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爱之谷官方商城

lesleyannbrandt

lesley ann brandt


春娥冷哼一声转过身去, 说道:“ 赵大猛!你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还当老娘不知道?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赵刚二十多岁的大伙子都死在那个 女人的肚皮上了,你要真敢去找那个黑寡妇偷腥,我李春娥立马就改嫁!”说着,李春娥的声音还带上了哭腔。


  赵大猛一看自己婆娘都生气了,顿时也顾不得疼了,连忙安慰道:“春娥,你说啥呢?我就是有九条命也不敢去招惹那个黑寡妇啊!我这不是刚从镇子上回来吗?明天上面就要派一个新书记下来了,我琢磨着应该给人家腾个安身地方!”李春娥脸色一缓,说道:“那这和傻 狗蛋有什么关系?”赵大猛小眼睛一眯,变得猥琐无比,说道:“咱山头村也就这屁眼大的地方,家家户户都有人住,到哪里去找空房子?我寻思着, 刘老汉死之前,不是留下了一套空房子吗?”村头刘老汉虽然是一个鳏寡老人,但住的房子却并不差。


  平日里给村里人 看病,再加上自己务农,也积攒了不少的积蓄,盖了一栋土砖房。


  可是在刘老汉死之前,这栋房子是被刘老汉留给了赵狗蛋的。


  而且当时村长陈富贵和很多村里的老人都在场,虽然是刘老汉的口头遗言,但这个消息村里人都知道。


  然而村长陈富贵却以赵狗蛋是傻子的缘由,将这栋房子暂时扣押了下来。


  所以导致这栋还不错的土砖房至今都没人搬进去住。


  李春娥一下子想到了自己丈夫打的主意,说道:“可是这房子是刘老汉留给 傻狗蛋的,这么让人搬进去,也得问问狗蛋同不同意吧?”赵大猛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他一个蠢狗子,我跟他说啥?”一听赵大猛满脸不屑的样子,赵狗蛋作势又要去捡地上的大石头。


  李春娥赶忙上前两步拉住赵狗蛋,然后对赵大猛说道:“狗蛋是傻,可这事好歹也得和他那个表嫂说一下吧?你也别说了,吃了饭我就和傻狗蛋去一趟田瑶家!”最后在李春娥的强压之下,赵大猛硬是和赵狗蛋坐在一起吃了顿饭。


  吃完饭之后,赵大猛在家修理大门,李春娥便和赵狗蛋出门往村头田瑶家走去。


  在路上的时候,赵狗蛋一想到赵大猛对自己的态度,心里便一阵不爽,于是又开始吃起了李春娥的豆腐。


  赵狗蛋眼见四下无人,便伸出双手,从李春娥身后将女人抱住。


  粗糙的手掌一下子伸进李春娥的衬衫里。


  “哎哟!傻狗蛋你干什么?不……不可以在这里!”“春娥婶,好玩!”说着,赵狗蛋的双手伸进了李春娥的衬衣里。


  李春娥俏脸一下变得通红,媚眼如丝,身子一软,便倒在了 男人的怀里。


  “傻狗蛋,别在这里……哦! 婶子给你……别在这里弄,会被人看见的!”李春娥喘着粗气,一只手握着赵狗蛋的大手,欲拒还迎的说道。


  其实从早上在茅房的时候,李春娥早就想和赵狗蛋好好弄一会儿了。


  孙德才那把她的渴望挑起来了,却在关键时候掉了链子,还被赵狗蛋撞破了。


  赵狗蛋知道怀里的女人也有了想法,顿时一把将李春娥拦腰抱了起来,转身往路旁边的玉米地钻了进去。


  他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女人办了不可!赵狗蛋哼哧着说道:“春娥婶,躲猫子,躲猫子,他们,找不到。


  ”李春娥早就被赵狗蛋撩拨的心里难耐了,下身也是有了反应,满脸的娇红,任由赵狗蛋将自己抱着往玉米地钻去。


  到了玉米地里,赵狗蛋找了个宽敞的地方,直接铺平了一大片玉米杆子,然后将女人放在了玉米杆子上。


  “春娥婶!”赵狗蛋便往李春娥的身上压了过去。


  李春娥一把抱住男人厚实的肩膀,主动送上自己的香吻。


  赵狗蛋本来还想再装一下,毕竟现在自己是个傻子,应该不懂怎么和女人接吻的才对。


  可是转头一想,都这时候了,谁还会去在乎那么多?赵狗蛋傻笑一声,也将脸凑了过去,和女人吧唧吧唧的吻在了一起。


  两人吻了半天,李春娥早就主动脱去了自己的衣服。


  李春娥抓着赵狗蛋的手,笑着问道:“傻狗蛋,你不是一直想要吗?来,婶子这回让你好好尝尝!”赵狗蛋犹疑了半响,故作痴傻的说道:“嘿嘿……尝尝就尝尝!”说完,赵狗蛋头一低。


  “咯咯咯!那傻狗蛋喜欢吗?”“喜欢!狗蛋喜欢!”“喜欢婶子以后天天给你好不好?”赵狗蛋连连点头,俯跪在李春娥身前,满脸陶醉。


  李春娥本就是过来人,现在这里四下无人,胆子也放开了。


  只见李春娥一只手扯下男人的大裤衩子,李春娥双腿更是忍不住的夹了夹。


  “傻狗蛋本钱这么足,自己承受的了吗?”李春娥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


  她虽然已经三十八岁了,但还真是头一回这样,心里还真有点恐惧和期待,就像是新婚媳妇刚洞房时一样。


  赵狗蛋心知时候差不多了,便抬起了身子,皱着眉说道:“婶子,狗蛋难受,这里好痛!”李春娥媚笑一声,故意 看着傻子,说道:“哪里痛?是这里吗?傻狗蛋,婶子和你玩个游戏好不好?”“玩游戏?可是……可是狗蛋难受?”赵狗蛋苦着脸说道。


  “傻狗蛋,只要你和婶子玩这个游戏就不难受了!”“真的吗?什么游戏?玩游戏!(大炕上性经历)狗蛋,玩游戏!”李春娥扭了扭身子,一把脱掉了自己裤子,赵狗蛋顿时瞪圆了眼睛,目光死死的落在了李春娥的身下。


  这个女人竟然没穿内裤?!李春娥边示意边说道:“傻狗蛋,你放到婶子这,就不会难受了!”面前的李春娥,已经算是坦诚相待了!赵狗蛋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虽然之前没少偷看田瑶嫂子和村里那些大闺女俏媳妇洗澡,可那毕竟隔着老远的距离,哪有现在这么真实真切?赵狗蛋喘着气,只 感觉鼻孔里有腥味了,一抹才知道自己竟然流鼻血了!他觉得自己守了十八年的童子身,终于要破了……一想到这,赵狗蛋感觉到自己小腹处突然涌现出一股强大的暖流,就像烧了一团火炉。


  李春娥对傻狗蛋的反应很是开心,虽然平日里都有刻意的保养,但是她也没想到自己如此年纪的身子,对这个年轻傻子还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不过现在她可真是忍不住了。


  这对李春娥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春药了!李春娥皱着眉,娇喘一声说道:“傻狗蛋,别看了,你快点来吧,婶子好好教你玩游戏!”赵狗蛋一个劲的点头。


  然而很快赵狗蛋就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始,急得满头大汗。


  赵狗蛋哭丧着脸,说道:“这游戏,不好玩,不好玩!”李春娥一把搂住男人的腰肢,说道:“傻狗蛋别急嘛,你别动,婶子教你!”果然,在李春娥的引导下,赵狗蛋感觉自己慢慢正确了。


  然而就在赵狗蛋正要开始的时候,李春娥突然轻推了一下他的肚子。


  “傻狗蛋,婶子好久都没……没那个了,你……你太吓人了,可别婶子明天……明天可就下不了床了!”李春娥此刻皱着眉头又羞又急的脸,分明像个刚和丈夫洞房的小媳妇一样,哪里还有半点熟妇模样。


  赵狗蛋心说你都和孙德才那野男人勾搭到家里去了,还说很久没有,真当我是傻子呢?不过赵狗蛋也知道自己确实比普通男人有料太多了,所以也没打算用强。


  赵狗蛋点了点头,傻笑着说道:“婶子动,婶子教狗蛋,玩游戏!”“你个小冤家,婶子怕是要被你折磨死了哦!”李春娥说着,一把将赵狗蛋推到在玉米地上,自己爬了起来。


  三十八岁的李春娥,身材却是一点都没下垂的样子。


  “哦!傻狗蛋,别乱动!”说着,李春娥抬起屁股就要坐下去。


  咔嚓!一阵玉米杆子断裂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李春娥和赵狗蛋两人同时穿过脸,顿时间两人都怔在了原地。


  “雪梅妹子!”“雪梅嫂,嘿嘿……” 张雪梅脸色又红又烫,捂着脸说道:“你……你们!傻狗蛋,春娥姐,你……你们怎么能……哎呀!”说着,张雪梅便转身往玉米地跑了出去。


  张雪梅原本是看赵狗蛋去了李春娥家一直没回来,就想回来找一下,路过玉米地的时候突然尿急,想找个地方解手,没想到竟然撞到了回来的赵狗蛋和李春娥在干这种事!一想到昨天李春娥看赵狗蛋的目光,张雪梅心里就明白了。


  一定是李春娥这个婆娘勾搭的狗蛋!“呸!凑不要脸的女人,自家有老公还到处勾搭男人!狗蛋……狗蛋明明是我先看上的……”张雪梅心里恨恨的想着,站在路上不走了。


  要是就这么走了,说不定李春娥那婆娘还要和傻狗蛋干那事呢!不过一会之后,李春娥和赵狗蛋便先后走了出来。


  李春娥此时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红晕,虽然最后没能成事,但是她的渴望早已被赵狗蛋撩拨起来了。


  此刻走出来,看到张雪梅果然还在,便喘着粗气说道:“雪梅妹子,刚才的事情……你可得帮姐姐保密,不然的话……不然的话……”说着,李春娥的声音竟然带上了哭腔。


  张雪梅一听立马急了,她本来就没打算说出去,毕竟这对赵狗蛋也没好处,她现在可看不得赵狗蛋受欺负。


  张雪梅连忙拉住李春娥的手,说道:“春娥姐,我不会乱说的……再说,昨天我和狗蛋的事情,你不也看见了嘛……” 她犹豫着,可是看着 老钱真诚认真的脸,她还是缓缓的将双腿慢慢向两侧分开,接着那迷人让老钱痴迷的风景一点点的从缝隙中显现出来……这展开的风景顿时就让老钱吞了口唾沫,他深呼一口气,把另一只闲着的手颤颤巍巍的朝 会阴穴按去。


  老钱提出要 按压会阴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为了不轨的想法,其实会阴穴和玉泉穴作为人体的两大重要穴位,按摩会有对 赵雪 身体有很大的好处。


  当然这个部位敏感,按压后会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应。


  “唔……”随着老钱手指朝会阴穴按去,一直紧张等待的赵雪在老钱碰到会阴穴的那一刻,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双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夹紧,大腿细腻的肌肤紧紧夹住的触感,让老钱大呼过瘾。


  “ 钱叔,慢,慢点,这地方太那个了,慢点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虽然赵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老钱知道她说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女人这个部位很敏感,剐剐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很久没有和老公进行房事了,只是被老钱按压了几下,老钱就觉得赵雪某处有些……这个发现让老钱大口吞咽着唾沫,灯光下他隐隐能够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压着的邪火腾腾的再次燃烧起来。


  “ 小雪,钱叔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这关系到对于你的治疗。


  ”老钱怕赵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编了个借口。


  “唔……钱叔,你,你问吧。


  ”老钱虽然和赵雪说着话,可是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仍然是一下一下按压在会阴穴上,而且赵雪发现,这时候的频率明显比刚开始的要快了几分,让她觉得浑身舒坦的不行。


  “那钱叔可就问了哈。


  你告诉钱叔,你这里为什么反应那么强烈,我才刚按压了几下你就浑身颤抖,双腿用力夹紧了,这和别的已婚女人不同,她们可都是按压好几分钟才可能有感觉的,你怎么这么快?”老钱问完满脸期待的盯着赵雪,而赵雪在听到这个问题后,本来舒服的快要睁不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


  她脸上的朝红更浓了,眼神迷离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大约停了半分钟,赵雪的声音才断断续续的传来。


  “钱叔,不怕你笑话,我和老公已经好久没那个过了,这地方好久没受到过刺激了,别说是一个大男人按压了,就是平时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让我夹紧双腿……”赵雪说着脸上的红都要滴出水来,一双眼睛再也不敢看老钱。


  “原来这样啊,小雪,钱叔又不是小 孩子,对于男女那些事钱叔作为过来人还是知道的,我这只是问一问好了解一下这患处情况,小雪你别紧张,放松点,再按几下,就不按了这里了。


  ”老钱说着心里大定,暗道对付一个大半年没有过那种体验的已婚妇女老钱还是有把握的。


  已婚妇女和雏女是有区别的,雏女从来没体会过那种冲上巅峰的快乐,所以想象不到那种快乐到底多么迷人。


  可是已婚妇女早就体会过男女之间真正的快乐,她们知道那份快乐究竟有多么的诱人,所以在没有的时候,她们想,只要稍加引导她们就会上钩。


  老钱的手时快时慢,时深时浅,原本还有力气半仰着头盯着老钱动作的赵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时不时夹紧双腿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唔……钱叔,慢点,我现在浑身没劲,你这按压的太快,比我老公……”赵雪神情迷乱,说话渐渐的不经过大脑,不过在说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还是及时住口了。


  可是老钱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引诱她的话茬呢,赶紧接过来说道。


  “你老公怎么了?”老钱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的沦陷了,彻底的变成了坏蛋大灰狼,这也不怪(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他,属实是他和赵雪接触的太深了。


  他和赵雪此时的场景恐怕只有夫妻间才会出现吧。


  “我老公,啊……没,没什么。


  啊……钱叔,停,我……啊……”老钱没想到赵雪那里反应居然那么大,赵雪的话还没说完,老钱就觉得赵雪双腿上传来一阵大力,几乎要将他的双手给夹断。


  我的天,赵雪这,竟然这样就……到了吗?老钱揣着明白装糊涂,看着赵雪不停颤抖的身体说道。


  “小雪,你,你咋了?可别吓我。


  ”短暂又急促的颤抖后,赵雪眼神中透着一丝渴望,犹豫不决的看着老钱,而后眼睛转向被自己双腿紧紧夹着的双手,声音弱如蚊蝇道。


  “钱,钱叔,夹疼你了吧?”老钱看着赵雪舒适过后通红的小脸,满脸迷茫的问道,“小雪,我不疼,倒是你咋了?这脸咋这么红呢?”听着老钱的追问,赵雪原本就红透了小脸,更加红润了,她心里不停抱怨,都怪钱叔这个家伙,哪有一个劲按压女人那里的呀,一直按能不高……到了嘛,这个老男人。


  老钱的问话虽然让赵雪感到羞恼,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老钱刚才对自己的刺激,而且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她的眼睛竟然往老钱裤子上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赵雪吓了一跳,那地方竟然比一开始又大了一倍,这下就算是不放出来,也比自己老公的大了一圈。


  她不知道的是,刚才她不停的颤抖的时候,哼哼唧唧的叫声,让本就对她心怀鬼胎的老钱差点把持不住了。


  经过老钱的按压,让赵雪竟然来了感觉,而且对老钱竟然有了几分企图。


  她迷茫却又忐忑的看着老钱,犹豫了半天才软绵绵的开口道。


  “钱叔你,你裤子是怎么回事?”听着赵雪的话,老钱猛地低头,接着就看到自己那要上天的裤子,吓得赶紧用手按了按,妈的,这坏家伙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可不能把赵雪吓到了。


  他将部位藏好,而后担心的抬头正要和赵雪解释的时候,就看到赵雪眼神炙热的看着自己,他心头一跳,感受到了她的渴望。


  这渴望的神色让赵雪晕红的小脸显的更加的娇媚,老钱不由的看痴。


  他慢慢的俯下身,试探性的在赵雪的唇边,轻轻地亲了一下,见她没有反感,便大胆地亲在了上面,顿时一股绵软香甜的感觉就弥漫在老钱的嘴里。


  赵雪只是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在自己嘴边不断索取的老钱,随即又把眼睛闭上了。


  赵雪其实对于老钱的亲吻还是有点抗拒的,所以她紧闭着牙关,不让老钱的舌头有乘虚而入的机会。


  老钱也不着急,只是在赵雪的嘴唇上慢慢的摩挲着,但那只不规矩的大手,则是顺着赵雪柔滑的大腿慢慢往上,再次来到了赵雪的私密之处。


  感觉到那里依旧是湿润的状态,老钱的手指头,一下子就滑进了那神秘的洞口里。


  “啊!”被老钱这样突然袭击,赵雪终于是无法继续紧闭着自己的嘴唇,喊出了声音。


  就这样,赵雪的上下路便一齐失守,只得任由老钱进行探索。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可正当老钱准备更进一步索取赵雪的时候,一首筷子兄弟的《小苹果》响了起来。


  这个手机铃声一响,顿时就把缠绵悱恻的两个人吓得愣住了。


  赵雪想起这应该是自家老公忙完之后打开的晚安电话。


  于是她连忙推开老钱,快速爬起,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别有深意地扫了老钱一眼。


  老钱知趣地坐在一旁,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喂,老公!”赵雪看着老钱,声音轻颤着。


  看着赵雪此时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散去,还是一副娇羞的模样,老钱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恶趣味,他慢慢的朝正在打电话的赵雪爬了过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赵雪见老钱爬到她的身边,吓得声音都变了声调。


  “老婆,你怎么了?声音怎么不对?”李建问道。


  “没有,这几天嗓子不舒服。


  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赵雪娇声道。


  “应该快回去了!宝贝,哪里想老公了?”电话那头,李建坏笑着说道。


  “讨厌,你说呢!”赵雪撒娇的声音简直能麻死人,老钱听后感觉身体一颤,仿佛被电到一般。


  “那怎么办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给你按摩,好吗?”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老钱的把手伸了过去,握住了赵雪的两团柔软。


  赵雪被老钱的动作吓了一跳,脸色苍白,不过随即闭上了眼睛,若无其事地继续打着电话,“嗯,老公,我等你回来给我按摩!”“老婆,我爱你,我这还有事,先挂了,晚安哟。


  ”说完,李建挂掉了电话。


  电话一停,赵雪就睁开了眼睛,快速向床里躲去,慌张地看着我,颤颤巅巅地说:“钱叔,你看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觉了。


  ”此时的赵雪已经完全从刚才的情欲中清醒了过来,一想到刚才自己和老钱居然都那样了,整个人是羞的不行。


  老钱一看赵雪的动作,便知道今晚肯定没戏了,于是便跳下床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冲赵雪打了声招呼,便失落的离开了赵雪的家。


  回到家后,老钱又一次的失眠了。


  因为有了上次那样的接触,老钱开始主动跟赵雪联系,可是整整一个星期,无论是给赵雪发短信还是去赵雪家敲门,赵雪都不在回应老钱。


  老钱就这样失魂落魄的过了一个星期。


  但是一天傍晚,赵雪却突然主动地敲响老钱家的门。


  “钱叔,快开门呀!”赵雪抱着孩子焦急地拍着门。


  老钱连忙打开门,扫了眼她后,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


  “这是怎么了?”老钱接过孩子,在他的额头摸了下,很烫手,顿时便明白了什么情况。


  “孩子高烧,跟我去诊所。


  ”老钱抱着孩子率先向电梯冲去。


  “钱叔,我回去换身衣服。


  ”赵雪慌张地说道。


  老钱没有理她,抱着孩子下了电梯后,往诊所跑去。


  到了诊所,给孩子量了下体温,38度9。


  老钱急忙跑到处置室,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


  这时,赵雪也赶了过来,“钱叔,孩子没事吧?”老钱看了一眼赵雪,气愤地说道:“怎么可能没事,你干什么去了?孩子烧成这样都不知道,38度9,你赶紧去西药柜儿科药拿盒对乙酰氨基酚过来。


  ”老钱拿着纱布沾着兑好酒精水,反复给孩子做着物理降温,重新量了下体温后,37度2,老钱这次如负重担的瘫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着气。


  赵雪看见老钱的样子,知道孩子已经没事,突然一下子上前抱住了老钱。


  “谢谢您,钱叔,如果没有您,我真得不知道怎么办了。


  ”“起来吧,孩子没事了,走吧,回家!”老钱安慰地说道。


  赵雪立刻从老钱的怀里爬了起来,脸色潮红,羞涩地看着老钱,抱起孩子跟着老钱往家走去。


  回到她家后,孩子已经睡着了。


  老钱便和赵雪交待一些注意事项,但一股突然尿意袭来。


  “小雪,我回家一趟,一会再来!”赵雪看着老钱局促的样子,大概猜出老钱要干什么了。


  于是她指了指自己房间里的卫生间,冲老钱微微一笑。


  老钱则尴尬地看了一眼她后,也没推辞,向着卫生间走去。


  进入卫生间后,冷不防看到旁边脏衣服篓里有一条肉色的底裤,老钱顿时就回想起那晚的风格,忍不住的拿了起来。


  感受到那特有的气息,老钱呼吸一下变得有些急促。


  鼻孔中一热,一股殷红的热流直接淌了出来。


  老钱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流鼻血,刚准备动手情,就听到赵雪在门口敲门,“钱叔,你好了吗?我要给孩子拿个尿不湿?”“马上就好!”老钱赶紧把内裤放回去,硬着头皮走出来,祈祷着她洗衣服时不要翻看,直接扔进洗衣机。


  “小雪,我就先回去了!”“嗯,晚安!钱叔!”回到家躺在床上,老钱却迟迟无法入睡,总是担心赵雪发现内裤上自己的杰作,害怕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猥琐?万一以后再不搭理自己怎么办?老钱被这些可怕的想法吓着了,辗转难眠,一夜未睡。


  第二天早上,老钱很晚才起来,他简单地吃口饭后,准备去诊所上班。


  刚出屋子,就看见了赵雪。


  她竟然只穿着简单的睡衣,手里拎着一个垃圾袋。


  她也看到了老钱,脸色瞬间通红,放下垃圾袋后,快速地向家里跑去。


  但到了门口后,却停了下来,转身羞涩无比地低着头说道:“钱叔,昨晚谢谢你。


  ”说完,快速地闪身进屋。


   李悦平时在村里就像个开心果,今年刚满十八岁,模样十分周正,前凸后翘,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可爱,但是最近一个月闷闷不乐,因为她觉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难以启齿。


   一个月前,有个亲戚从城里给她带回来一辆自行车,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骑上自行车的时候下边就痒的厉害,晚上回到房里 小裤裤上就会有黏黏的 东西


   家里也没人给她说这些,那些东西臭臭的,一时之间她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但是村里有个 大爷很厉害,这些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刘大爷帮帮忙。


   刘大爷原名叫刘为民,今年四十好几,七岁就跟着老父认中草药,行医几十年也算是个老中医了。


   但一次医疗事故 老刘被无辜牵连,误判判了八年,出来之后老刘就发现自己已经老了,女孩儿也根本不会正眼看自己了。


   老刘的条件其实不错,用法院赔偿的赔偿款在镇上开了个诊所,日子过得算是滋润。


  想着趁自己还不算太老,赶紧生个一儿半女,让老刘家香火能续上。


   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风刮得呼呼的,镇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没什么人来看病。


  老刘刚准备把卷帘门关上,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儿,一脸紧张的走了进来。


   老刘也十分喜爱这个李悦,只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这种女孩儿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悦结合的话,以后生出来的孩子,绝对比明星还美丽帅气。


   刘,刘大爷。


  李悦一进来,看到老刘之后,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这里瞅瞅那里看看,没敢正视老刘。


   老刘乘机暗暗打量李悦的身材,她脸小小的,脖子修长,锁骨稚嫩,胸脯饱满的十分夸张,但腰却很细。


   小翘臀下的腿细而长,穿着条粉色的小热裤就像没穿裤子一样,都能看到大腿根儿了。


   细长的双腿又套一双卡通图案的白色长丝袜,散发着无限青春活力。


  只是细看一眼,老刘就觉得自己有感觉了。


  不过他可不敢表露出来。


   小悦?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吗?过来坐,我看看。


   李悦转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看老刘,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刘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买药。


   纠结了一会儿,李悦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老刘笑了笑,就问李悦要买什么药。


   说着老刘还用纸杯给李悦接了一杯温水,递过去的时候,还不着痕迹的在李悦细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


  这小手摸起来可真滑。


   李悦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说了三个字:止痒的…… 止痒?老刘笑了笑:哪儿痒?我先看看是什么症状。


   李悦听老刘这么一说,顿时两手小手紧张的抓紧了自己的热裤。


   看李悦这么紧张,老刘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点兴奋。


   刘为民赶紧宽慰:别紧张,有什么说什么,这里只有我,没别人。


   李悦深深吸了口气,用纤细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这里…… 这里痒得厉害……李悦说这话时脸涨红得很,声音也越来越小。


   老刘顺着李悦指的地方看去,看着那裤子下面包裸着部位,加上李悦的话让人没法不多想,身子瞬间就有了感觉。


   怎么个痒法?给大爷好好说道说道。


  老刘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刘是整个村里最会看病的,平时对她还不错,李悦见他也没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讲出来。


   我其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骑了那个自行车,我就开始这样,有的时候不光是痒,还会出一下黏黏臭臭的东西会出现在小裤裤上。


   老刘很认真的听李悦讲完,心里偷乐,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悦现在这个年纪正是动情的时候,这里虽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还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颠颠簸簸的,大腿根挨着那个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觉罢了。


   此时李悦坐在自己对面,由于诊断用的桌子比较高,李悦挺拔的上半身,几乎整个被桌子给托着。


   看着李悦焦急的神情,老刘本想告诉她实情,但是看着她如此饱满的身材离自己不过一二十公分,老刘的心思有些活络了起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


  说着,老刘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李悦的胸脯上。


  李悦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李悦的呼吸,老刘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刘的听诊器都在李悦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悦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刘大爷……还没好吗? 小悦啊,你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会要人命的,传出去也不好听呐。


  老刘皱着眉头,一脸为李悦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说这违心的话。


   看着刘大爷紧张又严肃的表情,李悦一下慌了神,连忙抓住老刘的手。


   刘大爷,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岁,我,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 李悦一下子慌了神,抓着老刘的手又滑又嫩,老刘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李悦被一吓变得这么主动。


   老刘知道自己欺骗李悦是不对的,自己还是个长辈,但是在牢里这么多年,一直没碰过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紧,但是这里七大姑八大姨还指着他看病呢。


   老刘自己在心里说服自己,决定不放过李悦,于是神情变得更加严肃。


   唉,这镇上是发展起来了,但是你这骑着车到处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本来还不是很严重的,但是你拖了一个月,这时间长了难免会痒得难受。


   本来李悦就不太明白,现在经过老刘这样一说她自己也觉得老刘说的有道理,现在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刘大爷,你可得救救我,你医术高明,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一直没敢跟家里人说这些事,现在跟老刘一股脑全说了,仿佛看到救命(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稻草,抓着老刘的手不敢松开。


   哎哟,刚刚我也是听你讲的,猜了个大概而已,这种病还是要看看具体情况才能下定论,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爷给你好好瞧瞧。


  老刘拍拍抓着他的手,看李悦着急的模样,安慰着哄道。


   听见刘大爷的话,像是有了主心骨,听话的点点头,躺到了病床上。


   看到李悦听话的动作,他深呼吸后,决定当一次恶人,大着胆子来到病床前,将手伸向李悦的裤子。


   刘大爷?你这是?李悦虽然紧张,但是看着老刘伸过来的手下意识的抓住。


   现在,老刘满脑子都是小姑娘的身体,一张老脸变得和蔼可亲,哄着她道:大爷给你看病,这裤子不脱怎么看? 李悦犹豫了,她虽然不懂,但是她妈跟她说过,女孩子的身体不能随便给人看。


   可是,她现在生病了,刘大爷是医生,应该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来吧。


  李悦有些害羞,小脸比刚才还要红,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能不害羞吗? 李悦将裤子慢慢褪下来,只留下了一条小裤裤,小裤裤上还有蕾丝花边,老刘也没想到李悦里面穿得这么好看,裤子脱下来后确实有一股特殊的味道,闻到这个味老刘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这样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吗?李悦将头偏向一边,抿着唇,将小裤裤掀起一条缝隙,余光看着老刘。


   她看不懂老刘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来了,身子也渐渐难受起来。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刘吞咽了口唾沫,渐渐地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变得难以控制,随后他慢慢凑过去。


   啊,不要,大爷,不要碰啦,那个地方好脏哦。


  李悦感觉到老刘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体,她像是被电击中一样,有些微微的颤抖,然后害羞又紧张的说到。


   我妈跟我说,跟我说男人碰了我这里会晦气,运气不好。


  李悦羞嗒嗒的抿着唇,一脸的纠结,她觉得老刘帮她看病对她挺不错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刘感觉到李悦的关心,心里有些愉悦,而且他发现李悦应该未经人事,于是看着李悦一脸高深莫测的说:你刘大爷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给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话音刚落,老刘就将手伸了过去,以看病为由,光明正大的占着小姑娘的便宜,这一来二去的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体快要炸开了。


   听着老刘的一番豪言壮语,李悦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这老一辈都是封建思想,老刘一点都不怕,就是为了想给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还扭扭捏捏的,觉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动将腿分开了些,方便老刘看病。


   刘大爷,我还有救吧?她觉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骑自行车才会这样,现在她被老刘碰着也会有那样的感觉,而且比那种感觉强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声了。


   老刘看着李悦担忧的神情,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禽兽,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镇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现在他就好像被恶魔控制住一样。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疗起来很麻烦,没事咱们慢慢来,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爷给你说的话。


   老刘仗着李悦不懂,开始打起李悦的坏主意,现在就等着李悦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爷你说,我都信。


  还好有救,李悦心里松了口气。


   老刘现在的理智已经被恶魔吞噬,看着李悦若隐若现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现在这姑娘对于性方面确实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经的学生,脑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来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须毫无破绽。


   其实你这个已经严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觉到不舒服,对吗?现在用药物已经没用了,只能用东西,把里面的异物逼出来,这样你的病就好了。


   这东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刘说到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但是什么?很贵吗,要多少钱?李悦细眉一蹙,有些担忧。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给你给小姑娘看病,难不成大爷我还收你的钱?老刘为了表达自己为了李悦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对着李悦说道,只是这东西需要大爷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个地方,大爷怕你不能接受,所以…… 还好不是因为钱,可是,刚才只是被刘大爷碰了几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还不得害羞死,这可怎么是好。


   不过人家刘大爷也是为了自己的病,治病还不收我一分钱,我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况刘大爷对我已经这么好了,我没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净,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悦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小裤裤直接脱掉,露出了让老刘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这样,大爷去拿药。


  看到李悦直接脱光,老刘激动得身子立马有了反应,还好他的白大褂遮挡得住,匆匆走到药柜前拿了无副作用的软膏,顺手将门关上。


   心里寻思,这小姑娘就是好骗,现在他只要慢慢激发她内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钩。


   回到病床边,老刘将药膏涂在自己手上,将手伸了过去。


   谢谢你,刘大爷。


  李悦是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谢谢刘大爷,看向刘大爷的眼神甚是感谢。


   她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老刘的眼中。


   可是为什么她一被老刘碰到,她就会有触电的感觉,更加奇怪的是刘大爷的手指开始活动的时候有一种被大火吞噬的感觉,热,难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刘大爷好心给自己治病,再多的话都被吞进肚子里。


   小悦,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这里也涨涨的,有些难受?老刘一只手微微颤抖的落在李悦胸前饱满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没有停止活动。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