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elle fanning nude



   秦凱何姿的收入 秦凱配不上何姿 田亮感嘆秦凱何姿  里約奧運的 女子跳水 3米板決賽過后,同為跳水運動的秦凱突然出現在了畫面中,拿著玫瑰花和大鉆戒單膝下跪的向何姿求婚了,隨后全場雷同,所有的運動員都向何姿投來了羨慕的目光,秦凱說,原本是打算贏了 金牌拿著金牌來求婚的,結果最后只拿了銀牌,開朗的何姿搞笑的說“這不正好嗎,我們婚禮上讓司儀宣布,雙方交換銀牌”!天吶,清晨的這把狗糧我先干為敬。

    秦凱何姿 倆人怎么認識的?  秦凱與何姿都是國家跳水隊的運動員,雖然秦凱是1986年出生的80后青年,而何姿是1990年出生的90后,但是倆人都同為跳水隊的運動員,也因此認識,偶爾進行跳水訓練的時候還會碰見,所以一來二去倆人就熟悉了,隨后開始悄悄的戀愛,性格比較低調的秦凱一直沒有透露自己戀愛了,一是怕外界的聲音干擾戀情,二也是怕教練覺得自己會影響訓練。

    但是這段戀情在不久后還是被大家發現了。

  因為秦凱偶爾會發微博,而何姿也會發微博,倆人經常一前一后的發關于同一件事情的微博,比如一個說《速度與激情》好看,另一個就會說電影不錯,這樣總是前后腳對于一個事情的“巧合”很快就讓人發現了端倪,雖然后來有媒體問過秦凱是不是戀愛了他沒承認,但是吃瓜群眾還是“確定”了倆人在一起的事實。

    秦凱個人資料:  姓名:秦凱  年齡:30歲  出生日期:1986年1月31日  所在地:陜西西安  職業:跳水運動員  微博:http:weibo/p/10030619210(倆性故事)89310  何姿個人資料:  姓名:何姿  年齡:26歲  出生日期:1990年12月10日  職業:跳水運動員  微博:http:weibo/p/1003061775564374  好不容易做通了場地志愿者的工作,秦凱站在了通往幸福的欄桿前。

    呼吸,再呼吸……等待的那幾分鐘好像過了一萬年,他不停地深呼吸,又狠狠地拍了自己胸脯幾下,平復要跳出來的心臟,這比他自己上場比賽緊張一萬倍。

     周圍的隊友、教練還有各國教練員、運動員的“加油”聲不絕于耳,他仿佛都沒有聽到。

  當三位獎牌選手款款從眼前走過,登上接受祝福和拍照的高臺時,秦凱深吸一口氣,沖上去了,先是緊張地吐了一下舌頭,醞釀一下情緒,手里的戒指盒子藏在身后,他走得很慢,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來到了女子3米板亞軍何姿面前。

    瑪利亞·倫克水上項目中心沸騰了,全世界都讀懂了:秦凱要向何姿求婚。

  何姿見到秦凱后,很驚訝地后退了好幾步。

    在眾人的目光中,在“嫁他、嫁他”的集體交響樂聲中,秦凱站著對何姿說了好久,又單腿下跪說了好久,看得眾人好心急:秦凱一直在說,何姿一直在抹眼淚,遲遲沒有答應。

    秦凱和何姿的收入誰高?  何姿,1990年12月10日出生于廣西南寧,中國女子跳水隊運動員,奧運冠軍。

  2012年第18屆國際泳聯跳水世界杯女子 雙人3米板冠軍;2012年倫敦奧運會與吳敏霞搭檔獲得女子雙人3米板冠軍。

  2013年第十二屆全運會女子3米板冠軍,成為繼郭晶晶、吳敏霞之后,第三位獲得奧運會、世錦賽、全運會跳水金牌的“全滿貫”選手。

  2013年,何沖和何姿包攬了2013年國際泳聯最佳男女跳水運動員。

  2014年10月3日,仁川亞運會跳水項目女子3米板,以總成績374.45分奪得冠軍。

  2016年8月15日,里約奧運會跳水女子3米板亞軍。

     秦凱,1986年1月31日出生于陜西西安,中國 男子跳水隊運動員。

  2006-2007年在第15屆世界杯、世錦賽男子 三米板中均折桂;2008年北京奧運會獲得男子三米板銅牌、男子雙人三米板金牌;2012年倫敦奧運會在男子雙人三米板、男子三米板中摘得一金一銀;2009-2015年,均在游泳世錦賽上獲得男子雙人三米板金牌;2016年獲得巴西里約熱內盧奧運會跳水男子雙人三米板銅牌。

    秦凱和何姿的收入誰高?  兩人都拿過世界冠軍,而且都是跳水隊的主力,如果不算其他代言收入的話,兩人的收入應該是差不多的!  在一些網友的眼里,何姿是個大美女,而秦凱則相貌平平,于是有人認為秦凱配不上何姿。

  雖然說秦凱與何姿同樣是奧運冠軍,但是作為運動員出身的秦凱在未來的生活中究竟能做出什么樣的作為真的就是一個未知數。

  大家都知道,運動員學的知識比較少,在這個靠知識說話的時代,運動員出身的人要和社會上的大學生、研究生甚至博士生什么的相比本身要吃虧很多。

  從歷年的運動員進入社會取得的成績來看,非常成功的寥寥無幾。

    進入國家體育界吧,倒是能混一個不大不小的體育界官員當當,但作為官員、特別是體育界的官員恐怕 也沒有很大意義。

  做跳水相關教練吧,辛苦是必然的,出成績卻未必。

   溫喆從簾子里一出來劉春杏就好奇的問他,溫喆嘿嘿一笑,“沒啥大病,就是那東西不中用了,我給他扎幾針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還在這里窩著干啥?”劉春杏一臉的不信,他哪知道溫喆沒有行醫執照啊,要是有的話就憑他這針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時候弄個行醫執照了。

  ”溫喆暗暗的想到,他已經滿十八周歲了,到了考執照的年齡,不過他初中都沒混畢業,而且行醫執照也十分不好考,溫喆為這事犯起了愁。

  劉春杏這個人還是比較不錯的,幾天相處下來溫喆就摸透了她的脾氣,兩人在衛生室里也變得有說有笑。

  這幾天錢 寡婦和淑芬都沒找過溫喆,溫喆知道錢寡婦是讓自己給嚇著了,而淑芬肯定是躲不開錢高強,經歷過男女之事的溫喆不禁有些憋的難受,一看見劉春杏那肉嘟嘟的 身子就想把她摟進懷里好好的弄一下。

  “春杏姐,今晚你們小 王村放電影,去看不?”劉春杏是小王村的,她比溫喆大三歲,溫喆第二天上班就開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剛吃完飯溫喆就問劉春杏,他是剛聽說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也沒事,那就看去唄。

  ”劉春杏一點都不矯情,直來直去。

  晚上一下班兩個人就騎著劉春杏的自行車往小王村跑,電影七點開始放,他倆下班都已經是六點了。

  “哎呀小喆你慢點,我都快讓你顛到地上去了。

  ”小錢村離小王村十幾里路,也不是太遠,不過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溫喆專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劉春杏直沖他喊。

  “你抱緊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嗎。

  ”溫喆有他的心思,劉春杏一直都是用手把著車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所以就專撿坑包的路走。

  劉春杏好像也知道溫喆的心思,還是死死的把著車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顛碎了。

  ”溫喆找了個大坑騎了過去,把后面的劉春杏顛的都差點喆出去,下意識的摟住了溫喆的腰。

  而溫喆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感覺到后背傳來的壓迫就更來勁了,一個勁的猛顛,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車的后車圈都顛變形了。

  “要死了你,專挑壞路走。

  ”劉春杏打了溫喆一下,不過看樣子沒怎么生氣。

  這時放電影的帆布都已經拉開了,不過還沒開始,小王村放電影的地方在村委會里,這個時候院子里已經坐滿人了,連一邊的大樹上都爬滿了孩子。

  劉春杏不住的和人打著招呼,把自行車扔在外面也不管,拉著溫喆就往里面擠。

  有不少人都問劉春杏帶的小伙是不是她對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擠,擠了好半天才算找到個位置,兩人一前一后坐了下來。

  沒過多大會電影就開始放了,是抗日游擊隊。

  溫喆坐在劉春杏身后看看四周沒人注意,就往前湊了湊,兩條腿從劉春杏兩邊伸過去,然后輕輕摟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劉春杏是看的聚精會神還是沒注意,也沒反對。

  溫喆膽子不由大了不少,開始在劉春杏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別鬧。

  ”劉春杏抓住溫喆的手扔到一邊,又開始聚精會神的看電影。

  溫喆停了一會,然后又將手放在劉春杏的小肚子上,不過這次劉春杏倒是沒說什么,也不理溫喆。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溫喆把褲襠對準劉春杏的屁股,輕輕往前一頂。

  劉春杏被溫喆頂的一動,回頭瞪了他一眼,不過沒說什么。

  溫喆嘿嘿一笑,用手把自己的大家伙扶正,然后直挺挺的頂在劉春杏的屁股上。

  “小喆,別鬧,把你手拿開。

  ”說完劉春杏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隨即就感覺不對,自己肚子上應該是兩只手,低頭看了一下確實是溫喆的兩只手,劉春杏不禁有些迷惑。

  “他兩只手都在這呢,那他拿啥頂的我?”忽然劉春杏想起了什么,臉一下就變的通紅。

  雖然她性格有些潑辣,但哪里經歷過這事。

  “他是用那東西頂的我?”想到這里劉春杏的臉就更紅了,也幸好現在天黑,雖然電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沒人能看的出來。

  “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劉春杏恨恨的想著,后面有根棍子頂著她也沒啥心思看電影了。

  只感覺屁股那傳來癢癢的感覺,倒是挺舒服的。

  而溫喆見劉春杏不吭聲就更來勁了,屁股一聳一聳的,心里還喊著口號。

  “嘿就、嘿就。

  ”這感覺十分刺激,溫喆不自覺的就把雙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劉春杏的胸脯上。

  手上剛一加勁溫喆就是一咧嘴,劉春杏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趕緊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雖然劉春杏的胸脯很大,摸著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實在是太狠了,溫喆估計胳膊已經被她給掐紫了。

  這時電影剛好演完,劉春杏從地上站了起來,也不看溫喆,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春杏姐,咋不看了呀?還有一個沒放呢。

  ”溫喆跟著劉春杏,劉春杏也不說話,直到外面一個沒人的地方劉春杏才轉身又掐了溫喆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沒有啊春杏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別掐了,疼。

  ”溫喆被劉春杏追著掐,溫喆跑了幾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將劉春杏抱在懷里,緊接著就說:“春杏姐,咱倆處對象吧。

  ”劉春杏沒想到溫喆會忽然轉身把她抱住,剛想掙扎一聽到溫喆的話頓時就不動了,傻傻的看著溫喆問了一句:“你說啥?咱倆處對象?”溫喆使勁的點了點頭:“我沒娶你未嫁,還在一塊上班,咱倆處不剛好嗎?”劉春杏一聽這話臉騰的一下又紅了,活這么大還從來沒人向她表白過呢。

  “那個啥,小喆,我比你大三歲呢,咱倆不合適。

  ”“啥不合適呀,女大三抱金磚,我感覺咱倆挺合適的,要不這事就這么定了,你給我當對象。

  ”說完溫喆就在劉春杏的臉上親了一口,這次劉春杏沒有生氣,而是臉變得更紅了,支吾了半天才說了句:“俺得回家問問爹娘。

  ”溫喆心說還問個屁,又摟又抱的,這不是對象是啥。

  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溫喆嘴上不敢這么說,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問問你爹娘,完了再定這事。

  ”話音一落溫喆的嘴就親到了劉春杏的嘴上,劉春杏只是略微的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抵抗,任由溫喆親她。

  懷里摟著個肉乎乎的女人溫喆只感覺 下身嚴重充血,一根棍子又支了起來,頂在劉春杏的小肚子上。

  隨后溫喆的手也抓在了劉春杏的胸脯上,劉春杏長了一對大胸,雖然隔著衣服但溫喆感覺 一只手根本就抓不住。

  劉春杏被溫喆弄的呼吸十分急促,不過她腦袋里還有一絲清明,知道這是在她們村,萬一被人看到不好。

  “小喆,快松開,來人了。

  ”又有幾個人從村委會大院里走了出來,嘴上都叼著厭倦,隔著老遠都能看到那煙頭一閃一閃的。

  “小喆,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明天上班了咱倆再談這事。

  ”溫喆點了點頭,雖然他有心現在就把劉春杏放倒但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只能等待機會。

  反正倆人天天都能見著,機會多的是。

  “行,春杏姐,你回家吧,我也得回去了,還有十幾里路要趕呢。

  ”劉春杏想把自行車給溫喆騎被溫喆拒絕了,笑呵呵的朝小錢村走去。

  十幾里路說長不長,但說短也不短,溫喆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才走到小錢村的村口。

  到了村口溫喆一屁股坐在地上,這一路下來走了一身臭汗,得先歇會,然后到河套洗個澡再回家睡覺。

  今天是十六,月亮特別的圓,溫喆歇了一會起身奔河套走。

  河套兩邊都是高粱地,也沒有路,溫喆在高粱地里鉆了半天才走到頭。

  忽然溫喆聽到一陣“嘩嘩”的撩水聲,抬頭一看,頓時眼珠子就直了。

  此時河里正有人洗澡,不是別人,正是被溫喆救過一命的錢寡婦。

  錢寡婦是背對著溫喆,溫喆急忙往后退了幾步,退到高粱地里。

  這高粱地種的十分規矩,橫豎成排。

  雖然前面還隔著幾攏高粱但溫喆依舊看的清清楚楚。

  此時錢寡婦正在擦洗著身子,一邊的大石頭上放著個手電筒,正照在她的身上。

  雖然月光十分充足,但畢竟影響視線,要不是錢翠云身邊擺著個手電以溫喆離錢翠云的距離,也只能看個大概的輪廓。

  錢寡婦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輕輕的擦拭著身子,漸漸的由背對著溫喆變成了側身,一對不大不小的肉峰傲然挺立在空氣中,屁股很翹,而且大腿也長,被手電一晃那身子顯得更白,看的溫喆不住的吞口水。

  尤其是錢寡婦有時候一擰身子,溫喆都能看到她下身那不是很茂密的森林,這更加讓溫喆獸血沸騰,幾乎都想沖過去直接把錢寡婦干倒。

  洗了一會錢寡婦好像是感覺有些累了,坐在放手電的大石頭上休息。

  一脫離了手電的光芒溫喆就看不清楚了,錢寡婦的身影就變的有些模糊了。

  “嗯。

  ”錢寡婦舒服的哼了一聲,蹲在高粱地里的溫喆一愣,隨即就模糊的看到錢寡婦的一只手好像在摸自己的胸脯。

  隔了一會錢寡婦的一只手像下身摸去,忽然錢寡婦“啊”了一聲,緊接著摸著下身的那只手不停的蠕動,速度越來越快,而且錢寡婦的叫聲也開始越來越大。

  難道她這是在“自摸”?溫喆心頭一顫,這可是個好機會!此時的溫喆渾身燥熱,身上就好像有千萬只螞蟻再爬一樣,下身的棍子頂在褲子上頂的生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自摸”的錢寡婦,只想沖出去用自己的大家伙來代替她的手。

  此時的錢寡婦完全不知道旁邊還有人在偷看她,已經到了忘我的境界。

  手上的頻率也越來越快,那一聲聲浪叫仿佛錐子一樣鉆進溫喆的耳朵里,溫喆只感覺自己的下身好像都要被憋爆了。

  “ 不行,得沖上去,哪怕是用大槍在她的洞口磨磨也過癮吶。

  ”“小喆,小喆,睡 嬸子,你快睡嬸子,用你的大家伙睡,快。

  ”錢寡婦忘情的喊著,而蹲在高粱地里的溫喆當時就愣住了,好半天(兩根一起插進去)才回過神兒來。

  乖乖,這錢寡婦“自摸”居然把自己當成幻想的對象,溫喆心里大喊:“嬸子,今天我要讓你夢想成真。

  ”想到這里溫喆迅速的把自己脫的精光,像離弦的箭一般沖向錢寡婦。

  聽到聲音的錢寡婦迅速抬起頭,當看到一個人提著大槍朝她沖過來頓時就嚇的呆了,緊接著就要開口大叫。

  “嬸子,別叫,是我小喆。

  ”溫喆三步變作兩步沖到錢寡婦跟前,一把就將她的嘴捂住,隨后說道。

  錢寡婦見是溫喆兩眼直愣愣的看著他,過了好一會才示意溫喆放手,將一只手從下身抽出,說道:“小喆,你怎么在這?你什么時候來的?”“剛來,聽到嬸子你叫我我就出現了。

  ”被溫喆一說錢寡婦頓時臉上一紅,而溫喆則不客氣的抓住錢寡婦一個肉球,一低頭就親住了錢寡婦的小嘴。

  “唔唔唔!”錢寡婦悴不及防,被溫喆親了個正著,急忙一扭臉,躲開溫喆的進攻,說道:“小喆,你這是干啥,這可不行。

  ”“有啥不行的,嬸子,你不是想我嗎,我來了。

  ”溫喆一只手在錢寡婦的肉球上反復的揉搓,錢寡婦感覺渾身好像都失去了力氣,心里既想掙扎又想讓溫喆繼續,矛盾異常。

  溫喆另一只手也不閑著,順著錢寡婦的肚子滑到下面,手指直接抵在她的大門口,輕輕往里一按。

  錢寡婦頓時渾身一個激靈,迅速抓住她下身的那只手,搖了搖頭。

  “小喆,那里不行,嬸子不能讓你摸那里。

  ”“嬸子,剛才我看你自己在摸,現在我來幫你。

  ”溫喆哪還管錢寡婦讓不讓,一根食指幾乎全根沒入錢寡婦的大門。

  錢寡婦舒服的哼了一聲,隨即就閉起眼睛,任由溫喆在她那里擺弄。

  溫喆見錢寡婦已經不再反抗,頓時高興不已,一低頭將她的一顆櫻桃含在嘴中,不停的吸允。

  錢寡婦“啊”的一聲,兩只手抱著溫喆的頭,身體不斷的在石頭上扭來扭去。

  下身的手力度越來越大,錢寡婦再也忍不住開始哼哼了起來,溫喆的節奏越快她叫的也越大聲。

  溫喆被她那勾魂的聲音叫的實在是受不了,趴到錢寡婦的耳邊輕輕對她說道:“嬸子,準備好了嗎,我要睡你了。

  ”錢寡婦身子一顫,胸口不斷的起伏,但沒說話。

  “你不說話就是同意了。

  ”溫喆興奮異常,這錢寡婦一直都是他的夢中情人,今天終于能得愿以償,溫喆怎能不興奮。

  “不行,小喆,你還小……這樣做不好。

  ”“小,我哪小了?你看看。

  ”溫喆一手端著大槍湊到錢寡婦跟前,錢寡婦看了一眼頓時吸了一口冷氣。

  “不是……小喆,我不是說你這個小,是你……”錢寡婦扭過頭去,但沒一會就又扭了回來,眼睛一直盯著溫喆的大槍。

  “只要這個不小就中,嬸子,我來了。

  ”找準大門,溫喆屁股一挺就進入了錢寡婦的身體。

  錢寡婦興奮的叫了一聲,她已經整整八年都沒嘗過這種滋味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溫喆終于疲憊的趴在了錢寡婦身上,而錢寡婦臉上卻帶著興奮的淚痕,雙手輕輕的撫摸著溫喆的臉頰,雙眼充滿著柔和。

  “小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男人了。

  ”錢寡婦在心里默默的說著,手上的動作也更加溫柔。

  “嬸子,我以后每天都去你家找你行嗎?”溫喆抬起頭,看著臉色紅潤的錢寡婦,傻傻的問道。

  錢寡婦輕輕搖了搖頭,“小喆,嬸子已經做了一回錯事了,不能再錯了,你不能去找嬸子,聽到了嗎?”“哦”,溫喆輕輕的答應了一聲,但心里卻不這么想。

  這錢寡婦人漂亮,身子也美,自己一定得多找找她。

  書上不是說了嗎,女人往往都口是心非,說的都是反話,她說不讓自己去找她其實就是想讓自己去找她。

  想到這里溫喆嘿嘿一笑,也不多說,又和錢寡婦洗了個鴛鴦浴才回了家,這一夜溫喆睡的格外的香甜。

  第二天早上溫喆起的十分的早,想著今天劉春杏能當他女朋友心里就樂滋滋的,見著誰都打招呼。

  路過村長家門口的時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給他兩個煮雞蛋。

  “小喆呀,這幾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沒機會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書家喝酒,到時候我去找你。

  ”溫喆點了點頭,也沒多說啥,一邊走著一邊吃著煮雞蛋,小日子十分滋潤。

  “喲,老黑哥,這是二丫的對象呀,可真不錯。

  ”溫喆沒走多遠就聽到淑芬的聲音,回頭一看,見二丫和趙 老二領著一個小伙停在錢高強家門口,那小伙二十六七歲的樣子,正給剛出門的錢高強發煙呢。

  “是呀,這是俺家二丫的對象,在鄉衛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這不一大早就來看我了嗎。

  ”趙老二說話的聲音特別大,好像就怕誰聽不到似的。

  其實溫喆知道他這話就是說給他聽的。

  不過他現在也沒心思搭理趙老二了,還得去衛生室找劉春杏呢。

  一想到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溫喆就有點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馬就握在手里揉上幾下。

  “喲,那不是小喆嗎,來來來,叔給你介紹介紹二丫的對象。

  ”剛準備走的溫喆被趙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腳步,本來溫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話趙老二還以為自己怕了他。

  溫喆轉過身子,把剩下的一個雞蛋放進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趙老二跟前。

  二丫一見溫喆就把頭低了下去,一對漂亮的眼睛時不時的掃一眼溫喆,不過一遇到溫喆的目光馬上就又躲到一邊。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未來的女婿,叫熊亮,在鄉衛生院上班,他爸是衛生院的院長。

  ”趙老二無比得意,就好像他閨女要嫁給皇上似的。

  溫喆最見不得他這幅嘴臉,真恨不得上去抽他兩巴掌。

  熊亮長相倒不難看,梳了個中分頭。

  只是臉上帶著一股癩氣,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這是誰呀?”熊亮習慣性的給溫喆遞了根煙,溫喆接過點上了火,一邊的趙老二說道:“這是我們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對了小亮,你們鄉衛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讓他也去你那。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