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臺灣 混血兒



閨蜜 有了 丈夫孩子 該怎么辦?  他是個戀家重感情 的人  第一次見到 小柯的時候,我就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那時,我們都在醫院上班,小柯是我的同事,個子不高,眼睛不大,卻充滿著智慧。

  他渾身散發著成熟男人的氣韻和風采。

  同樣是穿著工作服,小柯的衣服卻總是最干凈,熨得最服帖的,而且他做任何事情,都有種從容不迫的氣度,寵辱不驚。

    經常在空調間里工作,皮膚難免變得干燥。

  有次,我復印文稿時,抽取出一大疊復印紙,沒想到用力過猛,白紙如刀般劃過我的皮膚,殷紅的血流了出來。

  小柯正好經過,立刻從口袋里掏出手絹來幫我擦,然后很仔細地幫我包扎。

  雖然包得已經很好了,但看著平時能干的小柯,也有不知所措的時候,我的心卻是甜甜的。

  這種年代還有男人用手絹,那一定是個戀家重感情的人。

    那次之后,我們之間擦出了火花。

  交往后,我發現小柯真的是個很細心的人,他總是能及時了解我的想法。

  有次逛街,我看上一款項鏈,可價格太貴了,我沒舍得買。

  沒想到在我生日那天,那款項鏈光彩奪目地在我面前閃耀。

  閨蜜有了丈夫的孩子該怎么辦(3/3)  我知道小柯的薪水也不是很高,有個人這樣無私地對自己,還有什么顧慮呢?那天,我真的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可以遇上如此愛自己的男人。

  后來,我們結了婚,一年后,我生了個兒子。

    婚后,小柯一直是個好丈夫、好爸爸。

  他在工作上表現得也很突出,兩年就升職做了外科副主任。

  我的工作一直平平,所以更加努力地學做家務,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至。

  他的衣物,包括手帕,我都小心熨燙。

  兒子一天天長大,活潑可愛,我們一家人和和睦睦,溫馨甜蜜。

  我常常覺得一個女人能一輩子守著這樣一個家是很幸福的事情。

    丈夫辭職開辦 公司  直到三年前,小柯所在的科室的主任升遷,留下一個空缺。

  他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的升遷也是眾望所歸。

  小柯也是勝券在握,信心十足。

  然而,半個月后,人選的名單下來了,居然不是小柯。

    小柯回來后一言不發,晚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我真擔心他會承受不了。

  但第二天,他依然精神抖擻地去上班,全然看不出半點落寞。

  我以為他想通了,可是接下來的幾天,小柯都很忙碌,每天加班到很晚。

  我感覺他有什么計劃,但他說時機還不成熟,過段時間再告訴我。

  閨蜜有了丈夫的孩子該怎么辦(3/3)  果然,一個月后,小柯充滿憧憬地對我說:這段時間,我做了個市場調查,徐州房產市場上升空間很大,如果做房屋中介一定會大有前途,我決定辭職去闖闖。

  我是個傳統女人,不想丈夫丟了金飯碗,為這件事情,我和小柯產生了分歧。

  他不顧我的阻止,開始租用商務樓,招聘人員,每天他都很辛苦,回來總是倒頭就睡。

  我們之間的交流越來越少,我很心疼他,總是幫他燉些湯補身體。

    小柯說公司忙不過來,想再請個可靠的人去管理公司內務。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 小雪,小雪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她前段時間剛經歷過一場失敗的婚姻,讓她有些心灰意冷。

  我讓她來公司幫忙時,她很快答應了,說正好想換個環境換個心情。

    小雪果然能力很強,很快便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條,小柯經常在我面前對她贊不絕口。

  我也很欣慰,慶幸終于可以幫助丈夫。

  一年內,小柯的公司發展迅速。

  皇天不負有心人,小柯的心血并沒有白費,借著房地產的東風,他的中介也做得如火如荼。

  閨蜜有了丈夫的孩子該怎么辦(3/3)  一年后,他成了百萬富翁,當他開回第一輛奔馳的那天,鄭重地對我說:小薇,你就不要去上班了,在家安心做全職太太吧。

  我喜歡有個女人燒好飯在家等我回來的感覺。

  我的那份工作雖然賺錢不多,但我也不想輕易放棄,可是看到小柯那么辛苦,我也想更好地幫他。

  于是我戀戀不舍地辭了職,整天在家操持家務。

    好友成了第三者  我很少去公司,但有天我去逛家樂福時,就順便去公司看了看。

  當我推開小柯辦公室的門時,看到小雪和小柯靠得很近,一看到我進來,他們馬上分開,神情有些尷尬。

  我的腦子里立刻閃過一個念頭,但馬上又否定了,我怎么可以懷疑我最親的人和我最好的朋友呢?  我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但不久,外面已經傳得沸沸揚揚,我才知道自己最不愿看到的一切真的發生了。

  我簡直氣瘋了,怎么也沒有想到,小雪竟然會成為我和小柯之間的一顆炸彈。

  我最好的朋友(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竟然和我的丈夫在一起,我一直以為這只是電視里面的情節,當它真真實實地出現在我的生活中,我不知所措,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閨蜜有了丈夫的孩子該怎么辦(3/3)  都說男人有錢就變壞,可我從不相信小柯會是這樣的人。

  當我滿臉淚水問小柯為什么時,他一言不發,只是一臉愧疚地請我原諒。

  我按捺不住把小雪約了出來,她眼神平靜地說: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無論你怎么罵我,我都不會還口,這是愛上一個有婦之夫的人應付出的代價。

  我憤憤不平地嚷道:為什么要做第三者?難道你忘了你是怎樣失去幸福的?小雪流著淚說:我沒忘,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我歇斯底里地打了小雪一個耳光。

  第二天,小雪離開了公司。

    幾天后,小柯買了一枚最時尚的鉆石戒指給我,我看也沒看。

  我不是個物質女人,我只想要有個疼我的丈夫,如果小柯已經不愛我了,那守著這些金燦燦的珠寶有什么意義?我等著小柯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可是他什么也沒說。

  閨蜜有了丈夫的孩子該怎么辦(3/3)  五年的夫妻,我覺得自己越來越不了解他了。

  小柯的背叛令我很失望,我一直以為有個深愛自己的丈夫,沒想到只是南柯一夢。

  我甚至想到了離婚,可是一想到兒子,我的心就軟了。

  我不想讓他這么早面臨一個破碎的家庭,我想用柔情挽回小柯的心,可是每當我想到他和小雪之間的事情,我就什么也做不了。

  我們之間漸漸陷入冷戰,小柯也有些自暴自棄,對公司不聞不問。

    第三者讓我有些同情  都說花無百日紅。

  今年年初,小柯公司的會計卷了一筆錢逃之夭夭,內部管理更是一團糟,以前的那些朋友都不肯借錢給他周轉,他的事業遇到了嚴重危機。

  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沒有任何辦法。

  可是不久事情就擺平了,據說是有人調了一大筆資金給公司。

  我很奇怪,是誰這么好心去幫他?后來我打聽到暗中幫小柯的人竟然是小雪!閨蜜有了丈夫的孩子該怎么辦(3/3)  當我再次找到小雪時,她正躺在陽臺上曬太陽,肚子微微隆起。

  我問她是不是想借著公司的事情和小柯重修舊好。

  她說:事業就是小柯的全部,沒有事業,他也就完了。

  你放心,我不會再纏著他的,我現在已經找到一個深愛我的人,還有了他的骨肉。

  我信以為真,公司經濟恢復正常后,我把錢打入小雪的賬戶,以為從此再無糾葛。

  我和小柯的感情也漸漸升溫,卻終究回不到從前,我們之間客氣了許多,也生疏了許多。

    不久前,我在公園碰到小雪,她推著孩子在草地上散步。

  我意外地發現那個孩子的眉宇間長得很像小柯,我按捺不住問她,那是不是小柯的孩子。

  她開始還想隱瞞,后來終于承認是的。

    小雪說:我從沒有想過要讓小柯離婚,我并不想破壞你們原有的和諧平靜,可是我真的是情不自禁愛上他。

  我和前夫離婚時,就很后悔沒有留下一個孩子。

  當我離開小柯的時候,發現竟然有了他的孩子,我欣喜若狂。

  我只想老的時候,有一個屬于我的孩子。

  你不用擔心,小柯并不知道他的存在。

  閨蜜有了丈夫的孩子該怎么辦(3/3)  聽了小雪的話,我震驚萬分,我一直以為小雪只是一時寂寞才喜歡上小柯,沒想到她竟然愛得那么深。

  那一刻,我發現自己竟然不像想象中那么恨她,反而有些同情她了,還有她的孩子,畢竟他是無辜的,而且他一出生就要比其他孩子承受更多的壓力。

    回去后,我問小柯是不是真的愛小雪,這次他沒有避諱,終于承認他曾經是對她動過真情,但已經過去了。

  他動情的樣子使我確認他依然愛著小雪。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該安靜地走開,讓他回到小雪身邊,讓小雪的孩子有個合法的爸爸。

  我的家人都說我瘋了,哪有把丈夫拱手讓給第三者的,可是留著一個已經不愛自己的丈夫又有什么意義呢? “嗯!”提到剛才發生的事情,郭 小美臉色緋紅穿著衣服和褲子,點點頭不敢說話。

  等郭小美穿好衣服之后,劉為民 忍不住 開口朝她問道:“你沒事,干嘛跑到這里跳水自殺呢!要不是遇見我的話,你這條小命真沒救了。

  ”劉為民也弄不清楚,郭小美沒事為什么要跑到這來自殺,真是太意外了。

  “我也不想的。

  ”郭小美說到這,眼神里一片黯然。

  經過這次大難不死之后,她也徹底想開了,好死不如賴活著,死亡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氣才能完成啊!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在面對劉為民的時候,郭小美很想把心里的委屈都和劉為民坦白。

  或許是劉為民咱的慈眉善目,老實可靠。

  又或者是剛才兩人發生了超友誼的關系,所以郭小美才這么容易朝劉為民敞開心扉吧!總之,在她的心里,不知不覺中已經有了劉為民的位置。

  然后她就把自己的遭遇,一點一滴朝劉為民解釋起來。

  原來自從那日回家之后,趙元彬的父母隔三差五就數落郭小美是一個不能下蛋的母雞,整天只會浪費糧食。

  這讓郭小美心里十分的委屈和傷心。

  本來生不了孩子不是她的問題,只不過她為了顧及丈夫的面子,什么委屈都往肚子咽。

  誰知道趙元彬的母親得寸進尺,今天居然一言不合給了郭小美兩巴掌。

  這下讓郭小美心里壓抑的委屈徹底爆發出來,只見她一時想不開就跑到了這南頭山,然后躲在水潭邊上偷偷哭泣。

  再然后發生的事情,不用她說,劉為民也全都知道了。

  聽完郭小美的述說,劉為民這才發現她的右臉有一個淡淡的手掌印。

  “你一定很疼吧!”劉為民說完這話,右手不自覺摸著她的右臉,一臉關心道。

  “嗯!”摸著他伸來溫暖的大手,還有眼里憐惜的目光,讓郭小美心里一陣感動。

  一個見過一次面的男人就能如此關心人,而自己的老公卻對她冰冷漠不關心,這些都已經徹底傷害了郭小美的心。

  “劉醫生,謝謝你。

  ”郭小美一臉感動 望著劉為民,然后撲在他懷里低聲抽泣起來。

  “我真的很痛苦啊!”“沒事,沒事了。

  ”劉為民輕輕拍著她的后背,嘴里輕柔說道:“不管你遇見什么事都不要怕,一切有我。

  ”郭小美 聽見他這關心的話語,頓時心里的感動更加泛濫和增強了。

  而美人入懷的劉為民,聞著郭小美身上的香味,劉為民忍不住心動起來。

  撲入劉為民懷里的郭小美,察覺到有東西頂著之間小腹,頓時嬌顏上滿是羞澀的紅暈,嘴里忍不住開口問道:“劉醫生,你,你還想要啊!”“嘿嘿!剛才還不過癮,我們再來一次!”看見郭小美臉色潮紅的模樣,劉為民心里一動,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道。

  看見劉為民此時的模樣,還有剛才的瘋狂,郭小美是徹底嚇著了。

  她沒有想到劉為民看上去年紀大,可是身體素質一點也不比年輕人弱,剛才都已經戰斗了幾次,現在有蠢蠢欲動了。

  “我告訴你一個保準生孩子的訣竅。

  ”劉為民在郭小美耳邊吹著氣,輕聲說道。

  “什么訣竅?”生孩子可是郭小美心里最迫切的愿望,現在聽見劉為民這么說,她忍不住心動開口問道。

  “那就是……”劉為民說到這,安雙作怪的大手,順著郭小美衣服深入其中,攀上她胸前鼓起的內衣里,然后一臉享受揉捏起來。

  “每次完事之后,你要抬著屁股,等種子留在體內半個小時,不出一個月,你一定能懷上孩子。

  ”“真的嗎?”胸前受到刺激的郭小美,忍不住低聲嚶嚀一聲,右手緊緊抓著劉為民的背,然后兩個人又滾在稻草上。

  不一會,房子里又傳來兩人的喘息聲,還有人影彼此起伏的畫面。

  又一次激情過后,郭小美躺在劉為民的懷里,雙腿夾緊,面上潮紅閉著眼睛享受剛才的歡愉時刻。

  “小美,就讓我借給你種子吧!”劉為民撩撥著郭小美胸前的雪白,嘴里突然開口說道。

  “嗯!”郭小美閉著眼睛,回答道。

  反正現在他們都已經這樣了,郭小美也不想在找別人了。

  而且劉為民的給她的感覺十分美好,在沒有誰比他更合適了。

  傍晚的時候,有溫存了一會之后的劉為民和郭小美在約定下次見面的時間之后,一起下山去了。

  “劉叔,你怎么現在才回來呢!”正在做晚飯的林 蘭花看見劉為民一臉輕松模樣,頓時眼里滿是疑惑開口問道。

  不知道為什么,林蘭花總覺得今天的劉為民神情有些不太一樣。

  而且在他從自己身邊路過的時候,林蘭花居然在他身上聞到了女人的味道,雖然這個味道很淡,可是鼻子靈敏的林蘭花知道,劉為民一定是去找女人去了。

  “我今天去給我父親拜祭了。

  ”面對林蘭花疑惑的表情,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嘴里解釋起來道。

  “對了,今天有病人來 看病嗎?”劉為民嘴里打著哈欠開口問道。

  今天消耗體力太嚴重了,就算劉為民的身體強悍,也有些扛不住了!“沒有!”林蘭花望著劉為民打著哈欠的模樣,頓(幼兒益智故事)時一臉關心道:“只有幾個來買了一些感冒藥。

  ”“劉叔,你要是累的話,先去休息吧!”林蘭花看到劉為民打著哈欠的模樣,連忙一臉關心問道。

  “也行,一會你們做好飯菜給我留一點就行了,我想去睡一會。

  ”劉為民望著正在桌子上寫作業的王桂,朝林蘭花囑咐幾句之后,就會自己的診療室休息去了,在這診療室的旁邊,劉為民有一張床上,平日他都是睡在診療室里。

  “嗯!”林蘭花望著劉為民走進診療室,然后關上房門之后,面上的表情五味雜瓶。

  她對劉為民出去找女人的事情,心里頗有些不是滋味,空落落的心里似乎有什么東西不見一樣。

  “咦!不對啊!”林蘭花心不在焉了半天,最后卻反應過來,以她的立場不應該生氣啊!雖然劉為民想要認王桂做干兒子,可這些話都只不過是順嘴一說而已。

  再說了,她以什么立場生氣呢!想到這,林蘭花頓時面若潮紅,她貌似想得太多了一些。

  “不行,我要給劉叔找一個媳婦了,要不然的話他出去和那些女人亂搞,惹出臟病那就不好了。

  ”林蘭花緊握著手里的湯勺,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說道。

  其實林蘭花根本不知道,她這是典型的吃醋心里,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把劉為民當成了自己生命里的第二個男人。

  只是這時候她還沒有徹底明白,心里的真實想法而已。

  或許是因為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戰太過消耗體力,所以劉為民第二天日上三竿才從床上打著哈欠起來。

  等他醒過來洗漱之后,打開診所的大門,然后坐在診療室,吃著林蘭花給他留下的燒餅。

  然后望著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百無聊賴的發著呆,然后回味著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戰細節。

  “老天果然對我不薄啊!”劉為民腦嘴里吃著燒餅,面上忍不住傻笑起來。

  “老劉,你大清早的坐在這里傻笑什么啊!”正當劉為民坐在辦公桌后面傻笑不已的時候,他從小玩到大好兄弟,南頭村的村長 陳大孔帶著一位年輕小女生走了進來。

  陳大孔從劉為民手里搶了一個燒餅之后,若無其事大口吃了起來,然后朝劉為民開口說道:“老劉,我有點小事,想請你幫一下忙。

  ”劉為民看見陳大孔一點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燒餅吃起來,這讓劉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臉郁悶,這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啊!“什么事?”聽見這話的劉為民,面上一愣,然后望著他身后年輕女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是……”“他是我侄女, 陳怡

  ”陳大孔三兩下把手里的燒餅吃完之后,連忙朝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今年剛從的醫學院畢業,是一位實習醫生,我想讓她在你這里待上一年。

  ”“這怎么可能!”劉國聽完陳大孔的介紹,面上一陣有些不解開口問道:“她既然是醫生,不在大城市的醫院實習,跑到我這鄉鎮給私人診所干什么?”在劉為民看來,這陳怡來自己的診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這時候,只見陳大孔一臉苦笑道:“她這不是攤上事了嗎?”“什么事?”這下劉為民頓時來了興趣,開口朝陳大孔問道。

  誰知提到這,陳大孔一臉苦笑道:“誰說不是呢!可這個丫頭,在市醫院實習的時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沒有辦法也只能讓她來找你這躲避了。

  ”在劉為民懷疑的目光下,陳大孔只能把陳怡所做的事情詳細給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原來陳怡今年從省醫科大學畢業,然后去了市里醫院實習。

  誰知道實習的時候,一位有錢人家的少爺對動手動腳的,然后陳怡氣不過把這少爺給狠揍了一頓,然后讓他不能讓人道了。

  “噗!”劉為民聽到這差點把嘴里的茶水給噴了出來,這個丫頭也太好太狠了吧!雖然劉為民沒有親眼看見這個場面,可是他的雙腿卻忍不住夾緊,下面感到一絲寒意,這對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給廢了,那問題可嚴重了許多啊!”劉為民也沒有想到陳冬的侄女居然這么厲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爺給弄成殘廢。

  人家傳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殘廢了,人家還能饒了?果然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感嘆,頓時忍不住一臉無奈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丫頭仗著練過幾年跆拳道,出手沒輕沒重的,當時出事之后連忙離開市里,連家都沒回就躲到我這來了。

  ”陳大孔說到這,一副誠懇的表情望著劉為民道:“就讓她躲在你這,平日里給你打下手,工資不用給,吃飯問題和你們一起吃就行了。

  ”劉為民挺聽到這話,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苦笑,自己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讓林蘭花過來,不過是打著歪主意,想把林蘭花變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婦,收留這陳怡圖什么呀!不過,劉為民一想起自己和陳大孔那可是從小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時候,是陳大孔給他父親披麻戴孝,送終的,這個人情他必須還。

  再說了,那個富家少爺在有能耐,還能查到這窮鄉僻壤不成。

  想到這里,劉為民的拍著胸口朝陳大孔開口保證道:“行,反正我這房間挺多的,讓她留下來幫忙吧!我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這敢情好啊!”陳大孔聽見這話,頓時緊繃的面容上一松,連忙拍著劉為民的肩膀,直呼他夠仗義。

  雖然來之前陳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劉為民會答應,可這種事情劉為民答應是人情,不答應是本份。

  畢竟陳怡的確是在外面惹了事,這才跑出來的。

  既然劉為民答應收留陳怡,陳大孔連忙讓站在一旁的陳怡和劉為民見面,讓他們互相認識一下。

  不得不說,這陳怡果然是一個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爺的垂涎,甚至對她動手動腳的。

  彎彎的細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蘭花這種農村女人多了一絲靈動,還有自信之氣。

  而且因為她練過幾年武術的緣故,所以陳怡的眉宇之間還多了一絲英武之氣,讓人看過之后忍不住把她記在心里。

  “小怡,叫劉叔啊!”陳大孔看見陳怡過來之后一直站著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滯模樣,讓陳大孔忍不住著想要多剁腳,這丫頭怎么不會看臉色啊!“劉叔,您好!”在陳大孔的壓迫下,陳怡有些不情愿叫著劉為民。

  “嗯!”對陳怡一臉不情愿的表情,劉為民心里一臉不以為意,人家畢竟是城里人,而且還是省醫科大學的畢業生,現在卻要躲在這鄉下診所里,給他這個土醫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滿腹牢騷。

  身份不對等,陳怡對自己有意見,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畢他不會和陳怡一般見識的。

  “既然我答應了你叔叔,讓你留在這,就一定會照顧你的。

  ”劉為民說到這,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既然你也是醫生,一會有人來看病,你就負責給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蘭花回來之后,再給你安排。

  ”劉為民說完這話之后,起身把陳大孔送到了診所外邊。

  “老劉,請你見諒,小怡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寵壞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診所之后,陳大孔一臉歉意朝劉為民嘆息道。

  聽見他的話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沒事,我們都一把年紀了,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也是!”陳大孔聽到這也覺得是這個道理,畢竟他們都一把年紀了,又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陳大孔說到這,突然一副意味深長望著劉為民,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朝他道:“老劉,你小子是不是對林蘭花有什么想法呢!”“這,這怎么可能!”劉為民陳大孔這么突然一問,頓時神情有些慌張,嘴里連忙解釋起來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種人嗎?”“你這家伙跟我,你還玩什么心眼啊!”陳大孔看到劉為民打死不承認的表情,頓時嘴里忍不住笑著開口鄙視道:“就算你們在一起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劉為民真的和林蘭花在一起的話,陳大孔也是樂見其成,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過日子也無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聽見什么閑話?”劉為民對于陳大孔這么問,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緊張,開口詢問道。

  在鄉下地方,有時候流言真的會害死人。

  對于這些流言,劉為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是林蘭花一個女人,又帶著一個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話,以后她還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這么照顧林蘭花,還出錢送她兒子讀書,就是一個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對林蘭花有意思了。

  ”陳大孔拍著劉為民的肩膀鼓勵道:“既然你看喜歡人家,就出手要快,這樣村里人就不會說什么閑話了。

  ”其實這幾年因為電視,還有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的緣故鄉民們的想法也開明了許多。

  “這,這個以后再說吧!”因為他和陳大孔都是幾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瞞著陳大孔,然后點頭道:“你侄女在我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的。

  ”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話,面上十分滿意道:“有你在我當然放心了,那丫頭就是這種臭脾氣,你多多見諒一下。

  ”兩人寒暄幾句之后,陳大孔就離開了劉為民診所。

  離開之前,劉為民詢問了一下修路的情況,結果陳大孔卻是苦笑不已告訴劉為民,修路的事情又涼了。

  對于一點,劉為民也有些無可奈何,畢羅漢看到這里竟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什么能力去管這些多余的事情。

  劉為民回到診所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鄉民前來看病,而陳大孔的侄女陳怡正在劉為民的位子上給病人看病。

  劉為民看到這并不說話,站在旁邊望著陳怡給病人看病。

  不得不說,陳怡的確是不愧是省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只見她坐在劉為民的座位上熟練的給病人看病,然后寫下看病記錄。

  “你這是吃錯東西,腸子發炎而已,我給你掛幾瓶藥水就好了。

  ”陳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開口道。

  這個鄉民捂著肚子一臉痛苦,朝陳怡道:“醫生,趕快給我輸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陳怡聽見這話,趕緊起身給這病人配起藥水來,結果卻被劉為民攔住。

  “劉叔,你這是什么意思?”陳怡雖然嘴里說得客氣,可是語氣里對劉為民卻沒有半點尊敬。

  “他不止腸炎犯了,而且肝臟也有問題,給他加一點治療肝病的藥!”劉為民仔細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況之后,朝陳怡開口說道。

  “肝病?”陳怡聽見這話面上一愣,眼里滿是疑惑望著劉為民道:“劉叔,你沒有看錯吧!他明明是腸炎,怎么會有肝病呢!”看見她一臉不服氣的模樣,劉為民輕輕翻開鄉的眼睛,指著眼底深處想淡淡的黃色素,道:“你自己來看吧!”陳怡聽見他的話,一臉疑惑上前望著鄉民眼底黃色的細肉,在聽從劉為民的方法,輕輕敲著患者肝臟的位置。

  結病人疼痛感更加強烈,甚至滿頭冷汗,臉色慘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僅如此,這個鄉民被陳怡用手輕輕一按之后,整個人疼痛增強,生不如死。

  聽完劉為民的解釋之后,陳怡的眼里看向劉為民的時候,再沒有什么藐視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給鄉民配好藥水輸液之后,陳怡來到劉為民面前開口問道:“劉叔,你怎么知道那個病人的肝臟有問題?”這時候陳怡實在是沒想到劉為民,光憑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這技術也太牛逼了吧!面對她的疑惑,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這沒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陳怡聽見劉為民的話,頓時不敢再瞧不起劉為民了。

  他和鄉下那些坑蒙拐騙的庸醫不一樣,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陳怡服氣的眼神之后,劉為民心里一臉滿意的模樣開口朝她道:“剛才那個病人因為長期喝酒抽煙的問題,再加上經常熬夜,身體里的毒素不斷累計在肝臟,從而引發腸炎。

  ”劉為民說的著,然后從旁邊的藥房里抓出幾副中藥包好,然后遞給陳怡開口說道:“一會那病人輸完液之后,讓病人拿回去熬藥喝,這些藥對肝病有很強的療效。

  ”“中藥?”陳怡聽見這話,在看桌上劉為民包好的中藥,面上一副訝異的表情道:“不是說中藥都是騙子嗎?”在她學習的醫療知識里,中醫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騙子而已,一點都不靠譜。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