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japanese wife av

japanese wife av


  閱讀提示:擔心沖突,我從路的另一側默默繞過,但她顯然不愿輕易放過我,從后面一把揪住我的頭發,“啪啪”兩記響亮耳光扇到我的臉上。


  我想反抗,但 交輝兒子反剪住我的胳膊,使我無法動彈,那 孩子只有十三歲,但身高已近170cm,儼然成年人的體格。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網友傾訴:沅欣女33歲  東方今報記者彭艷  兩情終相依  的確,我曾扮演過一個不甚光彩的角色,但往事并不如煙,它留下那么一大片陰影,讓如今的我仍埋身其中,走不出去,看不到光明。


    認識交輝是在2010年。


  當時的交輝有老婆、兒子,還有個女兒,他們的家庭讓很多人艷羨。


  交輝經營著一家印刷廠,生意不錯,掙錢不少;交輝的妻子是個小學老師,受人尊敬的職業;交輝的兒子已是一名初中生,女兒正讀著小學。


  一家人看似其樂融融。


  但交輝告訴我,那是海市蜃樓般的假象,妻子早與他貌合神離,兩人分居長達五年, 兩個孩子在媽媽的教唆下對交輝充滿仇恨,他們的家中鮮有笑聲,幸福背后是一片狼藉。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 后媽 慘遭兒子 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我開著一家小店,跟交輝有些業務來往,幾次接觸后,交輝向我表明心跡。


  那會兒我已經30歲了,因為種種原因始終沒有邂逅愛情,對愛情的向往也越來越淡漠,有時甚至覺得自己會孤老一生。


  交輝的出現為我無望的生活射進一縷陽光,他的成熟與穩重,他的體貼與溫柔都讓我驚喜。


  就這樣,我沉淪了,盡管明知他是有婦之夫。


  我和交輝享受著遲到的愛情,那段 日子是人生的精華,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他在身邊。


    交輝似乎比我更為投入,也許備受冷暴力折磨的他更需溫柔呵護,只要有空,他便守在我的家中,黏在我的身旁。


  相處半年后,交輝有了離婚的念頭,說實話,我仍是心存忐忑,甚至還勸過他,希望他再等一等,三思而后行,我是在為自己考慮,畢竟交輝有兩個孩子,即便離了婚,那也是他不可分割的骨肉血親,我怕自己做不好后媽。


  但交輝堅持,他執意要和我在一起,即便放棄所有。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一個男人肯為一個女人做到如此,我無法不被感動。


  滿懷著對愛的憧憬,我和交輝不計后果地同居了,也因此面對來自各方的壓力。


  幾乎所有認識我們的人都表示反對,我的父母先是苦口婆心,然后威逼利誘,交輝的父母更是一哭二鬧三上吊。


  還有來自雙方的朋友,他們逮住一切機會勸我們回頭,回頭就是岸,但是晚了,我們的船兒已經出發,大風大浪中,進退兩難。


    磨纏了整整一年,交輝終于完成跟妻子的離婚事宜,并為此付出沉重代價:房子、存款都歸女方,孩子卻全部留給男方。


    后母不易做  我沒有一句異議,當然也沒有資格提出異議,我得為這個家庭的破碎承擔起屬于我的責任。


    原以為交輝的“自由”會讓我們的愛情獲得解脫,可現實很快打破幻想,我所面對的也許是個解不開的殘局:交輝的父母,還有那兩個孩子,他們對我的仇恨已在心中扎了根。


  那是交輝離婚后的第三個月,快過年了,我想趁機拉近和交輝家人的關系,特意去商場挑了幾件老年人的保健品,結完賬出來,不巧竟在商場門口碰見了交輝的前妻。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那是我們第一次單獨碰面,她帶著兩個孩子,可能也是為春節購置物品。


  擔心沖突,我從路的另一側默默繞過,但她顯然不愿輕易放過我,從后面一把揪住我的頭發,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時,“啪啪”兩記響亮耳光扇到我的臉上。


  我想反抗,但交輝的兒子反剪住我的胳膊,使我無法動彈,那孩子只有十三歲,但身高已近170cm,儼然成年人的體格。


    后來,在好心路人的幫助下我才得以脫身,但身上已是傷痕累累,頭上、臉上、胳膊上均有不同程度的淤痕。


  那天我真被嚇壞了,回到家后就開始發燒,不停地做噩夢,交輝一直守著我、安慰我,直到我第二天清晨醒來。


  我想去報警,但交輝苦苦哀求,他說那畢竟是他的前妻,他孩子的母親,不想讓彼此成為生死仇敵,讓我看在他的份兒上放對方一馬。


  我愛交輝,唯有妥協,只是心中更加忐忑:以后和兩個孩子如何相處?  我和交輝默默領了結婚證,不被祝福的婚姻只能低調。


  因為沒錢,我們只能暫時租房而居。


  交輝的兒子跟我們住在一起,女兒還小,放在爺爺奶奶家。


  為了照顧這一大一小兩個男人,我成了一名家庭婦女,店里的事情交給合伙人,每天只待在家中買菜做飯、洗衣打掃、接送孩子、輔導作業……交輝似乎很滿足,他在骨子里是個大男子主義者,希望隨時回家都能看見老婆忙碌的身影。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那個十三歲的男孩始終將我當做最大敵人,以跟我作對為樂,只要是我提出的建議他必定反對,只要是我希望的事情他必定打破。


  我勸自己理解孩子,他正處于叛逆期,又遭遇了雙親離異,難免出現心理波動,也許過段時間就會緩和。


  事實證明是我在一廂情愿,這么久過去了,那孩子想回家就回家,不想回家就在外面過夜。


  他還常找交輝要錢,要多少就得給多少,不然就翻臉,口口聲聲說我們欠他的。


    心結如何解  被激怒時,交輝也曾試圖用暴力教訓孩子,但都被我擋住了,因為擔心在孩子心中留下更重的陰影。


  我讓交輝跟孩子的爺爺奶奶交流,也許孩子肯聽老人的話。


  我又錯了,孩子奶奶對我的仇恨不比孩子少,她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就是留住孩子,讓孩子住在她家。


  就這樣,孩子兩邊住著,并利用不暢通的溝通渠道逃學、打架、上網。


  對于這一切,交輝沒有任何有效措施,他束手無策,只將所有困難都推給我。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老人的冷漠,孩子的叛逆,丈夫的無能,我被這重重壓力包圍著,幾乎喘不過氣來。


  以前的我是個樂觀的人,總覺得是困難就可以克服,是問題就可以解決,可如今的情況讓我力不從心,前所未有地累。


    日子還得過,我繼續努力。


    這段時間以來,心中有個想法在悄悄萌芽:我想要個屬于自己的孩子。


  不是自私,我也是個女人,是女人都想做媽媽,概莫能外。


  我的父母也覺得可行,他們希望我能跟交輝好好溝通。


  交輝表示為難,他考慮得很多,不僅是經濟壓力,還有各種社會問題,多個孩子會多很多事情。


  他說他需要想一想,我給他時間,可不知怎的,這事竟被那孩子知道了。


  那天他回來得很早,以我沒及時做飯為借口,當著交輝的面對我動了拳頭……  我無法接受,一起生活了這么久,我為他付出這么多,他怎能如此冷酷地對我?想不通的時候,我連殺人的心都有,可他畢竟是個孩子,殺了他又能怎樣。


  為了安慰自己,我給自己找了個理由:交輝是愛我的,看在他的份兒上,原諒他的兒子。


  我如此這般催眠自己,可那一記記拳頭始終擂在我的心頭,讓我再也無法平和地面對。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這段日子里,我的情緒只剩下兩種:痛苦和猶豫。


  痛苦是因為自己被除了交輝以外的所有人誤解,猶豫是不知該不該放棄這段感情。


  這兩種消極情緒整日整夜地折磨著我,慢慢地,我開始覺得一切都毫無意義,連天空看起來都是灰色的。


  我想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也想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我更想知道,如果現在放手,是不是能重新找回從前那個快樂的我。


    記者手記  砸爛了舊世界,自己就能建立起新世界嗎?未必。


  日子久了,你會發現,原來世(辦公室愛愛)界從來都是一個新舊交替的過程,男人樂在其中,女人不過是個兢兢業業的勞工。


  那段曾經自以為是的愛情,其實脆弱得不堪一擊。


    尤其是那些要做后母的,也許你是懷著高尚的目的來接手孩子,甚至為此做出犧牲,但在孩子的眼中,你終究是搶走他(她)母親位置的惡毒女人。


  這輩子,你大概只能抱著一個希望,那就是盡量維持相對友好的局面。


  不要奢望母子同樂的天倫景象,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用膳時間向來是各壇 弟子聚首一堂的少有時候,雖不至於熱熱鬧鬧笑語震天,交情好的(3p經歷) 師兄弟師姐妹還是坐到一起聊上幾句的,這時候通常一目了然誰與誰親近、誰與誰交惡的小是小非,各壇有各壇的一套人情冷暖,唯獨北壇的師兄弟二人清靜簡單一如往常。


  「 大師兄


  」見是顧 長歌那道仙白身影飄袂而入,早早到了飯堂的其余三壇弟子不敢怠慢,恭聲喚道。


  顧長歌身後跟著一個神情冷傲的少年,眉目一動一斂間掩不住盛氣輕狂,見了人也不吭一聲,雖臉色因渾身倦乏而斂去了一身不羈,偏生那與生俱來的傲氣怎麼抑壓也無法完全消去,教人瞧了就是喜愛不來,若誰不信邪同他開口講話更準要氣得磨牙。


  自家 師弟不會叫人,顧長歌倒沒有說什麼,或許這也是縱容得尉遲律成了如今這個樣子的元兇,但顯然顧長歌對自家師弟的要求已經降到不能再低,只要尉遲律在回話時恭恭謹謹不嘲不諷,自己便要覺得滿意了,偶爾也會覺得,自己身為大師兄卻教出如此不守規矩的師弟實是有那麼些許失敗。


  飯堂中央是幾排長長的木桌,四壇弟子分坐於兩側,由低階弟子將膳食分派,一葷一素一湯,尉遲律正值發育年間,怎麼吃也吃不飽,總是要顧長歌開聲阻止他繼續添米飯的舉動方肯罷休。


  膳後,顧長歌正偕著他家師弟離去,一抹身影冷不防地截在前面。


  「大師兄, 杜長老有找。


  」顧長歌微怔,認得這位前來通報的弟子確是侍候在杜十方跟前的小書僮,只恩師甚少在這個時辰找人,怕是出了什麼要緊事。


  「我這就隨你過去。


  律,你自己下去演練吧。


  」顧長歌應道,不忘側身向身後的人吩咐一聲。


  「師兄,我也去。


  」「不必,你自個兒先自習片刻,過後我會再仔細教你一遍。


  」說完,便隨著那書僮去了。


  尉遲律正要抗議,偏偏想不出抗議的理由,那只不過是對師兄隨便就拋下自己的不滿,哪能堂而皇之地說出口,當下只能冷冷地板起臉,悻悻然目送顧長歌的仙白背影而一言不發。


  算了,自己練就自己練。


  他用了三年時光學成雪 月峰 劍法的第一重,比尋常弟子快了那麼一兩年,半是顧長歌悉心教導的功勞,半是自己憑著天姿悟性不辭辛苦的勤練,如今終於到了第二重,心底里不由生出些許得意興奮,好像自己到達了一個里程碑,離他家師兄隱約又近了那麼一點。


  午後習練的地方不受規限,看修習的是什麼,一般而言,劍法在中庭、心法在暗室。


  尉遲律自身偏好弄劍,獨自一人時愛在中庭外的雪地獨練,現下正是著手學習第二重第一式的劍法的好機會。


  雪月峰第二重劍法、逍遙九劍。


  他興沖沖地提劍演習了一會,身後冷不防地響起了一名南壇師兄的叫喚。


  「 小師弟,怎不見你家大師兄?你們平常兩個不是形影不離的麼?」嚴略難得見尉遲律身邊沒有顧長歌的身影,實在是太習慣這兩位同時出現,現下只見其一就怎麼看怎麼怪。


  「師兄被師父叫去啦。


  」尉遲律心不在焉地懶懶回道,手里仍在專心地揮動著他的長劍。


  「嘿,既然你家師兄現下沒空理你,不如跟我較量一回,讓我瞧瞧,大師兄親手教出來的小師弟,又進步到什麼程度去了。


  」這南壇的嚴略出於好奇,也出於看不過眼尉遲律那種好似誰也不放在眼里的狂狷,雖不至於討厭上對方而找他的茬,但見到這種態度就是忍不住想挫挫對方的銳氣,況且雪月峰里弟子私下較量互相切磋是平常事,從比武切磋的過程也能精進自身武藝,因此師長們只眼開只眼閉,只要不見血都隨弟子去。


  「不好,師兄快回了。


  」尉遲律想也不想就拒絕。


  「反正大師兄現下也大概沒空理你了,午前我在大門碰見杜長老帶了個女孩回來,估計你們北壇要多一位小師妹啦。


  大師兄這會被杜長老叫去,大概也是為了這事吧。


  」尉遲律明顯一怔,好似霎時未能理解那些字句似地皺緊了眉。


  須臾,腳步急起,像是焦趕著去何處。


  「小師弟,我今天可不會放過你,接我一招再說!」嚴略在後頭追了上來,一邊叫著,長劍自劍鞘抽刮出尖脆聲響,在午後的雪月峰異常刺耳。


  被人如此撩潑挑釁,換作是平日尉遲律自當奉陪,然他此刻心有疙痞,只想趕去恩師那里看個清楚,心思未曾放在這較量切磋上頭。


  恍惚沉吟之際,沒料到嚴略突然提劍而至,尉遲律霎時間沒有防備,臂上倏忽多了一道血口。


  「你!」尉遲律吃痛怒瞪,怒氣霍地涌上。


  「呃、小師弟,你沒事吧?你干麼不閃不避?不就說了要過幾招而已,你小氣什麼?!」嚴略顯然沒想到對方竟不出招,現下見了血,并非他之本意。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156295.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8695979.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2589333.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5869407.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825079.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5802524.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4266318.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128372.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4182003.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9598094.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