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爱之谷官方商城

scarlettingridjohansson

scarlett ingrid johansson


  远在天堂的 表哥……不久以后,我也要随你而去了,到时 我和 丈夫当着你的面跪下,向你忏悔。


  ———作者  我今年79岁了,是一个孤老太太,无儿无女无老伴。


  多年前家住四平的姑舅表弟收留 了我,与他们一家人 生活在一起,我才算老有所依了。


    不久前,我被查出得了胃癌,我知道属于我的几十年就要结束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自己的一生,总觉得有件事让我放不下,让我死不瞑目。


  都说时间能冲淡一切,但它憋 在我心里已经有26年了,却还是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现在我把它公开说出来,一是不想将这份愧疚埋进黄土,二是希望让更多的人来吸取我和丈夫的教训,不要为了几个钱而做出 悔恨一生的事。


    我出生在四平,是个地地道道的汉族人,20岁时嫁给了一个蒙古族的小伙子,是我大姨为我们牵的线。


  我大姨的家在内蒙古大兴安岭西北麓的免渡河镇。


  那个时候,免渡河还是一座默默无闻、人烟稀少的农牧小镇,由于它处于大山腹地,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还相当陌生。


  免渡河镇因海拉尔河支流免渡河流经镇内而得名。


  免渡河是蒙语安全的意思,但我在这个安全的地方,却收获了不安全的苦果。


   情感天地:79岁的牧民因 责骂害死表哥而悔恨(5/5)  结婚以后,我和丈夫一起在免渡河北边的一个大 草甸子上,为生产队放养着几十头牛和几十只羊。


  我每天都跟着丈夫去放牧,过着艰苦而疲累的生活。


  我们住的地方条件很不好,就是在地上挖一个半地窨子似的房子,里面非常阴暗,也特别潮湿。


  那里的夏秋蚊虫很多,身上常被叮咬得没有一块好地方。


  那里的冬天也奇冷无比,有时最低气温能达到摄氏零下50度。


  其实,那里最难忍受的,还是无边的寂寞。


  在那个广阔的大草甸子上,方圆百里没有人烟,想见到一个人影都难。


  那个年代,草甸子上的狼也不少,经常在夜里偷袭羊群。


  有时赶上狼来的时候,我和丈夫一宿都无法睡觉,我们要整夜守在羊圈边,丈夫拿着猎枪对狼和空中放枪,我则要点起火把来吓唬狼。


  我们养的那条黄色的大狗,也勇敢地向狼扑去,和狼撕咬在一起。


  每一次,狼都没有占到便宜。


    那一段日子让我们过得胆战心惊。


  我35岁的时候才怀上孕,那时丈夫便不再让我跟着放牧了,可我不放心他一个人赶着牛羊一出去就是一天,就硬是跟着。


  在我怀孕4个多月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们放完牛羊往回赶的时候遇到了一群狼。


  当时我骑的是一匹小黑马,这群狼把小黑马吓得撒腿就跑,我也从马背上掉了下来,摔流产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怀过孕。


  而那次狼群并没有攻击我们。


  情感天地:79岁的牧民因责骂害死表哥而悔恨(5/5)  1981年底,牧区实行了羊群草地承包制,我和丈夫分到了几头牛和几十只羊,那片大草甸子也承包给了我们。


  牛羊都是自家的了,草甸子也归我们管了,我们放牧得更加上心。


  看着羊肥牛壮,一茬接一茬地出栏卖钱,我和丈夫越干心越盛。


    为了能挣更多的钱,1985年春天,我们两口子又买来了100只羊,加上我们原先的80头牛和50只羊,忙活起来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于是我们商量雇人来帮忙。


  可张罗了一个月也没有雇着,原因是我们要在大草甸上吃住,条件很差。


  我前边提到了,其实所谓的住,就是住在一个半地窨子似的房子里,没水没电,再加上生活枯燥单调,所以张罗了一个多月也没有雇到人。


  怎么办呢?正当我们愁眉不展的时候,大姨在镇上给我们推荐了一个人,他是大姨父的侄子,比我大两岁,我叫他表哥。


    一听是他,丈夫连连摇头说不行,起初我也不太同意。


  因为我这个表哥虽然人高马大、身强力壮,又是光棍一条、没牵没挂的,但他有点傻,也就是常人所说的缺心眼儿。


  可眼下实在是雇不到人了,没有办法,我们只好采纳了大姨的建议,雇佣表哥。


  情感天地:79岁的牧民因责骂害死表哥而悔恨(5/5)  没过几天,大姨就把表哥领到了我们家。


  我们虽然有些不满意,但又觉得在这大荒原上,连个人影都很难看到,也就这么将就了。


  不就是放个牛、羊吗?也没什么难的,告诉他怎样放、到哪里放、到了晚上怎么把它们都赶回来,就行了。


  我和丈夫一番叮嘱,表哥连连点头,表示都听明白了。


    表哥刚开始放牧的时候,我们两口子跟在他后面,偷偷地观察了一段时间。


  嘿,别说,大姨的眼光还真行,这位表哥干起活来还真不含糊。


  为了让牛羊吃饱喝足,他每天都按我们的要求把它们赶到四五十里地以外水草最丰茂的地方,一放就是一整天,不到天黑都不回来,一点也不偷懒。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我们的牛羊也在一天天地长大长高长壮。


  我们这个乐啊,憧憬着牛羊出栏时的喜悦,也算我们没有白吃这份苦。


  这样想着,我和丈夫都感觉非常地快乐。


    如果日子能这样顺利地过下去,该有多好!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情感天地:79岁的牧民因责骂害死表哥而悔恨(5/5)  刚刚进入8月份,大草甸子上的天就好像漏了一样,大雨不断,一连七八天都不开晴。


  整个草地泥泞不堪,牛羊被大雨困在圏里饿得咩咩哞哞地直叫唤。


    总算盼到晴天了!望着湛蓝的天空、红彤彤的太阳、绿油油的草场,我们的心情顿时舒畅起来,表哥也乐呵呵地赶着牛羊出发了。


  一整天,我和丈夫都被这大雨过后的晴空感染着,丈夫特地杀了一只羊,准备晚上做手把肉,改善一下生活;我则忙着收拾屋子、晾晒被褥、生炉子煮奶茶。


  傍晚时分,表哥赶着牛羊回来了,他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


  我招呼着表哥准备进屋吃饭,丈夫则开始像往常一样清点牲口的数目。


  表哥没有立马进屋,而是随着丈夫一起清点牲口。


  一番清点过后,丈夫狐疑地点起了第二遍……当第三遍点过后,他不满地瞪了表哥一眼,嘟囔道:少了 两头牛都不知道,真是个傻子。


  说完,他骑上马便去找那两头丢了的牛,表哥随后也骑马跟了过去,我则在家焦急地等待着。


  情感天地:79岁的牧民因责骂害死表哥而悔恨(5/5)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他们回来了。


  我看见丈夫一脸的愤怒,那张脸几乎因为愤怒变了形。


  表哥则蔫头耷脑地跟在后面,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


  丈夫一脚踹开了房门,掀翻了我已经摆放好的碗筷和一大盆热气腾腾的手把肉。


  表哥怔怔地愣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一看事情不好,拉着表哥进了屋。


  还没等我们坐下,丈夫便骂开了,什么难听骂什么。


    再看表哥,只见他不停地搓手,一个劲地重复着:都怨我,都怨我……丈夫怒吼着:说这些有什么用?两头牛五千多块就这么没了,你是死人啊!两头那么大的牛陷在沼泽里不能动了你都看不着,你真是他妈的傻×啊!我这才听明白,原来那两头牛陷在沼泽里出不来窝死了,表哥没有发现,难怪丈夫生气。


  我也挺气愤的,没有阻止丈夫的叫骂,而是也怒气冲冲地数落表哥:你啊!我怎么说你呢?你可真是缺心眼儿!我们供你吃、供你喝、供你住,工资一分不少你的,你怎么连头牛都看不住!你可祸害死我们了!情感天地:79岁的牧民因责骂害死表哥而悔恨(5/5)  看我们两个数落个不停,表哥嗫嚅着 说道:以后我不要钱了,白给你们放牛,来抵那两头牛。


  丈夫一听火气更大了,吼道:你还想放牛?我还敢让你放牛?你还不得把我的牛都放没了啊!再说了,你要放多长时间的牛才能抵上我那五千多块?你给我滚吧,滚得远远的!你这个大傻子!  表哥被骂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他双手不停地挠着自己满是污泥的裤腿,嘴里喃喃地重复着:五千啊,五千……然后跌跌撞撞地出了门,向大草甸子深处走去。


  我有心叫住他,可一想到那两头牛马上就可以出栏了,五千多块就这么没了,心里也很气愤。


  想自己在这个空旷的荒草甸子里,过着原始人一样的生活,如果不是外出办事,一年连个生人影儿都看不到,那种寂寞和孤独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这都是为了啥啊?还不是为了多挣点钱吗?可是,这两头牛死了,五千多块就这么赔进去了,真是倒霉透了!所以,我看着表哥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时,没有阻止他离去,甚至连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


  情感天地:79岁的牧民因责骂害死表哥而悔恨(5/5)  第二天早晨,我和丈夫一觉睡来,心情都平静了许多,觉得昨天对表哥做得有些过分,这才想起表哥没有回来。


  在这茫茫的荒草上,别说黑天了,就是白天也很难步行走出去,表哥心眼又不够用,他能走到哪里去呢?一这样想,我和丈夫就开始担忧起来,丈夫决定去镇上的表哥家里,看看他到家没有。


  表哥的家,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妈和一个未出嫁的妹妹,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了。


    临近中午,丈夫神色慌张、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刚一下马他就冲我嚷道:不好了!他没有回家!能不能出啥事啊?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也悬了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头。


  我和丈夫急急地跨上马,在大草甸子上寻找起来。


  东边、南边、北边都快找到头了,也不见个人影。


  眼看着天要黑了,我们找得口干舌燥,眼冒金星,心里更加焦灼不安了,最后我们只好把希望放在了西边。


  情感天地:79岁的牧民因责骂害死表哥而悔恨(5/5)  西边有片方圆六七里地的小荒山,那里水多草厚,但我们几乎从来不去那里放牧,因为那里的蚊子多得吓人。


  一到夏秋,蚊子多得能吃牛,上了山一脚踩下去,陈草团里能轰出成百上千的蚊子。


  那片山人畜都害怕,很少有人敢进去,但为了寻找表哥,我们只有硬着头皮往那里奔。


  刚往西边跑了一袋烟工夫,我们就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马,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真希望是自己看错了,可是这一切却是真的!只见一棵碗口粗的树上挂着表哥僵挺挺的尸体,他身子下面的地上被坐了一个深深的大坑,看得出他在临死之前,曾经挣扎了很久,他是多么的绝望与悲伤!  在我们把表哥从树上解下来的时候,见表哥的脸上、身上、手上到处都是被蚊子叮咬过的痕迹。


  如果我们再晚来一会儿,连表哥的尸体都要被蚊子吃掉了。


    表哥的死,让我和丈夫产生了强烈的负罪感,总觉得是我们害死了他。


  丈夫无法从表哥的阴影里走出来,总是精神恍惚,总感觉表哥的魂灵在召唤着他。


  我和丈夫都没念过书,没有文化知识,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为了安抚表哥的在天之灵,别让他缠上丈夫,我们两口子多次到表哥吊死的那(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棵树下长长地下跪和久久地流泪。


  我们就在那棵树下默默地跪着,悄悄地流着泪水,什么都不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情感天地:79岁的牧民因责骂害死表哥而悔恨(5/5)  但是,丈夫的精神并没有好转。


  后来,我们到镇里请来了一个跳大神儿的,跳了好几回,但丈夫的精神仍然很差。


  再后来,丈夫开始酗酒,终日借 酒精来麻醉自己。


  就在表哥死后的第三个冬天,醉酒中的丈夫在一次放牧中,迷迷糊糊地跌下马背,被马踩死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一定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让人家小鬼儿找上门来,抢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抢走了表哥,又抢走了与我相依为命的丈夫!  丈夫死后,我再也没有了在那里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匆匆变卖了剩下的牛羊,永远地离开了那块令我肝肠寸断的伤心之地。


  本以为远离了那个地方,换了新的环境,自己的心里会好受些。


  可是,刻在心上的印记是无法磨灭的……  随着我病情的加重,我越发想明白了,人生之中,还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的呢?而表哥年轻健壮的生命,却在我和丈夫的责骂声中被葬送了!远在天堂的表哥,请你原谅我这个曾被金钱迷失了双眼的表妹吧!不久以后,我也要随你而去了,到时我和丈夫当着你的面跪下,向你忏悔。


   “林老师给的?”我扭头冲着林老师装傻问道:“老师,你这个牛奶在哪里买的啊,我还想喝,能不能卖点给我啊。


  ”“不卖。


  ”林老师急促的说了一声,然后急匆匆离去。


  看着林老师羞怯的模样,我真想多喝几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机会。


  “你还在想林老师吗?” 周月茹有些吃味,她掐了我一把,我痛呼了一声。


  “疼。


  ”周月茹自知过抓的重了一些,又小意在掐肿了的地方揉了揉。


  “周班导,你看我有机会跟林老师一起…?”周月茹红唇亲了过来:“林老师有家庭的,而且夫妻刚有小孩,两人很恩爱哪。


  ”我明白她的意思,大为遗憾,打起精神对付起周月茹,颇有些发泄不满的意思……时间过了一个礼拜,学校的新生舞会广场终于布置完毕,周月茹也摆脱了每晚晚回家的厄运。


  虽然她的晚回来,每天都在给我和姐姐制造机会,但依旧没有攻克姐姐。


  两大美女的共同服侍的愿望,使我一直在努力坚持。


  这一天周月茹穿着一袭半透明的粉色星点晚礼服,纤细的胳膊,优美动人的线(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条,紧绷的双腿,这些都让人目眩神迷。


  简直能把人的魂魄给勾了去。


  她挽着我的手臂,我沿途收获了一个个雄性生物妒忌羡慕的眼神。


  我这是成了男人公敌了吗?虽然我没 开口,但是心里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今天月茹姐是不是很给你长面子啊。


  ”周月茹笑如狐媚,她勾了勾我的下巴,吐气如兰。


  我在她耳边悄悄说道:“感受到了吗,这就是我的回答。


  ”周月茹轻咬下红唇,居然在几百人的舞会会场掏了一把,我连忙咳嗽了一声。


  “呀。


  ”一声娇呼。


  我循声看去,顿时楞住了。


  在眼前的是 林舞月老师,她此时穿着一身轻柔如烟的纱网晚礼服,那长年 跳舞的身躯,虽娇柔却十分有韧性,充满了协调感。


  她背着光看不清长相,但却我误认为是置身在朦胧烟雾中的仙女。


  这一眼看得我有点呆了,简直太美了。


  林舞月和周月茹完全是两种类型,一个能让你心中火焰熊熊,疯狂进军的小妖精。


  一个是能让你轻柔爱抚,细细与她缠绵悱恻的女人。


  这种人分不清高下,但我从现在开始知道:我想要林舞月成为我的女人。


  “你们…这里人多哪,胆太大了。


  ”林老师看着我,白嫩的脸庞上浮起两朵红云。


  我下意识伸手要抓林老师的皓白的手臂…我下意识伸手要抓林老师的皓白的手臂,还有没碰到她,就被一只肥手打落。


  “舞月老师,原来你在这边啊。


  ”先前在办公室企图非礼周月茹的贾主任,挺着一个大肚腩站在旁边。


  他居然是林舞月的舞伴。


  贾主任人品有问题,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色狼。


  可林老师居然答应了他做舞伴,这让我有些不解。


  音乐响起,是一首舒缓的曲子。


  我牵着的周月茹白嫩的手掌走入舞池,一手握住她的腰,往怀里狠狠一拉。


  紧致温热的躯体,瞬间倒在我怀里。


  周月茹“嘤咛”一声,仰头看着我,眼波闪烁。


  我们两人随着音乐缓缓移动脚步,她略有似无的挑逗着我。


  周月茹就算是在跳舞的时候,还是那般火辣。


  “弟弟,姐姐的舞步是不是很厉害。


  ”周月茹转身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厉害,厉害。


  ”我报复性的狠狠踩了她几下,惹得她连连皱眉,对我又掐又捏。


  在这时,我的眼睛的余光看见了林舞月老师和贾主任两人。


  贾主任小眼睛中满是兴奋。


  他此时将手伸到了林舞月的身上,居然硬要将林老师拉到自己怀里,他还撅着厚黑的嘴唇要亲林老师。


  林舞月老师脸上露出尴尬,极力抗拒。


  可她怎么会是贾主任的对手,挣扎了几下都没有挣脱,气的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月茹姐,如果那天在办公室我没及时赶到,你是不是也跟林老师一样?”我问了一句。


  周月茹瞧了我一眼,巧笑道:“走吧,给你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


  ”我和周月茹两人,移动舞步向着贾主任和林老师的方向走去。


  林老师看到我跟周月茹后,虽不敢喊,但眼中明显露出求救信号。


  “贾主任,我们换一下舞伴。


  ”我见缝插针一下子挑开了贾主任在林舞月老师身上的手,将林舞月接了过来。


  贾主任还没有反应过来,周月茹就牵上了他的手。


  林舞月一牵上我的手,立马长吁了一口气,感激的说道:“谢谢你 大明,怪不得所有女老师都不肯跟贾主任搭伴儿。


  ”“英雄救美,应该的嘛。


  ”我一手搂着林老师柔弱无骨的纤腰,一手轻轻捏了捏一下林老师那葱白纤细手掌。


  她的脸一下变的粉扑扑的:“别乱说,我都已经结婚了。


  ”“可结婚了就不代表会变丑啊。


  ”我十分肯定地说着:“林老师虽然不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可是却是我见过最有气质,最像仙子的女人了。


  ”“你的嘴可真花。


  ”林老师似嗔非嗔的瞟了我一眼。


  我情不自禁的将林老师往怀里一拉,我们两的肚子立马就贴在了一块,这时我闻到了一股馥郁芬芳的香味。


  这味道让我深深吸了一口:“好浓的奶香啊。


  ”林舞月老师脸上唰的一下,飘上了两朵红云:“你乱说什么啊。


  ”她另一只在我背后的手掌,掐了我一下。


  我吃疼的叫出声。


  林老师慌了,显然不知道我会这么疼,那手掌急忙在我背后抚摸起来,口里轻轻说道:“不疼,呼呼…不疼哈。


  ”感情林老师把我当成了小孩子,我不禁失笑,搂着她腰肢的手掌游走着。


  先前还可望而不可及的林老师,此时就在我的怀里了。


  林老师颤抖了一下,舞步连连出错。


  林老师的脸颊红彤彤的,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她嗫喏的说了一句:“大…大明…你的那个…”我将头伸到她的耳边,闻着她的发香调笑道:“哪个啊,林老师。


  ”“你那…那个…”林老师羞红了脸,垂着头不敢看我。


  “老师,你长得这么漂亮,而且身材这么好,是个男人都会喜欢你的。


  ”我嘴上满是歉意的说着,心中却乐开了花。


  林老师细弱蚊声的“哦。


  ”了一声,听声音居然有压抑喘息的意思,而且没有反抗离开的势头。


  音乐继续响着,我带着林老师,她的身躯紧贴着我,匀称的躯体随着移动在我身上不断的摩擦。


  这感觉实在太棒了。


  我一个跨步,手掌撑住林老师后背,将她向后仰去。


  她叫了一声:“大…大明。


  ”林老师迷离的看了我一眼,那一双眼中居然泛起了一丝丝晶莹的波澜。


  明显能看出眼神内的那一汪春水。


  林老师有感觉了。


  我将她拉了回来,想要吻她。


  林老师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缩了缩脖子。


  我知道经过刚才贾老师那猴急的一幕,现在的林老师决不能太急切。


  音乐没停,人群没散。


  此时我几乎是将林舞月老师抱在了怀里,林老师全身的一切,在这一次跳舞之中,我已经和她进了一步了。


  “大…大明。


  ”林老师,将下巴撑在我的肩头,吐气如兰的说道我紧紧环抱着林老师,带着她继续遵循音乐的节奏舞蹈。


  林舞月从小学习舞蹈,自然知道我所做的事情,似乎是有些感动,将下巴靠在我肩膀上。


  等到音乐停歇,我反应过来后,林老师已落荒而逃。


  她匆匆离开前的羞怯懊恼神情,让我有些神迷却又有些后悔。


  我刚才的行为,跟贾主任有什么区别?都是色狼行径。


  我在舞会上四处游荡寻找,想跟她道歉,但却没有看到林老师,反而找到了周月茹。


  她此时一个人坐着,娇好的身躯彰显出无尽的弹力和极致的曲线。


  它们仿佛在无声的告诉所有男人。


  把你的手掌伸过来吧。


  我走了过去,开口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贾主任哪?”我拿起一杯啤酒灌了一口。


  周月茹脸颊上有两朵红云,似醉非醉冲我隔空亲了一下,说道:“那贾主任,真是好不老实,刚才居然想占我便宜。


  ”“然后呢。


  ”我在她身上狠狠捏了一下,眼神打量着她,想看出周月茹是不是被那老色狼占了便宜。


  周月茹“呀”了一声,正了正身体。


  她伸出食指勾着我的下巴:“怎么,吃醋了吗?”见我认真的看着她,她又说:“那老色狼一起心思,就被我叫了一群班上男同学灌他。


  ”“哝。


  ”周月茹转身靠在我怀里,葱白的食指一指前方。


  我只看见了五六个班上男同学,此时正抱着酒瓶子呼呼大睡,哪里有贾主任的身影。


  “不见了。


  ”周月茹嘟着晶莹红唇,脸上十分委屈。


  她一只手伸到后边来,借着我们两人身子阻隔他人视线,小声道:“刚才真的在那的。


  ”“嗯,我相信你。


  ”我眯着眼睛,心里的火气也消不下去,于是连忙拉着周月茹往小树林那里钻去。


    这是我们学校的小情侣都喜欢去的地方。


  一到了天黑,这里面就会藏着无数的野鸳鸯在里面幽会。


    我拉她来这里干什么,周月茹自然心知肚明。


  她那张红扑扑的小脸也许是被酒精刺激到了,显的更加抚媚诱人,眼睛里面都能滴出水来。


  看的我心绪跳动,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惹的她咯咯笑着。


  我将她靠在树干上,晚礼服推到腰间,抬起她的大腿。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有人给她发了微信,我看都不看直接将她手机丢掉。


  我很讨厌办事的时候有人发短信打扰。


  “等等,好像是林老师发来了,我瞧一眼。


  ”周月茹放下腿要去捡手机,被我拉了回来。


  重重挤压在树干上,两个身体紧紧贴住。


  周月茹轻咬了一下我耳垂,吐出热气温言道:“你先等等,我刚好像看到的是“救命”两个字。


  ”我怀疑的撇了一下她,但还是将周月茹放开,她一捡起手机,果然上面是救命两个字。


  而且还发了一个微信定位。


  “林老师出事了!”周月茹神色肃然,我们打开导航看了下区域,位置就在我们所在的这片小森林。


  但无法清晰定位在哪里。


  这小森林太过偏僻太过特殊,就算别人就算是听到了什么凄厉惨叫,也只会心一笑:两人玩的太猛了。


  完全不会考虑到,是不是强迫或者是不是有生命危险。


  周月茹急得团团转,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这几天确实是突飞猛进,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


  手机中的微信再次响了起来。


  一看上面写着“贾主任”三个字,这下我什么都清楚了。


  这贾主任是酒壮怂人胆,打算胡来了。


  “林…”周月茹只能向前走着,刚打算喊出声,就被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别乱喊。


  ”周月茹这时候反应过来,还得顾忌一下林舞月的名声。


  “贾主任,你在哪!”我将手掌放在最边喊出去,声音洪厚中气十足,一声出去能在这小森林中传出老远。


  贾主任的名声?那是什么玩意。


  周月茹学着我不断边走边叫。


  小森林内好几对野鸳鸯被我们这么一叫,来不及穿好衣物,只得神色匆匆的走掉。


  “贾主任,你在哪!”这六个字一直回荡在小森林中,我敢保证,只要贾主任不出现,那么我肯定会一直喊下去。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我终于听到了一声怒气冲冲的声音:“谁啊,谁啊!找老子干什么!!!”我跟周月茹两人对视一眼,迅速向着那声音的来源跑去。


  没想到贾主任跟周玉茹离我也就只有二十多米,一到那边,我就见到贾主任一张通红的脸怒气冲冲。


  小眼睛迷迷瞪瞪,显然就是一副醉酒的模样,他叉着腰说话:“你这臭小子有什么事情找我。


  ”我走过去,见林老师虽然衣服沾了些草屑和泥土,但还算完整没有受到伤害。


  我这才转身笑嘻嘻的对着贾主任说道:“主任,你家黄脸婆喊你回家吃饭。


  ”“你…”主任一时气结,说不出话。


  原本通红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似乎是知道自己并不有利,指了指我甩下一句“你给我小心点。


  ”的场面话,离开了。


  我看着贾主任独自一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沉沉阴影中后,这才转过身来,林老师脸上垂泪,就像一只可怜的小雀,靠在周月茹身上。


  这副我见有怜的可怜模样,让我想把她拥进怀中冲动。


  “林老师,你没事吧。


  ”我开口问道。


  林老师靠在周月茹身上,轻轻摇了摇头抽搭两下轻声说道:“没事。


  ”我隐隐有些蛋疼,这怎么都不像是没事的模样。


  我看向周月茹,周月茹这才噗嗤一声笑了:“贾主任是成也酒精,败也酒精。


  ”她一通解释后,我这才明白。


  贾主任喝了酒壮了胆,把林老师骗到了小森林,但关键时候,却因为酒精…他起不来。


  我哈哈笑了。


  突然鼻子间又闻到了一股馥郁的香味,我咽了咽口水,想起了在医务室周月茹递给我的那杯牛奶,那叫一个香甜,醇厚。


    我心里顿时蠢蠢欲动起来。


  我的内心蠢蠢欲动起来。


  没等我开口说话,周月茹居然一把就将林舞月老师推给了我,让我抱了个柔香大满怀。


  知我者,莫过周月茹啊。


  林老师不解的看着周月茹,周月茹呸了一下:“你脚崴了,难道你还指望我背着你出去?就我这细胳膊,细腿的?”“你脚崴了?”林老师点了点头。


  我脱下西装外套,穿着衬衫蹲下,将林老师背了起来。


  林老师一上背,我顿时暗喜,这外套脱的好。


  她身上的晚礼服本就薄如轻纱,一层套一层,才不至于露光。


  而我身上的衬衫也是薄薄一层。


  那美妙的触感,让我心中一阵兴奋。


  双手捧住林老师瘦弱的身子,将她往上掂了一下,她轻呼一声,显然有些害怕。


  我立马将手穿过她的小腿,扣在自己腹部。


  这个绅士举动,让林老师长吁了一口气。


  温热的气吹在我耳垂,有点发痒。


  此时周月茹在前面引路,她那性感的身躯在前方一扭一扭的,可我没心情欣赏。


  我全身心都在背上温婉可人的林舞月身上。


  “对不起,林老师。


  ”我突然开口。


  林老师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刚才…刚才跳舞,我不该对你那样子,我控制不住,对不起。


  ”我包含歉意的开口。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