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爱之谷官方商城

伝説のav女優きららかおり

伝説 の av 女優 きららかおり


她忍不住 想着,如果是自己骑在曾 大胆身上的话,应该是非常深的才对,一想到这里她竟然润了起来,吓她一跳……光想一下就变得这样,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怎么啦?还等什么?不下车吗?”曾大胆刚才就是故意的,他已经察觉得出来, 白鹭就是那种口是心非的 女人,只要稍微聊过一下就知道了,而且生完小孩又没有办法和老公温存,再加上他昨天晚上偷窥到的 方志明那一方面,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满足得了白鹭,他知道她现在应该是身心都十分饥渴。


  反正他和白鹭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他和方志明的关系也只是表面和谐,做这样的事情他还真的是一丁半点的压力都没有。


  白鹭心中忽然警铃大作,因为曾大胆说这话的时候是贴在她的耳边说的,低沉性感的声音传入到了她的耳中,让她感受到了 男人的浑厚,半边身子马上就禁不住软了下去,底下更是汹涌得厉害。


  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说今天拉练的有点严重,所以腿有点软,让曾大胆先下车,自己随后就下。


  曾大胆那双涩眯眯的眼睛盯上了白鹭,她今天穿的还是健美裤,所以那一团包裹起来有那么一点亮眼,不过她这次穿的这一条裤子比较深色,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


  曾大胆有一点失望的下了车,白鹭看见他下车了之后赶紧的张开伸手摸了一下,果不其然,她脸上火辣辣的。


  白鹭暗暗懊恼,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的,这分明就是在背叛自己的老公,可心理再抗拒, 身体还是不可遏制的想要得到某样 东西填满……她有些燥热难耐,但仍然按耐住了自己的心情。


  收拾了一下之后,她便下了车跟在曾大胆的后面,两个人若无其事一般的上了电梯,回到了屋子里面去。


  刚走进屋子,白鹭就看见喝醉了酒歪倒在沙发上面,已经睡得像一只猪一样的方志明。


  白鹭瞧见方志明居然喝成这个样子,心里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志明,你醒醒啊,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白鹭把手里面的包往旁边一放,匆匆忙忙的上前去,蹲下来的时候那浑圆正好对着曾大胆。


  刚才在车库里面看不到,因为那里光线非常昏暗,但是家里面的光线十分充足。


  曾大胆看着那条紧身的健美裤底下赫然出现了一小团…这还真是一个瘙货!曾大胆在心里面这样想着,眼睛却紧紧盯着不放,那裤下的春光一览无遗。


  白鹭可能察觉到了自己弯下腰来可能会被站在身后的舅舅所看到,所以赶紧又直起身来,果然,她转过头去便瞧见了曾大胆那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她不禁咳嗽一声,和曾大胆说道:“舅舅,你看志明喝的太多了,而且身体又很沉,我没有办法把他拖到卧室里面去,要不你帮帮忙吧?”曾大胆笑着点了 点头,随后把人从沙发上面架了起来,往卧室那里去,而白鹭则是跟在身后伸手掏了一把,当下便红了脸。


  刚才自己弯腰肯定被这大涩狼所看到了,心中又恼又怒,可是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蔓延在自己的心底。


  白鹭还在想着曾大胆在车子上面所说的那一句话,她知道项曾大胆这样的身价,还有身材和样貌,从来都不缺女人,之所以会在地铁上面猥亵人,不过就是为了寻求刺激罢了,偏偏下手的对象还是她。


  所以,这是不是 代表她就是他口中那一个尤物?白鹭一想到这一个就觉得心潮澎湃,她嫁给方志明之前也有过不少的前任,甚至还出去约过见过不少人,也和很多人上过床,各种各样的她都尝试过了。


  方志明的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大的,但好在他花样多,也算是能弥补一下先天的不足,而且方志明这人和她相处起来特别的好,对她也很爱护,所以白鹭才会心甘情愿的给他生小孩。


  只是婚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情,生完小孩之后一系列的问题才接踵而至,让白鹭有些疲惫,要不是小孩可以丢回娘家那里帮忙看着,她现在估计已经和方志明吵得天昏地暗了,哪里还有时间去健身和赚钱。


  白鹭在身后看着曾大胆架着自己老公往卧室里面去,突然觉得老公和曾大胆相比,可以说是一个天一个地,一个是发福走形的身材,另一个是一副健硕高大的身躯,看起来特别可靠,而且富有男人味儿,让白鹭心跳不已。


  曾大胆把人带进去之后,也没有想到方志明竟然一把趴在了他的身上,口中胡言乱语说了一大串,曾大胆还没有反应过来,方志明哇的一声竟然吐了他一身,曾大胆被这酒气还有吐出来的东西熏的一脸。


  他急忙把脸别到一边去,可是衣服已经沾满了这吐出来的东西,白鹭见状立刻上前去:“舅舅,实在是太对不起了,你先回房间休息一下换件衣服吧,这里我来收拾。


  ”白鹭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上前,但是曾大胆寻思着,这可是一个刷好感度的好机会,于是拦在了白鹭的面前:“算了,反正我现在也脏兮兮的,何必再让你沾手,你就在旁边看着吧,拿个拖把还有垃圾铲过来,我把这里收拾一下。


  ”白鹭这才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匆忙的走到阳台那里拿了垃圾铲还有扫把,回来的(儿童智力故事)时候发现曾大胆竟然已经把自己上半身的衣服给脱掉了。


  她今天早上倒是有看见赤果着身体的曾大胆,可是因为自己当时所有的目光都被底下的那地方给吸引了,所以没有看得太清楚。


  刚才在车库里面倒是上手摸了一下,虽然感受过那美好的触感,但直截了当的看见轮廓还真的是第一回。


  曾大胆的身材要比别的男人好上一些,这个年龄段有这样的身材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他的肌肉比较紧实,但腹肌还有胸肌什么的,倒不算是太过于成形,可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所谓,最让人着迷的还是他下半的某个地方。


  那里光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特别像是白鹭这种生完小孩之后丈夫又很少和她亲密的女人。


  每到夜深人静,瞧着在身边睡的已经打鼾的老公,白鹭就觉得心中一阵空虚,不光是心里面,就连身体里也希望别人来填满她。


  要是被那塞的满满的,这种感觉肯定非常的美妙吧?白鹭痴痴的想着,曾大胆看她有些走神,于是叫了一声:“白鹭,你怎么了这是?”白鹭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把手里面的扫把还有垃圾铲递了过去,然后看着这健硕的男人将地上的污秽清理了干净,还顺带的帮方志明擦了一把身子,才把人送到了床上。


  看着方志明在床上呼呼大睡,白鹭心中非常不是滋味儿,明明知道他半年多没有回来了,回来之后肯定会疲于各种各样的应酬,可是这个男人却完全忘记还有老婆在家里。


  “我先去把垃圾给倒了,你能不能去屋子里面给我放点热水,我回来的时候想洗个澡。


  ”曾大胆跟白鹭这么一说,白鹭听了之后赶紧点头,这个男人还是挺体贴的,除了好涩一些之外,她心里面这么想着。


  回来的时候曾大胆就直接进到了浴室里面去,把浴室门一打开便觉得热气升腾扑面而来,朦朦胧胧之中,他看见了一个硕大在他面前晃动,穿着健美裤的女人,显得曲线非常的好看,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摸一把,曾大胆寻思着这样的臀,如果是从后来一次的话,肯定会浴仙浴死……他努力的控制住,让自己的手不要贴上去,随后咳嗽了一声看向了白鹭,白鹭把水放好了之后立刻站起了来:“舅舅那你先洗个澡吧,我现在出去。


  ”白鹭说完便朝着门那一边走了过去,可谁知道脚下一滑差一点就摔倒了,还好曾大胆眼疾手快把人往怀里面一捞。


  但因为白鹭当时正好是背对着曾大胆的,而此刻曾大胆的腹部正好贴在了白鹭那柔软挺翘上,而穿着健美裤的她透过薄薄的布料,感觉到了曾大胆抵着自己。


  她不禁发出了一阵惊呼声,曾大胆的手握住了她的腰,忍不住的往前一下,白鹭知道曾大胆是故意使坏,赶紧拉住了门,双腿有些发颤,但身体却十分配合的微微敞开了一些,似乎要把自己展露给后面的人……不过白鹭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这样做很对不起方志明,于是赶紧站直了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舅舅对不起,这里实在是太滑了,我刚才站不稳差点就摔倒了,你在里面也要多加注意。


  ”白鹭说完拉开了门就走了出去,样子有点狼狈。


  曾大胆欣赏着她曼妙的身姿离去,回身坐在浴缸里面,可能太久没有发泄过了,自己居然这么容易起来。


  他伸出手来拨了一下,暗道:“没用的东西,看见女的就起来了!”他把手放在了胀得有些发疼的地方上下滑动了一下,没有察觉到浴室的门还没有关上。


  而白鹭回到房间之后,忽然想起浴室的 沐浴露好像已经没有了,她还没来得及换新的。


  于是她赶紧出去拿了一瓶沐浴露折返回了浴室,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就听见了哗啦啦的水声传了过来。


  白鹭十分好奇的拉开了一点点的门缝,从门缝外面朝着里面看,这门缝不是很开,只能够看到一半的光景,虽然看不到曾大胆的上半身,但是白鹭看到了曾大胆粗壮粗糙的手,握住了,正上下滑动着!而且他每次上都会导致浴缸里面的水发出噗嗤的声音来,一开始还是很慢的,但后面渐渐变得更快了。


  好大啊……白鹭禁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双腿也忍不住张大了一些,可正是因为张开了腿的缘故,她忽然感觉身体一片空虚寂寞,她又赶紧收紧了一些。


  可最后再也忍不住了,悄悄伸出了手覆盖在了……她一开始也只是按照曾大胆的频率去触碰摩擦,随后没过多久,她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泛滥蔓延,这下就再也忍不住了,把沐浴露放在了地上,一只手探入到了自己上方。


  可能因为刚生了小孩又母汝喂养的缘故,她那傲人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样的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好看一些她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的。


  可惜都没有什么作用,而且还变的比之前更大了一些,随便一碰就变得十分的容易来感觉。


  她双眼迷离的用细嫩的手掌心去触碰着,轻轻的点上几下,而另外一只手也根本不停歇,早就已经是不满足隔着裤子了,而是伸进了裤子里面去。


  她张得很大,脸则是贴在了冰凉的瓷砖上,那引以为傲也翘起来,玉足高高踮着,中指伸过去,没几下就感觉泛滥成灾了……白鹭张大嘴,像是母狗一样哈着气,双眼朝上翻着,一副又快乐又痛苦的样子,白鹭觉得听着曾大胆撸的时候发出来的低沉的富有男人味的声音实在是太刺激了,让自己忍不住像痴女一样的站在门外偷听偷看,最后竟然也跟着做了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曾大胆这边则渐入佳境了,白鹭可能没办法受得了这样的折腾,手指终于忍不住的朝着伸过去。


  可惜手指还是太细了,根本满足不了这个已经生了小孩儿的女人,她只好紧紧的夹着,喘着气,在最后达到了最高点。


  快乐的余韵在白鹭的身体里面蔓延着,白鹭差点就腿软瘫在了地上,可能是刚才太刺激了,她穿着薄薄的运动内衣里面也应声而起,把那薄薄的布料撑得很高,还润了,白鹭惊叹了一声,没想到自己刚才太激动了,竟然都出这个了……曾大胆自己弄了一会儿之后也交代了,他匆忙的洗了一个澡,出去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一瓶沐浴露,于是有些奇怪,寻思着怎么会有沐浴露放在外面。


  于是拿了起来,可刚拿起来就感觉到了这沐浴露瓶身上面滑溜溜的,曾大胆摸了一下,还以为是沐浴露掉过在地上沾了水。


  他凑近了看了一眼,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这个味道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味道是什么?到屋子里面就他们三个人,方志明已经睡的就好像是死猪一样了,能把沐浴露拿过来的不就只剩下白鹭了吗?而且自己这扇门刚才好像是没有关上,难不成白鹭刚才站在门外看他?这样一想,曾大胆当下兴奋了起来,他就知道这个小瘙货绝对是浴求不满了,看看那身材就知道了,肯定是个会吸干男人精气的瘙浪贱货。


  曾大胆拿着沐浴露正想着呢,白鹭已经从屋子里走出来了,她手里还抱着衣服,见曾大胆手里拿着那瓶沐浴露,脸一瞬间发红,随后咳嗽了一声:“舅舅,你洗好澡了吗?”曾大胆点了点头:“刚才洗澡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沐浴露没多少了,刚想要和你说来着。


  ”大胆的眼睛就好像是X光一样,一下子就锁定了白鹭……白鹭越过了曾大胆,伸手你拿过了那瓶沐浴露,曾大胆明显还是想要逗弄一下白鹭的,于是开口说:“奇怪了,刚才我摸那沐浴露瓶身有些脏脏的,也不知道沾上了什么,你待会进去的时候洗一下吧。


  ”白鹭吃了一惊,想着是不是自己刚才弄自己的时候又碰了一下那沐浴露,当下十分的心心虚:“可能是吧,我待会洗干净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白鹭就进去了,曾大胆眯着眼睛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白鹭洗了澡出来,可能是今天很累了的缘故,所以她很快就睡过去了,睡着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高大的男人把她压在了床上。


  她舒服的又满足,几乎都要上天了,她嘴里不断的叫着,“快一点,人家快到了,好舒服啊,好棒啊,好厉害啊……”最后她到达了最高点了,结果也从梦里醒了过来。


  她醒过来的时候还觉得这个梦特别的真实,而且那种被贯穿了的感觉十分的清楚,她娇喘连连,高耸起伏着,好半天才缓过来,转过头一看,方志明还没有醒。


  白鹭想着可能是这几天自己浴求不满了,一看老公那起来了,她当下就特别的兴奋,于是一把把方志明的裤子给拖拽了下来,只看到那里赫然出来,可把她给馋坏了,她立刻将自己凑过去,紧紧贴在一起的感觉可比手指要来的更痛快的多。


  她蹲着来,双眼迷离了起来,一边卖力的叫着一边摇晃着自己,填满自己的空虚,白鹭的手又伸进了薄如蝉翼的睡裙里,露出了平坦的腹部和诱或人的马甲线,随着她晃动一下自己的身躯,那马甲线也会跟着蠕动一下,看的人血脉喷张,她的手紧紧的贴着,紧紧的捏着,肥美从她的手指缝里挤出来。


   “退婚?这么缺德的事你也干得出来?要是那蛇妖生气了怎么办?” 杨羽的意思很明确,我是不同意退婚的,退婚可不是我的目的哦,要是这傻二狗爹知道这杨羽这么阴险,做婊子还想立牌坊,估计想杀了杨羽的心都有。


  “下周我亲自去,彩礼也不要了,顺便带点东西,已示诚意,大师觉得如何?”傻二狗爹一脸迷茫。


  “嗯,不错,我看你儿子的邪气也快渐渐散去了!”杨羽刚一说完,那 村妇就跑出来大喊着:“老爷,傻二狗好了,红疹都退了,真是邪门。


  ”“哎呦,你真是大师啊!晚上一定要留下来吃饭!”杨羽是百般推谢,终于把饭局给退了,但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回头看看送别的傻二狗爹,心中暗自窃喜:把你给卖了,你还帮我数钱!至于下周傻二狗爹会不会来退婚,其实杨羽心里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刚才的一场戏,杨羽感觉自己是演得天衣无缝,这多亏了事前的信息收集,才敢这么大胆赌一把。


  人生,到处都是赌博!天色已近黄昏,夕阳西下!杨羽加快了爬山的脚步,这村子又没什么旅馆,借宿还真不习惯,于是还是决定连夜赶回去。


  可杨羽的脚步显然没有太阳西下的速度快,这刚到山顶,天竟然真的黑了。


  完了,这不是又是迷路的命?杨羽拿着手电筒照着路,路越来越小,越来越不清楚,更郁闷的事,这荒山野岭,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人气,静得可怕。


  杨羽几次想晚上出去走走,小姨都告诉他,别往后山走,那里有山鬼,杨羽每次都会呵呵一笑,感觉非常幼稚。


  可自己真的独自一人,在这片大自然中时,也感觉到丝丝的寒意。


  黑夜的大山,谁知道隐藏了些什么?杨羽深深得吸了口气,发现自己不敢往前走了。


  前方右侧竟然是个坟墓,农村还是土葬,很显然这个坟墓里面‘住’了人,杨羽用手电筒照了照,咽了口气,白天他还敢走,但是晚上,一个人,荒山野岭的。


  “有什么好怕的,这世上又没鬼,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过等等,我印象中,我过来时,没有看到过这座坟墓啊,难道?”杨羽连自己都记不清了,杨羽一口气走了过去,头都不敢抬,总感觉坟墓里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可刚过了坟墓,前面一片杂草,竟然没路了。


  “我咧了个去,我就不该感夜路,我逞什么强!”杨羽后悔了。


  深处荒山深山中,没有方向,没有路,甚至连手电筒的电随时都可以用光,怎么办?杨羽一片迷茫。


  只好拨开杂草,循着点方向,一点点往前走!就在杨羽快绝望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些许灯光,杨羽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错,或是鬼火,可定睛一看,真的是灯光啊,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兴奋得往那光点处跑去。


  这里算不上村庄,六七户人家的样子,还开着灯。


  杨羽往理自己最近的那户人家走去,绕过树,拨开杂草,发现这里是房屋的后院,后院很黑,杂草丛生,屋内照出微弱的灯光。


  杨羽刚要起步进后院,些许哗啦啦的声音传入耳朵,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在院子左侧漆黑中有个人影,仔细一看,竟然是个女人正在淋澡。


  靠,这农村怎么到处都是春色啊!杨羽兴奋了,躲起来偷看。


  那女人背对着自己,正拿着水管往身上淋,身子丰满,胸前只看到边缘,臀部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两股很深。


  就在杨羽兴奋之时,屋内又走出来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才十四岁左右,关键是,她也是裸着身子的。


  “ 郭美,来, 妈妈给你洗洗!”原来是一对母女。


  郭美?杨羽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班里没有叫郭 美的女孩子啊。


  倒也不管,继续偷看母女两一起洗澡。


  这小女孩几次转身,杨羽还是看清了。


  “妈妈,草丛里好像有人?”那女孩子眼就是尖,人也敏感,杨羽刚才只是蹲累了,先站一下,竟然就被这女孩子给发现了。


  那村妇一看,还真是个人,喊了声:“谁?谁在偷看人家洗澡呢?”说着,急忙拿起衣服挡在了自己和郭美的胸口和屁股前。


  杨羽知道自己露了馅,知道再躲下去也没意思,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迷路了,路过这里,想借宿一晚,不知道可以不?”杨羽也不敢走过去,怕他们误会,何况自己偷看在先,万一她家里的男人冲出来打自己一顿,那也是要被白打一顿的,谁让自己没理呢。


  “那你先进屋吧!”谁知道这村妇不仅相信了杨羽的话,还请他进屋了。


  杨羽反而有点惭愧,自己偷窥人家,人家还这么好对自己。


  这点农村和城市又有很多的区别,农村邻里之间,或是碰到陌生人,都是很信任,引用一句话那就叫因为信任,所以简单。


  而城里人却完全不同,他们没有安全感,有戒心。


  杨羽松了口气,晚上总算有着落了,可走进母女一看,发现这村妇竟然就是白天那帮忙扛树的村妇。


  “是你?”“是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惊讶道。


  杨羽觉得这世界太小了,更是印证了自己的座右铭: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没想到这村妇帮了自己两次大忙。


  “ 杨老师?”可惊讶的事还远远不止如此,杨羽竟然听到这女孩子喊他杨老师,可杨羽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就以为这女学生赤裸就不认识了?杨老师愣在那里。


  杨羽愣了半天硬是没想起来。


  “我是郭美,上初一,你上周还教我们体育课呢,告诉我们运动有益身体,尤其是跟我们说”郭美说着脸都红了起来。


  杨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体育课的一名学生,这初一初二一个班级,三十来号人,二十来女生,才上了一次,杨羽自然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当时说,爬山起蹲可以练提臀,让屁股更翘的话,谁知道这郭美还记得自己。


  杨羽有些尴尬,因为今天穿得实在有点寒酸,大大坏了自己大帅哥的形象。


  “原来还是小美的老师啊,快进 里屋吧。


  ”村妇可从来没见过什么老师,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所出息,因为从这爬到浴女村上学,那还真不是一般的远。


  杨羽急忙点了点头,顺便偷偷看了眼那村妇,却发现这洗干净了的村妇哪里还是白天那般模样。


  郭美的妈妈洗干净了身子,看起来年轻多了,三十五左右,原来盘起来的头发也挂了下来,还带着卷儿,虽然遮住了大部分关键部位,但是整个身体的皮肤身材还是看的很清楚,风雨犹存啊,比城里二十几的姑娘还要年轻。


  屋内非常节俭,一进来就是厨房,那叫锅灶,压根不是城里烧的煤气炉,那都是烧的柴火,旁边摆了饭桌。


  左边是个房间,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


  “我叫 赵迎,(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你就叫我 迎姐吧。


  ”赵迎从黑乎乎的房间走了出来,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整个人都清秀了起来,这可比城里的少妇要漂亮多了。


  而郭美却是从外面进来,不知何时穿的衣服,这让杨羽很奇怪。


  “我叫杨羽,你也可以叫小羽。


  对了,迎姐,你老公呢?怎么没看见他?”杨羽好奇的问。


  “他?”赵迎欲言又止。


  “我爸爸去外省打工了,一年到头都不回来。


  ”郭美坐到了灶后,倒替妈妈回答了话:“家里很久没来男人了。


  ”“小孩子懂什么,你个乌鸦嘴!”赵迎急忙训斥道:“杨老师还没吃晚饭吧,我下碗面给你,你等等啊。


  ”杨羽这才知道,原来迎姐是留守妇女,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当过留守儿童,心一下子疼了起来,无比的同情,留守家庭的生活那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考验。


  而杨羽也发觉,自己已经饿过了头,肚子都没了知觉,只好嗯了一声。


  赵迎又从里屋拿出了一堆面条,从碗柜里抓出一把青菜,灶上的天花板上割下了一块腊肉,就开始烧起来。


  郭美今晚却显得很开心,因为在她眼里,这个家已经寂寞很久很久,算下来,已经一年没来过什么男人,虽然她还不是非常懂男女的事情,但是模模糊糊也是知道些事的。


  杨羽见郭美烧柴熏得一脸黑烟,急忙过去帮忙,这锅灶小时候也都是这样烧过来的,一点都不觉得稀奇。


  郭美抬头看看妈妈,发现妈妈面露笑容,郭美已经很久没见妈妈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妈妈,杨老师今晚是睡我们家的吧?”郭美不知道怎么问出这么个问题。


  杨羽愣了下,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法回答,因为自己确实来求宿的。


  “是啊,你晚上跟妈妈睡,杨老师去你那睡!”赵迎边炒着青菜说道。


  “不要,我一个人,杨老师跟妈妈睡!”杨羽一听,惊呆了,这娃子也太懂事了。


  抬头看了看赵迎,赵迎正一脸尴尬,急忙解释:“你小子乱说什么呢?”“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郭美喊得更响了更起劲了,虽然她还不是完全明白男女之事,但是她几次半夜被妈妈的呻吟声吵醒,好几次,看见妈妈躺床上,手伸到腿下面,折腾来折腾去,郭美自然明白这代表什么,可爸爸不在家。


  如今,杨老师的出现,一下子让郭美高兴起来,因为妈妈今晚不用一个人了。


  “别喊了,被人听见的,快停!”赵迎已经急了,收留杨羽过夜本来就很容易招人流言蜚语,还这宝贝这折腾,万一真有人路过,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好了,快别喊了,你晚上一个人睡可以了吧?”赵迎发现拿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先应付下来。


  杨羽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农家面,也许是饿过头了,整整吃了两大碗。


  赵迎和郭美母女俩看着杨羽狼吞虎咽的样子,逗得他直乐。


  “真好吃,以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呢。


  ”其实杨羽不知道,这点腊肉,母女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炸上一点点,满足下嘴馋,平时都舍不得吃,这一下被杨羽吃了一大块,虽然心疼,但这点腊肉换快乐,母女俩觉得很值得。


  “杨老师如果爱吃,就经常来吃吧,我妈妈一定欢迎。


  ”这郭美的嘴巴就是甜。


  “好啊!到时吃光了你们家的面条可别哭鼻子!”杨羽当然乐意来了,这留守妇女这么好的机会偷情,但他心里很清楚母女两的生活必然很艰苦,偶尔过来帮点忙也是好的。


  “你啊,别缠着杨老师了,杨老师还要洗澡呢,快去写作业,睡觉。


  ”赵迎准备还是先把这小鬼头给打发走,不然不知道会说出多少让她尴尬的话。


  郭美调皮得吐了吐舌头,就往外面跑去,接着听到爬梯子的声音,杨羽才知道,原来外面有架木梯,可以爬到二楼,而郭美的房间也在赵迎卧室的正上方。


  “我去给你找些我老公的衣服,你要不将就点穿吧?”迎姐解释着。


  “不,不用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内裤就更不习惯了。


  ”也许穿下衣服还可以,但是要穿他老公的内裤杨羽宁愿裸着。


  赵迎一听,也觉得给老公的内裤穿不太合适,也就随杨羽去了:“要不我先铺下床,等下你直接进被窝,然后我帮你把衣服洗了,明早也许就能干!”杨羽嗯了一声,就往后院走去。


  农村的夜晚本来就是要冷许多,何况这是在山顶,那就更冷了,杨羽将自己脱了精光,就淋起水来,奇怪的事这水竟然是温和的。


  赵迎在里屋铺着床,而杨羽就在里屋窗户的正对面赤裸着身子冲澡,已经整整一年没有碰过男人的赵迎心里自有有所想法。


  不过,让杨羽和赵迎都没有想到的事,二楼的郭美却悄悄的探出了脑袋,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杨羽的身体看,而从她那个角度看过去,杨羽的整个身子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也包含那里。


  这让对未知性世界充满好奇的郭美来说,无疑是革命性的,因为哪怕一年前,她才开始发育前,她对这些东西还是没有丝毫的兴趣,哪怕从自己的房间可以直接看到里屋下爸爸压在妈妈身上肆虐的场景她都没任何兴趣,可是一年前,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化了,胸前慢慢发育,下而开始变化,但是最重要的事,她发现抚摸那里会让自己很舒服,这抚摸那里这事是今年无意中从妈妈那学过来的。


  洗完澡,整理了下头发的杨羽又恢复到了之前帅气的模样,所以当赵迎在里屋看见杨羽那么帅气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深怕自己忍不住扑过去,夺过杨羽手上的衣服和内裤就匆忙奔出了房间,杨羽还一头雾水。


  而在杨羽的头顶上,一双眼睛,从头到尾跟着杨羽的移动而移动,这里屋的灯光比起外面就亮太多太多了,郭美很清晰的看到杨老师那东西。


  杨羽冷得急忙钻进了被窝,可这时,他才发现,这房间里哪有地铺?分明就只有一张床!迎姐没有铺地铺吗?迎姐这么主动跟我睡一张床?杨羽觉得自己最近的桃花运有点多,昨晚跟紫舒大干了半小时,都磨疼了,没想到那么紧。


  而迎姐整整一年未行房事,饥渴是能理解的,毕竟是这个如虎的年纪。


  正上方的小美熄了灯,趴在地板上偷窥着下方,这地板可是木头的,下方可没水泥这么高级的东西。


  之前小美在木板间挖开了个小缝隙,可以完全看见正下方妈妈的房间,心中有股强烈的刺激感,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偷窥这点事。


  其实这时最紧张的应该是赵迎了,赵迎不是故意不铺地铺的,而是实在拿不出像样的棉被了,家里那是真的穷啊。


  出门打工一年多的老公一点消息都没有,甚至没寄回家里一点钱,赵迎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扛树这种活连壮汉都不敢去,可她明早还得四点起来扛树到隔壁镇,可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带着小美到处乞讨吧。


  结果赵迎越想越气,一肚子苦水哗啦啦的都涌了出来,眼里都是泪,她恨不得趴到杨羽身上大哭一场,杨羽的突然到来,给了她一丝的安全感和依靠。


  赵迎洗好了衣服,挂到了右边的屋檐下,回了屋,锁了门,熄了厨房的灯,低着头尴尬的进了里屋,关了门,拉上了窗帘。


  正不知怎么跟杨羽解释时,杨羽倒先开了口:“迎姐扛了一天的树,回来还给我烧面洗衣服,应该很累了吧,早点休息吧,这山顶比山下冷多了,两个人挤挤还更暖和,如果迎姐不介意的话?”没想到杨羽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赵迎心里听了暖烘烘的,还有人关心她,而且还主动帮自己回避了尴尬。


  赵迎毕竟是第一次背着老公跟其他男人一起睡,总感觉有点对不起,可一想起自己是个女流之辈,有正常的七情六欲,谁让老公一年都不回家呢?赵迎还听说,出去打工的村民还常常组织临时夫妻行房事,谁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不是和村里的陈娟在外也是这样呢,当时他们俩可是一起去的,搞不好他们俩也正在做那事呢。


  赵迎找了一堆说服自己的理由,可第一次跟其他男人睡还是有些紧张。


  赵迎从衣柜里找出件睡衣,无非就是宽大点的衬衫而已,说道:“杨老师能关下灯吗?我要换下衣服。


  ”赵迎说得很轻。


  “站那多冷,进被窝换吧,我已经暖和床了。


  ”杨羽很有诚意的说道。


  赵迎一想也对,自己本就怕冷,就畏畏缩缩的爬上了床,也不敢看杨羽。


  杨羽拉了拉床头的灯,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


  小美发现啥也看不见了,一阵失望,就爬回了被窝。


  赵迎轻轻地爬上了床,脱下裤子,伸进了被窝,接着脱去了衣服。


  杨羽中感觉到迎姐赤裸的身体,两人都感觉到彼此那急促的呼吸。


  正当赵迎找着衬衫准备穿的时候,杨羽双手抱了过来,将迎姐直接抱进了被窝。


     中新网4月9日电综合报道, 英国前首相 撒切尔夫人4月8日在伦敦逝世,享年87岁。


  撒切尔夫人的强硬形象深入民心,但这位“铁娘子”却也有“ 蓝颜知己”,这便是 美国前总统罗纳德- 里根


  撒切尔夫人去世后,里根的夫人南茜-里根也将其已故丈夫和撒切尔夫人形容为“ 政治上灵魂伴侣”。


    “最亲密朋友”  撒切尔夫人与里根于1975年首次见面。


  当时,里根以前加州州长的身份访问白厅,撒切尔夫人则担任英国政府的初级部长。


  其后,撒切尔夫人于1979年成为首相,里根则于1981年问鼎白宫。


    报道称,两人其后会面时,撒切尔夫人总是滔滔不绝,里根则微笑倾听。


  一次逢撒切尔生日,里根有如深爱妻子的丈夫般写下贺词:“何其有幸,能和你共同庆祝生命中诸多特别的时刻”。


    2004年,撒切尔夫人在里根丧礼上致悼词,形容他是“最亲密的政治及个人朋友”。


  撒切尔与蓝颜知己里根:政治上的灵魂伴侣里根撒切尔蓝颜  撒切尔夫去世后,里根的夫人南茜-里根8日将其已故丈夫和撒切尔夫人形容为“政治上的灵魂伴侣”。


    南茜说,在近代历史上“最关键、最困难”的时期,撒切尔女士和里根作为各自国家的领导者,结成了非常特殊的关系。


    两人“如老夫妻吵架”  但即使是“最亲密的朋友”,撒切尔夫人和里根在处理涉及国家利益的事务时,也常常是针锋相对。


  英国历史教授理查德德-阿尔杜斯在其所写的书《里根与撒切尔:难相处的关系》中称,两人就像老夫老妻经常争执,而且吵得很凶。


    书中认为,事涉英国利益时,撒切尔夫人常视里根为阻力。


  一名英国前驻美大使说:“撒切尔夫人对里根的想法,若我据实以告,定会有损两国关系。


  ”  1981年,撒切尔夫人成为里根上任总统后首位获邀到访白宫的外国领袖。


  出发前,资深顾问舍曼特意为她进行特训,协助她响应华盛顿批评。


  舍曼写道,美英两国在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的政策上分歧明显,又指英国面临经济衰退,警告称美国正与英国保守党政府保持距离。


  撒切尔与蓝颜知己里根:政治上的灵魂伴侣里根撒切尔蓝颜  撒切尔夫人于1979年至1990年担任首相,是英国史上唯一的女首相。


  她在任时与里根私交甚笃,均主张自由市场。


  不过,两人曾因1982年英国与阿根廷之间争夺马尔维纳斯群岛主权的战事出现分歧。


  有美国官员透露,里根拒绝派兵支持英国,在一次通话中要求撒切尔夫人宣布停火,以外交手段解决。


  撒切尔夫人对此深感不满,更假设“阿拉斯加被入侵”以反击,里根回应“两者情况不一样”,两者间的火药味呼之欲出。


    “铁娘子”收藏里根 涂鸦  去年3月,剑桥大学撒切尔档案馆公开的文件则显示了撒切尔夫人对里根这位“蓝颜知己”的柔情一面。


  档案中包括撒切尔收藏的里根的信手涂鸦的画作,这些涂鸦是里根在1981年7月加拿大七大工业国峰会时创作的。


    据介绍,当时里根仅任美国总统半年。


  里根的“大作”上绘有眼睛、男性结实的躯干和5个人头,其中1个貌似是自画像;右下角注明“(女同学上课摸下面让我)罗纳德。


  里根在渥太华峰会之涂鸦”。


  撒切尔夫人基金会历史学家科林斯称,撒切尔夫人当时觉得涂鸦很有趣,见里根将之遗留在桌上,便顺手拿走。


  撒切尔与蓝颜知己里根:政治上的灵魂伴侣里根撒切尔蓝颜  英国兰卡斯特大学心理学家库珀分析涂鸦内容说:“头和身体分开,是否代表工作沉闷令他神不守舍?眼睛代表他观望事情发展,但显得心不在焉。


  ”库珀认为涂鸦足以反映里根开会时感到闷极无聊。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