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chinese av

chinese av


我在電話里 說道:“正要和你說呢,我今天去和會所經理說一下,要辭職了。


  ”電話里張亮一副莫名其妙的狀態,“怎么不是好好的嗎?”我告訴他有新 工作了,感謝他給我找的這個工作機會,要不然也認識不了張曉璐。


  我來到了娛樂會所,準備和會所經理辭職,畢竟這里也算是我的起山的地方,還是和她說一下比較好。


  其實我還是挺感激 劉姐的,所以這次來呢也是想和她道個別,我進了娛樂會所,劉姐看到我的時候就 像是看到貴賓一樣,劉姐笑著說道:“你也不來看看我,進入豪門,就把我這平民給忘了是吧?”劉姐說笑間看著我,她已經四十多歲了,但是穿著很時尚,她穿著黑色的超短裙,一身纖細的美腿露在外面,雖然年紀大點,但是她身材保持的特別完美。


  前凸后翹的,看起來就像是少女一般的身材,她涂著口紅,畫著睫毛,戴著美瞳,在風月場所里面工作,基本上每個 女人都打扮的很是妖艷,劉姐也不例外。


  我笑著對劉姐說:“這次來呢我是辭職的,你也知道,我現在已經有了別的工作,以后呢不能在這里上班了,特意來這和你道個別。


  ”劉姐一聽,她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說:“就算你到了那,也可以過來兼職的呀,你又不是天天在那,有的是時間, 我可知道豪門里面可沒有什么事情。


  ”我說:“這樣不太好吧,雖然去了那了, 我就得有點職業道德呀。


  ”劉姐哈哈笑了起來,然后說:“干這一行的,哪有什么職業道德呀!能掙了錢就是道德,不然講那些道德根本沒什么用。


  ”劉姐說的話確實是事實,至少對她來說是這樣認為的, 我對劉姐說:“不管怎么樣,我還是要辭職。


  ”劉姐看了看我,然后說:“你真的決定好了?”我說:“沒錯,來這里呢,您給了我不少的幫助,但是俗話說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我還是要離開這里。


  ”劉姐思緒了片刻,然后說:“那行吧,待會你去財務部和小劉說一下,給你把工資結了就可以了。


  ”我連忙說:“不用了,反正在這里也沒有做多少天,而且你也算是我的大恩人,要不是你我也不會找到這么好的工作。


  ”劉姐笑了笑說:“你小子還知道感恩呢,不錯,我沒有看錯人。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在外面進來了幾個人,而且都是看起來幾個比較富態的女人,看起來大概四十多歲,而且長得比較豐滿,我回頭不經意的看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簡直是把我嚇出了一身冷汗。


  因為在那幾個女人里面居然有一個是 王麗,她是張雪的母親啊,她居然也回來這種地方,我睜著眼仔細的看了一下,果然就是她!王麗今天穿的特別的性感,穿著紫色的旗袍,而且還是岔開的很高的那種,她穿著肉色的絲襪,一雙豐滿圓潤的腿露在外面,說實話看慣了那些纖細筆直的腿,像這樣的豐滿的觸感還是很迷人的,難怪唐朝以胖為美,確實是很不錯。


  不過我現在可沒有心思想這些,因為她正朝著這邊走過來,而且如果她知道我在這里面工作,那可慘了,她可是已經承認我是她們家的女婿了,如果此刻她看到我在這,我以后肯定沒有辦法和她面對了。


  王麗還相伴著三四個女人,看起來是她的朋友或者閨蜜,也都十分漂亮,看起來有錢人保養的就是不錯,那幾個女人雖然年齡有點大,但是穿著都特別時髦。


  幾個人走進來的時候,劉姐就連忙出去打招呼,說:“今天來的都是貴客呀,沒想到你們幾個來了,今天呀我一定給你們介紹幾個年輕的帥小伙!”王麗看起來像是經常來這里似的,點點頭說道:“你決定吧。


  ”說完,她們幾個徑直就走向了樓上的包間,而我在旁邊看的一愣一愣的,還好我坐在角落的沙發上面,用手擋著臉,她沒有看到我。


  王麗走上樓上的包間之后,劉姐就連忙朝我走了過來,然后說:“你今天啊先不能辭職,先幫我 伺候一下王麗,她可是這里面的常客,而且手特別的大方,而且經常一出手就是幾萬,這個生意咱們可不能放過,你今天好好伺候她,小費少不了你的。


  ”我一聽,嚇得我身上都有點哆嗦了,竟然讓我去伺候王麗,這也太恐怖了吧,我連忙擺手說:“劉姐,我已經辭職了,這么做不太妥吧,沒什么事我就走了。


  ”這時候,劉姐直接擋在了我的面前,然后說:“不行,今天你走也可以,不過你呢先得幫我把王麗伺候好了,這筆錢我可非賺不可。


  ”我說:“不是還有其他人嗎,隨便找一個就可以了啊。


  ”劉姐擺了擺手說:“你說在咱們娛樂會所里面,你的身材和相算是靠前的。


  本來可以不用你的,但是小張他陪一個富姐出國旅游去了,是一個大戶,一趟下來能賺好幾萬呢,其他人我也不敢給王麗安排啊,你看他們有的長得不怎么樣,有的身材還挺不錯,去伺候王麗一定會讓她們滿意,要是別人我可以隨便應付一下,但是她們我可不能隨便應付。


  ”我對劉姐說:“這不行啊,你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劉姐聽了之后,居然冷笑了一聲說:“你這說的也太嚴重了,你又不沒干過,聽姐的話,今天你必須得把這個任務完成,不然的話我可不允許你辭職。


  ”聽了這話,我一陣無語,心想:今天說什么都不能在這里去伺候王麗,那樣的話我就穿幫了,我的整個人生就完了呀!我對劉姐說:“不行,我得走了,說什么我都不能去!”我連忙朝外面走去,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兩個保安就站在了我的前面,然后說:“先別走,劉姐還有話沒說完呢!”我回頭看到劉姐,剛才她的笑容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特別嚴肅,不怒而威的感覺,我覺得事情有一點嚴肅,我說:“劉姐,怎么回事啊?”劉姐看了看我說:“在這里,還沒有人能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告訴你黑道白道我可都有人,你今天要不給我完成這一單活,我會讓你很難看!不就是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么,信不信我一句話就可以讓你丟了這份工作。


  ”聽到劉姐的話,我心里泄了氣,她說的是真的,她既然能在娛樂會所里面呼風喚雨,自然黑道白道都要打點,她的人脈很廣,想要整我也是一句話的事,而且如果她告訴張雪母親我的身世,說不定我比現在還慘,到時候鬧得滿城風雨,我就別想在這個城里面混了。


  看著身邊的那兩個保安,我只能垂頭喪氣的回去,說道:“劉姐啊,你干嘛非要和我過不去呢?”劉姐看到我回來了,就說:“不是跟你過不去,是你跟錢過不去,知道么?我也不想為難你,趕緊的,王麗現在等在包廂里呢,讓她等的時間長了,生氣了,后果你自負,趕緊上去吧。


  ”劉姐說這話,像是命令一樣,讓人無從反駁,我覺得自己已經沒有選擇了,如果不去的話一樣會丟了工作,如果去的話,也許還能僥幸躲過,我對劉姐說:“行,算你狠,我去還不行么!”這時候劉姐才露出笑容,說:“這就對了,多大點事,趕緊去吧,注意一定把她伺候好…這是你在這上班的最后一個任務。


  ”我點頭答應著,然后朝上面走去,可是每走一步就像是灌了鉛似的走不動,雖然這到二樓只有幾十步路,但是我走得像是很長很長一樣,劉姐在后面喊著:“還磨蹭什么,趕緊上去吧!”我只能硬著頭皮朝上面走去,我聽著劉姐在身后冷冷的說:“這些年輕人,真是干不了活,不就是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么,要不是我,他能有那么好運氣?現在居然就過河拆橋了,這樣真是太不像話了!”聽到劉姐說著,我也只能上去了,不然以劉姐的脾氣,她一定會讓我吃不了兜著走的。


  來到了二樓,來到了王麗的包間,我已經想好了一切借口,如果她看到我,我就說我在這里只是當個服務員之類的,總之不能說實話,打死都不能說,不然的話我會很慘,不過轉眼一想。


  王麗以她那樣的大人物,是公司的董事,她的智商不可能看不出來,或許我也只是掩耳盜鈴而已,根本騙不過她,但事到如今已經沒有辦法了。


  我直接摁響了門鈴,里面傳開了一個聲音:“進來吧,門沒鎖。


  ”是王麗的聲音,我已經做好了暴風雨來臨的準備,我把門打開,正準備接受王麗那詫異的表情和隨之而來的憤怒的時候,但沒有想到屋里居然沒人,洗澡間里面傳來嘩嘩的流水聲,我輕輕的舒了口氣,看起來她在洗澡,“進來就把門關上吧。


  ”里面傳來王麗的聲音,我只能把門關上走了進來,王麗在洗澡間里面嘩嘩的沖著,而我在外面像是要受刑一樣,覺得特別的可怕。


  透過半透明的玻璃,我看到了在洗澡間里面的王麗,她雖然有一點胖,但是她那身體的比例和曲線簡直是趨近于完美,尤其是那腿部圓潤細膩的線條還有那腰上猶如彎月一樣的弧度。


  而就這此時,她彎起腰肢緩緩擦起沐浴露,那豐滿就像兩個倒掛的葫蘆,雖然已經有點年紀了,但是因為保養的好,一點都不縮水。


  我在外面有點看呆了,甚至忘了此刻的害怕,里面傳來了王麗的聲音,說:“你現在外面等我一會兒,我洗完澡就出來。


  ”我只能粗著嗓子答應了一聲:“好,”王麗在里面洗著(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澡,沒有注意到我的聲音,而我坐在沙發上,感覺自己的腿都有點發抖了,這個時候王麗在洗澡間里面說:“你進來一下,幫我搓澡吧,昨天才洗的澡,感覺身上又有臟的了,你來幫我搓一下吧。


  ”她的話就像是命令一樣,畢竟我來就是伺候她的,我心里暗想:豁出去了,不就是一份工作么,丟就丟了,也不會住監獄,也不會去死,怕什么呢!于是我就在旁邊拿著毛巾朝洗澡間走去,我打開門之后,里面的一面簡直是讓我看的鼻血都流出來了,王麗在里面什么都沒有穿,尤其是她那胸前碩大的凸起,看的的鼻血都差點流出來。


  這時,王麗居然什么也沒有說,我看到她臉上打著香皂,臉上都是泡沫,她閉著眼睛,頭發濕漉漉的垂下來,均勻的水珠就在她細膩的肌膚上劃過,她閉著眼睛說:“你進來吧,把門關上。


  ”我就進去了,但是心跳的噗噗的,這遲早會被發現的啊,我關上門的時候,她說:“你來搓吧。


  ”她回頭看了我一下,然后說:“你還穿著衣服呢,把衣服也脫了吧。


  ”到這,我也只能是順其自然了,俗話說騎虎難下,可能就是這樣的感覺,我也只能慢慢的把衣服脫了下來,這樣我和她就赤誠相對了。


  我拿著毛巾,她說:“還愣著干什么,給我搓搓背。


  ”說完她轉過身去,那圓潤的腰肢特別的白皙,像一個大果凍似的,我就拿著毛巾在她后面搓了一下,王麗好像特別舒服的樣子,還輕聲地哼了一下。


  她雙手就趴在旁邊的墻壁上,那微微的翹臀撅起來的時候,我看的熱血膨脹的,下面就有了反應,這簡直是令人犯罪的節奏啊,王麗這也太性感了吧!其實在這以前我根本沒有想過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會如此的性感,她甚至比那些青春的美少女更增添了幾分嫵媚,是那種歲月積淀下來的風韻猶存的姿色,這是沒有經驗或者沒有經歷的女人所不具備的。


  王麗趴在墻上,呈現一個“S”型的身體,弄得我特別想直入正題,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擦拭著,不經意的碰到她的腰,讓我渾身都感覺像觸電似的,讓我在擦拭的時候忍不住要擦槍走火。


  我的下面不經意的觸碰到了她那堅挺而結實的翹臀,她輕輕的哼了一下,好像很有反應似的,她笑了笑說道:“你是不是等不及了,待會回到臥室好好的跟我發揮。


  ” “王 春萍?”汪洋的頭一下子磕在了床板上,發出“咚”的碰撞聲。


  “什么聲音?”王春萍疑惑的問道。


  “最近家里老鼠多。


  ”劉 仙兒臉紅的說道,“春萍嬸你這么晚了,來找我有什么事情。


  ”“噢!這樣啊。


  ”王春萍輕輕“噢”了一聲,也沒有過多想這聲音的來源,因為她的心里還擱著更大的事兒。


  見劉仙兒主動問起來,王春萍的臉上忸忸怩怩的,像個小姑娘一樣羞澀起來。


  “我家兒子今天發高燒不退,剛才到診所里去問了王醫生,她說這是手足口病,要馬上送到鎮上的醫院去治療。


  ”王春萍說著,眼圈慢慢的泛紅,最后那嫵媚的眼睛中滲出了晶瑩的淚珠。


  劉仙兒明白了,她沒有等王春萍說完,安慰道:“你不用急,我這里有五百多塊錢,你拿去給孩子看病吧。


  ”她轉身走到屋子里,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劉仙兒把床上的墊子掀起來,從里面拿出了一些錢,然后塞到了王春萍手中。


  王春萍頓時千恩萬謝,她哽咽著,不停的對劉仙兒說謝謝。


  “都是鄉里鄉親的,就別說謝謝了。


  ”劉仙兒說道,“現在這么晚了,你一個人怎么到鎮上去?” 七里溝的位置十分偏僻,它處在 大山的腳下。


  由于政府看這里窮鄉僻壤的沒有撥錢修路,所以這里三十多里的路上沒有一個公交站臺。


  倒是有一條鄉道可以到達 城鎮,只是路面太破舊,沒有車子愿意載人跑。


  所以這里的人想去城鎮的話,要么翻過大山,去山下的公交站臺上搭車;要么乘私家的拖拉機,走鄉道去城鎮。


  只是這個點了,先不說村里有沒有人愿意載她娘倆,就是愿意的話,以農用車的速度開往城鎮,到了的時候恐怕天都亮了。


  王春萍一聽王醫生的話,只想著湊錢去城鎮,倒是把這個重要的環節給忘掉了。


  “那該怎么辦啊?”王春萍越發焦急了,她的臉蛋哪還有那天的盛氣凌人,有的只是憔悴之色。


  劉仙兒也只是個年輕少婦,她十幾歲的時候就嫁到了七里溝來,一直待在這窮鄉僻壤里,她都沒怎么去過城里。


  看著王春萍那原本嬌艷的臉蛋瞬間憔悴了很多,劉仙兒有些不忍,她忽然眼睛一亮,對王春萍說:“春萍嬸,可以找人背你兒子翻過大山啊,再去山下坐公交車就好。


  ”“可是,現在哪有人愿意背呢!要不,我背吧,反正也沒多遠。


  ”王春萍咬著牙說道,為了兒子,她豁出去了。


  “不行,不行……”劉仙兒連連擺手,現在天這么黑,七里溝的路又坑坑洼洼的,而且山溝特別多,一個力氣這么小的婦人背一個孩子上山很容易出事。


  很多人就是在晚上走夜路的時候,不小心被路上的石塊絆到,整個人一下子跌到了幾十米深的山溝下去。


  劉仙兒忽然眼睛朝自家床底看去,輕笑著對王春萍說:“春萍嬸,你回家把 三毛抱來,我替你找人來背。


  ”“好的,那我馬上把兒子抱來。


  ”王春萍說完,馬上朝家里走回去。


  她家就在劉仙兒的斜對面,現在看過去那房子里還點著燈。


  王春萍走后,一陣輕微響聲,臉上沾滿灰塵的汪洋從床底爬了出來,他抹了一把臉,問道:“春萍嬸子?”“嗯!她一個人帶一個孩子也蠻苦的。


  ”劉仙兒輕聲說道,聲音中隱隱流露著同病相憐的意味。


  汪洋默然無聲,前些日子王春萍追著他滿村跑的事情又浮上了心頭,這樣彪悍的婦人也是那么脆弱的。


  “這么晚了,你上哪兒去找人背她兒子。


  ”汪洋說。


  忽然,劉仙兒對他翻了個白眼,很是動人的朝他笑了笑。


  “原來你是要我背她兒子。


  ”汪洋郁悶的摸了摸鼻子,“你竟會找事我做。


  ”劉仙兒推了一把汪洋,紅嘟嘟的嘴巴一撇:“你不去,那我去了。


  ”汪洋也就是這么一說,他想到王春萍現在的情況,除了他,根本沒有人背她兒子。


  “我去啊,”汪洋笑嘻嘻的把臉湊到劉仙兒面前,摸了摸她的臉蛋說,“你不要生氣嘛!”汪洋在劉仙兒的身上又捏又掐,仿佛這婦人的皮膚上能掐出水來。


  劉仙兒把汪洋推開,嗔怒道:“你還不出去等著,難道等春萍嬸過來看到你在我家?”看著汪洋放開了她,劉仙兒撩了撩前額的發絲,極具少婦風情的朝他看了一眼,甜膩膩的說:“等你回來,我好好獎勵你。


  ”當王春萍抱著兒子來到劉仙兒家時,她左看右看,然后疑惑的問:“仙兒,你給我找的人呢?”這時,王春萍懷里的三毛劇烈的咳嗽了一聲,那小孩的臉蛋紅彤彤的,就像是剛烤過火爐一樣。


  王春萍趕緊抱住,憐愛的摸著小孩滾燙的臉蛋,只見那五歲大的兒子在她懷里翻了個身,嘴里模糊不清的咕噥:“媽媽……媽媽好熱。


  ”“媽媽馬上帶你找醫生,”王春萍臉上盡是作為母親的慈愛和焦灼,“三毛乖,先忍一忍啊。


  ”“人我已經幫你找來了。


  ”劉仙兒輕嘆著,手指了指陰影處站著的汪洋。


  王春萍循著淡淡月光,看到那張帶有些痞氣的臉龐時,心頭驀然一跳,驚訝的道:“是你?”汪洋早就料到王春萍會是這樣的反應,他'嘻嘻'笑出聲,從陰影里跳到王春萍面前,調侃道:“春萍嬸可莫要打我,今晚我可是要背三毛去看病的。


  ”王春萍一看到汪洋,她就想到那天小流氓的一句:“我幫你啊。


  ”再看到這小流氓還嬉皮笑臉的,頓時氣不打一處出,但是想到了還要汪洋幫忙,她強行忍住了怒氣。


  “天這么黑,你一個人行嗎?”王春萍謹慎的問道,雖然這小流氓體格健壯,但是夜晚的七里溝極為兇險,她不由得有些擔心。


  汪洋一臉的不在意,還以為是王春萍在關心自己,不由得像個英雄一樣挺起胸膛說:“為了春萍嬸,就是上刀山也沒什么的,更何況還只是翻一座山。


  ”“對了,春萍嬸,你從家里拿一只手電筒給我。


  ”汪洋看著王春萍懷中翻滾的厲害的三毛,說道,“再找來一只平常揀棉花的 簍子來。


  ”“咳……”三毛又咳嗽起來,小臉紅的像快滴出血來。


  “這些我家里都有,我去拿來。


  ”劉仙兒看到王春萍急得都快要哭出來,她趕忙進屋去找來了手電筒和簍子。


  汪洋把簍子系在身后,并讓王春萍把三毛輕輕放入簍子中,他聳了聳肩,打開手電筒發現電量充足后,對著王春萍和劉仙兒說:“春萍嬸、仙兒姐,我這就去了啊。


  ”王春萍拿出身上的八百塊錢和剛才借的五百,輕輕塞到汪洋的衣服兜里,這是她所有的積蓄了。


  “你……”王春萍看著汪洋走出院子,輕聲的喊住了他,“你路上小心點。


  ”對著二人笑了笑,汪洋背著三毛、打著手電筒就朝山上的方向走去。


  七里溝的山路又長又繞,像條大蛇一樣盤在山上,坑坑洼洼的路上布滿了荊棘,還有著許多從山上滾下來的碎石。


  汪洋打著手電筒在山路上一步步走著,他抬著頭看著才爬了一半的山,眼睛中有層淡淡的光芒閃過,忽然,汪洋覺得自己的視野變得更清楚了,連山上的歪脖子樹都看的一清二楚。


  胸口一熱,其中有熱流涌過,熱流化成朦朧的霧氣在眼睛周圍分布著,慢慢地、一點點滲入到眼球中去。


  汪洋知道這是幻心訣在起作用了,不由得大喜,索性關掉了手電筒,就這樣靠著超強的視力往山上走。


  “嗯……媽……”簍子里的三毛動了一下,“嗯……媽。


  ”“三毛,汪洋哥哥給你講個故事好吧。


  ”“不想聽,三毛好累,想睡覺。


  ”“千萬別睡覺,汪洋哥哥的故事可是很精彩的。


  ”“好吧,你講吧。


  ”三毛在簍子里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的說。


  “從前,天上有個仙女,是王母娘娘最小的女兒,她長得那叫個貌美如花,嗯,就跟你仙兒阿姨一樣的漂亮………………”“她叫織女,還做了牛郎的老婆,”三毛鄙夷地說,“我早聽過了。


  ”“是嗎?哈哈…………”耳邊“滴滴”的汽笛聲接連響起,一輛輛汽車噴著尾氣在柏油路上飛馳而過。


  汪洋背著三毛走在路邊,看著腳下濺起的淡淡灰塵,心想,終于是到了鎮上。


  “快到了,馬上到醫院了。


  ”汪洋對三毛說道,“你是不是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汽車啊。


  ”“……”三毛沒有說話,這小孩子燒得正厲害。


  汪洋的體質非比尋常,得到幻心訣改造的他只用了二十分鐘就翻過了大山,連等公車算在一起,來到這甘河鎮他共用了半個小時。


  此時,應是晚上十點左右,但相比七里溝的夜深人靜,這里卻獨有著城鎮的喧鬧。


  汪洋順著柏油路一直走,看到前面有一條街道,街道邊有很多做生意的人,叫賣著“炒飯”“炒面”“臭豆腐”……“大叔你好!請問這最近的醫院在哪里啊?”汪洋攔住一個過路的中年人,禮貌的問道。


  “你往這條街道一直走,走到盡頭,那里就是醫院。


  ”汪洋向中年人道了謝,就背著三毛趕緊朝那里走。


  果然,走到街道盡頭的時候,那里一座掛著“萬春醫院”牌子的建筑正燈火通明。


  汪洋推開門,里面大廳里坐著好幾個病人,他把三毛從簍子里抱出來,走到前臺問:“這小孩發高燒,你們趕緊救救他。


  ”坐在前臺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她看了眼臉色通紅的三毛,然后用手去摸了下額頭,嚇了一跳道:“怎么這么燙?不是普通的高燒吧!”汪洋在劉仙兒床底聽到王春萍說的話了,他撓了撓腦袋,說:“好像是手足口病。


  ”一聽是“手足口病”,那女人臉色一下子變了,她捂著鼻子,離得汪洋很遠,指了指二樓說:“你去那邊,那是傳染科。


  ”汪洋斜著眼睛,嘴角一翹,當時就有火氣從心里冒出,但又想到今天大老遠來這的目的后,長長呼了口氣。


  “馬勒戈壁的'醫者父母心'。


  ”汪洋只是狠狠瞪了一眼女人,心里罵罵咧咧地朝二樓走去。


  看到走廊上掛著“傳染科”牌子的房間,汪洋推開門直接就進去了。


  里面只有一個年輕女孩在看病,一個中年醫生正撬開女孩的嘴巴,拿著放大鏡伸進她的嘴里,邊看邊說:“除了舌苔白膩以外,并沒有任何癥狀啊!你就別擔心了,那種病的機率很小的。


  ”中年人正說著話,看到汪洋抱著個小孩就沖進來,他有些怒了,生氣的皺了皺眉毛道:“你哪里來的,不懂得敲門嗎?”面對中年醫生的質問,汪洋撇了撇嘴,他把三毛抱著,一屁股坐在了女孩身邊的一張椅子上說:“手足口病,怎么辦?”中年醫生聽了,神色倒沒有什么變化,伸手摸了摸三毛的額頭,過一會,又翻開他的眼皮看了下,慢悠悠的說:“嗯,是典型的手足口病,去打一針,然(極品少婦的誘惑)后開點中藥煎著吃就好了。


  ”說完,中年人拿出筆,“唰唰”的在白紙上寫了一些字,筆尖重重一頓,把寫好的藥方遞給了汪洋。


  “你按這張紙上寫的去藥房抓藥,”中年醫生淡淡的說,“早晚各煎一次,煎藥的時候注意別煮干了。


  ”中年醫生雖然惱怒汪洋貿然沖進來,但是還是很耐心的跟他講了下煎藥的注意事項。


  “噢!”汪洋接過藥方,瞅了瞅上面龍飛鳳舞的字,卻一個也看不懂。


  他頗為頭疼地晃了晃腦袋,把藥方塞在兜里放好,然后起身把房門帶好,抱著三毛就往藥房去了。


  藥方前排著很長的一條隊,這么晚了,還有許多人在排隊抓藥,足以說明病人是有多么多。


  到了汪洋抓藥的時候,汪洋一手抱住三毛,一手把藥方伸到窗口里。


  “一共一千零四十八塊錢。


  ”窗口里的女人頭也沒有抬,淡淡的說道。


  “多少?”汪洋不敢相信的問道,“要不要這么坑人啊!”“吊水三百零八,中藥八百塊。


  ”女人伸出手,語氣極不耐煩的說道,“聽清楚了就交錢吧!”還好王春萍給了汪洋一千三百塊錢,他心里雖然不爽,但還是從荷包里掏出皺巴巴的一疊錢,一張張地數出了一千一百塊遞給窗口里伸出來的手。


  女人收了錢之后,從貨架上拿出一大瓶、兩小瓶點滴和一大袋子中藥,用塑料袋裝好好遞給汪洋,并淡淡地說:“拿這藥到點滴室掛水吧。


  ”汪洋看著一千多塊錢就買來這一袋子東西,心里有些郁悶。


  但是三毛的病不能耽擱了,想到這些,汪洋抱著藥瓶就往點滴室跑。


  
https://twasfasga.weebly.com/1320008.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4584333.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301929.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9798647.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3924719.html
https://twgyhujiko.weebly.com/6068250.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8204040.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9300162.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7236371.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4319691.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