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爱之谷官方商城

sodcreateav

sod create av


核心提示: 你自己也多找点有意义,可以充实自己生活的事情,就会发现,爱你的人不管多忙,多晚回来,还是那样爱你,你不需要每天急着知道他到那里去了,跟谁在一起了,因为你有自己还忙不完的事情。


     1.先来说说爱情  我看到一些关于 房子,钱财的故事,总觉得奇怪,人为什么可以把自己的爱情寄托在物质上,真正的爱情是不苛求物质的,象我们在学校的初恋,5毛的臭豆腐,2.5元的蛋炒饭,因为我们心中有爱,才会觉得香,而不是因为有了臭豆腐和炒饭,心中的爱意会凭添多少,现在的女孩子对 男人要求太多了,虽说男人要养家糊口,男人是家了顶梁柱,他能养活你,没有要你去干乞讨,你 跟他在一起可以活得更象你,更自由,更可爱,更舒坦,这就是幸福,其实有很大的成分是心理因素, 与你住多大房子,开什么车子基本没有什么关系。


    2.说与男人的关系  怎么保持新鲜,我现在年轻,没有什么经验,但是我跟我 男友恋爱8年,同居3年(没想结婚,打算29岁结婚),我以前也怕,怎么去保持男人的目光在你身上,怎么让男人象热恋的时候那样疼你,现在想明白了,不知道这里的大哥大姐会不会同意,其实,让他去吧,你自己也多找点有意义,可以充实自己生活的事情,就会发现,爱你的人不管多忙,多晚回来,还是那样爱你,你不需要每天急着知道他到那里去了,跟谁在一起了,因为你有自己还忙不完的事情,当他8点回来,你还在健身,当他10点回来,你还在泡澡,你那里有闲心去管那么多啊,你要使自己活的快乐,自在,象小仙女一样,男人回来了,感到家里的温馨,那里还会轻易去别家 女人那里?这是你的 女性魅力在吸引他,不是别的。


  成为剩女是因为不懂这6件事_女性  3.自强很重要  现在越来越多女人可以与男人平摊家里的费用,那是很好的,但是我认为做好自己的工作还是60%的好,把家里整清爽是70%,80-90%好是可以关注男人的工作以及兴趣,有机会就象男人请教一下他的专业,他懂行的事情,他会与你沟通,与你长谈,你可以走进他的内心,你可以跟他是朋友,他喜欢与你分享他的快乐, 我想这点是那些小女孩们应该重点学习的,一个人照顾你一辈子很辛苦的,不要老是想着你喜欢看肥皂剧,男人就应该永远迁就你,其他你可以尝试他看50%足球的机会,你看50%的肥皂剧,你会发现其他你一直占着电视的几率要比他大得多,所以,让让他很应该的,自己逛街去,说不定可以说服他给你买单啊,因为他好高兴你让他的,呵呵;这个是说的谦让和关心;  4.自省很重要  人都是有缺点的,现在的男人,女人出了问题喜欢重别人身上找问题,其实,对于婚姻,经验和道理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就象学习和工作一样的道理,难道想不努力拿高工资?不可能,难道想幸福而不持续总结教训?那你会死得掺,我们都知道,爱情和婚姻是两回事,好好学习,这也是我来围城的目的,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保持美丽和竞争力,我想如果你做到了,现在的男人不喜欢你,你还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而不至于掺的很。


  成为剩女是因为不懂这6件事_女性  5.多向男人提阶段性要求  男人都喜欢为女人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和帮助,比如他有20W的时候,你可以跟他说要一个钻戒,我想他会很高兴的答应的,可不要要太多,可不实际了,他买不起房子,那你可以要求租个好一点房子,然后你活得舒服点,我想男人其实内心之所以快乐的原因是因为他心爱的人快乐,而不是被当作赚钱的机器。


    6.家人  当然,这个问题很复杂,我以前22岁的时候傻得跟BF吵架找他妈妈的倾诉,现在原则是:做好下辈该做的,过分了,就当没有发生,钱财什么的不要计较,真的,你越是计较,越难办,看紧你自己的口袋就可以了,真的,你男友的口袋随他去,总归是聪明的人有个度,想不通的人,你跟他计较也想不通,最坏的打算,你男友就跟他妈妈打工,那又怎么样?人家是20,30年(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的感情,你出来才几天啊,就想要别人不尽孝道了?说不通。


  (责任编辑:滕小兰)成为剩女是因为不懂这6件事_女性 为了能够清除这种感觉,刘清下意识的运转起了自己的功法。


  随着功法的运转,那火热的感觉果然是消逝了许多,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让刘清无法抗拒的舒适感。


  就这样,刘清在昏迷中下意识的运转着功法。


  时间一转眼,就已经是到了次日的中午。


  “啊……”刘清舒适的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


  刚一坐起来,刘清就愣了一下。


  “怎么回事?”刘清转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疑惑的 说道


  此刻的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居然是在自己不知不觉中上升了一个层次!疑惑的摇了摇头,刘清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只记得自己丹田一热,就昏迷了过去,其他的,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管他呢,反正也是好事。


  ”半晌,刘清甩了甩脖子,自言自语的说道。


  而后朝着床边伸过去了手,下意识的想要穿上衣服,只不过,抓在手里的,却是昨天被自己撕坏的那刺客的衣服。


  刘清一愣,随即苦笑了一声,对方肯定不可能赤裸的回去,所以,不用想都能够知道,肯定是穿了自己的衣服走的。


  想到这里,刘清急忙掀开了自己的枕头,然后 才是舒了一口气。


  还好他有睡前把口袋里的东西放到枕头下面的习惯,不然的话,他那一万块钱和手机估计要被一起带走了。


  “哎,昨天忘了问她叫什么名字了。


  ” 看着这身衣服,刘清才是想了起来昨天自己连人家名字都没问。


  不过现在也没机会了,刘清站起了身子,从床下翻出了自己备用的那一身道袍,穿在了身上,而后走到了外面,开始继续练起了拳来。


  刘清的力量确实是增加了许多,这一点从他用来练拳用的那个木桩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平时虽然刘清也都是用力的对着木桩击打,不过也都只能在木桩上留下淡淡的痕迹。


  然而,今天那木桩居然是被自己给打得凹陷了下去好几厘米!练完拳,刘清仔细的看了眼木桩,然后才是摇了摇头,反正也是好事,他也没有那种一问到底的心情。


  刚一回到房间,刘清拿起手机下意识的看了起来,却是看见了好几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这个电话是江铃留下来给自己的,所以不用想都知道,打自己手机的肯定就是江家人。


  刘清皱了皱眉头,点开了那条短信。


  上面只有短短的几个字:“急症,未确诊,能不能治?”刘清一愣,然后便直接笑了起来。


  他师傅当初便告诉他,没有学会留下医书的一半以上,禁止给人治病。


  从十六岁起,刘清便已经是学会了一半以上。


  加上这两年的实践经验,不说全部学会,一大半是有的,对付一些疑难杂症,刘清自然是有把握的。


  而且,没有确诊是最好的,毕竟中医西医是不同的体系,有时候西医确定下来的病症,也许反而会让刘清束手束脚。


  而这没确诊,则是表明了从认病到治疗,全部都要经由刘清的手,这样一来,反而是给了刘清最大的施展空间。


  况且,一想到江山给自己开口的那惊人的价格,刘清就有一点跃跃欲试的感觉。


  当下,刘清立马是回了一个电话过去。


  刚响没两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不出意料的,这是江铃打过来的电话。


  “喂?刘清,刚刚你在干嘛呢?”电话一接起,江铃便是疑惑的说道。


  刘清轻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没干嘛,手机没带,具体的病情你大致跟我描述一下,我很快过来。


  ”闻言,电话那头的江铃才是说道:“不知道什么病情,就是四肢冰冷,无法活动四肢,突发病,今天早上就这样了,之前一直好好的。


  ” 听着江铃的描述,刘清轻轻皱了皱眉,然后说道:“准备一些上好的银针,最起码要给你爷爷治病的时候的那个等级,我很快赶过来,你在江家门口等我吧。


  ”说着,也不待对方再说些什么,刘清直接是挂断了电话,朝着山下走了去。


  江铃所说的这种病症,有一例类似的被记载在了刘清师傅留给他的医书上面,刘清现在只需要去确认一下是不是这种,如果是的话,刘清有八成的把握,让对方痊愈!多少现在也有了一点钱,加上这种病症也拖不得,刘清刚一下山脚,便直接朝着村里唯一有摩托车的 村长家走了去。


  刚走到村长家院门口,刘清就听到了屋内传来的阵阵啜泣声。


  这啜泣的声音明显是一个女人发出来的,而且刘清还感觉有那么几分熟悉,当下直接是敲了敲门板,然后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刘清就看见了 李春花正眼角带着一丝丝的泪水,低着头坐着。


  而村长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仿似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的缓声说道:“你也知道,你老公整天和人在倒卖山里的东西,我们都是同村的,我也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他现在欠了别人五千块,别人也不要什么,就要你家的房子,不过分吧?”这时,刘清才是看见屋里的另一头,一个长相猥琐的光头男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村长家沙发上,一副无赖的样子说道:“你家老公欠了我五千块,跑路了,现在我这可是白纸黑字的有欠条的,你那破房子值不值五千块,你心里有数吧?我这已经算是吃亏了!”“那……那你拿了房子,我住哪?”李春花苦着脸,低声道。


  她是从镇上嫁过来的,这要是这么回家了,估计风言风语都能够让她没脸活下去,又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听着李春花的话语,那人嗤笑了一声,然后说道:“你住哪,可就不关我的事了,不过嘛……”说着,那男子眯了眯眼睛,一脸色相的说道:“你要是愿意跟我住,说不好哪天我心情好了,就把房子再给你也不一定!”“你!”李春花一愣,随即脸上写满了怒意。


  让她和这种猥琐的人一起,她是打死都不愿意的!“嘿嘿,你不同意也没用,这五千块你拿不出来,房子我就要定了!你要是有脸你就回镇上去!”这男子仿佛是已经吃定了李春花一般,淡声说道。


  闻言,李春花那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也是瞬间被自己给咽进了肚子里。


  “哟,春花姐,这么巧,你也在啊。


  ”在门外听了一会,大致了解了情况后,刘清才是缓步走进了屋子。


  “刘清!”听到刘清的声音,李春花眼睛一亮,转过了头去。


  不过仅仅也只是这么一会,下一刻,李春花的脸上又再次挂上了苦色。


  刘清出来的一瞬间,她才是想到自己可以依靠刘清,不过随即她就想到了,刘清这个村医,一年都未必能够挣到五千块,怎么可能帮自己!看着李春花脸上的苦涩以及那眼角未干的泪水,刘清心头微微抽了一下,然后才是缓声说道:“这是咋了,说给我听听。


  ”“没用的,你帮不上忙。


  ”李春花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是小声的说道。


  虽然不清楚刘清的为人究竟怎样,但是她却是不想就这么告诉刘清,不然的话,若是刘清执意要帮自己,恐怕也是害了刘清。


  倒是那个 猥琐男看刘清和李春花那若隐若无的亲密感,心头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嫉妒的感觉,毕竟他自己也是看上李春花了。


  “哼,你小子问这个干啥?五千块!你特么拿得起么?”那男子看了刘清一眼,不屑的说道。


  这时,一直在一旁保持着冷漠脸的村长也是说道:“是啊,刘道长你就别掺和这个事情了,你来我家有啥事,办了就走吧。


  ”到底刘清除了这个道士的身份,还有一个就是相当于村医,村长自然是不会莫名去得罪刘清。


  刘清轻笑着摆了摆手,然后淡声道:“你倒是说说,这五千块是怎么回事?”听着刘清居然是丝毫不顾劝的问起了钱的事情,那猥琐男嘴角一翘,轻蔑的说道:“她老公跟我说搞那个什么野山参能挣钱,让我投资了五千块,接过丫的转头就跑了,这会我找不到人,就只能拿借据来要钱了!”说着,他还扬了扬手上的借据。


  刘清微微皱了皱眉头,伸出了手:“借据给我看看。


  ”“嘿!你给我撕了我找谁要钱去?”那人一笑,收起了借据:“总之,你特娘的拿不出钱,就别给劳资装什么英雄好汉,滚一边去。


  ”刘清笑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李春花:“春花姐,你就别担心了,这个事情我来给你解决吧。


  ”说着,刘清伸手朝着自己的口袋摸了去。


  那两万块钱给了龙朝霞一万,他现在还剩一万,倒是正好派上用场了。


  “嘿,别想给我神棍的说什么东西值五千,没用!老子就只要现金……”那猥琐男见刘清伸手进口袋去,冷笑了一声,说道。


  只不过,话没说完,他的嘴就那么张着,看着刘清手上那厚厚的一沓钱,没了声音。


  刘清倒是没有理会对方,只是自顾自的数起了钱来。


  看着刘清手上的钱,村长眼睛一亮,随即多了一丝慌乱:“咳……那什么,我说刘道长啊,这事儿也不归你管,咱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你就别来这充冤大头了!”村长的话语刘清倒是不管不顾,默默的数着钱。


  见刘清没说话,村长又转过头去,对着李春花说道:“我说村花妹子,你和刘道长也没什么交情,就这么让人给你破费五千块,你过得去么?说不好,这钱刘道长存了好几年呢!”本来见刘清掏出来那一万块钱,眼中多了一丝希望的李春花一愣,然后咬了咬牙,轻轻的拉了拉刘清的衣袖,低声道:“刘清,要不……房子就给他吧,没事,大不了我就回娘家。


  ”刘清笑了笑,然后淡声道:“没什么,就前天出门去给人看了个病,挣了两万,存我是懒得存,有钱就花嘛!”刘清一句话,直接是让在场的人一惊,随即就都没有了声音。


  只剩下刘清手上钞票发出来的响动。


  半晌,数了两道的刘清才是把钱给放在了村长身前的桌子上,淡声说道:“五千块,一分不少,按道理,你得拿借据来跟我换吧?”说着,刘清的目光移到了那个猥琐男的身上。


  听着刘清的话语,那个猥琐男一呆,然后面色略微有了一些不自然:“那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能让你一个外人出钱!”听着对方的话语,和那略显不自然的神色,刘清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淡声道:“那你的意思就是,不为难春花姐了,要去找他老公要钱?”“她……他们是一家人!”这猥琐男咬了咬牙,大声说道。


  “老子不管!这钱你要不要?!”刘清也是面色一冷,寒声道。


  似乎是被刘清气势压住了,那个猥琐男一下没了声音,半晌才是一咬牙,把那借据给放在了村长的桌子上,然后看着村长说道:“杨村长,你是见证人,这作为你们村第一个解决的案子,你应该留下来做纪念吧?”闻言,杨村长眼睛一亮,急急的 点头说道:“就是!刘清你快把钱给人家,这个借据我就……”只不过,他的手怎么可能有刘清快,他手方一伸出去,那借据就已经是被刘清给拿在了手上。


  “春花姐,来看看,是不是你老公写的。


  ”刘清冷声说道,而后把手上的借据朝着李春花递了过去。


  李春花一愣,然后立马是跑了过来,接过了刘清手上的借据。


  从李春花接过借据开始,那男人和村长的脸色就开始有些尴尬了起来。


  原本一直在说着话的村长,这一会也是停了下来,略带紧张的看着李春花那边。


  看着这两个人的模样,刘清冷哼了一声,也是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等待着李春花那边的答案。


  半晌,李春花才是抬起了头,只不过这一会,她眼中的那种苦涩已经完全散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怒火。


  她举起手中的借据,双手微微有些颤抖,压着声音说道:“这借据不是他写的!”此言一出,整个房间内立马弥漫起了一股略带沉默的味道。


  刘清冷哼了一声,将那拿在手中的钱再次放入了口袋,而后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那个猥琐男。


  毕竟刘清自小习武,虽说年纪不大,但是身材还是算得上魁梧的,这也是那猥琐男不敢动粗的缘故。


  “假……假的那就算了!我不要这钱了!”那猥琐男左右看了一眼,见村长也是不再说话后,猛然一挥手,怒声说道,随即作势就要离去。


  刘清自然是不可能让他就这么走掉,而是伸出了一只手,捏住了对方的肩膀:“哟,怎么,你说要钱就要钱,你说不要就想走?”感受着肩膀上那略微的疼痛,那猥琐男咬了咬牙,用力的一挥手,把刘清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给甩过了一边,然后脸上那无赖之色再次浮现:“我说你小子啊,别给脸不要脸!我要走,你还硬是要拦着是不是?!”说着,他的一只手别到了自己的腰上,不用想刘清都知道,他腰间绝对是有小刀一类的东西的。


  刘清笑了一声,倒是没有再对他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了村长:“我说村长,这无赖都骗钱骗到你家来了,你不管管?”眼见着刘清颇有那种今天这事必须管到底的架势,村长脸上终于是挂不住了,他阴着脸,冷声说道:“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点?有事就说,没事就走,别打扰我办公!”“就是!人村长怎么做事,轮得到你丫来管?”见村长发飙,那猥琐男眼睛一亮,大声吼道。


  刘清微微皱了皱眉头,正想着再说什么,却见李春花拉了拉自己的衣袖:“刘清,这事……就这样吧,反正咱也不用给钱了。


  ”看着李春花那副为自己担心的模样,刘清内心却是不由得稍稍有了一点受打击的感觉,到底自己现在还是人微言轻,连自己的女人的事都管不好?想到这里,一股子无名的怒火忽然是涌上了刘清的心头,只见他轻轻拨开了李春花的手,一回身,按住了那猥琐男的肩膀:“我说,今天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特么给劳资说清楚!”本来那猥琐男对于刘清这样几次三番的打扰自己的好事,心底就已经很不爽了,当下直接是怒吼了一声,然后从腰间掏出了小刀,朝着刘清的下腹刺了过去:“你特娘的找死!”就连那刺客都无法伤到刘清,更别说这个小小的无赖了。


  只见刘清右手一伸,捏住了对方的手腕,而后用力一甩。


  那男子吃痛之下,手中的小刀立马被甩了出去,然后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小腹一痛。


  “噗……”一口鲜血猛然从这猥琐男的口中喷了出来。


  而刘清则是缓缓收回了自己的膝盖,淡淡的说道:“给我说清楚。


  ”“你……”那猥琐男被这一击之下,非但没有怯懦,反而是更加的变本加厉了起来。


  “都给我住手!”就在这时,一直在一旁观看的村长终于是站了起来,沉声喊道。


  刘清微微眯了眯眼睛,回过了头:“村长,这事,你也有一份吧?”听到刘清的话语,村长的神色稍稍的不自然了一下,然后才是冷声道:“刘清,你现在就走,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的话,你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听着村长的话,刘清却是冷笑了一声:“你想怎么不客气?”就在这时,门外却是忽然想起了一个脚步声,而后一个身穿制服的男子面带笑意的走了进来:“嘿嘿,村长,叫我啥事啊?”“二狗子,通知我侄子,这小子闹事,你先抓起来,然后移交过去!”村长冷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


  他侄子可是镇里派出所的的所长,这刘清被抓进去之后,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让刘清知道什么叫做后悔!想到这里,村长恶狠狠的盯了刘清一眼。


  听着村长的话,二狗子一愣,看向了屋子正中间的刘清和那个猥琐男,然后上前一把把那猥琐男给抓了起来:“嘿,还敢到我们村来动刘道长?”这货作为村里唯一现存常驻村里的男人,对于年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刘清,自然是有点感情的,毕竟自己偶尔生病,也都是靠着刘清的。


  看着二狗子抓的人,村长那原本已经是漆黑的脸庞更黑了下去:“抓错人了!把他抓起来!”说着,村长指了指刘清。


  二狗子一愣,然后看了一眼刘清,吞了口唾沫。


  不过既然是村长的命令,他也不得不执行,当下只得是放下了那猥琐男,然后一脸歉意的走向了刘清:“刘道长,这上面的命令,你也配合配合哈。


  ”说着,他才是象征性的按着刘清的手,朝着外面不远处的暂住处走了去。


  见状,村长才是冷哼了一声,看着站在屋里已经是完全慌了神的李春花说道:“你也别在这了,等我收拾了刘清,有你好看的!”话说完,村长才是坐了下来,喝了一口桌子上的茶,拨通了自己侄子的电话。


  等电话打完,那猥琐男才是吐了口血水,走到了村长的面前:“哥,这事您看咋办?”村长看了他一眼,然后一眼看到了方才在慌乱中,被李春花给甩到了地上的借据,轻笑了一声:“捡起来,等下我侄子来了,正好把这也给办了!”走到了自己的暂住处,二狗子才是松了手,然后回身关上了门,一脸关切的说道:“刘道长啊,你这是咋了嘛,跟我说说,我看看能不能跟村长求求情,他侄子可是……”话正说着呢,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二狗子一愣,然后嘟囔了一声:“今儿个事咋这么多。


  ”说着,他起身去开了门。


  只见门外李春花正俏生生的站着,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加上那熟女特有的气质,让二狗子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然后才是小声说道:“春花姐,今天要是没什么大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我这还有事要办呢。


  ”李春花倒是没理会他,直接走了进来,走到了刘清的身边,然后咬了咬牙:“刘清,你看……实在不行,我就把房子给他们,他们也就是想要我的房子而已。


  ”听着李春花的话,刘清沉沉的吸了口气,然后站起了身子,拍了拍李春花的肩膀:“信我。


  ”李春花一愣,看着刘清那清澈的眸子,下意识的 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心头的慌乱也是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就在这时,刘清的手机确实猛然响了起来。


  刘清一愣,然后接了起来。


  电话刚接,那头就响起了江铃急切的声音:“喂,你来了没有?现在他四肢已经完全没感觉了,冰冷已经蔓延到身体上了!”闻言,刘清苦笑了一声,无奈的说道:“我倒是想来,只是被人给关着了,待会还有警察来带我走,估摸着短时间是来不了了。


  ”“嗯?怎么回事?”那头的江铃一愣,疑惑的问道。


  刘清苦笑了一声,将事情的大致给说了出来,当然,省略了自己和李春花的关系,只是说自己看不过去。


  听完,江铃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行吧,你们镇上的所长对吧?我去打个电话,你尽量来快点。


  ”说完江铃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而这头,挂断电话后,刘清心头却是大定。


  如果王姐跟自己说的没有吹牛的成分在里面的话,那么这个江家,必然就会是一个势力极大的家族,对付几个镇上村里的官僚,应该是没问题的。


  一旁的二狗子听完对话,也是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也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整个房间就这么沉默了下去。


  镇里和村里倒是不算太远,开(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车的话,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


  没一会,村口那边就已经是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听到村口的警笛,正坐在凳子上的村长脸色一喜,朝着那个猥琐男给了个脸色:“走,借据带上,记好我们的说辞。


  ”“嘿嘿,明白!”那个猥琐男轻声一笑,站起了身子。


  他还是头一次遇到那种警察铁定帮自己的局面,这让他的斗志是前所未有的高涨了起来。


  说着,二人就朝着二狗子的临时住所走了过去。


  刚走到门口,警车就停在了旁边。


  随即从车上下来了三四个警察。


  看着那个高个的警察,村长眼睛一亮,两步走了过去:“嘿嘿,侄子,今天这事儿可就麻烦你了。


  ”闻言,那个高个的警察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看这样子,村长还以为对方是心情不好,也是没再说什么,直接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村长就指着刘清说道:“哼,还敢在我办公室闹事!”然后,他就看见了正坐在刘清身旁的李春花:“还有你,欠人钱不还,现在警察来了,咱们得一一的说清楚!”说着,他转过头,对着那个高个的警察说道:“侄子,就是这家伙。


  ”那警察点了点头,快步走了上去,对着刘清问道:“你就是刘清?”“嗯,要抓我走么?”刘清看着对方,甚至都没站起来。


  闻言,这警察脸一抽,不过随即就想到了刚刚跟自己打电话的人,当下脸上立马挂上了笑脸:“嘿嘿,哪敢呀,我就是想问问究竟是咋回事,我好帮您处理了!”听到这话,刘清才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不顾这满屋子人僵住的脸庞,指向了那个猥琐男:“就这家伙,弄了个假借据,骗钱。


  ”刘清心底清楚,对方一定是看在了江家那边的关系上,才是对自己这般好脸色,他自然不会不识趣的连村长一起指进去,让对方难堪。


  闻言,这警察点了点头,回头朝着两个跟来的警察甩了个眼神。


  两人立马是心领神会的一人一边,把那猥琐男给压了起来。


  “村长,咋回事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这会,那猥琐男也是慌了神,对着村长急忙说道。


  村长也是一呆,然后对着这高个说道:“我说侄子,你……”“上班的时候请叫我蒙所长。


  ”村长话没说完,便被这个警察给打断了。


  说完,他才是对着刘清继续问道:“还有什么么?”“你们搜一下身,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还持有管制刀具。


  ”刘清眯了眯眼睛,然后看到了对方手中的那个借据:“还有他捏着的那张纸,是他伪造的借据,这些东西,够他入狱吧?”“咳……没问题!”见刘清态度表现得如此清楚,蒙所长轻咳了一声,然后说道。


  闻言,刘清才是应了一声:“还有事没有,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还有事。


  ”“哎,您先走,这边就交给我处理了!”蒙所长应了一声,然后笑着说道。


  刘清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着李春花说道:“走吧,这里应该没咱的事儿了。


  ”听到刘清的招呼,一脸发蒙的李春花才是愣愣的点了点头,站了起来,然后有些失神的跟在了刘清的身后。


  路过村长的时候,刘清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不要惹我,不然可就别怪我咯。


  ”说完,刘清才是缓步走了出去。


  看着那平时和自己十分亲的侄子一副完全不理会自己的模样,村长身体微微一抖,在心里想象着刘清的势力究竟有多么强大。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