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hunkhand



本文為 網易女人 獨家授權,請勿轉載。

  如有 情感問( 上門 女婿三姐妹)題,可在“ 我愛問 連岳”博客留言,網易女人將定期 刊發連岳特約情感問答。

   加入 女人幫大本營 韓立邦語氣一柔,語重心長的勸 說道,“這三年你和清清的婚姻有名無實,她痛苦,你也同樣痛苦,何必呢?你放心,就算你們離婚了,我也可以給你一筆錢,讓你這輩子衣食無憂……”“好,我答應你!” 程晃沒等他說完,立馬點點頭,果斷的答應下了他的要求。

  “真的?!”韓立邦雙眼一亮,面色大喜,滿臉的不可置信,實在沒想到程晃竟然會答應的這么痛快。

  “真的!”程晃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接著補充道,“不過不是現在,可能需要半年、一年,甚至更久!”韓立邦說的沒錯,他和柳清清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貴為云海第一大家族的繼承人,要不是為了躲避仇家,這輩子都不可能跟柳家這種普通的小家庭產生交集,更不可能會聯姻,所以他終有離開的一天。

  等他幫柳家發展起來,并且確定李家沒有殘余勢力之后,他就會離開。

  “好,只要你答應就行!”韓立邦咬著牙答應了下來,等等就等等吧,反正三年都等了,也不差這一兩年了!“不過到時候我提出的離婚的時候,希望您不要后悔,也不要阻撓!”程晃望著韓立邦神情認真的說道。

  “后悔?!”韓立邦聞言頓時被逗的哈哈大笑了起來,宛如看傻子一般望著程晃,鄭重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后悔,而且還會敲鑼打鼓的歡送你!”他只以為這是程晃自尊心被傷,故意說的硬氣話而言,并沒往心里去。

  程晃淡淡的一笑,再沒多說什么,只怕到時候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這個勢利眼的老丈人跪下哭都來不及吧。

  因為公司的事情已經解決,所以第二天柳清清就返回了云海,不過臨走前李淑芬囑咐過她,讓她下個星期提前回來,到時候一起去參加柳清清表舅家妹妹的婚禮。

  本來柳清清不想去的,但是李淑芬說柳清清移居上港的兩個舅舅、舅媽也會回來,所以讓柳清清務必回來,說不定以后還能有什么生意上的往來。

  程晃想著正好借著這幾天讓自己的臉好好恢復恢復,等再見到柳清清的時候,就能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了,“夫妻”一場,他不希望她連自己本來的模樣都不知道。

  柳清清前腳剛走,第二天她移居上港的兩個舅媽便提前趕了回來,韓立邦親自去接的她們,而李淑芬則帶著程晃在家里好好收拾了一番。

  李淑芬帶著程晃收拾廚房的時候,客廳突然傳來了一陣開門聲,接著就聽韓立邦笑呵呵的聲音傳來,“小戶人家,有些寒酸,希望兩位嫂子別介意!”李淑芬神色一變,急忙將身上的圍裙脫下來,沉著臉壓低聲音沖程晃道,“你躲在廚房里,不許出聲,別出來丟人現眼!”她可不想程晃這個丑八怪在她兩個嫂子面前給她丟人!程晃點了點頭,沒說話,他正好也懶得見這兩個眼高于頂的舅媽,對于這倆舅媽他也有所耳聞,移居上港之后賺了點小錢,就有些瞧不上內地的這些親戚了,老是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李淑芬整理了下衣服,這才邁步走了出去,熱情的說道,“大嫂,二嫂,你們回來了!”“哎呦,玉芬,好久不見啊,這幾年過的怎么樣?!”大嫂 張蘭和二嫂 孫金翠看到李淑芬也趕緊笑著迎了上來,主動拉起了李淑芬的手,說話的時候語氣中夾雜著一絲港味,不過因為不純正,聽起來有些蹩腳。

  “挺好的!”李淑芬急忙點點頭,笑呵呵道,“不過跟兩個嫂子沒法比,果然是國際大都市的人,穿著也洋氣!”看著兩個嫂子華貴的衣服、精致的發型以及頭飾、項鏈、手鐲等名貴的裝飾,李淑芬心里驀地有些酸澀和歆羨。

  “哎呦,都是女兒和女婿給操持的,這把年紀了,只能托子女的福了!”張蘭笑呵呵的說道,語氣中隱隱帶著一絲炫耀。

  到了他們這把年紀,已經開始比拼誰的子女更有出息。

  “對啊,我這也是女兒和女婿給操持的,尤其是我女婿,比我閨女還孝順哩!”孫金蘭也有些不甘示弱的說道,她們兩人都只有女兒,所以自然習慣比拼女婿。

  聽到這話,李淑芬和韓立邦兩人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他們倆最怕的就是跟人家比拼子女了,雖然清清比較有出息,但是因為攤上這么個窩囊廢女婿,他們壓根也沒臉對外說。

  “兩位嫂子快坐,喝茶,喝茶!”韓立邦急忙岔開話題,讓著張蘭和孫金翠坐下。

  “哎,妹夫,你們家那個叫花子女婿呢?”張蘭左右掃了屋里一眼,有些疑惑的問道。

  “大嫂!”孫金蘭趕緊提醒了張蘭一句。

  “瞧我,這嘴也沒個把門的!”張蘭這才意識到自己平日里說順口了,把“叫花子”仨字也喊了出來,急忙自責的跟韓立邦夫婦道歉。

  李淑芬和韓立邦臉上強行擠出笑容,搖頭說沒事,謊稱程晃出門辦事去了。

  “要我說啊,實在不行就離婚得了,攤上這么個沒用的男人,一輩子活個什么勁兒啊!”張蘭聽程晃不在家,便放心的勸說起了韓立邦夫婦。

  “就是,到時候跟我們去上港,以清清的姿色,找一個富豪簡直是輕而易舉,當個豪門闊太太多好!”孫金翠也跟著點點頭,頗有些炫耀道,“我多少也認識幾個像樣的有錢人,到時候我給她介紹!”韓立邦和李淑芬尷尬的笑笑,互相看了一眼,李淑芬的眼神有些異樣,顯然有些心動。

  不怪她心動,恐怕任何一個女人聽到“豪門”兩個字,都會心中蕩漾吧?如果清清真能夠嫁入豪門,那么她們家也將瞬間實現階級跳躍,生活也會有一個質的飛躍!“這個以后再說,以后再說!”韓立邦笑呵呵的點頭,反正程晃已經答應跟女兒離婚了,一切也皆有可能。

  “對了,玉芬,你們家的地址給我一個吧!”張蘭順了下頭發,不自覺的挺了挺胸脯,滿面春風道,“我女婿聽說我來平江玩,特地從你們江南這邊一家知名的珠寶商定了一枚一克拉的鉆戒,說作為提前送我的生日禮物,我讓他們直接送到這邊吧!”“是嗎,這女婿真是孝順啊,這一出手就是好幾萬吶!”韓立邦笑呵呵的捧場道。

  “何止好幾萬啊,他買的是君許珠寶家的名品系列,要接近十萬吧!”張蘭高興的眼睛都彎起來了,說話的同時用手機將地址發了出去。

  孫金翠沉著臉,隱蔽的白了張蘭一眼,顯然十分的嫉妒。

  李淑芬也面色晦暗,心中感覺酸溜溜的,不自覺的縮了縮手,將戴著那枚“假鉆戒”的手縮到了桌子下面。

  “對了,說起這個君許珠寶,你們都知道吧,它是云海一個豪門家族旗下的品牌!”張蘭突然想到了什么,沖韓立邦問道。

  韓立邦聞言神情一振,頓時來了精神,點頭道,“不錯,是云海第一大家族, 程家的企業!”“對對,是程家,這個程家有個天才少年叫 陳徹,對吧?”張蘭眼神也頓時一變,頗有些羨慕的說道,“聽說上港富豪李宗明急著跟程家攀秦家,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這個陳徹呢!”“我也聽說了!”孫金翠眼神一亮,興沖沖的說道,“據說程家還在考慮呢,多大的架子啊,這可是上港第一富豪家的千金啊!”“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弟妹,告訴你,人家程家有讓李宗明等的資本!”張蘭一昂頭,頗有些傲然的說道,“你以為天才少年是空有虛名嗎?我老公跟我說過,除了李宗明,去程家提親的江南名流、京城權貴,比比皆是,誰家要是得了陳徹這個女婿,那就意味著得到了興旺發達的保證!”她說話的時候滿臉的趾高氣揚,夸夸其談,好似自己的女婿便是陳徹一般。

  就連廚房里的程晃聽到這話都忍不住搖頭笑了起來,沒想到自己在上港還有這么大的名氣呢!韓立邦聽到這話,也愈發的精神抖擻,不由正襟危坐,頗有些自得的說道,“不瞞兩位嫂子,前兩天,這位陳徹 陳大少剛剛親自出馬,幫清清解決掉了一些公司的麻煩!”韓立邦身子挺得筆直,滿面紅光,終于也有件事能讓他在這兩位嫂子面前揚眉吐氣一把了!張蘭和孫金翠聞言陡然驚詫不已,張蘭急聲問道,“妹夫,你沒開玩笑吧?是云海程家那個陳徹嗎?!”“如假包換!”韓立邦看到兩位嫂子震驚的神情,腰板挺的更直了,滿臉的自豪,語氣炫耀道,“當時我們也沒到清清這么點小事,竟然能驚動陳大少親自出面!”“清清跟陳大少竟然認識?!”孫金翠驚訝的張了張嘴,接著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心的說道,“也是,清清在云海待了這么多年,認識也正常……”“妹夫,這……陳大少不會看上清清了吧?!”張蘭神情一喜,眼神中透著一股勃勃的興奮之情,急聲道,“要真這樣,你們家可就要飛黃騰達了啊!”“大嫂,你亂說什么呢,清清可是結了婚的人,陳大少能看上個有夫之婦嗎?!”孫金翠語氣有些酸溜溜的說道,她心里頗有些不忿,陳大少連上港富豪的千金都看不上,會看上這么個普通人家的孩子?!“結了婚怎么了?可以離啊!”張蘭理所當然的說道,“再說,平江誰不知道,清清結婚當天就離家遠走,三年都沒跟這個叫花……三年都沒跟這個程晃見過面,所以根本沒有夫妻之實,說不定咱清清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呢!”韓立邦聽到她們倆這話心里感覺在滴血,這真要是陳大少看上他們閨女,那可真是燒了八輩子高香了!不過也行吧,看上他閨女的是陳大少的朋友,也很幸運了!“呵呵,這個不太可能……陳大少那種人,豈是我們這種小門小戶攀的上的?不過清清跟陳大少倒也算是朋友,至于他們到底是什么關系,要發展成什么關系,我們也插不上手,也不好多問,年輕人嘛,他們自己相處去吧!”韓立邦笑呵呵的有些含糊其辭的說道,也沒點破,因為他很享受這種借陳徹顯擺的感覺,尤其是兩位嫂子對他們家的態度都不一樣了!“我覺得真有這種可能,畢竟我們家清清長得這么漂亮,就算嫁不進程家,能跟陳大少處好關系,肯定也會前程似錦!”張蘭彎著眼笑道,“老韓啊,真沒想到你們家攀上了程家這棵高枝,以后我和你大哥,說不定還得托你們家福呢!”“是啊,老韓,妹妹,以后你們跟著程家發達了,可別忘了我們啊!”孫金翠也立馬滿臉堆笑的說道,但是嫉妒心極重的她,眼中卻閃著一絲憤恨。

  此時她們兩人內心已然沒了先前那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因為跟偌大的程家相比,她們簡直渺小如蜉蟻。

  聽到她們兩人這話,李淑芬的自卑感才消減了幾分,但是內心仍舊感覺有些不是滋味,她知道,他們不過是在狐假虎威罷了,他們的女婿不是陳徹,是程晃!一字之差,千差萬別!“咚咚咚!”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清脆的敲門聲。

  李淑芬趕緊起身去開門,只見門外站著一個身著黑西裝白襯衫的白凈男子,看起來三十來歲,溫文爾雅,手中拎著一個華麗的禮品袋,沖李淑芬禮貌一笑,說道,“阿姨你好,請問這是張蘭張阿姨家嗎?!”“啊,這呢!”張蘭聞聲頓時興奮的朝著門外喊了一聲,急忙起身將身著西裝的男子迎了進來,同時沖韓立邦、孫金翠他們笑道,“是我女婿給我定的鉆戒到了!”西裝男子進屋之后客氣的跟眾人打了個招呼,隨后從禮品袋中掏出一個燙有“君許珠寶”金字的紫色錦盒,打開盒子后露出里面精致璀璨的鉆石,往張蘭面前一遞,笑道,“張阿姨,您先驗驗貨,要是沒問題的話,您就在這個確認單上簽個字!”看到盒子中閃閃發光的鉆石孫金翠和李淑芬眼睛頓時眼睛都直了,溢滿了羨慕之情。

  君許珠寶的“名品”系列不管從鉆石質地還是造型設計,都堪稱精品,干凈純澈的淚滴狀梨形切工與純度極高的鉑金戒托渾然天成,似乎能讓這世上任何一個女人都為之心動!“驗什么貨啊,君許珠寶這塊金字招牌,怎么可能會有假貨!”張蘭看到這枚品相極好的鉆戒也笑的合不攏嘴,趕緊拿過來,在自己有些圓鼓的手指上試了試。

  西裝男注意到孫金翠和李淑芬臉上艷羨的神情,有些傲然的挺了挺胸膛,沖張蘭笑道:“張阿姨,您真是運氣好,這種名品系列的鉆戒,整個平江只限量發售十枚,這是最后一枚,被您給趕上了!”作為君許(是男人就把她搞大)珠寶平江總店的銷售小組長,他實在太了解客戶的心理了,知道張蘭想在眾人面前顯擺一番,所以他十分巧妙的配合了一句。

  “哎呦,是嗎?!”張蘭眉開眼笑,小心摸索著手上的鉆戒,語氣中滿是炫耀道,“這是我女婿給我買的!我說不要,他偏要給我買,現在這些孩子啊,有了錢也不知道省著花!”看著有些得意忘形的張蘭,孫金翠臉色陰沉,心里說不出的嫉妒,知道在這一次無形的較勁中她輸了,雖然同在上港,但是張蘭家的女婿確實比她的女婿要強上不少,這種十萬塊的戒指,她的女婿是絕對拿不出來的,不過好在也好,還有李淑芬給她墊底!她掃了眼一旁臉色更加難看的李淑芬,不由心頭嗤笑,沖張蘭說道,“行了,大嫂,你就別在玉芬面前顯擺了,讓玉芬心里多難受啊!”“吶,玉芬,你戴戴試試!”張蘭眼珠一轉,十分大方的將手里的戒指遞給了李淑芬。

  要是在往常,這么貴重的東西,她是決計不舍得給李淑芬試戴的,但是現在知道柳清清跟陳徹有交情,所以她有些巴結的意味。

  “啊?我……我戴?”李淑芬睜大了眼睛,一時間有些不敢置信。

  孫金翠也有些意外,沒想到一項摳門的大嫂竟然如此大方。

  “試試嘛,回頭讓老韓也幫你買一個!哪怕小一點的呢!”張蘭笑著說道。

  “這個不,不用了!”李淑芬有些局促的搖了搖頭,下意識的捂住了手上的戒指,她不是不想試戴,是怕自己這一試戴,暴露自己手上這枚假鉆戒!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