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rino sakuragi

rino sakuragi


“啊?”聽著 王婷的回答, 林三咕咚咽了口唾沫,不可思議的看著王婷,尼瑪這是什么情況,短 無力這不是形容 男人……林三裝作不明白,順著問道,“什么短無力呀?”“就是,你知道的,他年紀大了,房.事總是有心無力,每次都是動幾下接著就she了。


  ”剛才答非所問的回答了林三的問題,王婷就意識到不對勁了,可是這種夫妻間的秘密她從未對別人說過,此時一 開口,下意識的就想將自己的委屈傾倒出來,想著林三剛才在衛生間里做的事情,她仿佛著了魔一般,若是林三聽后……所以她也就強忍著羞赧繼續說下去了。


  “那,那你……”林三心潮澎湃,真他娘的刺激,和已婚少.婦談論夫妻房.事,真他娘的刺激,聽這話的意思王婷這個有氣質少婦似乎受盡了委屈,要是自己稍微……那以后自己可就不用偷著用她的 內庫了。


  “我……”王婷說著聲音低迷起來,無奈的說道,“我能怎么樣,以前沒生孩子的時候,他完事后,還會用手指幫我一下,可是生了孩子后,他徹底的不管我了,每次完事后,就呼呼大睡,根本就不遷就我……”聽著王婷傷心的話,林三心里暗罵王婷老公暴殄天物,這么好的老婆,竟然只是當做生育工具。


  從王婷的話里,林三已經猜出她老公的想法了,她老公歲數大了,找 女人更多的是為了傳宗接代。


  這樣的男人怎么可能對女人好呢。


  沒孩子前他還會遷就王婷,在房.事上也考慮王婷的感受,可是等王婷懷了孩子生了娃,那王婷在他看來和世界上大部分女人一樣,就是比男人少了個把。


  “那你是不是經常用手?”林三腦袋一抽順著王婷的話就說了出來,說完后林三心臟砰砰直跳。


  王婷顯然也沒有想到林三會這么直白的問出來,她的嬌軀一顫,緋.紅順著脖子就爬上了臉頰,羞赧的看了林三半天才悠悠的開口道。


  “ 三哥,你咋問我這么羞人的問題呀?”林三心頭一跳,這小娘們勾人的眼神讓他有些難受,一時間摸不準她的意思了。


  他吞咽著唾沫打著哈哈試探的問道,“王婷,那個你要不方便說就不說了,全當我沒問,哈哈……”“三哥說的哪里的話,都問出來咋能當沒問呢。


  再說了三哥也不是外人是我們家的恩人。


  ”她說著往前走了一步身上的香氣鉆進林三的鼻孔里,讓他渾身舒坦。


  “三哥也猜到了吧。


  我男人做生意,經常不在家一出去就好幾天,而我又年紀輕輕,有時候 忍不住,就用手……”“哈哈,沒事,都是成年人了,三哥理解,你看三哥呵呵,三哥一個老光棍平時興趣上來了,也用五姑娘咳咳……”林三自爆丑事避免尷尬。


  “嗯。


  我猜到了,剛才三哥還用了道具呢。


  ”王婷說著身子慢慢的往前靠。


  “道具?”林三心頭一驚。


  “就是我的內庫。


  ”王婷的話讓林三大驚,趕忙解釋道,“妹子,你聽我說,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你內庫嗯……從衣服簍里掉出來了,我,我幫你撿回去……”林三一邊狡辯著,一邊觀察著王婷的神情,越說到后面他越覺得不對勁了,因為……他發現王婷眼睛竟然幽怨的盯著他,而且她的眼睛還有意無意的偷看一下林三的下.面,盡管那里已經嚇得不敢抬頭,但是本身尺寸驚人,平靜時候規模也頗為驚人。


  任何一個獨守空房的女人都不會無緣無故找個陌生男人解決生理需求。


  在受到丈夫冷落的時候也是王婷了解到女人真正快樂的時候,她多次想要自己的老公帶給自己那種快樂,可是從來沒得到滿足過。


  她的那些玩鬧的姐妹多次勸說她讓她找個小年輕快樂快樂,年紀輕輕嫁給一個糟老頭子連女人的快樂都沒有體會到,很虧,要那么多錢干啥,也不快樂。


  今天,在醫院的時候她只是當林三是個好人,熱情可靠,可是剛才發現林三竟然偷偷的拿著她的內庫聞,一開始她很氣憤,后來她陡然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林三年富力強,而且可靠,盡管有些不堪的行為(三個洞都被塞滿爽),正說明自己對他的誘惑大呀。


  “三哥真的嗎?內庫咋可能從衣簍里自己出來呢?”王婷眼中帶著絲絲渴望,努力的讓自己顯得鎮定,她第一次這么主動夠引男人,她也害怕,當然她更加擔心林三拒絕她,以為她是個臟女人。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此時林三內澎湃,要不是弄不清王婷的真正意圖,他早就動手將王婷推倒在沙發上了。


  身材好氣質佳的少.婦被壓在沙發上,想想某國兩人電影里面的情景林三就覺得渾身刺撓,原本沒有任何反應的二號,正蓄勢待發,再稍微一撩撥恐怕就會頂上天了。


  “你,你都看到了?”林三索性承認了。


  “我還以為三哥是個老實人呢。


  現在看來,三哥也不是什么好鳥。


  ”王婷嘴上斥責,但是身子卻是猛地往前一倒,整個人一下子撲進了林三的懷中。


  這樣了林三要是再不明白王婷是什么意思,他可就真是老實人了。


  林三聞著她身上淡淡的發香,故作不知的問道。


  “妹子,你這是咋了?咋倒我身上了呀?”“三哥,你扶我躺下吧,我這會覺得渾身沒有一丁點力氣,你說我是不是也感冒了?”王婷低著頭聲音羞澀,可是林三也卻清晰的感覺到她的兩道目光正直愣愣的盯著林三褲子中已經崛起的某個位置。


  林三也能感覺到王婷肯定是第一次對誘.騙男人,這也讓林三心中歡喜,暗道王婷不是個放.蕩的女人,人盡可夫的女人林三可沒有興趣。


  “那,妹子,我扶你到沙發上吧?”林三試探的問道。


  “客廳里不方便,還是去臥室吧。


  ”王婷羞澀的說道,若是一會林三要在客廳里做,她會羞死。


  林三腦袋里全是兩人電影中沙發上的橋段,床實在是沒什么新鮮感。


  “你家這沙發又大又寬敞,就在這也挺好,再說了我一個大男人去你臥室不合適。


  ”“我感冒了,一會不得打針吃藥啥的,這在客廳里能做嗎?”王婷說著覺得自己臉發燙,這是她能說出的最大尺度的話了。


  王婷隱晦的話讓林三內心激蕩起來,王婷軟綿綿的 身體擠壓在他身上,他早就受不了了。


  既然王婷都這么主動了,林三若是再慫,那可就說不過去了。


  林三一咬牙,雙手大膽的往王婷腰身一圈,在王婷驚叫聲中一個公主抱將她攬在懷里。


  低頭看著王婷羞澀紅透的小臉林三情不自己的低頭在她圓潤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溫香入口。


  “嗯……”王婷嬌軀一顫,輕微的掙扎一下,口中發出哼唧的無力抗議。


  林三見一擊奏效,哪里還會放手,快速的走到沙發上,將王婷平放在沙發上,看著王婷那渴望而又迷離的美眸,林三哪里還忍得住,渾身的血液涌向一處,某處早就蠢蠢欲動的長槍瞬間達到最強狀態。


  “三哥,我好像感冒了,你能幫我打一針嗎?”打針這個詞是王婷的那些姐妹告訴她的。


  “婷婷,你別著急,三哥這就來幫你。


  ”林三吞咽了著唾沫,激動的連衣服都來不及處理,一下子就上了沙發,趴在了王婷的身上。


  盡管隔著衣服,但是一接觸到王婷柔軟的身體林三就忍不住了,一雙手急躁的鉆進王婷的襯衣里,幾下就將襯衣的扣子給撐開了,瞬間那兩顆精美絕倫的倒水滴就進了他的手里。


  王婷的身體很敏.感,林三一上手,她就覺得一股電流流遍全身,身體控制不住的往上挺,雙手從后面 用力的抱住林三的后背。


  “三哥,親我,愛我,我,我好想.要。


  ”林三沒想到王婷這么的著急,基本上是一碰就有感覺了,他能夠感覺到王婷的身體不停的往上挺,他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突出一部正被王婷柔軟的肌膚刺激著。


  “婷婷別著急,三哥也想和你再進一步。


  “林三輕聲說著,而手已經是往下滑,伸向了王婷腰間,稍一用力,王婷的褲子就出現了縫隙。


  王婷知道林三要將她最后的防線撤去了,她配合著躬身方便林三給她脫,而她呢,也是羞赧的伸手慢慢的朝林三的褲子走去。


  片刻,兩人的褲子都沒了,林三跪在王婷下.邊,看著王婷羞澀的臉,再看看她不停顫抖對身體,以及戰戰兢兢輕微分開的雙腿,林三知道王婷還是有些放不開。


  這也不怪王婷,她沒想到自己的身體竟然那么的不安分,竟然對一個認識一天的男人那么的渴望。


  她低著頭羞澀的看著林三雙腿,二號早就是雄赳赳氣昂昂了,她忍不住拿老公的和林三的對比。


  完全不是一個檔次,林三的至少比自己那不中用老頭的大上一倍多,而且似乎還很米且。


  她相信林三一定可以將她帶到姐妹們說的那種快樂的上天的感覺。


  “三哥,你要慢點,我怕承受不住。


  ”王婷扭動著身體,有些害怕的將雙腿又閉上了幾分,聲音有些顫抖。


  “放心吧婷婷,三哥不會用力的,婷婷這么美的女人,三哥咋敢用力呢。


  ”林三伸手輕輕將王婷雙腿往兩側分。


  ”嗯。


  三哥,你這有些大,比我老公的大不少,你一會要慢點,我怕疼。


  ”王婷聲音顫抖的說道。


  她是真的擔心林三不管不顧的猛沖,她嬌小而且真的怕疼。


  “放心吧婷婷,我會很疼你的,會輕輕的。


  ”林三做好了所有準備,慢慢的朝前靠去…… 陳大孔從劉為民手里搶了一個燒餅之后,若無其事大口吃了起來,然后朝劉為民開口說道:老劉,我有點小事,想請你幫一下忙。


   劉為民看見陳大孔一點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燒餅吃起來,這讓劉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臉郁悶,這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啊! 什么事? 聽見這話的劉為民,面上一愣,然后 望著他身后年輕女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是…… 他是我侄女, 陳怡


  陳大孔三兩下把手里的燒餅吃完之后,連忙朝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今年剛從的醫學院畢業,是一位實習醫生,我想讓她在你這里待上一年。


   這怎么可能!劉國聽完陳大孔的介紹,面上一陣有些不解開口問道:她既然是醫生,不在大城市的醫院實習,跑到我這鄉鎮給私人診所干什么? 在劉為民看來,這陳怡來自己的診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這時候,只見陳大孔一臉苦笑道:她這不是攤上事了嗎? 什么事?這下劉為民頓時來了興趣,開口朝陳大孔問道。


   誰知提到這,陳大孔一臉苦笑道:誰說不是呢!可這個丫頭,在市醫院實習的時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沒有辦法也只能讓她來找你這躲避了。


   在劉為民懷疑的目光下,陳大孔只能把陳怡所做的事情詳細給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原來陳怡今年從省醫科大學畢業,然后去了市里醫院實習。


   誰知道實習的時候,一位有錢人家的少爺對動手動腳的,然后陳怡氣不過把這少爺給狠揍了一頓,然后讓他不能讓人道了。


   噗! 劉為民聽到這差點把嘴里的茶水給噴了出來,這個丫頭也太好太狠了吧! 雖然劉為民沒有親眼看見這個場面,可是他的雙腿卻忍不住夾緊,下面感到一絲寒意,這對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 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給廢了,那問題可嚴重了許多啊!劉為民也沒有想到陳冬的侄女居然這么厲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爺給弄成殘廢。


   人家傳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殘廢了,人家還能饒了? 果然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感嘆,頓時忍不住一臉無奈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丫頭仗著練過幾年跆拳道,出手沒輕沒重的,當時出事之后連忙離開市里,連家都沒回就躲到我這來了。


   陳大孔說到這,一副誠懇的表情望著劉為民道:就讓她躲在你這,平日里給你打下手,工資不用給,吃飯問題和你們一起吃就行了。


   劉為民挺聽到這話,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苦笑,自己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讓林蘭花過來,不過是打著歪主意,想把林蘭花變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婦,收留這陳怡圖什么呀! 不過,劉為民一想起自己和陳大孔那可是從小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時候,是陳大孔給他父親披麻戴孝,送終的,這個人情他必須還。


   再說了,那個富家少爺在有能耐,還能查到這窮鄉僻壤不成。


   想到這里,劉為民的拍著胸口朝陳大孔開口保證道:行,反正我這房間挺多的,讓她留下來幫忙吧!我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這敢情好啊!陳大孔聽見這話,頓時緊繃的面容上一松,連忙拍著劉為民的肩膀,直呼他夠仗義。


   雖然來之前陳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劉為民會答應,可這種事情劉為民答應是人情,不答應是本份。


   畢竟陳怡的確是在外面惹了事,這才跑出來的。


   既然劉為民答應收留陳怡,陳大孔連忙讓站在一旁的陳怡和劉為民見面,讓他們互相認識一下。


   不得不說,這陳怡果然是一個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爺的垂涎,甚至對她動手動腳的。


   彎彎的細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蘭花這種農村女人多了一絲靈動,還有自信之氣。


   而且因為她練過幾年武術的緣故,所以陳怡的眉宇之間還多了一絲英武之氣,讓人看過之后忍不住把她記在心里。


   小怡,叫劉叔啊!陳大孔看見陳怡過來之后一直站著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滯模樣,讓陳大孔忍不住著想要多剁腳,這丫頭怎么不會看臉色啊! 劉叔,您好!在陳大孔的壓迫下,陳怡有些不情愿叫著劉為民。


   嗯!對陳怡一臉不情愿的表情,劉為民心里一臉不以為意,人家畢竟是城里人,而且還是省醫科大學的畢業生,現在卻要躲在這鄉下診所里,給他這個土醫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滿腹牢騷。


   身份不對等,陳怡對自己有意見,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畢他不會和陳怡一般見識的。


   既然我答應了你叔叔,讓你留在這,就一定會照顧你的。


  劉為民說到這,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既然你也是醫生,一會有人來 看病,你就負責給 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蘭花回來之后,再給你安排。


   劉為民說完這話之后,起身把陳大孔送到了診所外邊。


   老劉,請你見諒,小怡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寵壞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診所之后,陳大孔一臉歉意朝劉為民嘆息道。


   聽見他的話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沒事,我們都一把年紀了,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也是!陳大孔聽到這也覺得是這個道理,畢竟他們都一把年紀了,又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陳大孔說到這,突然一副意味深長望著劉為民,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朝他道:老劉,你小子是不是對林蘭花有什么想法呢! 這,這怎么可能!劉為民陳大孔這么突然一問,頓時神情有些慌張,嘴里連忙解釋起來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種人嗎? 你這家伙跟我,你還玩什么心眼啊!陳大孔看到劉為民打死不承認的表情,頓時嘴里忍不住笑著開口鄙視道:就算你們在一起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劉為民真的和林蘭花在一起的話,陳大孔也是樂見其成,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過日子也無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聽見什么閑話?劉為民對于陳大孔這么問,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緊張,開口詢問道。


   在鄉下地方,有時候流言真的會害死人。


   對于這些流言,劉為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是林蘭花一個女人,又帶著一個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話,以后她還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這么照顧林蘭花,還出錢送她兒子讀書,就是一個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對林蘭花有意思了。


   陳大孔拍著劉為民的肩膀鼓勵道:既然你看喜歡人家,就出手要快,這樣村里人就不會說什么閑話了。


   其實這幾年因為電視,還有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的緣故 鄉民們的想法也開明了許多。


   這,這個以后再說吧!因為他和陳大孔都是幾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瞞著陳大孔,然后點頭道:你侄女在我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的。


   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話,面上十分滿意道:有你在我當然放心了,那丫頭就是這種臭脾氣,你多多見諒一下。


   兩人寒暄幾句之后,陳大孔就離開了劉為民診所。


   離開之前,劉為民詢問了一下修路的情況,結果陳大孔卻是苦笑不已告訴劉為民,修路的事情又涼了。


   對于一點,劉為民也有些無可奈何,畢羅漢看到這里竟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什么能力去管這些多余的事情。


   劉為民回到診所的時候,正(極品少婦的誘惑)好看見一個鄉民前來看病,而陳大孔的侄女陳怡正在劉為民的位子上給病人看病。


   劉為民看到這并不說話,站在旁邊望著陳怡給病人看病。


   不得不說,陳怡的確是不愧是省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只見她坐在劉為民的座位上熟練的給病人看病,然后寫下看病記錄。


   你這是吃錯東西,腸子發炎而已,我給你掛幾瓶藥水就好了。


  陳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開口道。


   這個鄉民捂著肚子一臉痛苦,朝陳怡道:醫生,趕快給我輸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陳怡聽見這話,趕緊起身給這病人配起藥水來,結果卻被劉為民攔住。


   劉叔,你這是什么意思?陳怡雖然嘴里說得客氣,可是語氣里對劉為民卻沒有半點尊敬。


   他不止腸炎犯了,而且肝臟也有問題,給他加一點治療肝病的藥!劉為民仔細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況之后,朝陳怡開口說道。


   肝病?陳怡聽見這話面上一愣,眼里滿是疑惑望著劉為民道:劉叔,你沒有看錯吧!他明明是腸炎,怎么會有肝病呢! 看見她一臉不服氣的模樣,劉為民輕輕翻開鄉的眼睛,指著眼底深處想淡淡的黃色素,道:你自己來看吧! 陳怡聽見他的話,一臉疑惑上前望著鄉民眼底黃色的細肉,在聽從劉為民的方法,輕輕敲著患者肝臟的位置。


   結病人疼痛感更加強烈,甚至滿頭冷汗,臉色慘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僅如此,這個鄉民被陳怡用手輕輕一按之后,整個人疼痛增強,生不如死。


   聽完劉為民的解釋之后,陳怡的眼里看向劉為民的時候,再沒有什么藐視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給鄉民配好藥水輸液之后,陳怡來到劉為民面前開口問道:劉叔,你怎么知道那個病人的肝臟有問題? 這時候陳怡實在是沒想到劉為民,光憑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這技術也太牛逼了吧! 面對她的疑惑,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這沒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陳怡聽見劉為民的話,頓時不敢再瞧不起劉為民了。


   他和鄉下那些坑蒙拐騙的庸醫不一樣,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陳怡服氣的眼神之后,劉為民心里一臉滿意的模樣開口朝她道:剛才那個病人因為長期喝酒抽煙的問題,再加上經常熬夜,身體里的毒素不斷累計在肝臟,從而引發腸炎。


   劉為民說的著,然后從旁邊的藥房里抓出幾副中藥包好,然后遞給陳怡開口說道:一會那病人輸完液之后,讓病人拿回去熬藥喝,這些藥對肝病有很強的療效。


   中藥?陳怡聽見這話,在看桌上劉為民包好的中藥,面上一副訝異的表情道:不是說中藥都是騙子嗎? 在她學習的醫療知識里,中醫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騙子而已,一點都不靠譜。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3262064.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3253123.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7642454.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2901828.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3929324.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8247638.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5127519.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8973876.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8565936.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7612663.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