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爱之谷官方商城

sashagrey2019

sasha grey 2019


昏黄的灯光下, 沈冰月长发披散,手脚被绑在大床上,呈现一个大字,领口的衣襟被扯开大半,露出半边高耸坚挺的胸脯。


  床边还站着一个赤着上身的 男人,说着一些污秽的话。


  沈冰月越是挣扎哀求,让他放自己,却好像让他越加兴奋。


  这男人背对着 杨修,但杨修却一眼就认出这男人—— 赵垂(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村长赵长贵的独子,横行霸道,偷鸡摸狗,打瘸子骂哑巴,夜踹寡妇门,村里人都恨得咬牙切齿。


  大哥尸骨未寒,赵垂就跑来欺辱 嫂子,愤怒的火焰在杨修的胸膛中熊熊燃烧。


  “赵垂!”门外的一声暴喝,吓得赵垂猛地一哆嗦。


  “谁啊?想找死啊!”他猛地转身,却见门外站着一名身材健壮的男人,一双冰冷如刀子一样的眼睛盯着自己,仿佛能够穿透他的皮肉,直击灵魂深处。


  稍一愣神,他恼羞成怒,一脚踹翻一张小木桌,拎起墙角的一把铁榔头,遥指遥指,歇斯底里的怒吼道:“自己像狗一样乖乖的爬过来,别让老子动手!”其实,赵垂见过杨修,只是多年不见,杨修的外貌变得许多,他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杨修冷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速度之快,俨如午夜幽灵,一巴掌抽在赵垂的脸上,赵垂惨叫一声,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墙壁上。


  即便杨修只用了三成的力道,可赵垂身骄肉贵,这一巴掌下去,赵垂的半张脸就肿成了猪头。


  赵垂摇摇晃晃的爬起来,捂着肿胀的半边脸,瞪着杨修的眼睛仿佛喷火,“小子,你有种,有本事留下名字,老子……”赵垂还没说完,杨修身若疾风,抬手一记耳光,赵垂就像是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


  不等赵垂起身,杨修又揪住他的头发,不要钱似的狂抽耳光。


  片刻间,赵垂的双颊就肿成了猪头。


  “五秒钟,从我眼前消失!”杨修居高临下,盯着地上如同死狗一样的赵垂,面沉如水。


  “你……你给我等着!我记住你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赵垂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


  杨修却不搭理他,只是默默地数数。


  好汉不吃眼前亏,不等杨修数完,赵垂就爬起身,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杨修重新关上门,解开沈冰月四肢的麻绳,又拾起 被子裹住她满是伤痕的娇躯。


  沈冰月似乎很害怕,娇小的身躯紧紧地包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美眸含泪,娇弱哀婉的模样,我见犹怜。


  “嫂子,你不记得我了吗?”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半天,杨修这才憋出一句话。


  沈冰月抬头,盯着杨修愣了好一会,不确定的问道:“你……你是皮蛋?”杨修苦笑,他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这个外号了。


  沈冰月出嫁那年,杨修还是柳河村的一个懵懂少年,长得黑不溜秋,被村里的顽童戏称为皮蛋。


  只是,他出国多年,为何突然回来了?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沈冰月俏脸通红,耷拉着脑袋不再说话,气氛又变得尴尬起来。


  “嫂子,你的脚……”说着,杨修伸手握住了沈冰月红肿的左脚,又从裤子里口袋里摸出一瓶药膏,轻柔的敷在沈冰月红肿的脚踝上。


  尽管是小叔子,可沈冰月还是又羞又急,挣脱不了,也就任由杨修握着,她的脸滚烫如火烧,如同鸵鸟,把脸埋在被子里。


  冰凉的药膏,令沈冰月紧张的心情轻松了一些,心中既是感激,又有少女般的羞涩。


  “皮蛋,谢谢你!”突然间,脑袋埋在被子里的沈冰月吐出五个字。


  杨修笑了笑,心情莫名的好了不少。


  看来,在嫂子的心目中,自己仍然是以前的皮蛋,从未改变。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嫂子,以后有我在,赵垂那个王八犊子不敢再欺负你!”听到杨修离去的脚步声,沈冰月急忙起身相送,却忘了脚伤,左脚一滑,差点摔倒。


  杨修眼疾手快,一把揽住了嫂子的纤纤柳腰,嫂子的前襟依旧敞开,杨修一低头,胸前那丰腴的雪白就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眼前,令杨修呼吸一滞。


  沈冰月面颊滚烫,慌忙推开杨修,双臂遮挡在胸前,垂头不语。


  杨修小腹 火热,转移视线,为避免尴尬和嫂子聊起了赵垂的事。


  只是说起赵垂,沈冰月就柳眉微蹙,粉脸寒霜,“这个赵垂就是个混蛋,村里的年轻 女人都被他欺负过,昨天还……还去了咱隔壁的娟子家……要不是被我发现的早,恐怕……”说到这里,她就戛然而止,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沈冰月口中的“娟子”名叫王美娟,是他隔壁邻居刘大喇叭的媳妇,长相和身材在群里都是数得着的,不知道让多少人眼馋。


  只是可惜这刘大喇叭是个短命鬼,让王美娟早早的守了寡。


  杨修眼神冰冷,赵垂好色如命,以娟姐的姿色,在刘大喇叭活着的时候,就经常吃娟姐的豆腐,更何况刘大喇叭已经死了。


  “几个月前,因为争夺蔬菜大棚的承包权,赵长贵和孙喜贵吵了一架。


  第二天,孙喜贵的儿子孙二毛在城里就撞断了一条腿。


  到现在都没有抓到肇事司机,孙二毛一直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其实,村里人都知道,所谓的肇事司机就是赵垂的人!”说到这里,沈冰月就满脸怒容,美眸中都快喷出火来了,仿佛孙二毛是自己的儿子似的。


  说起赵垂,沈冰月滔滔不绝,眉目含怒,这愈加坚定了杨修除掉这一祸害的决心。


  嫂子越说越激动,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都说给杨修听,惹得他一阵自责。


  早知道嫂子在村里的处境这么艰难,他早该回来的。


  不过现在自己回来了,谁也欺负不了嫂子了。


  至于赵垂那孙子,迟早弄死他。


  对嫂子一番温言相劝,她总算是稳住了情绪,随后回房睡觉了。


  折腾一晚上的杨修也累了,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梦里跟大嫂缠绵一夜。


  醒来之时,已经晌午。


  嫂子早早出门,去地里锄草了,杨修拾起客厅桌上的留言条,只有一句话——修,厨房内有早饭。


  杨修胡乱的扒了几口,就骑着家里的二八单杠去镇上办点事。


  路过村口的时候,迎面驶来一辆奔驰车,车速很快,眼看就要撞上了,司机猛打方向盘,奔驰车就冲 进了路边的池塘内,迅速淹没。


  杨修吓了一跳,丢下自行车,一个猛子扎进了池塘,在奔驰车即将沉没之时,一拳砸碎了驾驶室的车窗玻璃,将面色惨白,灌了一肚子水的司机被拽了出来。


  司机在岸上大吐苦水,刚刚缓过气,就嚷嚷起来,说是车里还有人,让杨修赶紧去救人。


  杨修暗叫倒霉,又转身扎进了池塘内。


  好在池塘水清澈,凭借着高超的潜水技术,杨修从破碎的驾驶窗口钻进车内,扛着一名已经晕厥过去的女人泅渡上岸。


  “苏 镇长,你没事吧?”眼看女人昏迷不醒,司机也顾不上自己,急的大喊大叫。


  苏镇长?还没缓过一口气的杨修愣住了,他摆了摆手,说道:“我不姓苏,也不是镇长!”“我没说你,我说的是她!”司机快急哭了,他是苏镇长的专职司机,若苏镇长有什么三长两短,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直到此时,杨修才注意到这女人,柳眉杏眼,琼鼻樱口,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湿漉漉的贴在她的身上,将她还算有料的身材完美的凸显出来。


  只是,她面色惨白,不断的有污水从口中溢出,出气多,进气少,明显严重缺氧。


  “你有手机吗?我要打电话叫救护车!”此时,四下无人,司机不知所措,本能的想叫救护车。


  “来不及了!”杨修深吸一口气,跪在苏镇长的身旁,双手掰开她的嘴巴,开始人工呼吸。


  每吹一口气,就有一股污水流出,苏镇长鼓胀的肚子渐渐瘪了下去,可仍没有醒来的迹象。


  司机看的目瞪口呆,他不是不知道人工呼吸的办法,只不过,这可是苏镇长,事后被她知道的话……杨修显然没有这么复杂的心思,这时,他双手叠放在苏镇长高耸的胸脯上,一边在心中默念色即是空,一边有节奏的压胸抢救。


  虽然还隔着一层衬衣,但那饱满而富有弹性的手感,还是令杨修魂飞色授,暗呼过瘾。


  很快的,苏镇长体内的污水差不多排干净了,她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许多,呼吸也顺畅了。


  杨修又在她的人中穴掐了一记,苏镇长终于悠悠转醒。


  入眼处, 苏文玉分明看到一个猥琐男正一脸邪笑的盯着自己,一只狼爪子还摁在自己的胸前。


  她尖叫一声,猛地坐起身,抬手就抽了杨修一记耳光,又捂着胸口,吃力的爬起身,一边跌跌撞撞的逃跑,一边大喊抓流氓。


  “苏镇长!”司机 小王担心苏镇长,慌忙起身,小跑着拦住了苏文玉。


  看到小王,苏文玉慌乱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她看了看小王,又看了看杨修,似乎明白了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虽然心里明白,苏文玉却要维持领导的尊严,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杏眼圆瞪,喝问小王。


  小王悄悄抹了一把冷汗,他很庆幸刚才不是自己人工呼吸,否则就算苏镇长现在不计较,可是过后不久,铁饭碗肯定要丢。


  “苏镇长,你误会了……”小王无奈,只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还着重强调了杨修的抢救功劳,听的苏文玉面红耳赤,还不好反驳。


  意识到是自己错怪了别人,苏文玉倒也落落大方,转身回去,向杨修表示歉意。


  杨修也没想到,这位美女镇长居然肯放低身段主动道歉,尽管左边脸颊还火辣辣的,但他也不觉得吃亏,反正自己刚才已经摸过了。


  “这种事情,如果还有的话,我还是会奋不顾身的营救!而且,我也不是贪财的人,重金酬谢什么的就算了……”杨修嘿嘿一笑,视线掠过苏文玉饱满坚挺的胸脯,心道这妞若是换上比基尼,肯定惹火刺激。


   表嫂 夏欢今晚穿得十分的暴露,黑色皮衣里是件低胸的打底衫,露出大片雪白,高傲的挺立着。


  紧身的包臀短裙完全无法遮掩她的翘臀,高跟鞋被她随意脱在门口,浑身酒气的她进门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不仅仅身材好,还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五官比手机上经常看到的网红还精致,随便涂点化妆品,看起来就更加惊艳了。


  自从 表哥进了监狱之后,她白天上班晚上喝酒,性情大变。


  表哥酗酒撞死人进了监狱判了七年,临走之前他嘱托我一定要照看好表嫂,不能让她受了委屈!“郑斌,滚过来!帮我脱袜子。


  ”“来了,嫂子。


  ”她在家对我指手画脚惯了,我也不敢生气,寄人篱下,连工作都没有,这种气可没少受。


  我唯唯诺诺的凑到跟前,此时涂着口红的夏欢更加妖娆了,眼神从她腿上扫过的时候,心中难免一阵燥热。


  小心翼翼的从她大腿上慢慢褪下黑色的丝袜,露出她那匀称性感的美腿,一直褪到那双白皙小脚丫子上,慢慢将袜子 脱了下去。


  表嫂的脚丫子很好看,白白嫩嫩的,还涂上了油光发凉的指甲油,看起来很可爱很性感。


  那光滑细腻的触感让我的呼吸都重了几分,最关键是,我跪在地板上给她脱袜子,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那短裙深处,匆匆瞥了一眼没敢多看,是蕾丝的。


  夏欢随手提起自己的名牌包就砸在了我的脸上,“愣着干嘛,扶我去房间!”(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这些天她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平时早中餐都做饭给她吃,就连她的衣服内衣裤都是我洗的!现在她喝醉了还是如此。


  我真的是羞怒交集,用手过去搂着她,触碰到她紧致滑腻的小蛮腰的时候,心思却也有些晃动了。


  她十分的苗条,身材很好,是有马甲线的性感女人,那身子搂着的时候软软的,柔弱无骨,十分的有感觉。


  她身上散发着一种体香和香水混合的味道,还有葡萄酒的香味,这让我闻起来有些沁人心脾, 身体的火热又加重了不少。


  夏欢是独生女,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爸妈都在国外。


  表哥来他们家当上门女婿,说好了生了孩子就把父母从国外接回来。


  可是表哥连碰都没有碰过这个女人就进去了……和夏欢相处这些日子,我发现她有时候冷冰冰的,脾气还比较火爆,心情好的时候可能和才跟我聊几句。


  这时候夏欢一边往房间里面走,一边含糊其辞的说着醉话。


  说守活寡什么的。


  夏欢一边骂着一边 在我的搀扶下进了她的卧室。


  好不容易才把她搀扶到了床边上,只是看着表嫂倒在床上的那一刻,我瞬间凌乱了!她原本穿着的低胸装,这时候倒在床上之后,领口开得有点大,我从上往下看能看到大半个白腻的酥峰和深深的沟壑……表嫂倒在床上的时候还轻轻的娇吟了一声,这让我一阵神经都绷紧了,这种声音真的好像是女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而这时候已经则腾出了一身汗,被她这一阵娇吟,腹地之下的火热就更加的火热了!表嫂的酒劲似乎越来越大了,此时像是个怨妇一样发疯似的在骂着我表哥,旁若无人的开始扯掉自己的衣服,皮夹克被扔到地上,露出平坦的小腹。


  “嫂子…别!”在我震惊之中,嫂子竟然已经扯开了自己的内衣带子,蹭的一声,两团雪白弹了出来,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二十二年我从来没有碰过女人,就这一下看到我都直接愣在原地!我强忍着腹下的火热,我给她打开了窗户透气,看也没有敢多看,转身逃也似的出了房间。


  回到客厅之后依旧无法平静,曾经幻想过很多次表嫂的身体,但从未想过高高在上的嫂子会在我面前这般。


  鬼使神差的,我拿起嫂子扔在沙发上的丝袜闻了一下,有一股清新的体味和淡淡的香水味。


  可是就在我把手伸进裤子那一刹那,表嫂的喊声十分突兀的从房间里传来:“嗯…给我。


  ”听着她温柔的呢喃声,我心头一阵颤抖,难道表嫂还有什么需求不成?从门缝里看见她紧闭着双眼,满脸通红,身子不断扭动着,胸口颤动,手竟然放在了自己大腿深处。


  我心跳加速,是醒着的还是没醒?随着动作的加大,嫂子把短裙脱了,那条蕾丝内内也脱了,褪到小腿根部。


  只可惜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红唇轻启,嘴里呓语听不大清楚,断断续续听出来点,应该是叫了谁的名字,说爱他,想要,痒难受之类的。


  知道她根本就没清醒,我胆子也大了起来,小声喊了句嫂子,见她没动静后我直接进了房间。


  房间里一股酒味混着女性特有的气味,嫂子的动作越来越大,听着她不断发出诱人的声音,让我浑身燥热难耐。


  近距离观察了嫂子的身体,连她身下的床单都被画上了诱人的地图。


  然而还不等我做什么,表嫂的手突然将我拉倒在了床上,把我的手放在她那柔软的地方。


  “陈平哥…”我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神色一愣,不是表哥的名字?陈平这家伙是个企业家,还是挺有名气的财经新闻报道的坐客专家。


  对方有才华有地位有金钱,样貌年轻帅气,言谈举止风度翩翩,确实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女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男人。


  我心里头默念着她的话语,顿时我替表哥感觉到脑袋上绿油油的了。


  我带着愤怒,表嫂竟然在想着别的男人,我好想代替表哥惩罚她!他就算进了监狱也不忘让我暂时先照看夏欢,不让她伤心。


  我本以为她这阵子整天喝酒是因为表哥而伤心,却不想是在外面勾搭野男人,连喝多做出这种事情都是在想着别的男人。


  性格很直的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夏欢迷离着眼睛看着我,似乎是酒劲上来了,更加的动情!“我和我爸爸妈妈说了,他们让我重新找对象,我不可能等这个废物出监狱了才要孩子的……陈平哥,我和他还没有做过……”她嘴上无意识的说着,此时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那个市电视财经频道上那个企业家陈平了!就在我正走神这会儿,一只细腻滑嫩的小手竟然从我的裤头探了进去,一把握住那处。


  “好烫…想…”喝醉的表嫂对着我耳根直喘气,抓住我的小手竟然动了起来…我这时候且羞且怒且畏惧,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表嫂会摸我,我也不曾想自己会和她倒在一张床上!而且更过分的是她直接起身了,将她娇柔的身体全部压在我的身上,我一阵紧张,紧张中也带着慌乱,慌乱中带着火热,火热中是一种无法控制自己!她原本就暴露出来的胸脯这时候整个倒挂在我面前,挤压着我的胸膛,我能看到面前的巨峰在她的挤压下动作下,不断的变形了。


  从来没有这样经历的我,一下子身体仿佛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瘫在床上。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