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yellow girlz 大亂 交 祭



回到房間后,我才知道剛才的決定是多么的錯誤,依稀可聞的低.吟聲,再次時斷時續的傳了過來,伴隨著這種聲音,剛才門縫里看到的畫面立即浮現 在我的腦海,即使到了下半夜,上面已經結束了,那種聲音仿佛仍然繚繞在我的耳畔。

  折磨人啊!這一晚上,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早上精神有些萎靡的我頂著兩個黑眼圈出了房間。

  客廳里, 吳敏早就起來了,可能是昨晚上玩的很愉快的緣故,她的氣色很好,我沒看到 柳青瑤,可能是早已經離開了。

  “昨晚上沒睡好嗎?”吳敏慵懶的坐在沙發上問。

  居然關心起我來了,她的話讓我心頭一暖,“謝謝。

  ”“你別多想,我的關心……你懂的。

  ”吳敏冷冷的望了我一眼,神情十分不屑。

  顯然我是有些自作多情了,她不是關心我,而是關心 我這具要 借種的身體,也許在她眼里,從我簽訂協議那一刻起,我只是被她是她買來借種的工具罷了。

  這讓我原本昨晚上偷.窺她好事的歉疚心一下就煙消云散了,隨即 我也冷冷的回道,“剛換地方睡不好。

  ”吳敏聽到我的話后柳眉一皺,臉色也更加冰冷,仿佛掛了三層寒霜,“哼,我告訴你,這段時間你最好將身體調理好,不然到時候你不但拿到的錢要退回來,還得賠償我們三百萬!”我瞥了一眼吳敏,心里冷哼,錢早被我寄回家給老爸看病了,至于賠償這話我全當聽屁話了,賣了我都不值那么多。

  再說就是不為了錢,為了能跟你干借種那件事,我也會不遺余力的。

  想到這里,昨晚上門縫里看到的那一幕再次出現我的腦海,隱約有些期待夜晚和柳青瑤的到來,而且再看吳敏的時候,仿佛兩只眼已經有了透視功能,隔著寬松的睡袍,看到了那對無雙的玲瓏塔……我只是看了吳敏一眼,怕露餡,沒敢多看,這娘們的眼睛毒著呢。

  正好這時候霍 小燕的早飯也準備好了,一晚上沒睡,我也餓的不輕,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些之后我就回房間補覺了。

  一方面確實有些困,另一方面也為晚上可能會出現的那種好事做準備,這叫有備無患。

  這一覺,我直接睡到天黑,午飯也沒出來吃。

  直到晚飯的時候出來時,正好看到霍小燕嘟著嘴,一臉不忿的看著我。

  我知道這是因為中午的時候,她砸了半天門我理都沒理,心生怨恨了。

  對于吳敏的這個眼線,我很不待見,反正不是一路人,我也沒必要熱臉貼她的冷屁股。

  晚飯還是只有我和霍小燕吃的,吳敏也不知道有工作還是出去玩,總 之兩天了都是白天出去。

  吃飯的時候,霍小燕幾次想找我搭茬,我都沒理她。

  我估摸著這一天,給她悶的也不輕。

  至于她,一個人對著這么大房子,冷冷清清的說不悶那是鬼話。

  誰叫她昨天對我還愛理不理的,就得想辦法治治她。

  晚飯過后,我在客廳看了一會電視,吳敏和柳青瑤就回來了,兩個人臉色發紅,甚至柳青瑤的眼睛也是紅紅的,走路還打著拐,看起來應該是去喝酒了,而且喝的還不少。

  吳敏只是輕描淡寫的看了我一眼,就扶著柳青瑤上樓了。

  而我也直接關了電視回了房間。

  期待的好戲并沒有上演,估計兩個人都喝的不少,玩不起來了,隨后我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還是老樣子,我出來的時候,柳青瑤已經離開了,而吳敏還是坐在客廳里拿著一個迷你的補妝鏡照來照去,不過我敏銳的發現,今天吳敏的氣色是不如昨天的,看起來女人就是應該多多滋潤。

  老公不行,只能做拉拉,在這方面吳敏應該算是可憐的,可為啥明明那方面是饑.渴的,卻又連續兩天沒讓我去侍寢?早飯過后,吳敏又要出門,我叫住她,嘴里 說道,“一天到晚都在別墅里憋(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著,我想出去走走。

  ”吳敏眉頭一皺,冷聲說道,“協議上寫的明白,在結束之前你不能離開別墅。

  ”我的眉頭也擰了起來,在來之前我已經做好了被軟禁的準備,可吳敏的態度讓我心里很不舒服,她越是這么說,我越是要出去!“一直悶在這里,我心情不好,精神狀態也不會好!”我 目光盯著吳敏,有些倔強的說道。

  這個借口我早就想好了,我估摸著這應該是吳敏的軟肋,雖然她已經付了錢,可沒借種成功以前,還是有求于我的。

  吳敏盯著眼睛,而我也寸步不讓的看著她,尤其是那倔強的神色,終于令吳敏動搖了,“出去可以,不過得讓小燕跟著你!”我心里暗罵,這個霍小燕果然是吳敏找來的眼線,不過即使知道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了,旋即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吳敏隨后跟霍小燕吩咐一聲,然后就直接離開了別墅。

  吳敏前腳剛走,我就聽到霍小燕興奮的叫聲,我這扭頭一看,這小浪蹄子竟然興奮的一蹦老高。

  “別鬼叫了,趕緊走吧!”我臉色有些難看,本來打算自己出去放松一下,順便讓霍小燕在別墅里獨守空房,空虛寂寞冷來著,沒想到反而成全了她,這算不算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霍小燕白了我一眼,出奇的竟然給我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你先等等我,我換件衣服。

  ”說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扭頭就沖回了自己的臥室。

  媽的,女人就是事多!沒讓我等太久,霍小燕就出來了,我這一看,竟然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霍小燕換了一身白色的連衣裙,短袖、裙擺過膝,束腰束胸,雖然個子不高,可竟然給人一種亭亭玉立的感覺,尤其是束胸以后,那里竟然高高的兩.團十分明顯,我砸吧砸吧嘴,沒想到這小浪蹄子還頗有規模啊,先前竟然給忽視了。

  “走吧!”霍小燕蹦蹦跳跳的來到我面前。

  我嘴角抽了抽,沒想到這小奸細還有這么可愛的一面,想想也是,畢竟霍小燕也才二十多歲,正好出于那種活潑好動的年紀,在別墅里憋了一天多,真是憋壞了。

  “行,不過先說好,出去以后聽我的,我說去哪就去哪!”這可不是陪女朋友逛街,先搞定主次才是最重要的。

  霍小燕想也沒想就答應了,在她看來能出去一趟就不錯了,她哪還敢挑肥揀瘦?惹急了我,再去睡一天,讓她孤獨到死!這片別墅區是依泰河而建,幾百米外就是泰河大堤,大堤的兩.岸則已經被開發成了濕地公園。

  在濱海這座缺少旅游景點的地方,這里也算是別致了!“我們去哪?”霍小燕像小尾巴一樣跟在我身后,歡快的像只小鳥,不時的惹來旁邊行人的目光,連帶著我也受到了幾份目光的注視。

  他們不會是以為小奸細是我女朋友吧?我扭頭看了一眼霍小燕,摸了摸鼻子,還真頗有種郎才女貌的感覺。

  我是剛畢業的窮屌絲,她是一個小保姆,整個一門當戶對!想到這里我不由得摸了摸額頭,這都哪跟哪啊!“我要去游泳,你會嗎?”我甩甩腦袋,將腦子里那些滑稽的念頭拋開,嘴里不咸不淡的說道。

  這霍小燕畢竟跟我不是一路人,我也沒必要遷就她。

  “不會!”霍小燕臉色尷尬,一只小手攥著裙角說道。

  “不會的話,你就在旁邊看著!”“那人家也想游泳怎么辦?”霍小燕低眉順眼的看著我,目光和說話的語氣中,滿滿的楚楚可憐。

  乖乖,這小奸細竟然還會跟我撒嬌,早干嘛去了!“到了地方再說吧!”在她可憐兮兮的目光中,我很快敗下陣來。

  不得不說女人裝可憐的目光殺傷力是巨大的,無怪乎多少英雄不愛江山愛美人,那是禁不住誘.惑啊!濕地公園那片是有一個水上樂園的,雖說有收門票,不過也不貴也就十幾塊的樣子,在讀大學的時候,每逢夏天我們有空就會去那里玩玩。

  在那里玩,一來可以避暑,二來也能飽一下眼福,畢竟那里也有很多美女去玩的。

   離婚辦公室,一對84年生的小夫妻來離婚。

   小伙子在填離婚申請表格的時候,填著填著眼淚出來了,再過一會,眼淚鼻涕開始往地上甩。

  工作人員 小俞見這場面,趕緊拉出一截卷筒紙遞了過去:這是怎么了,兩個人吵架了?小伙子一邊抽泣著,氣也接不上了。

  別管他,填好離了就是了。

  女孩子瞪了一眼小伙子,繼續埋頭疾書。

  過了幾秒鐘,男方筆一擱,說了一句不離了就往門外走。

  見狀,女孩子一個轉身,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她一把抱住男人的腿,幾乎哀求地說:你就放過我吧,你要是不離,我就自殺! 婆婆短信監控我們 生活 還詢問夫妻生活聽女孩子這么一威脅,小伙子妥協了,沉默地辦完所有手續后,把手里皺成一團的濕卷筒紙往垃圾桶里一扔,走了。

  女孩子沒有馬上走,坐了下來,跟工作人員小俞講起了自己這段維持了4個月的婚姻。

  小張和老婆小袁是湖南老鄉,經家人介紹認識,今年8月8日在家長的(上門女婿的三姐妹)催促下他們領了證。

  結婚前, 公婆已經在萬達廣場附近為他們添置了100多平米的婚房,全部裝修費用、家電婆家買的,沒要小袁家一分錢。

  結婚前,公婆也經常給小袁買衣服、買首飾。

  雖然結婚有些匆忙,但還是讓小袁身邊小姐妹羨慕得不得了。

  然而結婚后,問題就冒了出來。

   公公婆婆太愛管我們的事了。

  雖然他們住老家,隔著十萬八千里,但他們每天都要遠程遙控。

  小袁說。

  小袁說,公婆每天早中晚三個電話是必須的。

  老公又很依賴 父母,我們倆一吵架公婆電話就來了,無論對錯,兒子是不教訓的,先把小袁教訓一頓。

  婆婆短信監控我們生活 還詢問夫妻生活比如,一次洗衣服不小心把老公一件衣服染色了,婆婆知道了,就電話過來指責了一番。

  小袁說,這種例子太多了,幾乎每天都有!一段時間后,小袁一看到公婆的電話來了,心情就非常抑郁。

  而最讓小袁崩潰的是,一天,婆婆用公公的手機給小張發短信,內容居然是問他們 一個星期過幾次性生活!還要求他們一個星期不能超過三次!這么私人的事,公婆居然也會干涉!看到這個信息后,她又跟老公吵架說要離婚。

  誰知道,老公又把兩人為這個隱私吵架的事告訴了父母。

  公公還發來短信說,離婚可以,但得把花在小袁身上的錢全還了!太驚訝了,我真被嚇到了,趁現在還沒有孩子,還是各過各的吧。

  小袁說,我還年輕,可不想被他們捏在手里。

  公婆的這種做法肯定會把兒媳壓得喘不過氣。

  婆婆短信監控我們生活 還詢問夫妻生活專家解讀:這樁婚姻的破裂跟公婆的過于 關愛有很大關系。

  現在,很多父母,特別是80后這代人的父母,沒有意識到,婚后的兒子有了另一個角色:丈夫。

  從小到大,孩子的事他們一手包辦,并且想一直包辦下去,不然心里就不放心。

  過分的關愛、過多地干涉小兩口的事肯定會在觀念上引發沖突。

  連這種私密性的事都要管,兒媳婦肯定會有被壓得喘不過氣的感覺。

  父母們應該放手讓孩子們自己去生活,什么事都要管,只會幫了倒忙。

  如果非要幫忙,那也是去幫孩子建立家庭的責任感,讓他從心理上斷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