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jufd285

jufd285


黃琴確越想越氣,她也知道自己一個單身女孩半夜這樣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 老王的車了,誰知道會被他載到哪里去?老王見黃琴這次是氣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幾番勸說無果后,他就放棄,只能開著 教練車慢慢跟在黃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較繁華的大馬路,并且上了一輛網約車。


  老王也怕那網約車司機會覬覦黃琴的美貌,一路跟著那網約車護送黃琴到家,這才敢離開。


  回到家后,老王萬般后悔,可現在再后悔 也沒用了,他打開微信,點開黃琴的聊天頁面,想跟她解釋點什么,可編輯了幾次還是不敢發過去。


  就這樣磨蹭了半個多小時,最后只發了一句: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試順利。


  老王鼓起勇氣點了發送,沒想到發送失敗,黃琴把他拉黑了!老王這下是真的慌了,沒想到一次好好的機會就這么被他給攪黃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加上明天黃琴就要考試了,如果考不過還好,要是考過了,老王肯定,黃琴這輩子都不會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想到這,老王覺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還有考試,黃琴一定會去駕校,他只能等考完試找個時機向她解釋一下……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著覺,他回想起之前跟黃琴相處的種種,心想黃琴沒準也對他有那么一點感覺?可這個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頭看看自己,一個四十來歲的老大叔,要錢沒錢,典型一窮屌絲,像黃琴這樣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黃琴還是單身,他就還有機會,不能放棄!懷著這樣的念頭,老王雖然一夜沒睡,第二天還是早早來到駕校,他特意站在門口等著黃琴。


  可他萬萬沒想到,黃琴雖然來了,身邊卻帶著一個年輕帥氣的男人……老王一時間只覺得五雷轟頂,臉當時就白了。


  黃琴身邊的男人似乎發現了老王的 視線,疑惑地詢問黃琴。


  黃琴順著那人的視線看過來,一看是老王,立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臉頓時就紅了,眼神似氣惱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來又見老王臉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著護送自己回去,黃琴的臉色又緩和下來,隱晦又擔憂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沒離開過黃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帶擔憂的眼神,霎時又心花怒放,覺得黃琴還是關心自己的。


  他想趁機走過去跟黃琴說兩句,順便問下她旁邊那個年輕帥氣的男人跟他是什么關系。


  但是考試馬上要開始,所有學員已經在排隊進考場,老王嘆了口氣,只能作罷。


  這邊,黃琴跟那個年輕帥氣的男人分開之后,就跟著排隊準備進考場了。


  昨晚黃琴也是一夜沒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這是她覺得最難考的科目三,黃琴的一顆心一直懸著,緊張的要命。


  黃琴這次的 監考員是個跟老王年紀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臉不言茍笑的樣子,黃琴就更緊張了。


  輪到黃琴的時候,她深吸了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 監考官的視線不著痕跡在黃琴的胸(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口瞄了一眼,今天黃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長褲,為了方便考試,她特意換了一雙白色球鞋,一頭長長的頭發扎成了馬尾辮,整個人看起來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這種最平常的穿著打扮,放在黃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別是剛才她緊張地拍著胸脯的時候,那兩座傲人之處還是引起了監考官的側目,可黃琴這會可沒空察覺這些,她圍著車子走一圈,檢查好車子的四個輪子,然后才說:“報告考官,車輛檢查完畢申請上車!”監考員點了點頭,黃琴這才小心翼翼地進去。


  可上了車之后,黃琴就更緊張了,她甚至忘了做車內調整檢查,直接就點火發動了。


  監考官頭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黃琴哪里還有時間顧及他,因為她剛起步,車子就熄火了!這意味著,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經失敗。


  黃琴緊張得手心額頭全是汗,她想跟監考官要張紙巾,可考試期間是不允許說話的。


  她只能蒼白著臉抹了抹額頭上的香汗。


  那監考官面上看著嚴肅,但不知是個看臉的還是什么,居然在黃琴第二次準備開始的時候隱晦地提醒她做車內檢查。


  意識到自己居然漏了這么重要的一個步驟,黃琴更慌了,那監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還著急。


  這下就連黃琴都發現了監考官的異常,好在之后第二次點火起步沒問題了,直線行駛也順利通過。


  可接下來就沒那么樂觀了,黃琴在后面的加減檔位又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低頭換擋,那監考官眉心一跳,假裝沒看見。


  接下變車道的時候,黃琴又忘記打方向燈,監考員嘴角一抽,又隱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頭又讓黃琴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轉彎的時候她又差點錯把油門當剎車,好在她及時反應過來,不然等監考員出手踩剎車,那她這一科就注定掛了!最后是靠邊停車,幸虧多了昨晚的練習,靠邊停車她順利通過了。


  考完試下車的時候,黃琴的手都是抖的,這一路她出了多少錯自己都數不清了,她已經預料到自己過不了了,臉色十分沮喪。


  可不想監考員下車之后通知她,考試通過了。


  黃琴愣了一下,懷疑是自己聽錯了,她抬頭看著那個監考官愣愣說道:“考官,你……你剛才是說我過了嗎?”那監考官見她這樣,再嚴肅的臉都繃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黃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無落在她胸口處那道性感的春光上,飽滿了眼福之后,才說道:“你沒聽錯,你科目三過了,快去準備一下,去考科目四吧,過了今天就能拿到駕駛證了。


  ”黃琴簡直高興地要飛起來,雖然不知道這監考官為何對她這么明顯的 放水,但她以為監考官沒準看起來兇,但人比較通情達理?這樣想著,黃琴就覺得自己今天運氣很好,正好又遇到一個已經考完但是沒通過的學員,那學員正是她的好姐妹 劉玲玲


  劉玲玲跟黃琴雖然差不多同一時間學的車,但并不是同一個教練,她今天的監考官也異常的嚴格,劉玲玲兩次機會都是在起步的時候就掛了。


  黃琴不敢說自己是因為監考官放水才過的,怕給那個監考官帶來麻煩,她只說自己很幸運,劉玲玲羨慕不已,同時還告訴了她一個意外的消息……“你說什么?我那個監考官跟我的教練是老同學?”劉玲玲點頭說:“對啊,我剛才無意間聽到他們兩在說話,好像以前是同一個小學的,好多年沒聯系了。


  我估計啊,沒準你們教練有讓他老同學手下留情,給你們放放水呢!”黃琴可不傻,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們教練手下的學員得有多少個人,那監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們那么多年沒見,什么情分都淡了,這種被發現就得丟飯碗的事,誰會輕口答應啊?”劉玲玲想想,好像也是這么個理,也就沒再亂傳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黃琴已經算是穩穩通過了,就等著待會拿駕照了。


  可劉玲玲說的那件事她還是放在了心上,猶豫了一下,她還是決定去駕校辦公室找一下老王。


  黃琴這人有點路癡,在駕校辦公大樓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練的辦公室在哪,正想著要不要找個房間敲門問一下,忽然又聽到樓梯間好像有人在說話。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時候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她嚇了一跳,這聲音不正是老王嗎?黃琴聽得沒錯,那人確實是老王。


  此時老王手里正拿著一捆 東西,那東西是長方形的,像磚頭一樣,外面包著黑色塑料袋。


  老王點頭哈腰將手上的東西塞在對面的人手里,黃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監考官!“李成啊,沒想到這么多年沒見,你現在這么出息了,我早上看到你開過來的車,起碼也得有七八十萬吧?還是你混的好,不像我,現在還是個小教練,你看今天要不是你幫著我朋友他那小侄女,她肯定就得掛了!這點小意思你先拿著,改天我請你喝酒!”那監考官,也就是老王的同學李成,他先是推遲了一番,見老王再三塞過來,又特意恭維了他一番,他這才笑呵呵收下。


  李成將那袋東西拿在手里暗暗顛了一下,估摸得有三萬,頓時笑得更真誠了。


  同時他心里也清楚,什么朋友的侄女,老王這分明是看上了人女孩的美色!不過那女孩也確實值這三萬塊錢,瞧那胸,起碼是D的,還有那渾圓的小屁股,連他都恨不得變成那張車椅被她跨坐,像老王那種小時候就會偷看女同學裙底的人,又怎么可以放過這種極品?李成曖昧地看了老王一眼,一臉的心照不宣。


  可惜黃琴沒看到李成猥瑣的眼神,她踉蹌地退后幾步,沒想到老王會為她做到這種地步。


  眼眶有些泛紅,想到老王剛才為了她沖那個監考官點頭哈腰的情形,心里又覺得愧疚難受。


  她不敢讓兩人發現自己偷看到,只能抹了把眼睛偷偷跑了。


  黃琴心里沉甸甸的,她回想起老王之前的種種,雖然平時練車老王愛偷看她,偶爾還吃她一點小豆腐,但憑心而論,老王這個教練當得是非常稱職的,幾乎他教出來的所有學員,都對他印象很好,而且他的學員通過率也相對比較高,這也是當初黃琴選擇他當教練的緣故。


  黃琴越想越愧疚,拿起手機想跟老王說點什么,打開微信之后才發現,她昨晚把老王拉黑了……而老王這邊,他搞定了那個監考官之后,出來考場想看看黃琴走了沒有,他想借著恭喜的機會順便向黃琴解釋昨晚的事情,但找了半天才知道黃琴已經先回家了。


  老王心里有點失落,正想著要不要打電話聯系黃琴,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拿起手機一看,頓時驚呆了。


  居然是黃琴打過來的電話!他趕緊按下接聽鍵,只聽黃琴低聲說了句:“教練,你好。


  ”老王一直有存著黃琴的號碼,當然知道是她,但他還是裝做不知道般問:“你是?”電話那頭靜了一會,然后傳來一句婉轉又帶著一絲哀怨的嬌嗔:“教練,你聽不出來嗎?我是黃琴呀!”老王被她這句話說得全身都發軟了,恨不得立馬出現在她面前,將女神緊緊抱住。


  可老王到底還是忌憚著昨晚黃琴生氣的事情,這個時候還不敢越矩,他沉住氣道:“哦,黃琴是你啊?聽說你考得挺順利的,恭喜你啊!我就說你可以考過的,你果然沒讓我失望啊。


  ”黃琴聽他這么一說,心里更加難受了,沒想到老王這么費心費錢替她打點了這么多,還瞞著她沒有告訴她真相。


  她心想,無功不受祿,老王做這個教練也不容易,那一打錢至少兩三萬吧?她得找個機會把賄賂監考官的錢還給老王。


  打定了主意,黃琴就跟電話那頭的老王說道:“謝謝教練,這些天來也多虧了你細心教我,我想請你吃頓飯,不知你今晚有沒有時間?”老王心中一喜,哪有不答應的道理,但他不知道黃琴到底還請了些什么人,頓了一下,又試探性說道:“你們一班年輕人的,我就不跟著你們瞎參合了。


  ”電話那頭的黃琴也靜了一會,像是有點不好意思,聲音像蚊子一樣說道:“教練,我就想請你一個人吃飯……”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5日電是時候弄個行醫執照了。


  溫喆暗暗的想到,他已經滿十八周歲了,到了考執照的年齡,不過他初中都沒混畢業,而且行醫執照也十分不好考,溫喆為這事犯起了愁。


   劉春杏這個人還是比較不錯的,幾天相處下來溫喆就摸透了她的脾氣,兩人在衛生室里也變得有說有笑。


   這幾天錢 寡婦和淑芬都沒找過溫喆,溫喆知道錢寡婦是讓自己給嚇著了,而淑芬肯定是躲不開錢高強,經歷過男女之事的溫喆不禁有些憋的難受,一看見劉春杏那肉嘟嘟的 身子就想把她摟進懷里好好的弄一下。


   春杏姐,今晚你們小 王村放電影,去看不? 劉春杏是小王村的,她比溫喆大三歲,溫喆第二天上班就開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剛吃完飯溫喆就問劉春杏,他是剛聽說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也沒事,那就看去唄。


   劉春杏一點都不矯情,直來直去。


  晚上一下班兩個人就騎著劉春杏的自行車往小王村跑,電影七點開始放,他倆下班都已經是六點了。


   哎呀小喆你慢點,我都快讓你顛到地上去了。


  小錢村離小王村十幾里路,也不是太遠,不過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溫喆專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劉春杏直沖他喊。


   你抱緊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嗎。


   溫喆有他的心思,劉春杏一直都是用手把著車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所以就專撿坑包的路走。


   劉春杏好像也知道溫喆的心思,還是死死的把著車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顛碎了。


  溫喆找了個大坑騎了過去,把后面的劉春杏顛的都差點喆出去,下意識的摟住了溫喆的腰。


   而溫喆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感覺到后背傳來的壓迫就更來勁了,一個勁的猛顛,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車的后車圈都顛變形了。


   要死了你,專挑壞路走。


  劉春杏打了溫喆一下,不過看樣子沒怎么生氣。


  這時放電影的帆布都已經拉開了,不過還沒開始,小王村放電影的地方在村委會里,這個時候院子里已經坐滿人了,連一邊的大樹上都爬滿了孩子。


   劉春杏不住的和人打著招呼,把自行車扔在外面也不管,拉著溫喆就往里面擠。


  有不少人都問劉春杏帶的小伙是不是她對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擠,擠了好半天才算找到個位置,兩人一前一后坐了下來。


   沒過多大會電影就開始放了,是抗日游擊隊。


  溫喆坐在劉春杏身后看看四周沒人注意,就往前湊了湊,兩條腿從劉春杏兩邊伸過去,然后輕輕摟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劉春杏是看的聚精會神還是沒注意,也沒反對。


  溫喆膽子不由大了不少,開始在劉春杏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別鬧。


  劉春杏抓住溫喆的手扔到一邊,又開始聚精會神的看電影。


  溫喆停了一會,然后又將手放在劉春杏的小肚子上,不過這次劉春杏倒是沒說什么,也不理溫喆。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溫喆把褲襠對準劉春杏的屁股,輕輕往前一頂。


  劉春杏被溫喆頂的一動,回頭瞪了他一眼,不過沒說什么。


  溫喆嘿嘿一笑,用手把自己的大家伙扶正,然后直挺挺的頂在劉春杏的屁股上。


   小喆,別鬧,把你手拿開。


   說完劉春杏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隨即就感覺不對,自己肚子上應該是兩只手,低頭看了一下確實是溫喆的兩只手,劉春杏不禁有些迷惑。


  他兩只手都在這呢,那他拿啥頂的我? 忽然劉春杏想起了什么,臉一下就變的通紅。


  雖然她性格有些潑辣,但哪里經歷過這事。


  他是用那東西頂的我? 想到這里劉春杏的臉就更紅了,也幸好現在天黑,雖然電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沒人能看的出來。


   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劉春杏恨恨的想著,后面有根棍子頂著她也沒啥心思看電影了。


  只感覺屁股那傳來癢癢的感覺,倒是挺舒服的。


   而溫喆見劉春杏不吭聲就更來勁了,屁股一聳一聳的,心里還喊著口號。


  嘿就、嘿就。


  這感覺十分刺激,溫喆不自覺的就把雙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劉春杏的胸脯上。


   手上剛一加勁溫喆就是一咧嘴,劉春杏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趕緊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雖然劉春杏的胸脯很大,摸著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實在是太狠了,溫喆估計胳膊已經被她給掐紫了。


   這時電影剛好演完,劉春杏從地上站了起來,也不看溫喆,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春杏姐,咋不看了呀?還有一個沒放呢。


  溫喆跟著劉春杏,劉春杏也不說話,直到外面一個沒人的地方劉春杏才轉身又掐了溫喆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沒有啊春杏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別掐了,疼。


  溫喆被劉春杏追著掐,溫喆跑了幾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將劉春杏抱在懷里,緊接著就說:春杏姐,咱倆處對象吧。


   劉春杏沒想到溫喆會忽然轉身把她抱住,剛想掙扎一聽到溫喆的話頓時就不動了,傻傻的看著溫喆問了一句:你說啥?咱倆處對象? 溫喆使勁的點了點頭:我沒娶你未嫁,還在一塊上班,咱倆處不剛好嗎?劉春杏一聽這話臉騰的一下又紅了,活這么大還從來沒人向她表白過呢。


   那個啥,小喆,我比你大三歲呢,咱倆不合適。


   啥不合適呀,女大三抱金磚,我感覺咱倆挺合適的,要不這事就這么定了,你給我當對象。


  說完溫喆就在劉春杏的臉上(性插故事)親了一口,這次劉春杏沒有生氣,而是臉變得更紅了,支吾了半天才說了句:俺得回家問問爹娘。


   溫喆心說還問個屁,又摟又抱的,這不是對象是啥。


  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溫喆嘴上不敢這么說,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問問你爹娘,完了再定這事。


   話音一落溫喆的嘴就親到了劉春杏的嘴上,劉春杏只是略微的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抵抗,任由溫喆親她。


  懷里摟著個肉乎乎的女人溫喆只感覺 下身嚴重充血,一根棍子又支了起來,頂在劉春杏的小肚子上。


   隨后溫喆的手也抓在了劉春杏的胸脯上,劉春杏長了一對大胸,雖然隔著衣服但溫喆感覺 一只手根本就抓不住。


  劉春杏被溫喆弄的呼吸十分急促,不過她腦袋里還有一絲清明,知道這是在她們村,萬一被人看到不好。


   小喆,快松開,來人了。


   又有幾個人從村委會大院里走了出來,嘴上都叼著厭倦,隔著老遠都能看到那煙頭一閃一閃的。


  小喆,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明天上班了咱倆再談這事。


   溫喆點了點頭,雖然他有心現在就把劉春杏放倒但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只能等待機會。


  反正倆人天天都能見著,機會多的是。


   行,春杏姐,你回家吧,我也得回去了,還有十幾里路要趕呢。


  劉春杏想把自行車給溫喆騎被溫喆拒絕了,笑呵呵的朝小錢村走去。


   十幾里路說長不長,但說短也不短,溫喆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才走到小錢村的村口。


  到了村口溫喆一屁股坐在地上,這一路下來走了一身臭汗,得先歇會,然后到河套洗個澡再回家睡覺。


   今天是十六,月亮特別的圓,溫喆歇了一會起身奔河套走。


  河套兩邊都是高粱地,也沒有路,溫喆在高粱地里鉆了半天才走到頭。


   忽然溫喆聽到一陣嘩嘩的撩水聲,抬頭一看,頓時眼珠子就直了。


  此時河里正有人洗澡,不是別人,正是被溫喆救過一命的錢寡婦。


   錢寡婦是背對著溫喆,溫喆急忙往后退了幾步,退到高粱地里。


  這高粱地種的十分規矩,橫豎成排。


  雖然前面還隔著幾攏高粱但溫喆依舊看的清清楚楚。


   此時錢寡婦正在擦洗著身子,一邊的大石頭上放著個手電筒,正照在她的身上。


  雖然月光十分充足,但畢竟影響視線,要不是錢翠云身邊擺著個手電以溫喆離錢翠云的距離,也只能看個大概的輪廓。


   錢寡婦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輕輕的擦拭著身子,漸漸的由背對著溫喆變成了側身,一對不大不小的肉峰傲然挺立在空氣中,屁股很翹,而且大腿也長,被手電一晃那身子顯得更白,看的溫喆不住的吞口水。


   尤其是錢寡婦有時候一擰身子,溫喆都能看到她下身那不是很茂密的森林,這更加讓溫喆獸血沸騰,幾乎都想沖過去直接把錢寡婦干倒。


   洗了一會錢寡婦好像是感覺有些累了,坐在放手電的大石頭上休息。


  一脫離了手電的光芒溫喆就看不清楚了,錢寡婦的身影就變的有些模糊了。


   嗯。


  錢寡婦舒服的哼了一聲,蹲在高粱地里的溫喆一愣,隨即就模糊的看到錢寡婦的一只手好像在摸自己的胸脯。


   隔了一會錢寡婦的一只手像下身摸去,忽然錢寡婦啊了一聲,緊接著摸著下身的那只手不停的蠕動,速度越來越快,而且錢寡婦的叫聲也開始越來越大。


   難道她這是在自摸?溫喆心頭一顫,這可是個好機會!此時的溫喆渾身燥熱,身上就好像有千萬只螞蟻再爬一樣,下身的棍子頂在褲子上頂的生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自摸的錢寡婦,只想沖出去用自己的大家伙來代替她的手。


   此時的錢寡婦完全不知道旁邊還有人在偷看她,已經到了忘我的境界。


  手上的頻率也越來越快,那一聲聲浪叫仿佛錐子一樣鉆進溫喆的耳朵里,溫喆只感覺自己的下身好像都要被憋爆了。


   不行,得沖上去,哪怕是用大槍在她的洞口磨磨也過癮吶。


   小喆,小喆,睡 嬸子,你快睡嬸子,用你的大家伙睡,快。


  錢寡婦忘情的喊著,而蹲在高粱地里的溫喆當時就愣住了,好半天才回過神兒來。


   乖乖,這錢寡婦自摸居然把自己當成幻想的對象,溫喆心里大喊:嬸子,今天我要讓你夢想成真。


   想到這里溫喆迅速的把自己脫的精光,像離弦的箭一般沖向錢寡婦。


   聽到聲音的錢寡婦迅速抬起頭,當看到一個人提著大槍朝她沖過來頓時就嚇的呆了,緊接著就要開口大叫。


   嬸子,別叫,是我小喆。


  溫喆三步變作兩步沖到錢寡婦跟前,一把就將她的嘴捂住,隨后說道。


  錢寡婦見是溫喆兩眼直愣愣的看著他,過了好一會才示意溫喆放手,將一只手從下身抽出,說道:小喆,你怎么在這?你什么時候來的? 剛來,聽到嬸子你叫我我就出現了。


   被溫喆一說錢寡婦頓時臉上一紅,而溫喆則不客氣的抓住錢寡婦一個肉球,一低頭就親住了錢寡婦的小嘴。


   唔唔唔!錢寡婦悴不及防,被溫喆親了個正著,急忙一扭臉,躲開溫喆的進攻,說道:小喆,你這是干啥,這可不行。


   有啥不行的,嬸子,你不是想我嗎,我來了。


  溫喆一只手在錢寡婦的肉球上反復的揉搓,錢寡婦感覺渾身好像都失去了力氣,心里既想掙扎又想讓溫喆繼續,矛盾異常。


   溫喆另一只手也不閑著,順著錢寡婦的肚子滑到下面,手指直接抵在她的大門口,輕輕往里一按。


  錢寡婦頓時渾身一個激靈,迅速抓住她下身的那只手,搖了搖頭。


   小喆,那里不行,嬸子不能讓你摸那里。


   嬸子,剛才我看你自己在摸,現在我來幫你。


  溫喆哪還管錢寡婦讓不讓,一根食指幾乎全根沒入錢寡婦的大門。


  錢寡婦舒服的哼了一聲,隨即就閉起眼睛,任由溫喆在她那里擺弄。


   溫喆見錢寡婦已經不再反抗,頓時高興不已,一低頭將她的一顆櫻桃含在嘴中,不停的吸允。


  錢寡婦啊的一聲,兩只手抱著溫喆的頭,身體不斷的在石頭上扭來扭去。


   下身的手力度越來越大,錢寡婦再也忍不住開始哼哼了起來,溫喆的節奏越快她叫的也越大聲。


  溫喆被她那勾魂的聲音叫的實在是受不了,趴到錢寡婦的耳邊輕輕對她說道:嬸子,準備好了嗎,我要睡你了。


   錢寡婦身子一顫,胸口不斷的起伏,但沒說話。


  你不說話就是同意了。


  溫喆興奮異常,這錢寡婦一直都是他的夢中情人,今天終于能得愿以償,溫喆怎能不興奮。


   不行,小喆,你還小……這樣做不好。


   小,我哪小了?你看看。


  溫喆一手端著大槍湊到錢寡婦跟前,錢寡婦看了一眼頓時吸了一口冷氣。


   不是……小喆,我不是說你這個小,是你……錢寡婦扭過頭去,但沒一會就又扭了回來,眼睛一直盯著溫喆的大槍。


   只要這個不小就中,嬸子,我來了。


   找準大門,溫喆屁股一挺就進入了錢寡婦的身體。


  錢寡婦興奮的叫了一聲,她已經整整八年都沒嘗過這種滋味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溫喆終于疲憊的趴在了錢寡婦身上,而錢寡婦臉上卻帶著興奮的淚痕,雙手輕輕的撫摸著溫喆的臉頰,雙眼充滿著柔和。


   小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男人了。


  錢寡婦在心里默默的說著,手上的動作也更加溫柔。


  嬸子,我以后每天都去你家找你行嗎? 溫喆抬起頭,看著臉色紅潤的錢寡婦,傻傻的問道。


  錢寡婦輕輕搖了搖頭,小喆,嬸子已經做了一回錯事了,不能再錯了,你不能去找嬸子,聽到了嗎? 哦,溫喆輕輕的答應了一聲,但心里卻不這么想。


  這錢寡婦人漂亮,身子也美,自己一定得多找找她。


  書上不是說了嗎,女人往往都口是心非,說的都是反話,她說不讓自己去找她其實就是想讓自己去找她。


   想到這里溫喆嘿嘿一笑,也不多說,又和錢寡婦洗了個鴛鴦浴才回了家,這一夜溫喆睡的格外的香甜。


   第二天早上溫喆起的十分的早,想著今天劉春杏能當他女朋友心里就樂滋滋的,見著誰都打招呼。


  路過村長家門口的時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給他兩個煮雞蛋。


   小喆呀,這幾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沒機會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書家喝酒,到時候我去找你。


  溫喆點了點頭,也沒多說啥,一邊走著一邊吃著煮雞蛋,小日子十分滋潤。


   喲,老黑哥,這是二丫的對象呀,可真不錯。


  溫喆沒走多遠就聽到淑芬的聲音,回頭一看,見二丫和趙 老二領著一個小伙停在錢高強家門口,那小伙二十六七歲的樣子,正給剛出門的錢高強發煙呢。


   是呀,這是俺家二丫的對象,在鄉衛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這不一大早就來看我了嗎。


  趙老二說話的聲音特別大,好像就怕誰聽不到似的。


  其實溫喆知道他這話就是說給他聽的。


   不過他現在也沒心思搭理趙老二了,還得去衛生室找劉春杏呢。


  一想到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溫喆就有點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馬就握在手里揉上幾下。


   喲,那不是小喆嗎,來來來,叔給你介紹介紹二丫的對象。


   剛準備走的溫喆被趙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腳步,本來溫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話趙老二還以為自己怕了他。


  溫喆轉過身子,把剩下的一個雞蛋放進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趙老二跟前。


   二丫一見溫喆就把頭低了下去,一對漂亮的眼睛時不時的掃一眼溫喆,不過一遇到溫喆的目光馬上就又躲到一邊。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未來的女婿,叫熊亮,在鄉衛生院上班,他爸是衛生院的院長。


  趙老二無比得意,就好像他閨女要嫁給皇上似的。


  溫喆最見不得他這幅嘴臉,真恨不得上去抽他兩巴掌。


   熊亮長相倒不難看,梳了個中分頭。


  只是臉上帶著一股癩氣,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這是誰呀?熊亮習慣性的給溫喆遞了根煙,溫喆接過點上了火,一邊的趙老二說道:這是我們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對了小亮,你們鄉衛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讓他也去你那。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5758731.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2443715.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9930981.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6505438.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7116954.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6896706.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2376218.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623561.html
https://twsdfwethgthcd.weebly.com/5617529.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8579640.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