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 庒 優花



李富貴身子也跟著燥熱了起來,血液沸騰。

  剛才那樣緊急的情況他根本就沒 弄夠,李富貴幻想著自己在弄 劉婷,忍不住渾身抖了一下,遲早有一天,他完整的得到劉婷。

  “呃……” 趙斌粗喘了一口氣,趴在劉婷身上大口呼吸著空氣。

  李富貴愣了一下,沒想到趙斌這就不行了,這才一分鐘不到,竟然……下一秒,趙斌穿好褲子,劉婷也羞澀的收拾自己,李富貴迅速走到床邊趴下。

  吱啞一聲,趙斌摟著劉婷走進來,見他趴在床上,面色有些痛苦,不由得 說道:“ 師父,你還好嗎?多謝你救了婷婷。

  ”李富貴擺了擺手,“你是我徒弟,她又是你媳婦,我怎么能見死不救。

  ”他不想跟趙斌一直扯些有的沒的,直接轉換話題,“那批家具我做的也差不多了,你再收個尾就能交了。

  ”一說到交貨,趙斌頓時眉開眼笑,“要不是師父幫忙,我真不知道哪天才能交上貨。

  ”趙斌笑了笑,隨后有些心虛道:“我又攬了一個活,到時候……還要麻煩師父……”趙斌說道這份上,李富貴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心里嗤之以鼻,面上卻語重心長的說:“小趙啊,你也是個有家室的人,不要成天外面賭,劉婷一個人也不容易。

  ”趙斌只想著讓他幫忙,自然是他說什么,趙斌都 點頭應下,“是是是,師父 說的是,我一定改,所以……”李富貴嘆了口氣,心底卻高興的不行,劉婷還沒弄夠呢,他巴不得有這樣名正言順的機會,“算了,誰讓你是我徒弟呢。

  ”趙斌一聽,連忙感激,“我去街上買幾個菜,婷婷你好好照顧師父。

  ”說完就一溜煙跑沒影了。

  見人走了,李富貴連忙坐起來,一把將劉婷拉進懷里,聞著少婦的體香,他不由的渾身一抖。

  “師父,你這是做什么?”劉婷又羞又惱的看著他,臉色一片潮紅,等會兒趙斌回來看見可怎么辦!李富貴再也忍不住心底的饑渴,轉身將劉婷壓在床上,“趙斌知道我愛吃什么,沒有半個小時回不來的。

  ”隨即,李富貴就吻了上去,劉婷下意識掙扎,雙手不停地反抗。

  哪怕李富貴說的是真的,她也不能再犯第二次錯誤,她可是個有婦之夫!李富貴哪管得了這些,一手抓牢她扭動的雙手,一手迅速探進她的衣服里。

  “嗯……”劉婷不禁發出魅惑的呻吟聲,叫的李富貴心神激蕩。

  感受著師父的體溫,劉婷心底怦怦直跳。

  早就聽到動靜的李富貴咽了咽嗓子,終究還是忍不住走過去。

  將門輕輕打開一個縫隙,眼前的景象簡直讓李富貴血脈噴張!李富貴身子也跟著燥熱了起來,血液沸騰。

  剛才那樣緊急的情況他根本就沒弄夠,李富貴幻想著自己在弄劉婷,忍不住渾身抖了一下,遲早有一天,他完整的得到劉婷。

  “呃……”趙斌粗喘了一口氣,趴在劉婷身上大口呼吸著空氣。

  李富貴愣了一下,沒想到趙斌這就不行了,這才一分鐘不到,竟然……下一秒,趙斌穿好褲子,劉婷也羞澀的收拾自己,李富貴迅速走到床邊趴下。

  吱啞一聲,趙斌摟著劉婷走進來,見他趴在床上,面色有些痛苦,不由得說道:“師父,你還好嗎?多謝你救了婷婷。

  ”李富貴擺了擺手,“你是我徒弟,她又是你媳婦,我怎么能見死不救。

  ”他不想跟趙斌一直扯些有的沒的,直接轉換話題,“那批家具我做的也差不多了,你再收個尾就能交了。

  ”一說到交貨,趙斌頓時眉開眼笑,“要不是師父幫忙,我真不知道哪天才能交上貨。

  ”趙斌笑了笑,隨后有些心虛道:“我又攬了一個活,到時候……還要麻煩師父……”趙斌說道這份上,李富貴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心里嗤之以鼻,面上卻語重心長的說:“小趙啊,你也是個有家室的人,不要成天外面賭,劉婷一個人也不容易。

  ”趙斌只想著讓他幫忙,自然是他說什么,趙斌都點頭應下,“是是是,師父說的是,我一定改,所以……”李富貴嘆了口氣,心底卻高興的不行,劉婷還沒弄夠呢,他巴不得有這樣名正言順的機會,“算了,誰讓你是我徒弟呢。

  ”趙斌一聽,連忙感激,“我去街上買幾個菜,婷婷你好好照顧師父。

  ”說完就一溜煙跑沒影了。

  見人走了,李富貴連忙坐起來,一把將劉婷拉進懷里,聞著少婦的體香,他不由的渾身一抖。

  “師父,你這是做什么?”劉婷又羞又惱的看著他,臉色一片潮紅,等會兒趙斌回來看見可怎么辦!李富貴再也忍不住心底的饑渴,轉身將劉婷壓在床上,“趙斌知道我愛吃什么,沒有半個小時回不來的。

  ”隨即,李富貴就吻了上去,劉婷下意識掙扎,雙手不停地反抗。

  哪怕李富貴說的是真的,她也不能再犯第二次錯誤,她可是個有婦之夫!李富貴哪管得了這些,一手抓牢她扭動的雙手,一手迅速探進她的衣服里。

  “嗯……”劉婷不禁發出魅惑的呻吟聲,叫的李富貴心神激蕩。

  感受著師父的體溫,劉婷心底怦怦直跳。

  這種感覺,劉婷覺得又刺激又害怕。

  “師父快放開我,趙斌要過來了。

  ”劉婷一邊嬌喘一邊說道,她撐著手妄圖從桌子上起來。

  在趙斌走進院子的那一刻,李富貴才放開手腳,劉婷連忙穿好衣服。

  “師父,我買了好多你愛吃的菜,今晚不醉不歸!”趙斌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腳步聲越來越近,劉婷的心跳也越來越快。

  趙斌推開門的那一刻,只見李富貴趴在床上模樣虛弱,妻子劉婷在給他按摩。

  “婷婷,去收拾一下,除了師父,晚上還有個客人要來。

  ”趙斌把買好的菜丟給她,笑容滿面的坐在床邊給李富貴按摩。

  劉婷接過菜就急忙往廚房里去,迅速關上門,她背靠冰涼的墻壁,深深喘了口氣。

  以后絕對不能再和李富貴有任何曖昧!劉婷在心底這樣警告自己。

  等到劉婷做好菜端出來時,天色已經發黑了,走到客廳,看到一個身穿黑色襯衫的男人坐在沙發上。

  僅僅坐在那兒就已經把趙斌比的無所遁形。

  劉婷彎腰把手里的菜放在桌子上,傾身的那一刻,西裝男人 沈輝的目光給吸引住,眼前的風景讓他心底忽然一陣躁動。

  沒想到趙斌這么一般的人,娶個老婆竟然漂亮,如果能得到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感受到他的目光,劉婷的面色微微一紅,耳根逐漸發燙,轉身就立刻往廚房里去。

  沈輝的目光追隨著劉婷,流連到人影都沒了方才收回,一旁的趙斌見了心底十分高興,看來這條大魚能上鉤了。

  “沈哥,這是我師父,我這一身功夫可都是跟師父學的。

  ”趙斌給沈輝倒了杯酒,又給李富貴倒了杯酒,“師父,這就是我跟你說的大客戶。

  ”李富貴抬眼瞧了瞧,看到趙斌那副諂媚的模樣就覺得惡心,要不是為了劉婷,他是不會再出手幫趙斌的。

  “沈老板,幸會。

  ”李富貴端起酒杯敬過去,沈輝點了點頭,一飲而盡。

  “沈哥,質量的事兒我給你打包票,不好我一分錢都不要!”趙斌滿臉笑容的給沈輝倒了杯酒,“我師父遠近聞名,有他坐鎮,沈哥放一百個心。

  ”(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沈輝吃了口菜,對他的話沒放在怎么聽,心心念念的都是剛才的女人,那樣的女人要是能壓在床上,滋味一定不錯。

  趙斌哪里看不出沈輝的心思,要是劉婷稍稍犧牲一下就能換來這樣一個大單子,那也值了,以后再好好補償她。

   雖說張 大山已經努力讓自己很小心了,但還是發出了一些動靜,身旁的 嫂子,緩緩睜開了眼睛。

  “嫂子,打擾你睡覺了。

  ”看到嫂子醒了,張大山滿是歉意說道。

  “說哪的話呢,這有什么的。

  ” 趙雪看了眼張大山,眼中閃過一絲羞澀,昨晚上,她可是快樂的很。

  不過張大山實在是太雄厚,而且又很是是威猛,讓趙雪快樂的同時,又有一些吃不消了。

  現在醒來,她發現自己的雙腿,還是有些隱隱作痛,趙雪估計走路都會疼。

  看著趙雪嬌羞的表情,張大山感覺自己小腹又是一陣發熱。

  “昨晚舒服嗎,嫂子?”張大山伸手,摸了摸嫂子滑溜溜的臉蛋。

  “哼,老是問人家舒不舒服。

  ”趙雪輕哼一聲:“這種事情,怎么好意思說出來,人家不害羞啊!”“哈哈!”張大山哈哈一笑,趙雪說的有道理,這種事情,哪里用問,看趙雪的表情,就能看出來,她昨天晚上,很是滿足。

  “嫂子,你在床上躺著,昨晚那么累,早飯我去做吧!”張大山穿好衣服說道。

  雖說現在躺在旁邊的嫂子是光著身子,讓張大山有些意動,但張大山覺得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先吃飯,補充一下精力最好。

  而且現在張大山最在意是 大哥 張大寶,昨晚他喝了一斤米酒,就把張大山扔進了嫂子房間,然后把門鎖上。

  張大山還真怕,張大寶會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來。

  穿好衣服后,張大山就走到門前,一拉門就發現,外面的鎖,已經被張大寶給開來了。

  拉開門,大中午的刺目陽光,完全照射進來。

  張大山發現,在地面上,有一張字條。

  張大山蹲下身子,撿起字條,上面寫著幾行歪歪扭扭的字。

  張大寶的文化水平只有小學三年級,雖說不高,但字還是會寫的。

  字條上寫到:“大山,我進城打工去了,你要好好照顧你嫂子,爭取給咱們張家,續個香火!傳宗接代這種事情,大哥是不行了,只能靠你了,知道了嗎?”“等我打工賺錢,然后去醫院。

  要是把我身體治好了,我就回來,要是治不好,就不回來了!”看到這里,淚水從張大山眼眶中涌出:“大哥啊,你這又是何苦呢!”“就算你治不好,不能傳宗接代,我也會養你的啊,長兄為父啊!”張大寶雖說脾氣暴躁,但對張大山卻很愛護。

  張大山爸媽死得早,在張大山六年級的時候,就得病雙雙去世了。

  張大山可以說,都是大哥張大寶一手拉扯長大的。

  從六年級到大學的學費,都是張大寶下地干活,一點一點的賺來的。

  張大山記得,他上大學的時候,學費不夠。

  張大寶把家了養了好幾年的老黃牛給賣掉,這才湊夠了張大山上大學的學費。

  到了大學,張大山也很懂事,努力學習,年年拿獎學金,也攢了一些錢來。

  這次回家,他還準備把這些錢交給張大寶,哪知道對方居然就這樣走了。

  “大哥……”張大山心情激動,對于張大寶,他從心里面感激。

  “你放心,嫂子我一定會照顧好的!”張大山心中暗暗想到,隨后去了廚房做飯。

  張大山下了一鍋面條,做好之后,端給嫂子吃。

  吃完飯,張大山便是出了屋,到了村子轉悠。

  他是大學畢業生,目光、眼界、抱負,自然不會像是農村人那樣,局限在一個小小的地方。

  張大山想用自己所學,把家鄉建設好。

  不一會,就是轉到了村里的打谷場。

  這打谷場,是村里一個巨大的水泥路廣場,由村里眾人,一塊集資建造的,也是村里唯一一個有水泥的地方。

  村里人收來的花生、苞米,大部分都放到這打谷場上面。

  此時打谷場上面,有不少鄉親在忙著農活,張大山剛到家,索性就和這些陳二娃、謝大伯等人,聊聊天,大概知曉了這段時間,家鄉的發展,基本上原先一樣,一成不變。

  “要用我所學,建設家鄉啊!”張大山暗暗想到,和鄉親們告別,張大山朝著村東邊 嘎子河走去。

  嘎子河是一條清澈的小河, 河水溫涼,張大山小時候,沒少在嘎子河洗澡。

  張大山走了一天,也是累了,再加上有好多年沒來嘎子河了,索性就過來看看,順便洗個澡。

  嘩啦啦……嘎子河河水流淌,和張大山小時候一樣,河水清澈。

  天氣炎熱的很,再加上張大山走路過來,臉上都是汗水。

  他直接脫掉衣服,準備下河洗澡。

  忽然,張大山聽到有水花聲音傳來,他朝前一步,透過嘎子河岸邊樹木間的縫隙,隱隱約約的看見在河里面,站著一個人影。

  “咦,居然還有人和我一樣,喜歡到嘎子河洗澡。

  ”張大山心中暗暗想到,往前走了幾步。

  走到嘎子河不遠處,看到河里面的人影,張大山眼皮一跳,緊接著就是感覺到自己小腹,一陣發熱起來。

  嘎子河里面,站著的是一個女人。

  張大山一眼就能認出來,是村里面的 桂花姐。

  桂花姐二十五的時候,嫁到了村里,長得很漂亮,皮膚又白又嫩,身材也很好,也算是村里的村花。

  當時村里人都說,王大壯能把桂花姐娶回家,是祖上攢了八輩子的艷福。

  那時候張大山還在上高中,也正是青春期,熱血躁動的時候,晚上睡不著,沒少想著桂花姐。

  張大山沒想到,幾年沒見,桂花姐的身材,保養的還是那么的好。

  那身上皮膚,就像是還沒長成的苞米,張大山估計,一伸手都能掐出水來。

  不過后來傳聞,桂花姐和 丈夫王大壯結婚,沒到兩個月,王大壯就因病去世了。

  村子里對此事議論紛紛,都在傳言,說是桂花姐克死了自己的丈夫,也因此,村里再也沒有和桂花姐往來了。

  這些年,桂花姐基本上都是過著獨居的生活,一直也沒有再改嫁的意思。

  對于克死丈夫這種事情,張大山自然是完全不相信的。

  張大山又是看向河里,此時桂花姐正半河岸邊的石頭上,玉手捧起河水,澆在了自己玲瓏有致的身體上。

  冰涼的河水滑過他的脖頸,向下流淌,滑過光潔的小腹,隨后又落在河水中。

  一旁看著的張大山,死死盯著桂花姐的身體直吞口水,要是自己就是那河水就好了,在桂花姐的全身游走,那感覺肯定很舒服。

  而下一刻,張大山眼睛一瞪,直接驚呆了,感覺自己小腹的火焰,瘋狂燃燒起來。

  只見這時候,桂花姐忽然左手,伸向了自己身上,雙手不斷的動作,她雙目緊緊閉著,發出“嗯嗯”的壓抑聲響,一臉享受表情。

  同時,她另一只手,動作一番之后,便是慢慢伸向身下…….張大山怎么也沒想到,這個村里的村花、漂亮寡婦,居然自己一個人在嘎子河里面,做那事。

  隨著桂花姐的動作,清澈水花也被濺起。

  桂花姐緊閉著雙目,玲瓏有致的身體在晃動。

  她的臉上,紅暈泛起。

  “啊……”一聲帶著壓抑了很長時間的滿足聲音,響了起來。

  一旁看著的張大山感覺小腹火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忽然,張大山覺得桂花姐和他的眼神,互相觸碰在了一起。

  張大山有些尷尬,他現在的距離,和嘎子河還是很近的,剛才只顧著看,居然忘記躲起來了。

  “大山!”桂花姐聲音傳來,帶著意外與吃驚,她沒想到,自己一個人躲河邊做那種事的時候,居然有人來了。

  “桂花姐……”張大山滿臉尷尬的撓撓頭,一時不會,不知道怎么開口。

  桂花姐好看的大眼睛,盯著張大山打量了一會,說道:“過來。

  ”張大山頂著頭皮走過去,他已經做好了被桂花姐臭罵一頓的準備了。

  “我好看嗎?”桂花姐忽然問道。

  “啥?”張大山一愣,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沒想到桂花姐沒罵他就算了,居然問出這種話。

  桂花姐眉頭一皺,顯然對張大山發愣有些不滿意。

  她整個人忽然從河水里面站起來,整個人完美的身材,在張大山面前,完全展露,看得張大山呼吸一陣急促。

  太好看了!此時的桂花姐,身上還掛著水珠,完全就是一個剛出浴的美人,奪人心魄。

  張大山恨不得把桂花姐撲到河岸上,好好的纏綿一番。

  桂花姐上岸,走到張大山旁邊,忽然伸出手,拉起了張大山的胳膊,緊接著便把他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又是問道:“大山,我好看嗎?”“好看!”張大山當即答道。

  桂花姐早年死了丈夫,自己一個人生活,顯然是個寂寞難耐的美寡婦啊!對方如此主動,很顯然,看上張大山了。

  “好看的話,就陪我洗洗澡吧!”桂花姐盈盈一笑,說著,一只手就伸過來,要抓張大山的衣服。

  張大山根本沒穿多少衣服,沒一會,就和桂花姐一樣,坦誠相待。

  現在,兩人衣服都已經脫了,張大山再也不像是剛才那么尷尬了。

  他一伸手,就把桂花姐的溫軟嬌軀抱在懷里……桂花姐其實命也苦,剛嫁個丈夫,沒到兩個月,丈夫就病死了。

  大家都說桂花姐克夫,村里人自然不知道,但是桂花姐知道。

  她丈夫王大壯,自制力不行,把持不住。

  見到桂花姐美貌漂亮,一連幾天半個月沒出門,天天在家和她恩愛。

  每天這樣子,半個月就腳(玉米地做爰全過程)步虛發,精力虛脫了。

  最后兩個月都沒撐到,直接是撒手歸西,但是因此,桂花姐卻落了一個克夫的名聲。

  “他死了就算了,可苦了我啊,守了這么多年活寡!”享受著張大山的懷抱,桂花姐一邊舔著嘴唇,一邊心中暗暗想到。

  久違多年,張大山身上的男人氣息,仿若把她什么壓抑著的東西勾起來一樣,讓她心中極其難耐。

  “嗯哼……大山,快點……”忽然,張大山停下了手上動作。

  “大山,怎么了?”桂花姐睜開迷離雙眼,好奇看著張大山。

  她現在正在興頭上,在這關鍵時候,張大山卻忽然停下手上動作,讓桂花姐有些不開心了。

  “桂花姐,你舒服了,我不舒服啊!”張大山咧嘴壞笑道。

  “讓你抱,你還不舒服,那你還要怎樣?”桂花姐白了張大山一眼。

  “你讓我抱,舒服的是你,我這只是過了過手癮,也就一會舒服。

  ”張大山滿臉壞笑。

  “那你想怎樣?”張大山指了指自己的身子,笑瞇瞇道:“桂花姐,我把你伺候舒服了,現在你是不是也該幫幫我了!”總不能一直讓這寡婦舒服吧,張大山也要舒服一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