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櫻井 やえ



  我和 老公今年十一 結婚,婚前出現一個小插曲,我老公背著我和 初戀私下里有來往,被我發現,鬧得很 不愉快

  因為婚期臨近,一切準備就緒,我也沒太當回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原諒了他。

    畢竟,他也向我做了充分的解釋。

  他說,當初,他 母親患病,急于用錢,他初戀幫他度過難關。

  后來,他初戀帶他見家長,對方母親強烈反對,不得已 分手

  后來,他初戀的母親病逝后,他初戀出國學管理,就此斷了聯系。

    我們拍婚紗照那天,她初戀突然回來,打電話約他見面,他對我撒謊,和她約會。

  此后又多次約會,被我發現。

  按說,如果僅僅是朋友間的交往,我也能理解,畢竟當初人家幫助過他。

    但是,在我(瓶子塞下體小說)倆外出旅游度蜜月的途中,他頻繁 和他初戀打電話,并且交談內容十分曖昧,宛如初戀,讓我難以接受。

    為了不打破新婚的甜蜜氣氛,一開始,我是忍住情緒,希望他好自為之。

  沒想到他卻愈發放肆,不僅白天逛街時心不在焉,晚上住賓館時也抱著手機和初戀 調情,好幾天都沒碰我,把我冷落在一邊。

  最終我一氣之下搶過他手機,發現他和初戀聊天時以親愛的互稱,而且聊天內容十分親密。

  新婚 老公不碰我和初戀調情  我鄭重其事地問他,是不是懷念舊感情?是不是后悔和我結婚了?他就沉默不語,然后被我逼問急眼了,就和我吵了一架,搞的蜜月很不愉快,就這樣回家了。

    現在我倆的處境很尷尬,一方面是剛剛結婚,我不想鬧的太僵,另一方面,他又這樣過分的表現,搞的我一點安全感都沒有,希望您能幫我分析一下,我該怎么辦?  回復博友:  從你老公的表現來看,肯定無法排除他想要舊情復燃的嫌疑。

  換一個角度考慮,當初他和他初戀之所以分手,是因為她初戀的母親不同意,現在她初戀的母親已經去世,并且他初戀學成歸國,并且兩人一見如故頻繁幽會相談甚歡。

    現在,事情有以下兩種可能:  第一,如果她初戀不知道你們結婚,說明你老公并未告訴她你們結婚,也說明你老公有主動想和她發生關系的動機。

    第二:如果她初戀知道你們結婚,并且還在你們度蜜月的時候,和他保持親密交往,顯然他初戀和她不是簡單的朋友關系,而是想破壞你們婚姻。

  新婚老公不碰我和初戀調情  因此,不管是哪一種,都說明,你老公是有意和他初戀保持這種關系。

  而且當你問他是不是和你結婚后悔了的時候,你老公的沉默,也就是默認了他的所作所為。

    只是,她初戀回來的時間,恰好趕上你們結婚的時間,這個節骨眼上,想必你老公也做過一些思想上的掙扎,只是在這種復雜的狀況下,沒有坦白真相而已。

    依照以上的種種情況,給你以下幾點建議:  第一:做好離婚的準備。

  給你老公要一個明確的答復,能繼續就繼續,不能繼續就離婚。

    第二:和你老公敞開天窗說亮話,亮出你的底線,大不了離婚,誰也別耽誤誰,看他怎么說。

    第三:如果他說,放不下他初戀,你也沒有堅持的必要,怪只怪你看錯了人。

   相關推薦:老公偷了女鄰居十幾條內褲婆婆和女婿睡一起被我揭發后我遭老公暴打口述:女鄰居竟用老公的內褲向我示威小姨子太純潔,我意亂情迷上她口述:小姨子意外懷孕老婆對我怒目相向 葉小寶的目視能力極佳,自然一眼就看出來 林瑤穿的是粉色的胸·衣,甚至那蕾·絲邊都隱約可見。

   林瑤狼狽不已,頭發貼在身上,雨水順著頭發流淌下來。

   給你,擦一下吧。

  葉小寶扔了一條毛巾過來。

   林瑤伸手接過毛巾,然后把頭發擦干,這才認出了面前這人正是葉小寶。

   怎么是你?林瑤黛眉輕輕舒展,感到非常地意外。

   你又碰到我,這證明咱倆有緣分啊!葉小寶嘿嘿笑道。

   得了吧你,你就住這?林瑤指了指身后的屋子。

   沒錯,我的診所就在這。

  雨下這么大,你怎么在外面?葉小寶問道。

   我大舅出去逮蛇了,剛才我準備回家的,沒想到會下這么大的雨。

  林瑤苦笑道:我太倒霉了! 說話間,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這雨一時半會也不會停,你趕緊換身干 衣服吧,別著涼了。

  葉小寶立即化身成為暖男。

   可我沒帶衣服啊。

  林瑤有點無奈地 說道

   葉小寶眼睛轉了轉,然后笑著說道;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就穿我的衣服吧。

   林瑤原本是想拒絕的,不過一想到自己穿濕掉的衣服,感覺不怎么好受,萬一因此感冒了,那就更麻煩了。

   她只能紅著臉說道:那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葉小寶連連搖手。

   他進屋挑了一身算是比較新的T恤加上一條花褲衩,然后遞給林瑤說道:我也沒什么好衣服,你湊合著穿就行。

   嗯。

  林瑤接過衣服,然后還是站著不動。

   你快點換衣服啊,不然著涼了怎么辦?葉小寶催促道。

   我……就在這里換?林瑤臉色漲紅。

   葉小寶一拍腦袋道:你看看我,怎么把這茬給忘記了。

  你去我房間換吧,我絕對不會偷看。

   林瑤拿著衣服進了房間,然后把門反鎖了起來。

   她舉目四望,發現葉小寶的房間有夠簡陋的,唯一一臺電器還是那種八十年代的老式電視機。

   而且,她還看到了一些像是盛放草藥的瓶瓶罐罐,還有擺放著一些看上去挺特別的古書。

   由此可見,這里的條件是非常地艱苦。

   不過,簡陋歸簡陋,葉小寶房間打掃的還是干干凈凈的。

   通過這個小細節,林瑤對葉小寶算是有些認可,她放心下來,開始快速地換衣服。

   當林瑤換了衣服,然后拿著自己的濕衣服出來的時候,葉小寶正在盛飯。

   他看到林瑤穿自己衣服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還別說,美女就是美女,就算你穿男人的衣服也很好看。

   即便葉小寶的衣服她穿起來有些寬大,卻另外有種獨特的氣質,帶著一種中性風。

   被這樣一夸,本來臉皮就薄的林瑤不好意思地問道:葉小寶,哪里可以晾衣服啊? 葉小寶看到她就換了一條長裙,不能看到那內衣到底是啥廬山真面目,不免有些失望。

   衣(我的尤物女友們)服就晾在那橫桿上吧,我這里地方比較簡陋,你擔待著點。

  葉小寶說道。

   晾好衣服之后,葉小寶招呼道:還沒吃飯吧?快來吃點! 不了,我吃過了。

  林瑤不好意思麻煩人,所以撒謊道。

   就在這時,她肚子不爭氣地咕咕叫了起來。

   你怎么能吃過呢?肚子都不愿意跟你撒謊。

  葉小寶善意一笑,也沒啥好吃的,都是些家常菜。

   林瑤看了一眼桌子上擺放著的瓠子和臘肉,看上去挺清爽,不免咽了咽口水。

   她大舅是個光棍,中午去了之后只做了些白飯和咸菜。

  所以,林瑤中午根本沒吃飽。

   那我就不客氣啦。

   林瑤坐上了桌,拿起葉小寶準備好的飯碗,美滋滋地吃了起來。

   葉小寶,你做的飯真好吃。

  林瑤由衷地夸贊。

   就葉小寶炒的臘肉和瓠子,味道鮮香適口,絕對不弱于林瑤在鄉里大飯店吃的水準。

   一個人生活,總要學會讓自己餓不死的技能嘛。

  葉小寶理所應當地收下贊美。

   或許真的是餓了,林瑤足足扒了兩碗飯,這才放下筷子,不好意思地說道:不好意思,我吃的太多,沒嚇到你吧? 你這算啥啊……我最多的時候吃過六碗飯。

  葉小寶笑著說道。

   林瑤也笑了起來,嘴角有個淡淡的救我。

  她非常喜歡跟葉小寶在一塊的感覺,非常地舒·服,沒有任何的拘束,也不怕丟臉。

   不過,她渾然沒有發現的是,葉小寶那件衣服有點寬大,所以領子那邊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風光。

   葉小寶看到了林瑤那蕾·絲邊的紅色胸·衣,那包裹的形狀非常地漂亮。

   有了這絲發現,葉小寶飯都顧不上吃了,只是不住地喝水降燥火。

   對了,葉小寶,你就一個人住嗎?林瑤環顧四周之后問道。

   嗯,我師傅才死了沒一年,把這個小診所丟給我了。

  葉小寶點了點頭。

   你的醫術這么好,為什么不去鄉里去找個工作?林瑤好奇問道。

   我師傅曾經答應過別人,永遠不踏出蘆花村一步。

  所以,我暫且也沒有出去的打算。

  葉小寶笑道:你呢?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哦,我剛剛從農業技校畢業,我爹準備給我承包十幾畝果園,種些水果。

  林瑤回答道。

   你一個女孩子,卻種水果?葉小寶挺意外的。

   怎么了?女孩子就不能種水果了?林瑤眨了眨眼睛。

   那倒不是……葉小寶笑著說道。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根本沒有停歇的意思。

   不過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 院子外面卻傳來了一陣轟轟轟的聲音。

   一輛拖拉機沖進了院子里面,隨后一個黑臉膛的莊稼漢跳了下來著急叫道:小寶,在不在? 葉小寶臉色一變,冒雨沖到院子里面說道: 王叔,怎么了? 我家 婆娘好像撞了邪了,在家里又哭又叫還口吐白沫,你趕緊幫我看看。

   王虎著急地說道。

   葉小寶上前去,發現在拖拉機的車斗子里面,王家的婆娘被麻繩給捆在被子里面。

   她雙眼凸起,嘴里不住吐著白沫,面部猙獰而怪異。

   林瑤,幫忙搭把手,把她抬到診臺上去。

   葉小寶一下子就跳進了拖拉機里面。

   他準備去拉王嬸的 手臂,沒曾想王嬸一口就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葉小寶悶哼一聲,立即收回手,手臂上多了一個被咬的印子,血流如注。

   王家婆娘身體不住地扭動,似乎要掙脫被子的束縛,場面看上去非常地陰森恐怖。

   不過,林瑤卻表現出與年齡不相符的麻利,上前幫忙搭手,就算是衣服再次淋濕了也渾然不在意。

   小寶,這姑娘是誰?王虎好奇問道。

   葉小寶沒空回答他,而是神情嚴肅地來到了診臺。

   你們幫我解開繩子,然后按著她,不讓她亂動。

  葉小寶以命令的語氣說道。

   葉小寶翻看了王家婆娘的眼瞼,隨后抓住了她的右手開始號脈。

   這個過程中非常地安靜,葉小寶臉上也是波瀾不驚,似是很難從他的臉上找到任何的情緒。

   林瑤默默地站在一旁,饒有興致地看著。

   這個女人的病癥非常地古怪,她倒是想看看葉小寶能有什么辦法治療。

   號脈完了之后,葉小寶松開手,并沒有說話,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寶,我家婆娘到底得了什么病?王虎趕緊問道。

   葉小寶嘆息了一聲,道:翠嬸,你這又是何苦呢?你就算是想死,也得想想你家的狗蛋,他這才多大? 聽到這話,王家婆娘 玉翠的眼眶忽然眼角有眼淚流淌起來,看上去情緒非常地激動。

   小寶,到底是怎么回事?王虎眉頭緊鎖。

   根據我的診斷,玉翠嬸子怕是吃了斷腸草,她這是成心求死吶。

  葉小寶搖了搖頭。

   什么?王虎一聲驚呼。

   斷腸草,在仙人山附近并不少見,也被稱之為斷魂草,擁有劇毒。

   蘆花村的人,小到剛會走,上到九十九,都認得這種劇毒之草,所以一般人都不會碰。

   沒想到,自家婆娘竟然會吃這種草自殺! 王虎慌了神,噗通一下子就跪倒在地,抓著葉小寶的手說道:小寶,算王叔求你了,狗蛋不能沒有娘啊! 葉小寶搖了搖頭,嘆息道:對不起,王叔,我不能救她! 為什么?王虎十分驚訝。

   按說葉小寶這娃娃醫術還是不錯的,幾乎要跟老神棍并駕齊驅了。

  村里誰有個什么病,對葉小寶來說都不在話下。

   他為什么不肯救自己的婆娘? 林瑤也錯愕萬分,這家伙要是個醫生的話,為什么不救人?難道醫生不是以治病救人為己任嗎? 深深地看了王虎一眼,葉小寶苦笑說道:王叔,你記不記得我師傅當初在的時候,立過一個規矩? 王虎苦思冥想了半天,像是想到了什么,頓時面如死灰喃喃道:自尋死者不救!自尋死者不救…… 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嚎啕大哭。

   這個規矩,在老神棍在的時候,一直都在遵守,雷打不動都不不曾為任何人改變。

   看一個大男人哭的這么悲切,涕淚橫流,這讓林瑤有些不忍,上前說道:葉小寶,你是個醫生,應該救她。

   葉小寶嘆息一聲說道:師命難為,不是我不想救,而是不能救啊! 林瑤臉色漲紅,只能大聲說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身為醫生這樣見死不救,不怕遭報應嗎? 對不起,我師傅說我命犯孤星,這條賤命硬著呢。

  葉小寶揮了揮手。

   你…… 林瑤有點生氣,卻偏偏又拿這個家伙沒什么辦法。

   姑娘,你不用說他。

  這是老神棍立下的規矩,小寶也是沒辦法。

  王虎起身擦了把眼淚,忍不住哽咽:其實這事情也怪我,要是我不把家里的錢輸掉,她也不會一心尋死。

   葉小寶一聽,頓時眼睛一亮,說道:你輸了多少錢? 輸了五千塊。

  王虎忽然惡狠狠地說道:都是張二狗這個犢子陰我,挖坑給我跳。

  這五千塊錢是大頭利! 張二狗?葉小寶眼神一冷。

   這家伙一肚子壞水,就知道坑老實人。

   他心中已然有了定數,說道:王叔,這事情也不是沒有轉機。

  你等等哈…… 葉小寶想了想,隨后打開了老神棍留下來的那個木質藥箱。

   他手腕上的鮮血,有一滴滴在了剛才青山道人給的的那顆珠子上。

  沒想到,那顆珠子咻地一下子就將鮮血吞了進去,隨后發出了一道淡淡的幽光。

   當然,葉小寶一心想著救人,根本沒有發現這個細節。

  他從箱子的底部拿出了一塊手帕,解開之后里面有一沓子錢。

   他數了數,抽出了大部分錢,正好五千塊整。

   林瑤一愣,原本她以為葉小寶很窮,沒想到還能一下子拿出五千塊錢來。

   他在玉翠的眼前晃了晃說道:玉翠嬸子,我這有錢能幫王叔還上這筆賬。

  等下我數三個數,你要是想死呢,就別動。

  你要是不想死呢,就動下手指頭讓我知道。

   頓了頓,葉小寶直接數了起來。

   三…… 二…… 林瑤屏息凝神,眼睛眨也不眨地瞅著那個女人。

   果不其然,在一還沒數到的時候,女人的手指微微翕動了一下。

   動了,她動了…… 林瑤興奮地叫了起來。

   知道了,我又不是沒長眼睛。

  葉小寶懶洋洋地說道。

   他拿來了醫藥箱子,取出了幾根銀針,雙手搓熱了之后,說道:玉翠嬸,既然你不想死,那我可就出手了哦。

   說話間,他一針便快、狠、準地刺入了玉翠的檀中穴。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