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爱之谷官方商城

sexhub

sex hub


徐勇没把结婚的事给 小倩说,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这会她心情有些激动,我怕她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我和小倩没见过几次面,算是认识,本来以为她就是个想借机上位的小三,所以 也没兴趣深入了解, 没想到还有这档子事。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我开着车往小倩那边赶。


  小倩的住处是我找的,就在大学旁边,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来准备敲门,但是发现门没有关,推门进去,只见小倩坐在沙发上。


  她穿着一件运动背心和短裤,看样子从健身房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大抵是喜欢健身的缘故,小倩的身材极好,身上的线条看着极为养眼,只是这会她眼眶通红,眼神一片灰暗。


  “你没事吧?”我询问着走过去,小倩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有所动作,依旧盯着空气。


  “徐勇已经结婚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和她一共也没见过几次,我哪儿知道徐勇骗着他。


  “我以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头,眼里有了几分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吗?”这话 让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见此冷笑一声,接着拿出电话:“我找徐勇问个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个颤,要是他去问徐勇,徐勇一定能通过 陈雅查到我头上来。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 把她的手机抢了过来。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直接站起来,对着我一阵拳打脚踢:“你干什么!你让我找他问清楚!”我抓住她的双手,把她按在沙发上:“然后呢?他一脚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这样你就快活了?”小倩还不停挣扎着,身上的运动背心很快被挣扎得脱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衣,而她现在显然顾及不到这些,放声大哭。


  “不然我还能怎么办?陈雅那么知书达理,明知道我是小三,还愿意来找我和平谈话,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可这都不是你的错,你现在和他摊牌,没有丝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静了一些:“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稳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陈雅。


  至于徐勇,身为一个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贴。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没什么,但是偏偏他骗了小倩,让小倩不知不觉的做了小三。


  “这事就这么算了,你能甘心吗?”我问到。


  小倩双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过他。


  ”我安慰着她:“所以现在你千万不能和他摊牌,你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找他报复回去,我可以帮你。


  ”小倩倔强的看着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忆起欣岚的事情,心里立马有了几分火气:“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恨着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给她讲了一下,还告诉她,如果想报仇,那就和我站到一边。


  我手里已经有了几个项目,还有 李远那个,我也能得到相关资料,在单干之前,我能在徐勇这边获得的渠道资源当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现在陈雅失宠,欣岚还没到手,她无疑是吹枕边风的最佳人选,有她帮我,一定事半功倍。


  应该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小倩逐渐冷静下来,见她放弃挣扎,我也试着松开她。


  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运动背心都已经脱到了腰,只有黑色内衣托着她的小胸脯,虽然不大,但是却因为稍显青涩,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力。


  我移开目光,尴尬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开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听得我提醒,小倩也发觉自己的不妥,赶紧把运动背心提了上来,脸颊变得绯红。


  事情都说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发生过,之后徐勇来找你,你以前怎么样,继续怎么样就是了。


  他老婆陈雅你也见了,陈雅丝毫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小倩眉头皱起来,抽动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现在觉得徐勇很恶心。


  ”“你要是想报仇,最好沉住气。


  ”话音 说完,我再不逗留,直接离开了。


  之后过了几天,李远的合同顺利签下来了,他之前说好的,打电话来请我吃饭。


  我懒得再去外面折腾,上次尝了 肖静梅的手艺也还不错,干脆就定在他家。


  开车过去,上楼敲门,这次来开门的是肖静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朴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裤,衣着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风韵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或许是见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脸色顿时红了,把头低了下去。


  “王总,快进来吧。


  ”我心情不错,对她笑笑:“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 王皓吧,叫王总实在有些别扭。


  ”肖静梅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王皓,进来坐吧。


  ”我笑着走进去,一进门,李远就迎了上来,热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 兄弟,这次多亏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没钱给工人发工资了。


  ”我同样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着给工人发工资,这么有良心的老板,这年头可不多见了啊。


  ”李远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静梅也坐了过来,只是每次她看向李远,那笑容里面总是会多出几分强颜欢笑的味道。


  酒过三巡,我们都有了些醉意,肖静梅的表情也掩饰得不那么完美,我这才肯定这不是我的错觉。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我看你们俩之间是有事啊。


  ”我这么一问,只见他们两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肖静梅把头低下,李远也长长的叹了口气。


  李远点上一根烟,长长的吸了一口:“王皓兄弟,你以后也不用叫她嫂子了,我和她已经把离婚证领了。


  ”这话说出来, 原本热闹的气愤迅速冷了下来。


  “厨房还有一个菜,我去看看。


  ”肖静梅笑得勉强,借故走了,只剩下李远在边上,一口一口的抽着闷烟。


  “怎么回事?”我问到。


  李远故作轻松的笑了一声:“离了好,大家都能轻松一些。


  她现在年纪还不算大,还能再找。


  ”“这些年她帮我的忙,我都看在眼里,虽然不恨了,但是我还是接受不了。


  倒不如散了,免得各自耽搁。


  ”我看了他数秒,最后也只能叹口气,这李远,当真是个痴情人。


  他叹了口气,又道:“王皓兄弟,另外我还想请你帮个忙。


  ”我隐约觉得这个忙和肖静梅有关,所以也没推辞:“你说吧。


  ”他摁灭了烟头:“你也知道,我和她都是村里来的,我现在有自己的事业,还算有所依靠。


  但是她没 了我,又没什么文化,在这大城市里面可就辛苦了。


  ”没有直接说问题,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想要我帮肖静梅找个工作。


  两人已经离婚,自然离得越远越好,免得见面糟心。


  只是我现在都还在打工,要是把肖静梅送到徐勇公司,说不得也要遭殃,所以也是不行的。


  现在看来,只能先给肖静梅找个住处从长计议,考虑到她没工作付不起房租,恐怕得让她先住我家去。


  反正我可以住在陈雅家里,欣岚和肖静梅两个女人住在一起,应该没什么问题。


  “行,交给我吧。


  ”过了没多久,肖静梅再度出来,已经收拾好了心情,和我们谈笑风生。


  气氛再度缓(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和,但是我明白,在他们的笑容之下,装满了无奈。


  最后我和肖静梅打车离开,我跟她说先住我家,她也没说什么。


  出租车上,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她看着窗外飞掠的风景,好似在回忆自己的一生。


  我看着她,忽然好奇一个问题:“你爱李远吗?”肖静梅把头发撩到而后,无奈一笑:“我们那个村子的封建保守很严重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反抗,金巧就是最好的例子。


  父母说定了,那就嫁了,还谈什么爱不爱的。


  ”我只觉得一阵可悲,他们三个人其实都没错,如果不是家庭的压力,一定要比现在幸福得多。


  要怪,也只能怪命运弄人吧。


  “你现在已经不在村子里了,或许就机会去寻找自己的爱情。


  ”她微微一愣,然后扭头看向我,路灯的光不停印在她的眸子里,如同繁星。


  “那就,借你吉言。


  ”她笑着,如此的好看,眼里似乎多了一些莫名的情感,勾得我心脏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我顿时有些慌乱,移开了目光,但是又很快反应过来,我慌个什么劲啊。


  再度看向她,她已经扭头看向窗外,侧脸在快速闪过的灯光中明暗变化,勾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我突然发现,她不刻意卖弄妩媚的时候,也挺抓人心的。


  没过多久,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领着她到了我家。


  一开门,只见欣岚兴冲冲的张开双臂朝我跑过来,但是见到我身后的肖静梅之后,她直接愣在原地,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僵硬。


  “皓哥哥,她是……”要不是她问,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怎么跟别人介绍肖静梅啊,我合作伙伴的前妻?这种介绍也太诡异了点。


  “我朋友,暂时没住的地方,先让她过来住着。


  ”想来想去,我也只能这么介绍。


  欣岚的眼神顿时变得幽怨起来:“不会是女朋友吧?”我顿时有些窘迫,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脑袋里面整天都想些什么?还不快去拿拖鞋。


  ”欣岚揉着额头,然后哼了一身,转身走了。


  我尴尬的朝肖静梅笑笑,她此刻也因为欣岚的问题,脸颊染上了一抹红晕。


  “她是?”“哦,她是我妹妹,叫欣岚,也暂时住 在我家。


  ”边介绍着,我便招呼她进来。


  三人闲聊了一会,欣岚老是带着怀疑的眼神在我和肖静梅身上瞟来瞟去,本来没什么的,我都被她瞟得一阵心虚,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我让肖静梅去洗澡,等她走了,这才一把将欣岚拉过来。


  “你眼睛里面进沙了还是怎么?眼神这么奇怪。


  ”欣岚双手环胸,赌气般哼了一声:“我就是觉得,你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我白了她一眼,随口怼回去:“怎么,你吃醋啊?”没想到欣岚腾一下站起来,脸颊立马红得跟火烧一样,眼睛瞪得大大的。


  “胡说!谁稀罕吃的醋!我只是……只是害怕你有了新欢,把我赶出去流落街头而已!”这激动的反应看得我一阵嘴角抽搐,妈的,不会被我说中了吧?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我开口到:“放心吧,欣叔叔小时候对我这么好,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就是去卖肾,也不能让你流落街头啊。


  ”没想到欣岚更激动了:“我爸救过你命啊?你要看他面子!”说罢,她狠狠一跺脚,转身跑回了卧室,啪的一声把房门摔上了。


  我只觉得一阵心跳加速,该不会真是吃醋了吧?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安抚一下她,卫生间的门忽然开了,肖静梅浑身已经脱光了,挂满了水柱,只拿着一件短袖略作遮挡。


  她脸颊羞红,看向我:“那个,还有毛巾吗?”我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到:“我帮你找找。


  ”很快,我把新的毛巾翻了出来,过去递给她。


  肖静梅羞红了脸,接过去对我说了一声谢谢,就要转身回去,我忽然见她身形一晃就要摔到。


  我下意思的一个箭步冲上去,搂住她的细腰把她扶住,只是她本来拿来遮挡的衣服滑掉了,她诱人的酮体直接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手上柔软的触感又勾得我体内的火蠢蠢欲动,我们四目相对,保持这个姿势愣在那里。


  这时候,只听到一声看门声,我惊骇的一扭头,只见欣岚站在卧室门口,看着我们脸色铁青,状如火山,喷发在即!“王皓我讨厌你!”欣岚大喊一声,然后哭哭啼啼的跑去了外面,我整个人都傻了!不久前我还在感叹命运弄人,没想到转眼命运就捉弄到我的头上,这一连串的事情也巧了吧!我和肖静梅也反应过来,各自站直,她一脸愧疚的看着我。


  “对不起,我是不是让你妹妹误会什么了?”我只觉得脑瓜嗡嗡的响个不停,但是还是安慰她:“没事,都是误会,解开就行了。


  ”“你洗完澡先休息吧,我去找她。


  ”交代了几句,我赶紧跑出来,只是追到楼下我就麻了,这四面八方的,我怎么知道她往哪个方向跑了?没办法,我只能胡乱蒙了一个方向,闷头找了过去,没想到这一找就是两个多小时,丝毫没看到欣岚的影子。


  我心里急得不行,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欣叔叔交代?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是肖静梅打来的。


  “喂?怎么了?”肖静梅的声音显得小心翼翼的:“王皓,欣岚她回来了。


  ”一听到这话,我立马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皓,欣岚她现在还在生气,要不你回来安慰她一下?”她生气?我还生气呢!都多大 的人了,动不动就往外跑,简直就是胡闹!“让她气,气死她算了!”没想到肖静梅立马压低声音:“别这么说,她在旁边……” 林三呼吸急促,眼睛紧紧盯着 张雪白花花的身子,原本上身已经让他这个老男人把持不住了,此时更加迷人的美景在前,林三的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张雪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睫毛微微颤抖,显示着她此时的紧张,手紧攥着拳头,下.身果露在空气中,她知道此时 三哥肯定在盯着羞人的地方看。


  那里可是她最隐蔽的地方,除了老公她从来没给第二个男人看过。


  她的 身体微微颤抖,偷偷的睁开眼睛,接着就看到三哥眼睛呆呆的注视着自己羞人的 部位,眼睛一眨不眨的,嘴角直哆嗦,显然是被自己的美景吸引到了。


  再扭头看看三哥的男人部位,那地方已经是……虽然看不到里面的尺寸,但是看裤子撑起来的规模,想必比老公赵建的还要大上几分,只是不知道他和老公谁更加厉害。


  这样的想法吓了张雪一跳,原本红润的脸蛋变得滚烫,暗骂自己浪当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是看着林三成熟稳重的脸,想着这两次紧急时刻他挺身而出帮助自己的模样,心中除了感激之外,竟然隐隐有些其他想法。


  三哥是个可靠的男人!看着林三不停地吞咽着口水,张雪俊俏的巴掌大的小脸滚烫,羞赧的开口道。


  “三,三哥别看了,怪羞人的,赶紧按吧。


  ”“啊……好,好,我这就按。


  ”张雪的声音将沉浸在美景中的林三唤醒,不过脑袋却还是不够清明,本能的抬脚上.床,在张雪呆滞羞赧的目光下,跪在了张雪的 双腿下.面。


  这姿势立马让张雪想起自己和老公赵建生活时候的模样,她慌忙起身,伸手按在双腿中的某个部位,羞赧外加气愤的低吼道。


  “三哥,你要干(爱女狂欢)什么?!”张雪这一声带着怒气的吼声彻底的将林三从混沌中的喊了出来,看着满脸怒容的张雪,林三心头一颤,再看看自己此时的姿势,暗骂一声,赶紧对张雪解释道。


  “妹子,你别误会,那两个穴位都在你的双腿中,要是坐在床边,侧着身我不舒服也看不清具体的部位手也使不上劲不好给你按,所以才上.床来。


  ”随着林三解释张雪紧挡在部位上的手已经慢慢的挪开了,这个动作让林三心头稍微一松,偷偷的抹了把额头的冷汗, 暗道一声侥幸。


  “那,那也不能一声不吭的跪在我面前呀,我还以为,以为……”张雪羞涩的低声说道,后面的却没有说出来,不过林三心知肚明,暗道张雪误以为我要对她不轨竟然没有立即翻脸,可见她对自己,兴许她也想……张雪再次缓缓的躺了下去,满脸的羞涩身体平躺任由林三处置的模样,让林三兽.血沸腾。


  “妹子,我可要按了哈。


  ”林三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


  “嗯。


  ”不知道是羞涩还是习惯了,张雪低声轻应了一声,便没了声音,不过林三还是从余光中瞥见她偷偷的将双眼裂开了一条缝隙盯着下.方的动静。


  见张雪不抗拒,林三心里欢喜,赶紧动作,原本跪着的身体直立起来,裤子中间挺挺的部位看的张雪心脏砰砰直跳,直到林三跨坐在她的 大腿上她才反应过来。


  “三哥,你,你要干什么?”张雪半仰着脑袋睁大眼睛盯着林三,林三此时正坐在她的大腿之上,低头就可以将她那羞于见人的部位看的清清楚楚。


  当然居高临下可以将她不着寸衣的身体一览无余。


  “啊,妹子,我先要按你的 会阴穴,坐在你大腿上能清晰的看到部位,也能按的更好。


  ”林三将想好的借口说出来。


  张雪见林三一脸严肃的解释,再想想先前已经误会他好几次了,登时脸色一红,暗道自己多心,三哥是个正人君子,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都怪自己思想太脏。


  可是转念一想,低头一看,三哥裤子里的部位似乎早就反应起来了,这……林三看着张雪脸色阴晴不定,眼神犹豫不决,一颗老心脏砰砰直跳,暗道可别让张雪发现自己的不良企图,不然,这眼看要成功了,可就要功亏一篑了。


  可是就在他身体紧绷等待最后审判的时候,张雪迟疑了一会,再次躺在了床上。


  “三哥,一会你轻点,你也知道那地方是女人……”张雪半仰着头看着林三,这样的角度可以看到林三在自己下.边究竟在做什么,万一他真的要做什么坏事,自己也能第一时间发觉。


  可是发觉后,自己要怎么办呢,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张雪发现自己竟然不反感林三,隐隐的……这么暧.昧羞人的动作,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有些别的想法。


  “放心吧妹子,三哥知道轻重。


  ”林三说着一手拨着张雪大腿里测的肉,一手朝会阴穴探去,“妹子,我这就要按你的会阴穴了,你准备好了吗?一会别紧张,有啥情况就说,三哥马上停手。


  ”对于女人来说双腿中都是身体最敏感的部位,林三手一探进大腿,张雪就觉得一股电流瞬间从下而上的冲击大脑,整个身体都忍不住紧绷起来,舒服的她差点叫出声来。


  “嗯……”她的声音如蚊蝇,舒服的身体感触几乎让她发不出声音,她半仰着头,紧紧盯着林三的双手,她能将林三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她觉得自己脸上发烫,觉得自己不要脸,竟然看着男人在自己身上做这样事。


  林三张雪抿着嘴,满脸朝红,身体尤其是双腿轻微颤抖,紧张不已,心里暗道这女人真好骗。


  不过,张雪越紧张,林三的工作越是不容易展开,尤其是张雪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太舒服了,双腿竟然越夹越紧,让林三的手根本就伸不进去,林三不得不开口道。


  “妹子,那个,你能把腿.分.开一点吗?你夹的那么紧,我手根本就差不进去,没法碰到穴位。


  ”听着林三的话,张雪低头往下看,只见自己的双腿将林三那只拨弄大腿的手紧紧的夹着,顿时满脸羞赧,紧咬着嘴唇,虽然她早就有心里准备,答应让林三给自己按会阴穴。


  可是如果真的将双腿打开,那,那,那自己的隐蔽之地可就真的全然清晰的全都给林三看了。


  她犹豫着,可是看着林三真诚认真的脸,她还是缓缓的将双腿慢慢向两侧分开,接着那迷人让林三痴迷的风景一点点的从缝隙中显现出来……咕咚……林三吞了口唾沫,深呼一口气,另一只闲着的手颤颤巍巍的朝会阴穴按去。


  林三提出要按压会阴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为了不轨的想法,其实会阴穴和玉泉穴作为人体的两大重要穴位,按摩会有对张雪身体有很大的好处。


  会阴穴,有一穴开百穴开的说法,会阴穴又叫做海底穴,有很多重要的功能,蕴藏着人体的很多奥秘,从古至今一直以来为道家和佛门所重视。


  会阴穴的位置在阴.部,女性的会阴穴在隐蔽部位和排泄部位的中线位置,是女性隐蔽敏感之所,经常按摩会阴穴对调节生理和生殖功能有重大好处。


  当然这个部位敏.感按压后会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应。


  “唔……”随着林三手指朝会阴穴按去,一直紧张等待的张雪在林三碰到会阴穴的那一刻,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双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夹紧,大腿细腻的肌肤紧紧夹住的触感,让林三大呼过瘾。


  “三哥,慢,慢点,这地方太敏.感了,慢点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虽然张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林三知道她说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女人这个部位很敏感,剐剐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很久没有和老公过姓生活了,只是被林三按压了几下,林三就觉得张雪某处有些……这个发现让林三大口吞咽着唾沫,灯光下他隐隐能够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压着的邪火腾腾的再次燃烧起来。


  “妹子,三哥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这关系到……额,治疗效果。


  ”林三怕张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说了个谎。


  “唔……三哥,你,你问吧。


  ”林三虽然和张雪说着话,可是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仍然是一下重的按压在会阴穴上,而且张雪发现,这时候的频率明显比刚开始的要快了几分,让她觉得浑身舒坦快要痉.挛了。


  “那三哥可就问了哈。


  你告诉三哥,你这里为什么那么敏.感,我才刚按压了几下我就觉得你浑身颤抖,双腿用力夹紧了。


  这和别的已婚女人不同,她们可都是按压好几分钟才可能有感觉的,你怎么这么快?”林三问完满脸期待的盯着张雪,而张雪在听到这个问题后,本来舒服的快要睁不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脸上的朝红更浓了,眼神迷离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大约停了半分钟,张雪的声音才断断续续的传来。


  “三哥,不怕你笑话,我和老公已经好久没生活过了,这地方好久没受到过刺激了,别说是一个大男人按压了,就是平时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让我夹紧双腿……”张雪说着脸上的红都要滴出水来,一双眼睛再也不敢看林三。


  “哈哈,明白,妹子,三哥又不是小孩子知道男女那点事。


  嘿嘿,妹子,别紧张,放松点,再按几下,就不按了这里了。


  ”林三说着心里大定,暗道对付一个大半年没有过姓生活的已婚妇女林三还是有把握的。


  已婚妇女和雏女是有区别的,雏女从来没体会过那种冲上巅峰的快乐,所以想象不到那种快乐到底多么迷人,可是已婚妇女早就体会过男女之间真正的快乐,她们知道那份快乐究竟有多么的诱人,所以在没有的时候,她们想,只要稍加引导她们就会上钩。


  林三的手时快时慢,时深时浅,原本还有力气半仰着头盯着林三动作的张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时不时夹紧双腿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唔……三哥,慢点,我现在浑身没劲,你这按压的太快,比我老公……”张雪神情迷乱,说话渐渐的不经过大脑,不过在说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还是及时住口了。


  可是林三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引诱她的话茬呢,赶紧接过来说道。


  “你老公怎么了?”林三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的沦陷了,彻底的变成了坏蛋大灰狼,这也不怪他,属实是他和张雪接触的太深了。


   我最近迷上了一名俄罗斯俏少妇, 莲娜……前几年, 老伴给一有钱人家当保姆,雇主是一上市公司老总,他父母早逝,我老伴常年给他们当保姆,照顾他们饮食起居,后又怕我孤身寂寞,让我搬和他们一起住,还特意给我跟老伴准备了一个房间。


  相处几年,男雇主对我跟老伴,就如同父母一样看待。


  相处很融洽,如同一家人一般。


  伊莲娜融合了东欧美女所有的特征,翘臀,蓝色眼眸,深邃的眉角,火焰的红唇,金黄的大波浪,魅力十足。


  她曾是中国留学生,所以中文沟通能力没问题。


  今天一大早,老伴要去超市购物,跟我说 糖糖在睡觉,让我看着点。


  糖糖就是他们的小孩。


  我睡得有点迷糊,没在意,不一阵,就听到糖糖的哭声,我立马起床就跑到了婴儿床边,看了一下。


  糖糖睡醒了,应该是肚子饿了,哭的厉害。


  我赶紧抱起糖糖哄着。


  不一会儿,伊莲娜听闻哭声,从她卧室匆忙跑来。


  她穿着一身吊带半透明的真丝睡衣,以前我从未见她穿的这么性感,隐约中,诺大的领口中,一览无余,她竟没任何遮掩。


  “乖,宝宝不哭哦。


  ”伊莲娜从我怀里接过糖糖,哄了起来。


  我站在一旁,忍不住对着她胸前多瞄了一眼。


  刚才听见糖糖哭,我也没太注意形象,直接从被窝里爬起,就穿着一件裤头,只因为刚才多看了一眼,我这心里就跟猫抓似的。


  糖糖被伊莲娜一番安抚下没再哭,才放松下来。


  这个时候突然注意到了自己的衣着,大概是觉得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不合适,突然俏脸就红了。


  她低头余光又扫了我一眼,估计是注意到了我的反应。


  顿时又羞又躁,很难为情。


  “ 马叔,刚才听糖糖哭,我一着急,就没想太多,都没来得及换衣。


  ”伊莲娜轻轻拍打着糖糖的胸口,便转移注意力,对我说道。


  我当时还沉醉在伊莲娜这一身绝美、性感、的半透明睡衣里。


   听了她解释后,我尴尬一笑。


  “我也一样,总是感觉有点怪怪的呢”气氛有点尴尬。


  我也就跟着转移了话题,起身从床边拿了一个玩具,“糖糖,不哭哦,乖,爷爷陪你玩,好不好?”原本我只是为了逗乐孩子,可哪知道,我摇晃玩具的会后,竟无意间,手指触碰到了伊莲娜的胸口。


  里面没遮拦,在我的大拇指外沿触碰了下。


  一阵光滑,酥软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啊!!伊莲娜注意力放在了孩子身上,虽然我刚才触碰了一下,但她似乎没注意,并没说什么。


  孩子露出了笑,没再哭闹,我也算安心。


  只不过伊莲娜穿着这种露骨的睡衣在我面前,而我也只是穿着大裤头,不合适。


  “莲娜,让我抱着糖糖,你先去换身衣服吧。


  ”我刚说完,她俏脸更红了,轻轻应了声,便将孩子递送到了我的手上,然后转身就打算回自己房间,换衣去了。


  可就在她离开房门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意念上的错觉,她的目光总有意无意的盯着我看。


  那一瞬间,她脸上表情特别复杂。


  以前只是从一些小电影中,观赏到欧美女人的身材,今天让我真实目睹了真容,让我一整晚都很兴奋。


  随后几天,只要睡觉,我脑子里就想着伊莲娜迷人的样子,就跟着了魔一样。


  有一次,我竟实在忍不住,脑子里幻想起了她,那种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年纪大了,已经很多年都没那种感觉了。


  这天,老伴早早的就哄着糖糖去睡觉了。


  我跟伊莲娜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天气有点闷热,我穿着白衬衫,大裤头,伊莲娜则穿着略为保守的带领睡衣。


  电视里,正好播放着一段欧美影视剧,恰好一段剧情是老公常年不在家,妻子爱上了偷吃。


  我当时不知道是不是入了魔,知道俄罗斯美女私生活比较开放,便简单的与她探讨了一些欧美女人的话题。


  伊莲娜竟一点都不介意,与我分享了不少观点与想法。


  听完后,我想到了她目前的情况,就故意问:“莲娜,那你丈夫常(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年不在家,出差在外,你会不会有其他的想法呢?”伊莲娜突然白了我一眼,表情略有羞涩与愤慨:“马叔,你瞎想啥呢?我可不想做对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


  ”她回了一句,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影视剧上,我的心情也踏实了不少。


  其实之前我跟伊莲娜接触很少,不过自从上次尴尬的事情后,伊莲娜似乎跟我亲密了不少。


  我胆子也大了很多,试探性的问:“听说你们欧美女人都很开放,你丈夫整天不在家,想必你也觉得寂寞吧?如果你觉得寂寞的话,会怎么办呢?”伊莲娜估摸没想到我会问的这么直白,惊讶的盯着我,然后快速的闪躲开,漂亮的脸蛋,羞躁的一片涨红。


  她伸出手撩了撩耳边的金发,那样子可真是迷人……本以为伊莲娜不会理会我了,正当我打算转移话题的时候,突然她悄悄的说:“寂寞肯定是有的,可我老公得赚钱,长期分居也是无奈的举措。


  ”听了伊莲娜的话后,我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万万没想到这个外表清纯的性感俄罗斯大美女,真的如同网络传闻一般,很开放,真愿意跟我聊这种极为私密的话题。


  突然间,我感觉呼吸急促了不少,伊莲娜的回答,让我更兴奋了,胆子也更大了。


  “莲娜,那你一个人的时候,脑子里会幻想什么啊?”我一边问,一边将身子故意往她那边移动。


  伊莲娜察觉到我的小动作后,没什么反应,似乎是默认了我挨着他。


  而且她的呼吸也有点急促,胸口处起伏幅度明显加快,修长美腿也情不自禁往内侧并拢。


  “马叔,我当然是想我的老公啊,还能想谁啊?难道我不想我老公,想你啊?”伊莲娜露着迷人的笑容,开玩笑道。


  不知为何,我与伊莲娜相差三十余岁,她还是俄罗斯人,这种身份距离,让我们聊起这种羞羞的话题,十足刺激。


  见伊莲娜对我的话题,并不避讳,从某种眼神,我料定她心思。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还是自由奔放的外国妞,丈夫又常年出差,怕也是孤单寂寞极了。


  “莲娜,想我有啥不行呢?要是真的想我这老头,说不定有别样的感觉呢!”说完,我老脸一红,有点发烫,可能是感觉太厉害,控制不住,所以说的比较直白。


  伊莲娜是外国妞,即便思想前卫,但做梦也没想到我竟然这么大胆,听了后,呼吸有点急促,整个人有点错乱。


  见我越说越带劲,伊莲娜一张俏脸蛋都枣红了,最后手足无措,站起道:“马叔,不说这些,时间不早,我要回房间睡觉去了。


  ”我正兴起,突然被打断,遗憾道:“好吧,你去睡吧。


  ”伊莲娜微微起身,紧绷的睡裤,包裹着她的翘臀,有如欧美卡戴珊,配上纤细的小蛮腰,更显圆润。


  “莲娜,等等。


  ”我还有点意犹未尽。


  “马叔,还有什么事儿吗?”“我看电视上,你们那边,睡觉前不都要来一个拥抱吗?”说完,我心底有点忐忑不安,生怕被拒绝。


  可哪知道伊莲娜站在原地思索片刻,有点难为情的羞躁,最后竟答应了。


  “好吧。


  ”伊莲娜有点紧张,眼神还瞄了一眼我老伴的房间,大概是怕被我老婆看见吧。


  确定没动静后,她微微的张开怀抱,“来吧……”我盯着她的胸口,至少有F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做梦一样,走上去,紧紧的抱住她。


  伊莲娜上衣略有点松软,我一抱就感受到了那种曼妙滋味,让我邪火窜头。


  我抱的有点紧,瞬间,我忍不住,有了很强烈的感觉。


  伊莲娜觉察到了我的异常,赶紧松开我。


  “马叔,可以了,我要去休息了,晚安。


  ”说完,就快步的进了自己房间。


  看着伊莲娜一脸慌张,狼狈的样子,我感觉就跟做梦一样。


  彻夜未眠!我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伊莲娜,这个美艳动人的俄罗斯美少妇。


  次日清晨,老伴去菜市买菜去了,而我准备了早餐,敲门喊伊莲娜起来吃早饭。


  伊莲娜穿好衣服,就到卫生间洗脸,化妆。


  她今天穿的一身红色连衣短裙,开叉的胸口,黑丝袜,黑高跟,第一眼我就迷住了。


  见我走来,伊莲娜跟我打了招呼。


  “马叔,早呢。


  ”“早啊,莲娜,早饭准备好了,你吃完打算干嘛呢?”“约好一闺蜜做spa呢。


  ”说完,就挤着牙膏,弯腰翘臀开始刷牙。


  我在侧面,看着她被短裙包裹的翘臀,顿时想起昨晚一幕。


  那绝美的美臀,让我情不自禁的走到伊莲娜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了她。


  伊莲娜被我这一举动,猛地一颤,想闪躲,却被我一把搂住,手悄悄撩开耳边发丝,凑上去,哈了一口热气。


     小表妹为了手机给我干黄文军日儿媳妇第三章瓜棚好事  城关镇是一个老县城,住着许多的人。


  其中孙 道士就是其中一名身怀法术之人,他的名声很好,一般的人家里死了某某,都会请他去做一场法事,超度亡魂。


  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喜欢他,不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十分的讨厌他。


  西门生产大队队长 刘福就是很讨厌他的人,在他的眼里孙道士不过是一个 骗吃骗喝的假道士,背地里总会说三道四的,不敢明说。


    某日,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那一茬茬韭菜水汪汪的透露着喜气儿,割下来炒着吃都是非常不错的味道,外加一个荷包蛋就更美味了.当然如果拿出去卖也可以卖个一分钱一斤的,刘福心里美滋滋的,拿着锄头挥动着汗珠子,不知道劳累。


    此刻,孙道士打这条小路经过朝着下湾的方向而去,顺便和刘福打了一个招呼,下班了,太阳都要下山了,真是一个劳动模范。


  刘福欠了欠身子停顿下来,对着孙道士微笑起来,抛出几句话来,你这个道士又是去那家骗吃骗喝吧!瞧你那样,就知道行骗,我就不信你这玩意儿,人死了就死了还要什么超度呢?人死了煮了吃都可以,扔进臭 水沟里都可以安息。


  你这嘴巴里胡乱编织的东西实在是不可以信的。


    孙道士被刘福的话差点噎住了,怎么说话可以如此损人呢?你刘福有意见可以背地里说,但也不至于如此吧!孙道士毕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怎么会对大队长红脸真吵呢!他马上笑了笑,将话抛回,呵呵…..我去骗吃骗喝,要不了多久就回来,队长啊!倒是你要抓紧时间干啊!我去去就会,你不会等我回来,你的那几把灰还没有散完吧?  废话!这几把灰还要不了十分钟就可以搞定,倒是你孙道士要做到半夜 回家呢!刘福讥笑着。


    那好吧! 等着吧,你就等着吧!孙道士右手手指伸开放在嘴边呵了一口气,朝着刘福的方向一送,做吧,慢慢地做。


    孙道士走了,他赶着去做法事,留下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


  刘福轻快地将手边的几把灰撒好了,准备上岸回家去。


  抬头朝着西边的夕阳望去,还早的很,夕阳还没有下山呢!这个孙道士尽是吹牛,说什么要我在这里等着他回来,你做梦去吧!  刘福回家发觉手里特别的脏,一定得洗洗,那柴木灰裹挟的是粪便时而从手指里发出臭烘烘的味道,用这样的手去端碗吃饭,多少有点儿味道,还是洗洗吧!刘福来到水沟里蹲下洗手,水清澈见底,有一片片叶子竖立在水底好不奇妙。


  一边洗手,一边观赏那些树叶,发觉这些树叶都是活的,并不是真的树叶。


  它们还可以缓缓的游动呢!有脑袋,有尾巴,还有鱼鳞……  哇!我的乖乖,这些树叶不是 鲫鱼么?静静地摆动着诱人的尾巴的鱼,不是一条,而是数以百计条,从目光里闪现都是这么肥的鲫鱼,怎么不馋人?刘福赶紧挽起裤脚,窜进水沟里双手如螃蟹的抓子伸开,去抓鱼。


  那些鱼呆头呆脑地任由刘福去捉,不一会儿这些鱼都一一落入了他的手里。


  捉了满满的一大勺子,足足有三斤重。


  他乐得喜笑颜开,准备拿回家煎着下酒。


  当他的脚一离开水沟,眼睛又直了,沟里依然有密集排布的鲫鱼,从水沟的这边一直延伸到了水沟的那头。


  邪门了,那鱼一动不动地竖立在原处等待刘福去捉呢!刘福有点发傻了,今天是怎么了,哪里游过来这么多的鱼呢?转眼又一想;得了,还是捉吧!刘福将田埂上的一担大 箩筐提过来,置放在水沟边,他重新跑进水沟里捉鱼。


  一条,两条,三条,四条……就这样源源不断地抛出许多的鲫鱼到箩筐里,箩筐里的鲫鱼都炸开了锅在噼里啪啦的摆动身子,卷起尾巴在挣扎着想要回到有水的地方去,在箩筐里太久会缺氧窒息的。


  刘福哪有空去搭理箩筐里的鲫鱼,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去捉更多的鱼呢!他累得汗流浃背,全身没有一丝干纱,连短裤都湿透了,幸好是夏天,要不刘福非感冒不可。


    时间慢慢地流逝,夕阳早已滚进了大山里做梦去了,夜空里有皎洁的月亮在值班呢!她深情地注视着大地,也好奇的望着忙得不亦乐乎的刘福。


  刘福的箩筐里装得满满当当的鲫鱼,才眷恋不舍地上岸来!也罢,今天就忙到此刻为止,我要回家去了,他根本不知道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了,想想那个孙道士也做完了法事回家去了。


  他也高兴地肩挑着担朝着家回家,嘴里一边唱着,你挑着担,我牵着马,我是一个快乐的大龙虾…..  家里媳妇在家焦急地等着,看着刘福疲惫的回来了,有点责怪,你为何回来地这么晚?你被鬼抓去了吧!  放屁,我告诉你,今儿个我高兴,我捉了满满一担鱼,你赶紧地去捞出十几条来,洗洗放在锅里煎了,我好下酒,叫闺女和儿子也出来解解馋。


  刘福很想一饱口福。


    我的玻璃店的隔壁是家做铝合金门窗的店子。


  老板姓肖,五十上下年纪,矮矮的个子,逢人一打招呼便满脸堆笑,以致眼角和额头的皱纹挤逼得愈发深刻而显眼。


     老肖自诩人生两大最爱,一曰,买码(地下六合彩),二曰,嫖妓。


  他常常不请自来我的店里,从来不管我是忙碌还是悠闲,一开口就是津津乐道于他的上述两大爰好的话题,他的畅谈永远都是以“娘卖x的”开头,先是关于他昨晚买码的情况,买中了码,比如中了一个特码什么的,赢了几百上千不等。


  不过大多情况下,以未中码输钱为主。


  这时,他便要抱怨,便要奥恼:娘卖?给!应该是出龙的,码报上的诗明明讲的是出龙码的,怎么偏偏又出了蛇!娘卖╳给!码报也骗人!&hellip(两个洞一起插哦!好刺激);…  我昨天晚上又去那巷子了,老肖话题突然一转,转到他的人生第二大爰好上来了。


  因为新话题豪无过度的转换得太快,我常常被弄得一楞一楞的半天回不过神来。


  嗯个婆娘不错,三十多岁,肉多屁股大,尤其是那对大奶子在我下面晃荡晃荡的,蛮有劲,净是个味道。


  我吭嗞吭嗞搞了好久,……(此处省略百余字),他x的,价钱也划算!只要五十元。


  老肖伸出五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怎么样,我带你去玩玩?什么?不会的,很卫生很安全,每次事后都用消毒液洗哩!……还怕,怕什么呢?要不你带套得了,不过,我从不带的,带上就没感觉了,得病?得个卵!我卵事都没有,都玩了十多年了。


  ……我能看得出(鸡婆)有没有病啊,所以,我不怕,……  老肖说得口水泡沫星子满天遍地横飞,脸上容光焕发,眼晴晶亮,连手脚也似乎要舞蹈起来。


  老肖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男人嘛,上面嘴巴要呷饱呷好,下面老二也不要亏待哦!  禁不住老肖在我面前聒噪过无数次,不知是出手猎奇还是男人的本能使然,是夜,我终于决定和老肖去那老巷去“看看”。


    这是镇上东边的一条老巷,巷子的两边皆是百余年历史的一栋紧挨一栋的老旧木屋,青石板铺就的巷道,巷道不宽,仅二三米之距,行走其间,阴凉略带霉腐的气息迎面袭来,行人也稀疏,没有车辆和人群的喧嚣吵闹,踩在古老的石板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咚咚声,显得寂静而安祥,置身其中,我感觉仿佛穿越到了古代,有一种异样的兴奋和喜悦。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