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hopelesssofrantic nude

hopelesssofrantic nude


  我跟 妻子結婚1年多,我(邊插邊做吃奶)們是奉子成婚,結婚后很快就有了女兒。


  剛開始的時候什么都好好的,但是,沒多久,她和我 媽媽就開始相互看對方不順眼了。


    媽媽覺得妻子太懶,脾氣太差。


  妻子覺得媽媽在外面太不給她面子,太干涉我們的私生活。


  開始的時候還只是埋怨,到后來甚至都直接吵了。


  現在問題越來越嚴重了,我們都因為這個而多次鬧 矛盾了。


    妻子覺得我不關心她,什么都幫著媽媽。


  媽媽也覺得我幫著妻子 說話,太寵她。


  妻子為我懷孕生下女兒,整個過程我都看在眼里。


  我真的很心疼她。


  我也很愛她,不想她受傷。


  媽媽在家帶孩子,還得照顧爺爺奶奶,真的很累,媽媽也確實從小就很愛我。


    現在我最愛的 兩個人鬧成這樣我真的好難受。


  為了這些事。


  妻子都跟我提過幾次離婚了,但我真的很想維護好這個家。


  我該怎么挽救我的家,我的愛情。


   老媽和老婆 不和 我很 為難  回復:  婆媳不比母女,她們兩個人的出發點,都維系在你身上,分歧點也在于此。


  夾在中間,你盡管知道她們都是為了你好,可是一旦父母輩和子女輩經營家庭的理念有沖突,你就會很為難。


  問題的根源,同一屋檐下,遇事時看法不同,沒有緩沖階段,爭執在所難免。


  因此,如果條件允許,盡量避免婆媳同住的情況。


  可以和父母在同一小區就近居住,這樣分開住,避免天天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局面,是避免矛盾的最佳方式。


    那么,短期內如果同住問題無法解決,又想減少媽媽與妻子的矛盾,怎么辦呢?碰到問題時,在最愛的兩個人說話一開始帶上火藥味時,就岔開話題,或者把一方帶離現場,之后私下再兩廂安慰(當面不要偏幫任何一方說話,否則會使另一方感受糟糕,加劇家庭戰爭),在媽媽那邊,要讓她知道自己絕不是有了媳婦忘了娘,體諒做母親的良苦用心,表示會勸說妻子;在妻子那邊,要讓她明白自己非常愛她,感謝她做妻子、做孩子母親所付出的一切,只是孩子幼小需要人帶,媽媽能夠幫到你們,等孩子稍微大些,你們的小家就獨立出來,現在這段時間就請她理解、支持。


  老媽和老婆不和我很為難  同時,你一定要注意自我情緒調節,要有信念能妥善處理這些問題,堅定相信矛盾是可以調解的,問題是能夠解決的,不要受任何一方情緒影響,別沖動,不可也跟著發怒。


  在妻子或者媽媽不冷靜的時候,你要能夠保持中立、保持冷靜和理智。


    瑣碎生嫌隙,婆媳之間,懂得保持安全距離很重要。


  呵護好自己的小家庭,又照顧好父母感受,讓原生家庭的日子也能夠平穩,需要你的智慧。


   初秋正午,烈日炎炎,一輛開往鄉村的大巴,緩緩停靠在站臺。


  張小強提著行李下車,抹了抹額上的汗珠。


  “大學四年,這次畢業回家,可老家還是一個樣,啥變化沒有!”張小強打量四周,處處仍是成片成片的 苞米地,綠汪汪的,還不時有嘰喳鳥語傳來,跟他當初去省會讀大學時一個模樣。


  “這次回來,我一定可以一展所長,用我在大學里所學的知識,改變家鄉。


  ”張小強暗自下定決心,向家里邁去,還沒邁出幾步,就有個聲音從苞米地里忽然傳來。


  “呀……你溫柔點,這么猴急干嘛!”這語聲怎么這么熟悉呢!張小強思慮了一會兒,跨著步子走入了苞米地。


  如今正值苞米成熟的時節,枝葉繁茂,苞米葉子刮得張小強手臂微疼。


  張小強走到了苞米地深處,眼前出現一幕快要讓他噴鼻血的畫面。


  前方不遠處,有座棚子,里間鋪了張草席。


  有一男一女,正相擁在一塊,男上女下。


  男的是個禿子,張小強一瞄就認出來了,他是村里的 支書 陸啟亮


  下面那女人,衣服被脫的只穿戴個花蕾胸罩,露出大片的嬌嫩皮膚,就像快要長大的苞米似的,張小強猜測用手都能掐出水來。


  “這不是村里的 李姨嗎,她怎么跟支書還有一腿?”張小強有些詫異,但沒有多想,鼓著眼睛看起來。


  “啊……你能輕點嗎,把我壓的身子難受……啊……”李姨面帶春潮,胸前的碩大在張小強眼前波動。


  “行行行,我輕點,可你個浪蹄子別叫那么大聲,行嗎,被別人聽到,我支書的名聲就敗壞了!”陸啟亮說著話,同時摟著李姨的腰肢,上下運動著。


  “切……你陸啟亮還有名聲嗎?咱村里的寡婦,十個都被你睡了九個,剩下一個也是老到你都不愿意睡的!”“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連張家那小寡婦也被你盯上了吧,還想腳踏兩只船,啊……輕點……”李姨滿臉鄙夷,接著又閉上眼睛舒爽的叫起來,一臉享受。


  這刺激的一幕看得張小強眼睛瞪圓,差點流下口水來,視線一會落在李姨的 飽滿上,一會又瞟在她豐腴的屁股上。


  盡管李姨年紀有四十了,可身材卻保養的不錯,白白嫩嫩的,大屁股,充滿彈性,特別是那一對飽滿,張小強估摸著自己都難以掌握。


  正當張小強目不轉睛看著的時候,一只牛虻爬上了張小強的手臂,在上面猛地吸了一大口血。


  “疼死我了!”張小強吃痛,順手“啪”的一聲,一巴掌把那牛虻拍死。


  “等等,有動靜!”李姨眼睛猛然睜開來。


  “這苞米地里哪會有動靜!瞎扯!”陸啟亮根本不信,仍舊在李姨身上運動著。


  “老娘騙你干什么!”李姨循聲望去,立刻發現藏在不遠處偷看的張小強。


  她怔了怔,馬上叫道:“那不是張老漢的兒子張小強嗎?他不是在省會讀大學嗎!”“真有人!”一聽說有人,陸啟亮隨即爬起來,迅速穿好衣服,把腰帶系好,往張小強這邊走過來。


  “張小強,你怎么在這!”陸啟亮面帶怒意看著李小強。


  張小強本想撒腿就跑,但想想是陸啟亮在這和李姨在這偷情,他張小強怕什么?“咋滴,我不能在這啊!”張小強道:“真是難以置信啊,支書竟然和李姨有一腿!這事要是傳出去,嘿嘿!”“張小強,你 小子敢威脅我?”陸啟亮聽罷,臉色瞬間變得陰沉。


  張小強心里有幾分心虛,這陸啟亮怎么說也是支書,干部一名,真要惹火他,張家以后在村里可能就不好過了。


  但張小強怎么說也是大學生,有知識,曉法律,諒陸啟亮也不敢把他怎樣,便道:“就是威脅你,你能怎么樣?”“小兔崽子,小時候看到我都躲得遠遠的,現在長大了,讀大學了,膽子肥了啊!連老子都敢威脅!”陸啟亮擼起袖子,準備教育教育張小強。


  “我說支書,你為什么跟個小伙子計較!”此時,李姨也穿好衣服走了過來。


  她穿著一件白色低領T恤,走過來時胸前碩大不停顫動著,暴露出大半邊雪白。


  “這事我來處理,你先走吧。


  ”李姨拍著陸啟亮肩膀。


  陸啟亮 看了看張小強,又看了看李姨,重重“哼”一聲,憤憤離開了。


  “我說你這張家小子還真厲害,一回來,就敢當面威脅支書!”李姨向前走幾步,到了張小強跟前。


  這個位置,張小強正好可以看到李姨的碩大飽滿,中間的溝壑看得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有種想在掌中把玩一番的沖動。


  看到張小強的神情,蘭嫂嫵媚一笑,猛地抓起張小強的大手,往著她自己的胸脯上按去。


  柔軟!滑膩!這手感讓張小強爽得魂飛天外,他還是第一次碰女人胸,沒想到感覺居然這么爽。


  “張家小子,在省會上了四年大學,該不會還是個處男吧!”李姨挪揄道,任由張小強按著。


  張小強略露澀意,邊按邊道:“是……是啊,李姨!”“呵呵,我就知道,咱們這窮鄉僻壤,即使出了大學生,也還是山溝溝里出來的。


  大學里的那些城市女生,可不喜歡咱們這的男人!”李姨笑了笑,忽然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滿臉誘惑看著張小強:“要不李姨讓你嘗試一下女人的滋味?正好剛才李姨還沒舒服,你來幫幫李姨!今天的事情,你也當沒看見,出去別亂說,怎么樣?”“不不不,這可不行!”張小強立刻縮回手,一想到剛才,李姨光著身子在陸啟亮身下嬌喘的畫面,張小強就提不起興趣。


  “啊,你看不上李姨?”李姨愣了愣。


  “不是。


  ”張小強搖頭笑道:“李姨是長輩,我怎能做這種事。


  ”這話張小強說得很假,李姨這人,身材豐腴,胸大屁股翹皮膚白,是男人都會心動。


  但她下面剛被支書那啥過,一念至此,張小強就失去興致。


  “李姨,不然,你把你閨女艷紅許給我,今天的事,我就當視而不見了!”張小強忽然笑道。


  “你喜歡我女兒艷紅?”李姨打量張小強。


  “是的!”張小強點點頭,艷紅可是村里的村花,看上她的人太多了。


  “那好,今天下午我閨女正好也到家,我幫你制造機會。


  不過我們可說好了,能不能泡上我閨女,看你本事!”李姨道:“介紹完之后,今天的事情,你就當沒看見!不許亂說!”“好!”張小強滿口答應。


  接著,張小強和李姨分別,向家里走去。


  張小強家有五個院子,到家后,父母都不在,張小強猜測他們應該是下地干活去了。


  “不知道 嫂子在不在,我這么久日子沒回來,剛好可以給她個驚喜!”張小強朝嫂子房間走去,他卻發現房門竟被反鎖了。


  “這光天白日的,鎖門干什么。


  ”張小強透過門縫,朝房內瞅去,眼前的畫面,讓張小強頓時獸血沸騰起來。


  只見房內,一名女子正脫得赤條條的斜躺在床上。


  她玉腿大開,手中拿著一根蘿卜,放在下面緩緩運動著。


  女子正是張小強的嫂子, 于薇!于薇今年二十五歲,就像九月的蘿卜八月的蔥,她長得是白白嫩嫩,皮膚吹彈可破,胸脯也飽滿堅挺。


  她絕美的小臉上,五官精致,一雙汪洋般的大眼睛里靈氣動人,尤其是那淡粉色的櫻桃小口,讓人有種不由得想親一口的沖動。


  盯著于薇的動作,張小強感覺小腹燥熱難忍,下身立馬有了反應。


  此時的于薇,面泛春潮,貝齒輕咬下唇,喉嚨里發出粗重的嬌喘聲,無比誘人,張小強被撩得心神激蕩。


  她的右手在下(姐弟亂性)面輕輕運動著,另一只手,則在胸前渾圓上不停來回按著,張小強看得心癢難耐,真想沖上去觸碰那對飽滿。


  “沒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里偷偷摸摸做這種事。


  ”張小強吞了吞水:“但想想也是,嫂子剛嫁過來,大哥就去河里放水插稻秧的時候,不小心掉河中淹死了,讓嫂子早早守了寡。


  她一個人在家四五年,不寂寞才怪。


  ”張小強暗自想著,視線仍舊緊盯著房內的畫面,清晰看見,于薇手上的動作漸漸變快,口中嬌喘的聲音也變大起來,聽得張小強一陣心猿意馬。


  他很想沖進去,幫助嫂子解決寂寞之苦。


  可一想到她是大哥的女人,雖說大哥死了很久,但張小強仍是有些別扭,畢竟于薇是他嫂子,甚至讀大學的學費,也是嫂子去縣里打工給他賺的,這些年,嫂子對張小強,一直是疼愛有加。


  欲望與倫理的煎熬,讓張小強難受的不由得跺起腳來。


  他這不跺腳還好,可一跺腳,剛好踩到放在門邊的一根鐵釘上。


  “啊,疼死我了!”張小強大叫一聲,猶如觸電似的縮回腳,他搬起腳看了看腳底板,還好鞋底厚,要不然這一下肯定扎一個大洞,血流如注。


  但還是很疼!緊接著,張小強心里就暗叫一聲“不好”,剛剛喊得那么大聲,肯定被嫂子聽見了!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4816246.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7182035.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3459044.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959007.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6030151.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1281145.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5091280.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718242.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7270855.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1421711.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