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aboriginal porn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5日電 老陳舔了舔嘴唇,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笑意,找了張板凳坐到了床邊, 老手微微顫抖的伸進裙子,沿著楚 揚花兩腿之間…… 啊! 兩者肌膚觸碰,楚揚花發出一聲驚呼,兩腿下意識將老陳的手死死夾住,臉色通紅羞怒道:你要干什么,你要是敢亂來, 陳彪絕對會拔了你這身老皮! 有 陳大年的保證,老陳不僅沒有絲毫緊張,反而因為感受到楚揚花大腿肌膚的滑潤,整個人興奮的跟打了雞血一般,激動的心臟顫栗! 大妹子,以前效果之所以沒有這么好,就是因為隔著布料, 力道透不過穴位……盡管內心激動不已,但老陳臉上面不改色,說的煞有其事。

   說到這兒,老陳語氣微微一頓,接著話鋒一轉道:當然,你要是不愿意,那咱們還是用原來的法子! 說著,老陳手頭上用勁,想要將手從楚揚花那兒抽出來! 哎,等等…… 楚揚花急了,夾著老陳手的兩條腿力道更大了一些,最終咬牙道:俗話說病不避醫,既然你說得效果這么好,那我就試試…… 說完,楚揚花雙腿微微一松,留出兩腿之間寬敞地帶,任由老陳的老手…… 盡管已經努力平復自己的心情,可當手掌貼在楚揚花那兒,手上傳來的細膩滑潤,依舊讓他忍不住激動的顫抖。

   很快他發現,顫抖不只是他的手! 躺在床上的楚揚花顫抖似乎更加厲害,如同被觸及柔軟之處的雛鳥,高聳的胸口波蕩起伏。

   老陳兩眼發光愈發興奮,手頭力道更大了幾分。

   嗯…… 力道傳遞,一股前所未有的異樣感刺激感,瞬間沿著那兒傳遞至楚揚花全身上下,直擊靈魂深處,忍不住發出一聲嚶嚀。

   太用力了,我輕點! 老陳以為太弄疼了楚揚花,趕緊減輕了手上的力道。

   力道……很合適…… 楚揚花輕咬著紅唇,聲音結結巴巴,似乎嘴巴稍微長大,自己就會控制不住喚出來。

   見她這樣的反應,老陳猶如受到莫大鼓舞,不僅力道加大,手掌更如同游蛇一般,不斷向更深處扭動…… 隨著老陳的動作,楚揚花身子顫栗的更加厲害,那兒的反應也更激烈了,一時間,異樣的羞恥感充斥著她的身心。

   固有的道德觀念,讓她本能想要讓老陳停下。

   但 身體前所未有的酥癢感,讓她渾身每個器官都蕩漾著莫名的歡愉。

   這種感覺猶如上癮的毒藥,讓她怎么也張不開口。

   其實表面上楚揚花作為村長陳彪的老婆,住著漂亮的小洋房,吃穿精挑細選,家里家外幾乎沒什么事需要她忙活,完全稱得上當代精致 女人

   可她卻一直有個難言之隱,那就是白天在外面威風八面的陳彪,可是一到床上那啥就是個三秒男。

   哪怕是吃藥,最多也不超過一分鐘就草草了事。

   偏偏他還對此樂此不疲,幾乎每天晚上都要折騰一番,但每次結果都令倍感饑渴的楚揚花失望透頂。

   搞得她每次和村里婦女聊騷,聽她們說自家男人折騰起來沒死活,短則半個小時,長則大半夜的時候,內心都會直癢癢,腿根濕濕的。

   現在老陳的手如同擁有了魔力一般,瞬間讓她這顆饑渴干燥的心火熱起來。

   甚至,她忍不住想,要是老陳的手再深入一點,會是什么樣的感覺? 兩人距離很近,楚揚花的反應自然逃不過老陳眼睛。

   這一切都在他預料之中,女人身上有許多敏感的穴位,只要找準位置,再施加適當的手法,哪怕就算是良家婦女,保準也會使其…… 對于曾經精研穴位的老陳來說,只要第一步目的達到了,幾乎很難失手。

   年輕的時候,拜倒在他這一手良家婦女,黃花大閨女不計其數。

   老陳暗自得意,膽子愈發大了起來,老手繼續向前探了幾分,楚揚花那令他心馳神往的地方,近在咫尺! 他偷瞄了一眼楚揚花的反應,發現這娘們沒有過激反應后,干脆心一橫手掌狠狠向前一探…… 老陳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摸在了一層薄薄的輕紗布料上,而當手掌貼近時,楚揚花整個人猶如觸電一般,身子顫栗陡然加速。

   一股久違的愉悅感沖擊著她的靈魂,使其眼神迷離失色,配合潮紅的臉蛋,讓人忍不住想要將其僅僅摟著一頓狠狠亂啃。

   房間內的旖旎之聲聲愈發急促沉重,這一刻楚揚花仿佛找到了天堂,道德倫理的枷鎖徹底崩塌。

   前所未有的新鮮刺激感,已經讓她意識徹底迷失在這股意亂情迷之中。

   自打和陳彪結婚以來,她從未有過如此強烈想要滿足自身身體欲望的感覺。

   甚至,生理本能反應下,她雙腿又鬼使神差夾緊,腰身上下扭動…… 揚花妹子,你這么難受我看著心疼,讓我來幫幫你! 老陳只覺得口干舌燥,狠狠咽了咽口水,同時心中也了然起來。

   楚揚花這反應,顯然是長期處于饑渴狀態的狀態,自己趁機將她喂飽,那是功德無量的事! 事情到了這一步,老陳徹底放開了手腳,揪住那層薄薄的布料,使勁往下一扒拉…… 看著那兒泛濫的一幕,老陳微微咂舌,這方面他也算是見多識廣,但還楚揚花這種情況,他還真是前所未見。

   什么狗屁爺們,真他娘的個 廢物!老陳扼腕嘆息,越想越氣,吐了口口水惡狠狠罵了陳彪一句。

   放著這么漂亮的媳婦在家里,還讓她饑渴成這模樣,不是暴殄天物的廢物是什么? 罵完陳彪,老陳沒有忘記正事,急匆匆地撩開楚揚花的裙子。

   瞬間,楚揚花兩條修長圓潤的長腿,平坦的小腹,以及令他心馳神往的地方,徹底暴露在視線中。

   如果蘇秀琴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那楚揚花就是一朵嬌艷欲滴的夜玫瑰,身體各個部位早已發(啊啊……)育完全,令他不禁暗自感嘆。

   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上帝,那楚揚花絕對是上帝親手精雕細刻出來的美人兒,可惜不小心失手掉落的了凡間。

   三十歲的年紀放在她身上,沒有絲毫老氣,反而醞釀出濃濃的美艷成熟韻味,勝過老陳所喝過的所有烈酒,僅僅只是短暫功夫,他居然忍不住心生醉意。

   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女人自帶三分酒,男人不喝也微醉。

   老陳試探著貼近楚揚花,濃烈的體香鋪面而來,兩手觸摸在肌膚上,滾燙感順著手掌直竄他的心窩,那兒早已起了反應……, 呼…… 老陳長吐一口氣,與蘇秀琴不同,楚揚花已為人婦,久旱之地雖然得不到滿足,但已經磨去了最開始的粗糙,手感比起未開封的黃花大閨女來細潤的多。

   加上陳彪又是個三秒廢物貨色,每次雖然有出入,但頻率微乎不計,這就好比一臺機器,每次擦一擦再打點黃油,相當于做保養。

   陳彪在這方面是個廢物點心男人,可在當保養員這份工作上,絕對最佳員工,把楚揚花這娘們保養的當真是細細嫩嫩。

   老陳老陳……嗯…… 正當老陳沉浸在這股不可多得的美妙享受中時,躺在床上的楚揚花嬌喘著連叫數聲,聲音急促也格外的大。

   老陳臉色一邊,以為楚揚花從旖旎中清醒過來,下意識就要捂住她的嘴。

   雖然陳大年向老陳保證過,只要上了楚揚花,后續的麻煩都交給他處理。

   可陳彪畢竟是村長,在村里那是說一不二的人物,萬一這蠢驢鉆牛角尖要和自己拼命,那豈不是太不劃算? 這人世間的樂呵事還多著呢,老陳可不想和陳彪那頭蠢驢玩命。

   再說,就算陳彪被陳大年壓住忍氣吞聲當回王八,可楚揚花要是叫起來,讓村里其他人聽見,那他老陳還能在村里待下去么? 在這鄉下農村里,這種事要是沒人撞見自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要是被人抓了現場,往后光是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十里八鄉是別想待下去了。

   老陳,再用點力…… 可當老陳剛把手拿起來,楚揚花的聲音陡然小了下來,像是和情人在耳邊竊竊私語,怯生生中又待著女人特有的嬌羞意味。

   楚揚花聲音雖然小,但老陳就坐在她旁邊,自然聽得清清楚楚,頓時兩條發白的眉毛舒展開來,心頭的緊張一掃而空,整個人變得眉飛色舞起來。

   當即手指橫挑豎勾面,多年積累的下來的豐富手法全力施展,在老陳的摧殘下,剛剛還只是嚶嚀不止的楚揚花,漸漸也進入了狀態…… 聲音悠揚婉轉,時而如同潮浪來臨時發出的尖叫,時而如同沐浴春光之中的低吟,每一聲都透露著釋放內心最深處渴望的興奮和喜悅 妖嬈如水蛇的身姿從最開始的好無規則的扭動,也逐漸開始隨著老陳的動作迎合相交。

   盡管這種事兩人只是第一次,卻如同相交多年的親密愛人,配合愈發默契。

   揚花妹子,你倒是好了,我可就難受了…… 老陳也沒想到楚揚花居然這么能折騰,一番時間持續下來,他一條老胳膊酸麻無比。

   最難受的是,他那兒實在漲得厲害,似乎有一頭惡魔隨時都會沖破束縛從中鉆出來。

   最后實在受不了,他決定也不管楚揚花是什么反應,先用她把這股火給泄了再說,當即老陳一拉褲繩,寬松的褲頭滑落下來…… 咚咚咚…… 可就在這時,門外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揚花,病看完了么,我來接你回家了!一個男人的聲音緊隨其后。

   突如其來的動靜,頓時嚇得老陳一股子泄氣,那兒瞬間變得和霜打茄子一般焉了下來。

   這聲音他很熟悉,正是村長陳彪,楚揚花的老公。

   眼下陳大年不在,要是讓他撞見屋內的情況,正值壯年的他還不打把自己這身老骨頭給拆了。

   你在外面等一下! 楚揚花也從異樣的刺激中清醒過來,并相比慌張的老陳要鎮定許多,整理了一下衣衫輕咳兩聲道:老陳說我身子骨氣血弱,給我開兩副補氣血的藥。

   說完,她春意尚未退去的雙眼朝老陳一陣眨巴! 老陳頓時會意,提起褲子坐到小桌邊上,隨便拿起紙筆在上面寫寫畫畫。

   楚揚花則忙著收整凌亂的床鋪,把濕透了大片的床單裹在了最下面,然后再去院子開門。

   你怎么臉紅的這么厲害? 門外,陳彪看著潮紅仍未完全褪去的楚揚花,神色間帶著一絲狐疑。

   我病根在什么位置你不知道? 楚揚花沒有絲毫慌張,翻了個白眼道:我之所以找這老家伙看病,還不是看他一把年紀,就算想那啥也提不起勁! 那倒也是!陳彪一聽頓時樂了,心里也不疑有他。

   此時,老陳也胡編亂造了一張藥方走出來。

   看見陳彪,他努力裝出什么事都沒發生的樣子笑了笑,把藥方交給楚揚花后,再隨意叮囑了兩句。

   老陳,我媳婦兒這病就得多麻煩你了!陳彪倒也大方,從錢包里抽出三張紅票子塞給老陳。

   應該的,應該的!老陳也不客套,徑直收了下來。

   反正這些年陳彪當村長,撈得可不少,這錢不要白不要。

   只是當他看見一旁的楚揚花時,別有用意的補上了一句:這病根一時半會根治不了,得要多嘗試幾次,揚花大妹子你看你什么時候有時間過來? 楚揚花會意,嫣然一笑道:你剛才說你明天沒事,那我就明天過來好了! 那好,明天下午我在家里等你! 老陳心中一喜,只要楚揚花明天再來,這事就算十拿九穩了。

   想到她剛才在床上扭動身姿的魅惑模樣,心神都不由自主再次火熱起來。

   剛才楚揚花一番話徹底打消了陳彪的疑慮,此時對兩人別有深意的對話也沒有察覺絲毫不妥。

   畢竟老陳的確年紀大了,這么一把年紀的老頭,就算有心那也是無力。

   這也是陳彪,在知道媳婦兒楚揚花病根在令人尷尬的位置,也同意她到老陳這里來治療的原因。

   隨后兩人沒有多留,老陳客套的送到了門口。

   可在臨走之前,楚揚花背著陳彪,突然向老陳手中塞了一件東西。

   低頭一看,居然是那條濕潤的黑色蕾絲…… 老陳嚇得不輕,生怕陳彪看出端倪,趕緊揣進了兜里。

   等兩人離開后,老陳關上門掏出那條蕾絲邊褲衩,上頭濕潤無比,輕輕一捏手指便敷上了一層滑膩…… 真是個小浪蹄子! 老陳將手指放在鼻子下,深吸了一口氣后笑罵了一句,心中對即將到來的明天下午極為期待起來。

   老陳特意早起,也沒有像往常那樣躺在太師椅上搖晃著養神,而是跟著電視里做了一套養身操。

   畢竟看昨天楚揚花的反應,今天下午絕對是一場惡戰,沒有一個好的精神狀況可不行。

   只要第一次留下深刻印象,讓她食髓知味,往后就算躺著哪兒,她也會乖乖的爬上來。

   久經沙場的老陳,非常有自信辦到這一點。

   特別是想到昨天臨走前,楚揚花小手抓捏的感覺,老陳血氣蹭蹭往上漲,那兒再次支了起來,心里百般癢癢,恨不得時間能夠快進,早點來到下午的時間段。

   然而,好不容易熬到下午,老早就在門口等候,卻遲遲沒見到楚揚花的影子。

   老陳心頭有些窩火,這種期待了一天卻被人放鴿子的感覺可不好受。

   最不好受的還是他那兒,從一早起來就一直雄赳赳的,他感覺全身的血都聚集在這一個地方了,整個人腦袋暈乎乎的。

   老陳氣呼呼的坐在太師椅上,感覺拂面吹來的風兒也不在愜意,反而擾得人心情煩躁。

   咚咚咚! 來了! 聽見這輕輕的敲門聲,老陳眼神頓時一亮,滿心郁悶瞬間一掃而空,頂著脹鼓鼓的帳篷就前去開門。

  、 不過,當門打開后,他傻眼了! 門外站著的居然不是他苦苦等待一天的楚揚花,而是穿著緊身T恤,一臉怯生生的蘇秀琴。

   來的人雖然不對,但老陳一身火氣并沒有因此消散,反而愈演愈烈。

   特別是視線落在蘇秀琴牛仔短褲下,裸露在外面的兩條雪白修長長腿,一雙干凈的休閑鞋,被白襪子包裹若隱若現的腳踝,更是令他渾身血管膨脹。

   老陳恨不得立刻將她拖進屋里,剝光壓在床上使勁發泄自己內心的欲望。

   直到過了兩分鐘后我才恢復過來,我一摸口袋發現手機竟然 不見了,肯定是韓琦剛才趁我動手的時候順手帶走了,要不然的話她不會如此肆無忌憚! 該死的! 我沒有留在辦公室里,走出門口之后韓琦連人影都不見了,我喉嚨那兒就像是有口氣咽不下去。

   搶走了 我的手機,肯定是想刪掉我手機里面的那些 視頻

   不過這樣又如何? 韓琦肯定沒料到我的百度云盤里還有這些視頻的備份,即使她猜到了這點也根本不知道我的密碼,總而言之,韓琦死定了! 回到教室之后,果然發現桌子上正放著我的手機,里面的所有視頻已經被韓琦刪了個干凈。

   我怒極而笑,既然她如此耍我,那就不要怪我辣手摧花! 我連忙從云盤上把之前備份的視頻,下載到手機里,確認無誤后才松了口氣,我可不會讓韓琦這個j貨輕易逃出我手掌心。

   下午第二節課是韓琦的英語課,她從門口走進來的時候不經意間看向我后迅速收回了眼神,滿臉的慌張。

   上課的時候,韓琦視線一直躲避著我。

   我看著韓琦在講臺上走來走去,滿腦子都是和她做那些事情的幻想畫面,下次我一定要一件一件地把她身上的衣服脫掉,雖然只是我的幻想,但這種畫面還是極具沖擊力,讓我神經時常處于亢奮的狀態中! 要是能在課堂上當著這么多同學的面和做一次的話,一定無比ci激! 想想,就很爽! 這個念頭在我心底扎了根,經過不斷地澆灌后成為茁壯的參天大樹,到最后我咬咬牙準備豁出去了! 不知道為何,上課的時候韓琦時不時看著手表,似乎是覺得時間過得太慢,想要逃離這個教室。

   經歷過一次失敗后,我絕對不會再給韓琦任何機會。

   后半節課韓琦也沒有心思講課便讓我們自習,而她則是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教室,看樣子是不準備等我下課的時候找到她了。

   我心底冷笑,她逃不了的! 叮鈴鈴!叮鈴鈴!叮鈴鈴! 下課鈴聲觸不及防地響起,韓琦如獲大赦連課本都不要直接帶著小跑離開了教室,然后就和其他班的幾個英語 老師一起去 食堂了,似乎因為身邊有其他幾個老師的原因,韓琦松了口氣,她這模樣肯定以為我不敢去追。

   畢竟學生都是怕老師的。

   不過她想錯了,我一直跟著她到了食堂,然后在盛好飯以后一屁股坐在了她對面。

   老師,是我。

   韓琦被我嚇了一跳,胸前劇烈的起伏著。

   我把目光放在韓琦那不斷起伏的地方,情不自禁舔了舔嘴唇,見韓琦還沒反應過來,我微笑道:韓老師,上課的時候我有個問題沒想明白,希望趁這個時候請教您。

   坐在她旁邊的是年輕的馬老師,或許是察覺到了我帶有侵略性的目光,她此時皺著眉頭說:這位同學,現在是老師的用餐時間,有什么問題不如等到上課時間再問。

   我沒理會她,她估計也氣得夠嗆。

   她似乎覺得,自己把手機里的視頻都刪了,她也有了底氣起來,也不怕我:希望你現在就離開,不要打擾我和馬老師的用餐! 我也知道,她這是以為,她把視頻刪了,就覺得我沒有辦法,為了讓她認清楚現況,我笑了笑說:老師啊,我希望你現在,還是看一眼我所說的視頻吧! 說著,我就打開了云盤的視頻,將聲音調到靜音。

   原本還覺得,自己萬事大吉的韓琦,一瞧到視頻里,正放著她和張子民做那事的場景,她的臉色再次大變起來,她除了驚慌之外,還有一股濃濃的不置信,她似乎想著,她不是刪了嗎? 怎么還有? 現在馬老師在這里,她生怕她會看到,立刻就想過來搶我的手機,不過我也有了防范,立刻就收回了過去,并且再次露出笑容說:我真心希望,老師您,幫我分析分析,這視頻里面的內容! 韓琦現在,哪里還敢硬氣,目光躲閃著,就連說話的時候也都支支吾吾起來:是,是啊,現在是用餐時間,有啥事等會再說也不遲…… 我心中冷笑,怎么能讓她再次逃走? 可是,這是教學視頻里的問題,我還是搞不明白,如果老師你不給我解答的話,那我只好請求食堂里的所有老師和同學門解答了。

  我 說道

   一看我竟然要當著全食堂的人播放,韓琦當場色變,面色蒼白無比,就連拿著筷子的手也都在發出輕微的顫抖,她應該知道我說的是什么視頻! 我沒有再糾纏她,而是起身走到了角落里的無人位置,果然,韓琦還是很識趣地端著飯碗走了過來坐在我就緊鄰的位置上。

   我求求你了孫卓,不要把老師的視頻放出來好嗎,你的要求我全都答應你,求求你了!韓琦剛坐下來就開始 哀求我,這回的語氣變得更加真切。

   看著她低三下四的樣子,我心底沒由來地感到陣陣舒爽。

   為了不讓的同學產生疑惑,我壓低了聲音,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那你就不要耍什么花樣,要是還敢來早上那招的話,我可不能保證你的視頻不會流傳到網上。

   不要!韓琦下意識地拒絕了我。

   韓老師,你要是不好好配合我的話,我馬上就把手機的聲音調大,好讓大家聽聽小母狗是怎么交,配的!我冷笑道,同時我又怕韓琦會再次奪過我的手機造成不必要的麻煩,我頓了頓補充道:你不要試圖搶走我的手機,我在云端上有備份的,我想你肯定也知道吧?只要你敢搶,我敢保證你的視頻會在短短幾分鐘內火遍互聯網! 果然,韓琦一下子就愣住了,再也沒有了此前的囂張。

   她滿臉委屈地看向我,像是在哀求我不要那樣子做,我對她可是升不起絲毫的憐憫之意,畢竟這個女人的滿肚子壞水我可是親自見識過的。

   讓你之前戲弄老子! 讓你勾搭我表哥,破壞他們的感情! 讓你害的我嫂子那么的傷心!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 對付她這種人,就應該用這種手段。

   韓琦似乎是知道自己在劫難逃,便咬著紅唇委屈地點點頭,再次說道:我可以答應和你做,但你要保證你不能把視頻傳到網上, 發誓! 我心中大喜,看來韓琦真的答應我了,我趕忙發誓自己絕對不會把視頻流傳出去,不然的話天打五雷轟。

  這他媽的都已經是我第二次發誓了, 不過這些事在我看來都無所謂,我確實不會告訴別人他是小三,但我會把我倆做的視頻做過處理以后發給表哥! 我都發誓了,那你讓我摸摸! 我喉嚨發干,已經忍不住腹部的那股邪火了。

   韓琦臉上爬起一抹緋紅,她小心謹慎地看向食堂里來來往往的諸多學生,面露難色:在這里不好吧? 這里怎么不好的,反正人少!看不到!我不知道我咋說出來這句話的。

   那……好吧&(豁達大度)hellip;… 韓琦緊咬嘴唇,艱難地點點頭。

   我掃了眼韓琦挺拔的胸,也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恐懼,上下起伏著,極為誘人,那張小嘴簡直就是天生用來口活的,想想都很刺激! 一時間,我竟然有些恍惚。

   韓琦這美妙的身軀終于是我的了,從現在開始我想對她干啥就干啥,誰都特么攔不住我! 韓琦的那雙大白腿時不時地在相互摩擦著,讓我心底的那股火焰騰地一下又冒了起來,鬼使神差之下我把手伸向她翹彈的屁屁上輕輕地拍了下。

   啊! 韓琦一下子喊出聲來,我愣了下,當即就感受到下面,正有幾十雙眼珠子正向我們投來好奇的眼神。

   怎么……怎么菜里會有蟲子?韓琦自知尷尬,只能顧左右而言他。

   只是在我看來,韓琦的雙頰已經通紅,就連平日里白皙無比的脖頸和耳垂也都如熟透了的蜜桃般粉紅,真想一口咬下去! 我的手在韓琦屁屁上把玩著,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作美,韓琦今天竟然穿了條丁,字褲,讓我能最大程度地撫摸到那種彈性的柔軟,手感很好,我雖然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卻也不敢太過肆無忌憚,韓琦不敢吱聲,面色紅潤得幾乎能滴出水來。

   嗯……韓琦鼻孔里發出聲悶哼,終究是忍不住了。

   嘶! 這種觸感讓我猶如被電流擊中那般,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急速地開闔,有那么一瞬間我甚至以為自己身處云端翱翔! 只是如此而已便就有這種爽感,若是能真刀真槍爽一發的話,不知道會不會令我欲仙欲死? 韓琦十分配合地扭動著柳葉腰,我簡直受不了了她這種妖孽。

   不,不要……韓琦用微不可察的聲音對我說道。

   我看著她眼里的哀求,我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她的表現反倒是激起了我內心深處的獸性! 我不能止步于此! 那個大膽的想法再次用現在我心頭,我顧不得其他慢慢地把裹住屁屁的包臀裙撩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