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柊 るい

柊 るい


“馬上就到 果園了, 小磊累不累啊?”“ 嫂子,我不累,嘿嘿……”男人傻乎乎的撓頭回答道。


  順著山路往果園走,一路上 丁翠紅緊緊攥著 趙小磊,生怕他掉溝里去似的,拐過一道彎之后,小路變得越來越窄。


  趙小磊似乎有些害怕,下意識頓了頓腳步,想讓丁翠紅在前邊,兩人互換位置時,趙小磊感受到嫂子身上的香味,頓時像觸了電似的,全身酥酥麻麻的。


  再往前是一個小水塘,炎炎烈日下,兩人很快就全身是汗。


  趙小磊卻突然頓住腳步,說道:“嫂子,我要洗澡澡,好不好?嘿嘿。


  ”“洗澡,現在?”丁翠紅差點兒咬了舌頭。


  雖然眼前的 小叔子是個 傻子,可畢竟孤男寡女的,等會突然來人,可就有理都說不清了,“小磊,你洗吧,嫂子給你看著衣服。


  ”丁翠紅只好找借口搪塞。


  “那我等會也給嫂子看衣服,嘿嘿。


  ”說完這話趙小磊就麻利的脫掉上身衣服,穿著個大褲衩跳進了水塘。


  “嫂子,你快下來,可舒服了呢!”趙小磊滿臉歡喜的叫著。


  本想著拉這小叔子幫忙去果園干活,這倒好,直接洗上澡了,正嘟囔著,趙小磊直接雙手捧起一大勺水,往丁翠紅身上灑去。


  夏天本就只穿了個薄開衫,這下撒過來的水直接將丁翠紅的衣服浸透,傲人之處勾勒的分外明顯。


  看著眼前春光,趙小磊喉嚨一緊,身下的大褲衩立即支了起來。


  這一幕看在丁翠紅眼里,臉上立即紅了起來,眼睛卻一個勁兒的往趙小磊那邊瞟。


  “小磊,趕緊上來吧,果園還有一堆事要做呢!”“嫂子,拉我!”丁翠紅立即將手伸向趙小磊,卻未注意到腳邊石頭,一個趔趄下,猛朝著趙小磊倒了過來……幸好被趙小磊扶住,二人很快朝果園趕去。


  “小磊,你先給果樹澆上水,嫂子有點尿急,去小便了!”在果園里干了半天活的丁翠紅,忽然感覺腹部漲的有些厲害,給今天來幫忙的小叔子趙小磊說了一聲,就趕忙的向著園子后面走去。


  由于地里只有她小叔子,因此,來到果園后面,隨便找了個地兒,丁翠紅就脫了褲子開始小解。


  “哇,嫂子…!”可讓丁翠紅想不到的是,她前腳剛走,趙小磊竟然偷偷摸摸跟了上來。


  此刻,趙小磊貓著腰躲在果樹的后面,瞪直了眼睛,因為地勢的原因,他看到了嫂子幾乎所有的美景。


  趙小磊只覺得喉嚨感到發干的厲害,死死盯著嫂子,眼睛都眨不了了。


  如果被丁翠紅看到小叔子,在偷看自己小解,她不僅會驚叫,同樣會覺得不可思議。


  兩年前的那場車禍,不僅帶走了她丈夫 趙小剛的生命,還讓趙小磊撞到了腦袋,變成了傻子。


  在她眼里,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不可能有偷窺的心思。


  可事實上趙小磊不僅過來偷看,盯著自己嫂子,他還心頭火熱的厲害。


  趙小磊之前確實是傻子,但就在幾天前他上樹掏鳥窩時摔了下來,意外的恢復了神志。


  不過他卻沒有告訴嫂子。


  因為嫂子是這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女人,在家里毫不避諱他這個傻子,經常都是只穿著內衣,讓他看到了嫂子不少的春光,嫂子那凹凸有致,讓他著迷。


  為了防止嫂子知道他不傻后,會有所收斂, 他就把自己不傻的事情給隱瞞了下來。


  家里沒有了哥哥,嫂子又經常穿著內衣,在他眼前晃來晃去的,這讓他對嫂子的想法,一天比一天重,總想著和嫂子發生著什么!剛才看到嫂子去小解,他就忍不住跟了上來。


  此刻,在他目光火熱的注視下,丁翠紅方便完了,還打了一個舒服的尿顫,緊接著,她就從口袋里掏出來手紙擦拭。


  趙小磊本以為嫂子要提上褲子,繼續來果園里干活。


  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丁翠紅在擦完以后,并沒有站起身,反而從口袋里拿出來她那個紅色的oppo手機,然后點了起來。


  沒有一會兒,手機里就發出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


  緊接著,他就看到還在蹲著的丁翠紅,竟然……趙小磊只感覺鼻血要噴涌而出,因為他早上就聽到嫂子在屋里傳出來這種聲音了,雖然他沒有碰過女人,但他只是傻了兩年而已,恢復神智以后,他清楚的知道嫂子這是在做什么。


  這才過去幾個小時,嫂子竟然又在做這種事情了!可以想象丁翠紅的癮到底有多大。


  其實丁翠紅做這樣做,也很無奈,她今年23歲,才剛剛初嘗禁果,丈夫趙小剛就出事了。


  這幾年她和小叔子相依為命,一直都沒有找男人,但已經知道那種滋味的她,非常的想有個男人。


  剛才和小叔子趙小磊在果園摘干活的時候,她發現雖然這個小叔子傻傻的,但身體不是一般的強壯,全身都是肌肉。


  她猜測,趙小磊那里,要比她過世的老公趙小剛大!雖然趙小磊是自己的小叔子,還是個傻子,她不應該這樣想,但她卻控制不住。


  哪怕到現在,一想到趙(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小磊那強壯的身形,她內心里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樣,那股渴望就爆發了,不由得提高了聲調。


  聽著丁翠紅的叫聲,趙小磊心底的火更大了,他根本就不滿足于貓著腰在后面偷看。


  他想更近一步,一親嫂子的芳澤!完成這些天他內心里最渴望的事情。


  一念至此,再看著蹲在地上十分忘我的嫂子,趙小磊真恨不得把嫂子推到在地,讓嫂子嘗嘗他的厲害!只是趙小磊也明白,這事不能用強的,可咋樣才能和嫂子親近親近呢?“啊!”看到趙小磊過來,丁翠紅頓時就嚇了一跳,連忙就提起來褲子,關上手機。


  “嫂子,你干嘛呢?”趙小磊看著慌張的嫂子,就裝作傻傻的模樣,歪著腦袋,一臉很不解的問丁翠紅。


  “小磊,嫂子不是讓你在地里干活嗎?你咋跑過來了!”丁翠紅感覺都快要羞死了,她現在的行為被人撞見,真想找個洞鉆進去,當即她就寒臉訓斥起來趙小磊。


  “嫂子,我一個人在地里害怕…你別兇我好嗎?”趙小磊委屈巴巴的說道。


  “好吧,好吧!嫂子不兇你!”丁翠紅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傻小叔子哭鬧,而且,看著趙小磊這副傻傻的模樣,她也沒有心思去訓斥了,畢竟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他哪里懂自己在干嘛?“嫂子,你真好!我要抱抱!”趙小磊頓時興奮的手舞足蹈,看著眼前美麗的嫂子,他立刻就和以前一樣,一下就抱起了丁翠紅。


  頓時間,嫂子身上的柔軟和香氣,就傳了過來,趙小磊感覺很舒服。


  緊接著,他抱起了嫂子。


  “啊!小磊,你干嘛?” 網友失血的狼來信: 天空永遠 蔚藍,你好!我比你年長一些,今年45歲,不知道作為一個已婚的男人我的處境你是不是能夠理解?我24歲結婚,那個時候除了家里給的一場被褥,我們幾乎一無所有,但我們仍然可以在單位車間后面那個五平米的宿舍里過著快樂的二人世界。


  我們一起下班后去擺地攤,一起去外地進貨,一起躲工商躲城管,五年后我們終于有了自己的家,七年后我們有了自己的 孩子


  對這樣的 生活本來我們(上課時我和女同桌作愛)應該很知足的,沒有啥想頭,一心一意地把孩子培養好。


  但是,有一天當我回到家里,卻看到了令我痛苦一生的那一幕。


  本來那天我是要去深圳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從家里出來我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后來我就回來了。


  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她和一個男人在我的房間里和我的床上,赤條條地摟在一起。


  她跪在地上不停地求我,說以后再也不會了,說現在孩子還小,讓我原諒她。


   不堪情人與妻兩頭 折磨其實我是一個很要面子的人,我之所以原諒她并不是因為我真的可以把那件事情放下來,我只是不想讓別人看我的笑話,所以那件事我還是忍了下來。


  從那以后,我和她之間就有了裂痕,每天和她在一起,我一點感覺也沒有,想到的只是她的背叛、風騷和骯臟。


  直到某天在展銷會上,我認識了 雯雯,她是一位大學畢業不久的學生,在我隔壁的展區站著柜臺,說話交談渾身透著一股靈氣。


  后來我們成了朋友,她也來我這里做了客服。


  其實我不是那種可以放得開的男人,在她和男友分手后兩三個月內,我仍然和她保持著普通朋友關系,我的年齡比她大很多,可能最開始的時候我只是把她當作一個需要幫助的小妹妹看待。


  可能所有的男人和女人發展到一定程度上都逃不脫那種關系吧,在她的主動要求下,我們最終在一起了。


  她說她知道我有家室,她并不需要我什么,也不會打擾我的正常生活,只希望可以在我需要的時候能夠溫暖我。


  不堪情人與妻兩頭折磨就這樣一直到去年8月份,我和雯雯的事還是讓 我老婆知道了。


  她沒有過激的反應,她說她已經沒有資格去要求我做什么了,只是讓我記的家里還有孩子,再怎么玩都不要在別人身上花太多的錢。


  所以,從此我和雯雯的關系在公司就成了公開的秘密,平時一起出入也不會有避諱。


  我為了彌補她,對她特別好,除了工資之外,每月都會給她幾千塊錢零用,還在最好的地段給她買了一套房子。


  但人終究是會變的,也有可能是我把她寵壞了,她的要求越來越高,甚至在孩子過生日的時候,也不讓我回家。


  還經常在辦公室說一些侮辱我老婆的話,這些我偶爾會聽到的一些。


  其實我一直都沒有告訴她我老婆出軌的事情,按理她應該比我還要感覺對她有愧疚的。


  另外還有的是,公司其實我老婆也是有一定股份的,這個全公司人都知道。


  所以由這個我就開始對她有點想法了,感覺現在的女孩子就是太刻薄太勢利,現實得讓我害怕。


  再后來,她的過激行為和錯誤優越感,最終還是激怒了我老婆。


  在她的要求下,我把雯雯辭退了。


  但雖然如此,她一直都這在和我聯系,兩個女人也不斷地在我的背后斗法。


  不堪情人與妻兩頭折磨還有,我再補充一下,在我找了雯雯之后,事實上我老婆和先前那個男人還是在一起的,兩個人也是心知肚明互不干涉,那種婚姻也只是擺設罷了。


  天空永遠蔚藍, 我現在是作繭自縛,進退都不是。


  她們兩個人誰都不是真的對我好,一個是為了自己和那個小白臉,另一個是為了錢,但這兩個人我哪個都得聽。


  我現在說心里話,我真不想和雯雯再這樣下去了,雖然我和我老婆沒有任何感情,婚姻也早就是名存實亡的,但我無法容忍她這樣一個有心計太勢利的女人,我雖然經濟條件還行,但我的錢都是辛苦錢,我還有孩子,孩子還要出國成家立業,我不要臉,孩子還要臉。


  所以我現在就是想和她快刀斬亂麻。


  但是她現在就是賴著我不肯撒手,我的事情她知道得太多了,而且對外也是公開關系的。


  所以我現在很無奈,如果我真的和她分手,她什么事都做得出來,非得把我弄得身敗民裂不可。


  因此,我想天空永遠蔚藍能幫幫我,看除了法律途徑,還有沒有什么折中的辦法?不堪情人與妻兩頭折磨天空永遠蔚藍的回復:失血的狼,你好!看完你的來信,天空永遠蔚藍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你是想做一個好男人,卻做不了好男人,最終連男人都沒做成。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2941171.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180994.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1117310.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3381555.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9208420.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7558071.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67604.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9164914.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53441.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2906220.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