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linlinbebe



  傾訴一: 劉陽是一個25歲的男孩子,上大學時談了一個 女友兩人一起學習,一起逛街,互相鼓勵,度過了一段浪漫而又美好的時光。

  大學畢業后,出于一些現實的原因,劉陽選擇了去日本打工,女友選擇了考研,分手時,兩人相約永不變心。

    出國以后,劉陽一直恪守著心中的承諾,他不僅給女友寄回大批名貴的禮物,還承擔了女友讀研的全部費用。

  三年時間很快過去,女友研究生畢業以后,劉陽提出讓女友出國和自己團聚,國外就業機會也相對多一點。

  讓劉陽沒有想到的是,女友竟然婉言拒絕了,說她的研究生導師已經幫她安排好了工作。

    劉陽心想,既然女友不能出國,那就只好自己回國了,八月份,他向公司打了個辭職報告就回 到了國內。

  滿心歡喜的來見女友,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向女友求婚,和女友答應后兩人相擁的情景。

  見面后換來的確是一句,我們分手吧。

    那一刻,劉陽呆住了,只楞楞的問了一句,為什么。

  我們分開的時間太長,愛情沒有了。

  劉陽欲哭無淚,此時再多說無益,他又輾轉回到了日本,想要收回辭職報告。

  怎么可能,經濟危機已經席卷各國,到處都在裁員,公司怎么可能再收留一個主動打了辭職報告的人。

  實錄: 分手后 男人女人更需要療傷(2/2)  劉陽徹底崩潰了,他又和女友通了電話,希望能夠獲得一點安慰,畢竟,失戀加失業,確實讓人承受不了。

  女友的態度卻是非常冰冷,你的事和我沒關系,又不是我讓你辭職回來的,說完就把電話掛掉了。

  劉陽被女友冰冷的態度激怒了,他對女友的愛進而轉化為怨恨,他把今天的遭遇全部歸咎于女友的不守信用。

  劉陽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經常夢見自己拿刀一刀一刀的割向女友。

    傾訴二: 李梅是沈陽人,32歲。

  十年前和丈夫在大學戀愛,那時候,父母都不同意兩人的事情,李梅則認定了 他就是和自己相伴一生的人,畢業后,李梅不顧家里人的反對,毅然跟著心上人來到濟南,兩人結婚,生子,自己開了一家工廠,小日子過的令人羨慕。

    都說男人有了錢就變壞,李梅的丈夫也緊跟時代潮流,迅速加入了包養小三的隊伍,并且提出要和李梅離婚,和小三再組建個家庭。

  李梅心里明白,沒有愛情基礎的婚姻,再繼續下去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兩人很快協議離婚。

  分手后,李梅并沒有哭鬧,而是為自己重新選擇一次婚姻,很快便步入了新的生活。

  實錄:分手后男人比女人更需要療傷(2/2)  傾訴三: 王紅軍,36歲,青島人。

  他和 妻子也是在大學戀愛,畢業后,兩人都成了國有企業的正式員工,過上了不錯的生活。

  婚后,女兒的出生更為這個家庭增添了數不盡的歡樂。

  看著眼前擁有的一切,王紅軍從心里感覺到滿足。

    世事并不盡如人意,妻子在一次去上海培訓中,與一名培訓主管一見鐘情,相見恨晚,兩人在上海白天上班,晚上上床,過起了兩人世界,那個培訓主管剛剛離婚,答應只要王紅軍的妻子離婚,就可以娶她。

    妻(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子真的回來和他離婚,怎么勸都無濟于事,王紅軍說,只要你心里還有這個家,你們之間發生的事情,我可以裝做不知道。

  妻子好象是吃了秤砣,鐵了心,毅然離婚,撇下他們父女走了。

    打那以后,王紅軍好象變了一個人,整天沒精打采,腦子里全是和妻子以前那些美好的事情,有時候甚至會想,妻子和那個男人在一起會不會吃虧,妻子的胃不好,經常需要吃藥,那個男人會幫她記著嗎?時間已經過去一年,他始終無法從以前的陰影中走出,始終無法開始新的感情,在他的心目中,妻子還會再回來的。

  實錄:分手后男人比女人更需要療傷(2/2)  主持人回復:  男人愛上女人,通常是因為男人看中了女人的相貌,而對于女人的內心世界,男人通常無從知曉,其實女人的內心世界非常復雜,非常感性,通常會隨著環境的變化和身邊接觸的人的不同而發生變化,因此直到分手那一天,男人仍然搞不懂女人心里在想什么,為什么沒有錢的時候女人要問什么時候有錢,要罵男人是窩囊廢?為什么有了錢之后女人又要打電話問,老公你什么時候回來,整天守著個空房子,我都快悶死了?這些問題,男人永遠無法搞懂。

    女人愛上男人,通常是這個男人做了很多讓她感動、讓她動心的事情,一開始,女人也了解不到男人的內心,因為男人的內心世界雖然不會經常發生變化,卻由于男人經常不會輕易說出內心的想法,同樣讓女人束手無策。

  直到分手那一刻,她才將這個男人全部認清。

    因此,男人和女人分手后,女人通常會說,這個世界的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女人和男人分手后,男人則通常會說,她真的很好,真的很可愛,我真的一直在努力滿足她的所有要求,我到底做錯了什么?實錄:分手后男人比女人更需要療傷(2/2)  由于男人和女人的生理差異,和這個社會給予男人和女人一些看法的差別。

  分手之后,女人通常會大哭一場,或去瘋狂的逛街,購物,或是和閨蜜聊上一個晚上,或是獨自一人在鏡子面前化妝打扮。

  分手之后的憂愁和傷痛就隨著一滴滴的眼淚和一步步的腳印隨風逝去,女人會大叫我可怎么辦,第二天的生活卻依然繼續。

  雖然女人還是會經常想起過去,但已經和傷痛無關,那只是一些美好的回憶。

    男人則基本上沒有什么宣泄的渠道,現在的男人也一直恪守著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古訓。

  分手之后通常是邀上一群好友,找個飯店喝個痛快,幾杯酒下肚,就趴到桌子底下不醒人事,本來是為了消愁,哪知道酒入愁腸愁更愁,醒來之后心里的傷痛比喝酒之前更甚,心里一陣陣針扎似的疼痛讓男人們做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生活一下子全亂了。

    分手之后,男人真的比女人更需要療傷。

   倏地,我從睡夢中驚醒,身上的男人是假的,身下的春潮卻是真的。

   我結婚三年了,老公調到S市開拓業務,在家里的日子屈指可數。

   我心里一酸,身子本就空虛到極致,被那春夢撩撥,我忍不住翻開微信,顫抖著點開一條視頻。

   啊!唔……里面傳來了少兒不宜的聲音,這是駕校 教練發給我的,我在學科三,跟他出去練車的時候,他時不時地拿騷話撩撥我。

   在我沉默以對后,直接甩了一段愛情動作片給我,就著那斷斷續續的聲音,我用一根手指解決了繃到極致的欲望。

   攤開手指,上面纏繞著絲絲津液,多少個寂寥的夜都獻給了它。

   雙休日的周末,又到了練車的時間。

   胥教練接到我的時候,我才發現車上一個學員都沒有,想到他在微信上發的露骨視頻,我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情不自禁懷疑起他的用心。

   我既羞恥又隱隱有些期盼,我想我一定是孤獨太久! 接下來的教學很順利,當天色漸漸昏暗,我看他打卡下班,收了教學視頻,我停好車起身要走。

   他卻一把按住 了我的手:怎么,不想多開開,你不是很想早點學會嗎? 早點學會開車,就能隨時隨地開著車去S市找我老公了。

   他的手很寬很厚,短袖襯衫露出手臂上的犍子肉,我的心陡然一跳忘了掙扎,他見我沒有反對,便握著我的手把手剎松了,掛檔繼續開。

   在他的指揮下,我將教練車開得偏離了科三的練習路線。

   夕陽西下,漫長而人煙稀少的公路上,只剩下了我們這一輛車。

   我忐忑不安地看著方向盤,大腿突然一癢,竟是他的手放在了上面。

   我嚇了一跳,往后一躲,他一腳踩下剎車瞪了我一眼,趁著我發愣,大手一下子擠進了我雙腿中間,停在短裙里的褲褲上,他像彈琴一樣緊一下松一下的敲擊著。

   許久未被闖入的那里傳來舒爽的感覺,想要的心猝不及防地被勾了出來。

   胥教練小麥色的肌膚上露著一絲笑容,他用另一只伸向了那神秘的地方。

   我緊緊夾住雙腿,不讓他的手進一步探索,臉上羞得通紅:不要這樣,我已經結婚了!我恨自己的身體這么敏感,也隱隱有些責備老公對我的冷淡,要不是他常年不在家,我哪至于…… 我正胡思亂想,身子突然一低,卻是椅子被他調低了,他自以為突破了我的防線,根本不顧我的反對,按住我就朝我摸來。

   我的心跳快得可怕,可 胸部傳來的舒爽卻讓我無法拒絕。

   他的舌頭含住我的耳垂,我的反抗潰不成軍。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身上一涼,上衣卻被他掀開了,肆意的撫摸著。

   不要!你再動一下,我就投訴你!我連忙推他。

   他哈哈大笑:投訴又怎么樣 我嚇了一跳,心底的羞憤上頭,開始瘋狂的反抗…… 我推不開他,就用力拉開車門,往地上一滾。

   他陰沉一笑,又要再上來的時候,我已經站了起來,抬腳踢他、推他,他敗了興,咬牙讓我別后悔,正好他的電話響了。

   他接了,聲音一下子平穩了:我知道了,我馬上回來! 我想肯定是他老婆! 他笑著摸了我一把:你別失望,咱們下次繼續! 我暈乎乎地走到公路上,被胥教練脫掉的褲子都沒有穿正,那蕾絲花邊就卡在我下面的位置,走一步磨一下,害得我的身體無比的敏感! 我打了好幾次車都沒打到,無奈之下只好就著那種讓人舒爽的摩擦走到了地鐵口。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里面人擠人,我靠著中間的柱子站著,四面都是人,突然身旁有什么東西在摩擦我的大腿,隨著地鐵行駛的節奏一下一下。

   那堅硬的觸感,還有那股火熱,隔著短裙一點一點地燃燒著我的身體,之前被胥教練撩撥起來的火氣慢慢地死灰復燃,我心跳得很快,覺得既羞澀又心煩。

   那人感受到我的猶豫,突然借著到站故意大動作的撞向我,我暈乎乎地被他整個抱在懷里,圈在柱子中間動彈不得。

   他驚喜地輕笑:想要嗎?他得寸進尺地低頭含了一下我的耳垂,我嚇得連忙掙扎,順便抬眼看了他一眼,是個皮膚很白戴著眼鏡的年輕人,身上是清新的香皂味,我的思緒一飛,我們身體相接的地方已經安耐不住了。

   我的呼吸急促起來,喉嚨里一陣干渴,我想要,我找到了跟老公在一起的感覺,可是這里是在地鐵上,他是陌生人, 我不能,我的掙扎卻讓他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他就在這人擠人的地方盡情地享受他所想要的,我昏昏沉沉的坐到了站,身邊一空立刻推開他跳下車。

   他跟著我下車一把拉住我:跟我走!我讓你好好舒服舒服! 我迷迷糊糊地被他扯到了地面上,被冷風一吹我驚了一跳,我在干什么,我瘋了嗎,這個人可是地鐵咸濕男,他剛剛強行欺負了我,我用力踢了他一腳,迅速消失在半黑的夜色中。

   回到家里,黑乎乎空蕩蕩的,玄關處的鏡子將我纖細瘦長的身子照得潔白無瑕,胸前的雪白峰巒起伏。

   我還記得當初剛剛結婚的時候老公像只餓了一個月的狼,瘋狂地要走了我的第一次,他的欲望很強,明知道我是第一次,卻也瘋狂到嚇人,我痛到抓傷了他的肩。

   他喜歡玩花樣,經常慫恿我,可我覺得那樣不好,總拒絕他,只喜歡與他中規中矩地躺在床上。

  慢慢地他就對我失去興趣,后來為了升職干脆調到了S市,一個月兩個月都不回來一次。

   今夜我好想他,想他能夠擁有我,滿足我想要的。

   我忍不住給他發送微信視頻,響了半天他不接,只好打他電話,連續打了幾次,才通了。

   怎么了老婆?電話那頭響起他低沉的聲音。

   老公我想你了,那個教練……我一只手拿著電話,忍不住想象著老公在我身邊躺著。

   嗯,你好好學車,我加班了,過幾天放假回來! 老公我……話還沒說完,他就掛了! 我心底的欲望頓時更盛了,想到胥教練對我的侵犯,再想到地鐵上的那一幕…… 啊……我輕聲低喘著…… 第二天下班,同事兼閨蜜黃婷婷拉我一起下樓。

   這是市中心的寫字樓,下班時間電梯很擠,我習慣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擠到,而黃婷婷則總是喜歡站在最中間。

   看著她穿著職業白襯衫和黑短裙被人夾在中間,一會兒擠過來,一會兒擠過去,那胸前的豐滿幾乎要被幾個西裝男擠得變形,我還看到有幾個人的手一直都借著公文包的阻擋放在她的臀部,時不時捏撫摸一下,黃婷婷面上帶著笑,也不拒絕,我莫名就想到了地鐵上的事情,沒想到電梯上也有…… 我走著神,有人擠到我面前,不小心蹭到我的胸部,酥麻的感覺像觸電一樣,我嚇了一跳。

   連忙退后避開他,那人回頭看了我一眼,紅著臉小聲地說對不起,,我隨意瞟了他一眼,是個很清秀的男生,看著青澀,想著也不是故意的,便沒有計較! 黃婷婷與我一起吃了飯后,說她心情不好,看我情緒也不高,便帶我去 放松放松。

   外面天色黑沉沉的,我想著一個人回去也是孤枕難眠,還不如陪她玩玩兒。

   她把我帶到了一家叫雅典娜的SPA會所。

   在包廂里等技師的時候,我問她今天怎么不去約會,有空找我玩兒。

   黃婷婷紅唇一嘟:約個毛線,昨天剛分手,老娘失戀了! 加上這次,她失戀過十幾二十次了! 她以前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臨到要結婚,結果男朋友出軌她室友,她當即立斷分手,從此以后只戀愛不結婚。

  換男友的頻率一個月、三個月一次。

   我也不勸她,她反正很快就會有新男朋友了。

   黃婷婷笑了一下突然半瞇著眼睛問我車學得怎么樣呢? 我一下子想到了胥教練,那個流氓,于是搖頭:不怎么樣,他……他不是人! 我歷數他對我的不軌行為,黃婷婷卻笑了:哦,他呀,他挺不錯的! 我一愣,黃婷婷卻說她去年學車也是他,兩個人上第二次課就在一起了。

   聽著她夸張地描述著與胥教練的那些瘋狂,我就像被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覺得有一點惡心卻又莫名有一絲遺憾,當初如果我沒有掙扎,沒有被打斷,那種感覺…… 黃婷婷慫恿我:有空你試試,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一去那么久,沒那個才怪! 我心底的羞恥心讓我打住了念想,讓她找關系幫我換一個女教練:在沒有確定我老公出軌前,我不能背叛他! 黃婷婷笑了,包廂里的燈光突然調淡,照著人朦朧迷離,門打開,進來兩個高高瘦瘦穿著白襯衫的年輕男子,其中一個長相俊美地熟練地走向黃婷婷,扶著她躺到了按摩床上。

   黃婷婷朝另一個男人小聲道:這是我姐們,第一次來,好好招呼著,弄不好不給小費啊! 黃婷婷說著閉上了眼睛,我看那男子動作熟稔地在她身上摸來摸去,身上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以前只試過女技師,可這次黃婷婷卻非要慫恿我點男技師,我瞧著面前那人清秀的眉眼,青澀的面孔,覺得很是眼熟,腦中一熱,脫口而出:是你! 面前這個自稱八號的人就是之前在電梯里撞我的男人。

   他毫不介意我認出了他,笑笑伸手過來扶我,我不習慣這樣,連忙搖頭說只洗腳不按摩! 他低著頭的眉間閃過一抹失望,我有些于心不忍,決定待會兒還是給他與婷婷一樣多的小費。

   暗淡的光影,舒緩的音樂,好聞的香味,腳上溫暖的水溫,讓我情不自禁放松起來,閉上眼享受著八號長長的手指在我手臂上柔軟的撫觸,我攔了一下說不按摩。

   八號低聲道:洗腳也要按頭按手腳! 我以前也洗過腳,的確是這樣,不好再拒絕,便繃著身子讓他按。

   說不清他的技術好不好,但是我卻覺得很舒服。

   他握住我的手指,輕輕抖了一下, 一根一根地絞著我的手指,那觸感很軟很硬,我心頭一陣火熱。

   頓時口干舌燥,恍神間,他已經捏完了手指,坐在我身邊替我按起小腿來,一點一點地沿著我的絲襪按上去,直到大腿根,我的心跳漸漸加快,呼吸急促起來。

   也不知他是有意還是無意,手指總會時不時摸到我短裙下面的褲子,我感受到了那里好像有點不一樣的感覺。

   我紅著臉,耳朵突然一熱,卻是他低頭附在我的耳邊溫柔地問我:怎么了?是不是我按的不好? 他的手指停在那里,我莫名地想要繼續,連忙哽著嗓子搖頭,說不要按腿了。

   他有些意外,卻還是順從地站到我身后,替我捏肩,他的手指真的很長,放在肩上的時候,時不時地點到我的胸部,我的呼吸急促,微微抬眸看到他唇角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的,連忙按住他的手:不用了,不用按了!&rdquo(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 他干燥溫熱的手半伸進我衣服里,指了指離我不遠的黃婷婷,不知什么時候起,那女人竟然脫得只剩下了三點式,兩人正在互相撩撥,我的臉紅到了耳朵根,暗罵黃婷婷,死丫頭,竟然帶我來牛郎店。

   我的心跳很快,可我不能沉淪,不能讓欲火將我打敗。

   我推開他,自己擦了腳,借口要上洗手間,跑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