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爱之谷官方商城

宝生リリ寶生莉莉

宝生 リリ 寶 生 莉莉


  今天,我难得休息,就趁着晴暖的天气带着宝贝去街上转转,上海的冬天,并不寒冷,走在大街上还能感受到冬日暖阳的亲密包围。


    等我玩累了,蒙蒙却还是赖着不愿 回家,小孩子,就是贪玩,也是可爱的天性嘛!  就这样,走着走着,我带着宝贝又来到了那家熟悉的服装店,最近,真是太忙,好久没去看看了,还真想着那位大着肚子的老板娘 小陈,我们很谈得来,她经常给我不错的折扣。


    于是,我就带着宝贝径直走进了店内……刚进店内,就看见老板娘抱着一个才两个月多大的小婴儿,那孩子长得粉嘟嘟的,真是好可爱啊!  原来,小陈不久前刚喜得贵子!可是奇怪,孩子这么小就出来做生意了,怎么不在家好好休养呢?小陈看到我就像看到失散多时的旧友,一边叹着气一边向我叨叨那些烦心和尴尬的郁闷事:  原来,小陈最近正跟 婆婆闹情绪呢!原因却更雷人:因为她不愿意把多余的 奶水公公喝,婆婆就扬言不带孩子了!听完这个荒唐的理由,我简直被雷到外焦里嫩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崩溃!婆婆让我喂奶水给公公喝(2/2)  其实,小陈的婆婆人不错,也很照顾她,就是过于 节约了,俗称抠门,什么剩菜、剩饭的都不许浪费的,统统自己解决,就算自己不能解决的,也会让公公代劳。


    唉,没想到,这矛盾竟是缘于那过多的奶水!  月子里,婆婆很照顾小陈,变着法地给她做各种各样的催乳汤,各种有营养的汤水,这样的结果导致了她的奶水太多了,孩子根本吃不了!  每天都要剩下很多很多……本想给她老公喝,可那 男人一闻奶味就觉着恶心,还想要吐!(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  没想到,这母乳不足让人愁,母乳过剩更让人发愁:这奶水,营养多丰富啊,扔了真可惜!但如果不扔,真的是太糟蹋了!  有一天,婆婆忽然对着小陈牛奶般的乳汁发愣,不一会说出了心里话:媳妇跟你商量个事,你这奶多好啊,多有营养啊,千万别再倒了,多浪费,我寻思了个好方法:一会儿给你爸喝,你爸就爱喝这母奶!这个爸当然指的是公公。


  崩溃!婆婆让我喂奶水给公公喝(2/2)  还没等小陈反应过来,婆婆早已把一大碗多余的乳汁拿给公公喝了……小陈当时真的尴尬极了,因为这奶水是给孩子准备的,怎么竟慰劳公公了!  这,真是太那个了!等老公回家后,小陈就把心中所有的委屈和郁闷统统倒给男人听。


    没想到,男人听后非但没有一句安慰,还乐呵呵地说:这有什么呀!都是一家人,我儿子还是我爸的血脉呢!  我爸就好这口,记得当年我婶婶生完堂弟后奶水特多,那多余的奶水还不是我爸一个人包了!哦,原来公公是这方面的专业户啊,难怪婆婆一个劲地鼓动呢。


    之后的日子里,公公每天都会解决媳妇多余的母奶,从一开始的羞涩到如今的大方坦然。


  哎,这对活宝公婆真是让小陈崩溃到了极点!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些叹息:小陈越反抗,婆婆越来劲!婆媳关系就此慢慢激化。


  小陈一气之下就搬到了店里,说一个人给孩子喂奶好过公婆的监督。


  崩溃!婆婆让我喂奶水给公公喝(2/2)  说实话,听完小陈的难堪遭遇,我也顿觉尴尬万分,别扭连连的!不要说是小陈这个当事人了,就是我这个倾听着也够晕的!  唉,我理解小陈的感受,那个喝你母乳 的人,毕竟是公公啊,就算是自己的亲爸,估计在这问题上也是挺难堪的,猜想只要是思想和行为都正常的父亲,也不会主动要求做这事吧!  这世界上也不会有这样的亲爸吧?更何况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公公呢!哎,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节约是好事,这没错,可不是所有的节约都是受人欢迎的!节约过头了就是抠门,抠门过分了就是遭人厌恶了!真是想不通,小陈的婆婆为什么如此节约呢!真为小陈难过和叫屈呀!  其实, 多余的母乳可以用于很多地方,我所知道的就有几个:比如可以给宝宝洗澡,给自己做个面膜,还可以用来浇花等等。


    记得,我月子里多余的母乳都给老公喝了,不知各位亲们还有什么妙法来处理多余的母乳呢?大家一起替这位新手妈妈支支招吧,让她不要再陷入这样的尴尬境地了。


  崩溃!婆婆让我喂奶水给公公喝(2/2) 果然,听到 刀疤男的话之后, 阿瓦拉愤怒地喊道:“保安,快叫保安来,把这些败类给我轰走。


  ”紧接着,阿瓦拉朝我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转身走进了BTT集团的大门。


  BTT其他高层也跟着纷纷走了进去, 沙迪颂临走时也看了我一眼,然后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看来,项目已经黄了。


  刀疤男对阿瓦拉的话不以为意,而是看了看我身后的 白薇,说:“川,这个女的很正点,是你的同事吗?”“去哪可以找到你?”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平静地反问了一句。


  刀疤男微微一愣,饶有兴致地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克拉酒吧。


  ”见到BTT的保安走过来,刀疤男朝我挑衅地扬了扬下巴,然后带着那帮混混转身离开。


  等他们上车走远,白薇几步跑到我面前,寒着脸问:“秦川,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不知道。


  ”我依然望着那帮人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回道。


  “不知道?”白薇似乎很愤怒,“他们跑过来跟你称兄道弟,恐吓阿瓦拉他们,把BTT的人都气走了,你现在跟我说你不知道?”“我们差一点就拿到项目了,这帮人一出现,我们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你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懒得回答她那一连串的质问,只不停思考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不用猜,那帮混混肯定是曹文怀叫来的。


  他跟我玩了一手阴的。


  手段有些低端,但效果很好。


  “秦川,你说话啊!现在该怎么办?”白薇再次质问我,声音有些变调。


  我有些不耐烦:“你特么能不能消停会儿?”“你……”白薇气结。


  “秦川,注意你的态度,怎么跟白总说话的?”一旁的钟康宁似乎看不过眼了,横到我身前,用命令式的语气喝道。


  “我怎么说话关你什么吊事。


  ”“你……你这种社会败类,不配进我们公司工作,白总,马上开除他吧。


  ”钟康宁的语气慷慨激昂。


  “我支持钟经理的意见,秦川就是个小混混。


  ”“没错,要不是他找来刚才那群混混,BTT的人也不会被气走。


  ”“这个项目我们没戏了,都怪他。


  ”项目组的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句地在旁边附和。


  白薇没说话,而是定定看着我,那眼神既愤怒,又失望。


  大概是因为我搅黄了项目,也正在犹豫着,要不要马上开除我。


  我没理会那些人的聒噪,只平静地看着白薇,等着她开口让我滚。


  但她只说了一句:“你该怎么解释?”“没空跟你解释,我得先去搞清楚一件事。


  ”我一边说着,一边朝路边走去。


  讲真,我现在压根就没法解释,碰到这种事情最好就是先保持沉默,等搞清楚状况再说。


  白薇不了解我,她也不知道我和曹文怀见过面,并结下梁子,但她知道我坐过牢,知道我有痞气。


  至于阿瓦拉和BTT其他高层,他们更不了解我,很可能真的以为我跟当地的混混有瓜葛,甚至想以此来恐吓他们。


  就算他们觉得事情有蹊跷,猜到是其他竞争对手搞的诡计,他们也只会装聋作哑而已。


  这事还得我自己解决,不是为了拿下项目,而是不能白吃这个亏,得找回场子。


  清迈城不大,克拉酒吧并不难找。


  酒吧名字挺浪漫,但风格并不浪漫,布满污迹的地板和墙上乱七八糟的涂鸦,无不显示这是一个秩序混乱的地方。


  而且,这酒吧大白天的就有一堆混混在里面喝酒打牌。


  我打开手机的视频拍摄,把手机放进衬衣的左胸口袋,然后走了进去。


  因为我的到来,原本喧闹的酒吧陷入了安静,不论是正在打牌的、喝酒的,还是正搂着衣着暴露的 泰国妞的,几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他是刚才BTT那个人,来找麻烦的。


  ”有人突然说了一句。


  然后,那群泰国佬纷纷起身,脸色不善地朝我围了过来。


  (我的男友一千岁)我淡定地扫视了一圈,没看到那个刀疤男之后,平静地说:“我找刚才那位脸上有刀疤的先生。


  ”没人回应,那群泰国佬已经围成了一个圈,把我围在中间,一个个像盯着猎物的野狼,就等着头狼下令就扑上来。


  我丝毫不惧,依然淡淡地四下打量这些脸色不善的吊毛。


  这种情况,在监狱里我见得多了,被十几个人踩在地上的时候,我都能拉几个垫背的。


  “让他进来吧。


  ”气氛异常紧张的时候,酒吧角落里终于想起了那刀疤男的声音。


  人群自动分开了一条路,我不急不缓地走了过去。


  刀疤坐在最靠里的那一桌,旁边有个身材火辣的泰国小妞,还有两个身材壮实的汉子。


  见我走近,其中一个手关节骨头明显较粗的汉子迎了上来。


  我张开双臂,那汉子从我肋下仔细往下搜,见我没带武器之后,便让开了道路。


  “年轻人,很有胆量嘛。


  ”刀疤饶有兴致地笑着说。


  我走过去,脱掉西装挽在手臂上,坐下,自然地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衬衣口袋的手机摄像头尽量对准刀疤。


  “请问怎么称呼?”我一边问,一边拿出香烟点燃。


  “ 班沙


  ”“班沙先生应该已经知道我的名字,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开门见山吧,是曹文华叫班沙先生去故意抹黑我的,对吧?”班沙没有回答,而是裂开一边嘴角笑了,让那条刀疤显得愈加狰狞,同时两眼定定看着我,似乎想要看穿我心里的想法。


  我两手一摊:“再直接一点,我来这里,不是想找班沙先生讨公道,而是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哈哈哈哈……”班沙突然仰头大笑,“你们中国人真是奇怪,那个叫曹文怀的有钱人啰里啰嗦,你倒是很爽快。


  “不过,我喜欢你的爽快,也很喜欢做生意,但我得事先声明,曹文怀给了我一百万泰铢,如果你出的价钱少于这个数,那就不必谈了。


  ”“一百万泰铢?”我故意显得很惊讶,抬起身,让摄像头角度更佳,问道:“班沙先生,你是说,曹文怀就为了让你走一趟,去BTT找我说几句话抹黑我,就给了你一百万?这……抱歉,这价格让我难以置信。


  ”班沙有些得意地点头:“没错,他刚找我谈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显得很惊讶,而且今天也很顺利,BTT那些傻子真的上当了,就在回来的路上,我还跟曹文怀见了一面,他已经把剩下的五十万现金全部付清了。


  “我说了那么多,只要你出得起这个价钱,我们就接着往下谈。


  ”我装作心情沉重地长长吐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闭目思考。


  片刻后,我睁开眼,苦笑着摇摇头:“抱歉,班沙先生,我大概出不起这个价钱。


  ”“那就没得谈了,请吧。


  ”班沙的脸色变得有些不悦。


  看得出,他是个很贪钱的人,而且为了钱不会讲什么规矩道义。


  我没起身离开,而是笑了笑,说:“班沙先生,虽然我出不起那个钱,但曹文怀出得起,你完全可以再找他要一百万。


  ”“什么意思?”班沙眉头一皱。


  “班沙先生,实话告诉你吧,我所在的公司和曹文怀是竞争对手,都在抢BTT的一个价值五千万泰铢的项目,本来BTT是打算和我的公司签合同,但今天被你给搅黄了,接下来,BTT就会跟曹文怀签约。


  ”“拿下这个项目之后,曹文怀可以挣将近两千万泰铢,他给你那一百万,不过是区区一点零头而已。


  ”“班沙先生你现在完全可以再去找他,让他给一百万,甚至两百万,三百万,如果他不肯给,你就拿你们双方的交易威胁他,抹黑他,也搅黄他跟BTT的项目合作。


  ”“你觉得,他为了挣两千万,会不会舍得多给你两三百万?”说到这,我惬意地吸了一口烟,微笑看着班沙。


  班沙皱着眉头思索,眼神变幻不定。


  没多久,他舒展眉头,裂开嘴笑了。


  “川先生,你这么做,有什么目的?”“没啥目的,就是单纯的不爽,不想让曹文怀那么好过而已。


  ”“哈哈哈哈,我理解,也谢谢你的建议,你不说的话,我还不知道你们在谈这么大的生意,还不知道曹文怀能挣那么多钱。


  ”我站起身:“好了,那就不打扰班沙先生了。


  ”“川先生再见,不送。


  ”班沙也站起来,对我合十双手行了一礼。


  我也朝这个自己很想打他一顿的刀疤泰国佬行了个合十礼,然后走出了酒吧。


  上了出租车,我这才拿出手机,关掉了摄像头,调出视频,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画面和声音。


  我没有得意忘形,而是闭上眼,仔细思考下一步的动作。


  回到酒店,走进大堂的时候,我看到了坐在休息区的曹文怀和林 洛水


  他们并不住在这个酒店,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应该是想来找我的。


  “秦川。


  ”曹文怀叫了我一声,但没有起身,而是依然舒服地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我,丝毫不掩饰他眼里的得意和讥讽。


  林洛水倒是站了起来,脸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很快又尴尬地坐了回去。


  我笑了笑,走过去坐在曹文怀对面,说:“曹总很大方啊,一百万泰铢……好像也要二十多万人民币吧?”曹文怀的笑容一凝:“你去找过班沙?”“嗯,刚去他那坐了一会儿。


  ”“哼!”曹文怀重重哼了一声,“就算你去找他,又能怎样?BTT的人已经对你很不满了,你已经输了,这个项目是我的。


  “说到这,我得感谢你,要不是你说服BTT的高层的话,他们也不会排除掉硅谷和印度的公司,最后让我捡了便宜。


  ”我依然淡淡笑着:“曹总意思是说,BTT高层决定要跟曹总签约了?”“没错,我刚刚收到的消息,BTT的高层开会做出了决定,排除硅谷、印度及智文软件,选择和我们曼迪科尔签约,不出意外的话,过了泼水节他们就会找我谈合同细节了。


  ”“嗯,那就恭喜曹总了。


  ”我有些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似乎对我的风轻云淡很不爽,曹文怀脸色突然变得狰狞:“我警告过你,不要得罪我,现在你知道跟我作对的下场了吗?”我耸耸肩,轻轻“嗯”了一声,扭头看向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林洛水。


  林洛水低着头,不敢直视我的目光,似乎有些内疚。


  曹文怀突然站起身,居高临下用鄙夷地眼神看着我,不屑地说:“就你这种不入流的小瘪三,穷比一个,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我要整你就跟踩死一只蟑螂一样简单。


  ”说着,曹文怀把林洛水拉起来,故意搂着她的腰,讥讽地说:“连你的女人都是我的,你怎么跟我斗?哈哈哈……”在得意猖狂的笑声中,他搂着林洛水走出了酒店。


  从始至终,林洛水一直低着头,不敢回头看我一眼。


  我忍着想把他打成废狗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起身回酒店房间。


  曹文怀说的应该是真的,竞争项目的公司原本只剩下四家,如果BTT想要中国人的勤奋劳动力和人性化设计,就必然会排除硅谷和印度,又因为班沙那帮人出来搅屎,智文软件被排除,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曹文怀了。


  但他似乎高兴地太早了。


  他敢玩阴的,我就敢陪他玩,还会玩得他刻骨铭心。


  第一步的关键视频已经拿到了,接下来第二和第三步都顺利的话,我要让他赔个血本无归。


  回到酒店房间,接近午饭时间的时候,我给沙迪颂打了个电话。


  幸运的是,沙迪颂还肯接我的电话,只是打招呼的语气有些无奈和苦涩。


  我笑着说:“沙迪颂先生,你该不会也认为我找混混来恐吓你们吧?”沙迪颂苦笑:“川,我相信你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或许阿瓦拉先生也不信,他或许猜到了这是一种商业竞争的手段,但当时有太多人看到,听到了那些小混混说的话,有人会信,还会四处传播,现在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我们BTT集团内部,所有人都在说智文软件的人找小混混来恐吓我们公司。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公司不可能会跟你们签约,肯定会跟别的公司签,以表明不畏惧黑恶势力的立场。


  ”我依然笑着说:“这些情况我早预料到了,但我今天打给你,不是想讨论这些,而是想问你一个可能会让你为难的问题。


  ”“川,请说吧,我还能帮得上忙的话,会尽量。


  ”“好,先谢谢了,我想知道阿瓦拉先生是不是同……性恋?”“啊?”沙迪颂在电话里讶然失声,又显得有些慌乱。


  “你……川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阿瓦拉先生是个慷慨善良,很受人尊敬的人,他的品行道德几乎无可挑剔……”我有些无奈:“沙迪颂,你误会了,我不是要做什么对阿瓦拉先生不利的事,我只是想确认这条信息,然后想办法重新争取和BTT的合作而已,我发誓不会做出任何有损他名誉的事情。


  ”沙迪颂陷入了沉吟,良久后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阿瓦拉先生他……怎么知道的?”“他看我的眼神,和别人有些不太一样。


  ”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