。

  可是蘇清雅才剛剛握上去,還沒有來得及動,外面忽然傳來了“砰砰砰砰”的敲門聲,而且還顯得非常急促。

  聽見這聲音,兩人瞬間就是被嚇了一跳。

  蘇清雅更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整個人都往后面一縮,臉上也是火辣辣的發燙。

  她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怎么會這樣意亂情迷,跟老趙一起做這樣的事情。

  而且蘇清雅這才剛剛結婚,就做出這種事情來,她頓時就感覺有些負罪感,總覺得自己對不起老公。

  而老趙這時候,卻是氣得不行。

  如果不是這門外突然的敲門聲,他早就已經成事了。

  他也是費了好大的勁,才讓蘇清雅答應幫自己弄,沒想到現在全都泡湯了。

  蘇清雅有些著急,趕緊把衣服穿了起來,又對老趙說:“胡師傅,你在房間里別出去。

  ”老趙也皺眉問:“小雅,你不是說你老公出差了嗎?”蘇清雅先是皺了皺眉,然后才開口說:“可能是別人吧,我們孤男寡女的,被看到總不好,你就在房間里等一下吧。

  ”“唉,好吧。

  ”老趙也是嘆了口氣,有些為難地看著蘇清雅。

  只見蘇清雅起了床,就急急忙忙出去開門。

  不過她因為太匆忙了,連門都沒有關嚴實,所以老趙也是貓著腰走了過去,從門縫里偷偷地看了出去。

  只見蘇清雅打開門,便有些驚訝地問:“ 曉雯,你怎么來了?”老趙頓時就瞪大了眼睛,只見外面走進來的,竟然是一個大美女。

  她穿著包臀短裙,上身是一件短袖,胸圍簡直就是大得嚇人,這樣的身材,比蘇清雅還要性感許多。

  她看起來比蘇清雅大了幾歲,要顯得更加成熟一些,不過在她的身上,更有一種成熟的少婦氣息,倒是有些吸引老趙。

  徐曉雯走了進來,便笑著問蘇清雅說:“小雅,你怎么現在才來開門啊,你該不會是在家里藏了男人吧?”“怎……怎么會呢,沒有……”蘇清雅有些慌張地解釋著。

  徐曉雯卻好像是根本不相信,又笑著說:“我才不信,我要進去看看。

  ”她說著,就轉身朝著房間里過來,見她來了,老趙也不由屏住了呼吸。

  不過蘇清雅卻沒有讓她進來,忽然跑過來,就從后面伸手抱住她,在她的胸口上用力地捏了一下。

  “曉雯,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又變大了?”蘇清雅調笑著,手上一用力,就把那團柔軟捏得變形。

  她們離得不遠,所以老趙也是看得清清楚楚,就連鼻血都差點噴出來了,真恨不得自己也上去摸一下。

  “你還說我,我看你也不小呢!”徐曉雯忽然就轉過身去,伸手扯著蘇清雅的衣服,就想要把她的衣服給扯開。

  兩個女人打打鬧鬧著,都在扯著對方的肩帶,掀開對方的裙子。

  所以這也讓老趙大飽眼福,死死地盯著外面的兩個女人,不停地沿著唾沫。

  兩人打鬧了一陣,徐曉雯才問她說:“這都幾點了,你怎么還沒準備好,我們都得遲到了。

  ”蘇清雅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就趕緊對她說:“曉雯,要不你先過去吧,我化完妝就過去。

  ”徐曉雯也是嘆了口氣,這才說:“真拿你沒辦法,那你可得早點過來。

  ”等到徐曉雯走了之后,蘇清雅這才匆忙走進來,便對老趙解釋道:“趙師傅,那是我朋友,跟我一起做模特的。

  ”老趙也是呵呵一笑,這才說:“你很著急吧,那我先來給你化妝。

  ”他讓蘇清雅在桌邊坐好,這才給她上妝。

  等忙完這一切,蘇清雅又換好了衣服,便對老趙說:“趙師傅,今天真是謝謝你了,我改天請你吃飯。

  ”老趙笑了笑,不過心里卻多少都有些失望,跟蘇清雅分開之后,便先回了自己的婚慶會所。

  但他回去之后,滿腦子卻還都是蘇清雅和徐曉雯的樣子,真恨不得把這對姐妹給拿下。

  眼看天都黑了,會所里也沒有生意,老趙沒事可干,就拿了瓶啤酒之后,坐在了門邊的沙發上休息。

  正在他有些犯困的時候,忽然聽見有人喊了一句:“ 爺爺,我能借浴室用一下嗎?”聽見這悅耳的聲音,老趙頓時就抬起了頭,只見跑進來的,是個十八九歲的小姑娘,穿著一條短裙,雪白的大腿都明晃晃的,刺著老趙的眼睛。

  見她要來借浴室,老趙也瞬間就激動了起來,急忙站了起來,連連點頭說:“浴室在里面,我帶你過去……”等到老趙把這個小姑娘帶到浴室之后,他便柔聲對小姑娘 說道:“這就是浴室了,你趕緊進去洗澡吧。

  ”小姑娘低著頭害羞的說道:“謝謝爺爺。

  ”隨即便鉆進了浴室。

  老趙頭則是嘿嘿一笑,趕緊跑進了辦公室,開始偷看起這個小姑娘洗澡來。

  “沒有文胸托著都那么挺,這要是抓在手里,還不得舒服死?”通過電腦屏幕看著浴室里的監控畫面,老趙眼睛都充了血,忍不住的想入非非。

  此時,小姑娘已經拿起香皂在身前涂抹,雪白的美好上掛滿了泡沫,一雙白皙小手開始在身前用力搓弄著。

  明明沒有多少灰,可那雙小手就是一個勁兒的玩命撫摸,精致的臉蛋兒上泛起了異樣紅潤,雪白的牙齒也輕輕咬住下唇。

  老趙覺得看這小姑娘洗澡的感覺跟看蘇清雅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跟蘇清雅相比,這小姑娘的肌膚就要白皙緊繃很多,胸雖然沒有秦雪的大,但是要比蘇清雅的更加的堅挺與嬌嫩,小腹也十分的的平坦,沒有一絲贅肉,一雙雪白筆直的大腿在水流的襯托下也顯得異常的美麗動人。

  老趙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眼睛里滿是欲望的火花。

  見小姑娘已經沖洗完身上的泡沫,準備出來之際,老趙連忙起身從柜子拿出毛巾,然后站在浴室門口等待著。

  不一會,就從浴室門口傳來了小姑娘的呼喊:“爺爺,爺爺,你在嗎?”老趙也等了一會,(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才出聲回應道:“在呢,小姑娘,是不是缺毛巾呀,我這幫你帶過來了,你打開門接一下吧。

  ”小姑娘輕輕嗯了一聲,隨后便推開門,一只白皙的小手伴隨著一陣霧氣便伸了出來。

  老趙見此,眼珠子一轉,便打算故技重施,直接哎呦一聲假意摔倒,一把便拉開了浴室的大門。

  頓時大量的霧氣的噴涌而出,小姑娘白皙嬌嫩的身子就出現在了霧氣的正中央,顯得異常的嫵媚,趴在地上的老趙頓時就看呆了。

  而小姑娘見老錢摔倒,完全沒有當時蘇清雅的嬌羞,直接快步過來蹲在老趙的身邊問道:“爺爺,爺爺,你沒事吧?”小姑娘這一蹲下,兩腿之間的神秘之處頓時就若隱若現的展現在了老趙的眼前,老錢看的那叫一個熱血澎湃,下面的家伙也早已挺胸抬頭。

  小姑娘見老趙沒有什么回應,還以為老趙這一摔摔出了什么事情來,便焦急的搖著老趙說:“爺爺,爺爺,你到底怎么了?”老趙被小姑娘這一搖,神志才稍微有些清醒,連忙回應道:“沒事,沒事,就是地上滑不小心摔了一覺。

  ”“那那那沒摔壞吧爺爺?”小姑娘緊張的問道。

  “沒有沒有,就是腿有點疼,你先把我扶起來吧。

  ”老趙假裝虛弱的說道。

  于是小姑娘便把老李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有些吃力的把老趙扶了起來。

  被小姑娘這樣一扶,老趙就直接接觸到小姑娘白嫩的肌膚,特別是被搭在肩膀上的那只手,指尖更是在小姑娘的堅挺之上,老趙忍不住的動了動手指,頓時一股豐滿柔軟的感覺就從指尖上傳來,讓老趙有些沉迷。

  在被小姑娘抬起來后,老趙便對小姑娘說道:“哎呦,剛在我可能壓著腿,現在腿麻了,還麻煩你扶我回一下臥室。

  ”小姑娘攙扶著老趙嬌聲回道:“好的,爺爺,都怪我,不應該讓你幫我拿毛巾的。

  ”老趙則咳嗦一身,說道:“沒事沒事,那個,你先把衣服穿上再扶我過去。

  ”聽老趙這么一說小姑娘才反應過來自己沒穿衣服,連忙啊的一聲,頓時就松開了扶住老趙的手,擋住了自己的身子。

  老趙本來剛被扶起來還沒站穩,結果這小姑娘的突然一松手,老趙整個人的身子就開始往前倒。

  小姑娘見此,下意識的張開雙臂接住了老趙,于是老趙就這樣順理成章的倒進了小姑娘的懷里,雙手也好巧不巧的按在了小姑娘的兩座高峰之上。

  頓時一股極度柔軟的感覺從老錢的掌心傳遞到老趙的全身,讓老趙的欲望程度再次上漲了一個程度。

  但老趙此時理智還在,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于是他趕緊站穩身子,把手從小姑娘的高峰上收了回來,連忙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小姑娘則是等老趙徹底站穩之后,才收回自己的手,然后轉過身去有些害羞的說道:“沒事爺爺,都是我不好,害您摔跤了。

  ”老趙則是也趕緊轉過身去,說道:“你趕緊把衣服換上吧。

  ”不一會,小姑娘就換好了衣服,攙扶著老趙從浴室出來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呀?”再被扶去臥室的路上,老趙開始打聽起小姑娘的情況了。

  “我叫江 思思

  ”江思思清脆的回答道。

  “哦,那思思啊,你怎么不回家洗澡,找到我這么偏的地方借浴室呀。

  ”老趙疑惑的問道。

  “因為……”江思思在這里有點欲言又止。

  老趙見她不愿意說,便也不強迫,笑呵呵的說道:“沒事沒事,你要是真沒地方去,就到我這先住下,我姓趙,你以后就叫我趙爺爺吧。

  ”聽到老趙這么說,江思思一改自己低落的情緒,高興的抱著老趙的手臂搖著說:“謝謝趙爺爺。

  ”由于江思思此時穿的還是她剛來的那件單薄的體恤,那豐滿柔軟的感覺頓時通過老趙的手臂傳遞到了他的大腦里,頓時老趙原本平靜下來的內心又被江思思給撩撥的燥熱了起來。

  于是他趕緊對江思思說道:“前面就是臥室了,人老了就是不行,這摔了一覺這腿腳就不行了。

  ”聽到老趙這么說,江思思則趕緊停下自己劇烈的動作,柔聲說道:“對不起爺爺,都怪我,待會我給你揉揉腿吧。

  ”進了臥室,江思思把老趙扶在床上坐下,便開始準備為老趙揉腿。

  “思思,真是麻煩你了,都怪我這雙腿不爭氣,摔了一覺就不能動了……”“但是我自己按摩不方便,所以只能麻煩你,希望你別介意……”老趙有點歉意的說道江思思趕忙說道:“趙爺爺,這是我應該做的,剛才要不是我你也不會摔跤的。

  ”說著,江思思稍稍提了下裙擺,蹲在床邊。

  由于是大夏天,老趙下就穿著大褲衩,整個小腿都露了出來。

  江思思在老趙的指點下,雙手附在了他的小腿上,開始慢慢揉動起來。

  感受著那雙溫潤的小手在腿上摩挲,老趙又忍不住的開始亢奮了。

  尤其是想到剛才那雙小手還愛撫在江思思身前那兩簇飽滿上,他更加興起,情不自禁的將目光投向江思思身前。

  透過寬松的衣領,老趙正好看到了里面的曼妙風光。

  近距離的觀看,那地方似乎更大了,視覺效果驚人,仿佛要把他魂兒給吞進去似的!他那里已經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就跟注射了膨大劑似的,瞬間撐的老高,幾乎把褲扣都給崩開。

  江思思這時候依舊在埋頭幫他按摩小腿,根本沒有注意到。

  這不行啊,老摸小腿有什么意思,得摸摸我大腿,順便讓你見識下我的本錢!“那什么,思思啊,主動脈是恢復的關鍵,主動脈在大腿上,得多按按。

  ”老趙這時候起了齷齪心思,但嘴上卻說的一本正經。

  江思思正專心致志的按摩小腿,生性淳樸的她聽到這話也沒多想,開始往上面按。

  結果雙手剛觸碰到老趙的大腿,她就看到老趙的褲子被撐的老高老高,好像就要破了似的。

  江思思當時就羞到不行,臉上火辣辣的,趕緊低下了頭。

  她明白,老趙肯定是因為兩人有了身體接觸才會這樣兒。

  但是那種巨大的視覺沖擊實在讓她心里有些發慌,腦袋里更是一片糨糊。

  她什么也不敢想,眼下只想著趕緊幫老趙把腿按摩完,好逃離這種尷尬的處境。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