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abp 570

abp 570


  傾訴一: 劉陽是一個25歲的男孩子,上大學時談了一個 女友兩人一起學習,一起逛街,互相鼓勵,度過了一段浪漫而又美好的時光。


  大學畢業后,出于一些現實的原因,劉陽選擇了去日本打工,女友選擇了考研,分手時,兩人相約永不變心。


    出國以后,劉陽一直恪守著心中的承諾,他不僅給女友寄回大批名貴的禮物,還承擔了女友讀研的全部費用。


  三年時間很快過去,女友研究生畢業以后,劉陽提出讓女友出國和自己團聚,國外就業機會也相對多一點。


  讓劉陽沒有想到的是,女友竟然婉言拒絕了,說她的研究生導師已經幫她安排好了工作。


    劉陽心想,既然女友不能出國,那就只好自己回國了,八月份,他向公司打了個辭職報告就回到了國內。


  滿心歡喜的來見女友,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向女友求婚,和女友答應后兩人相擁的情景。


  見面后換來的確是一句,我們分手吧。


    那一刻,劉陽呆住了,只楞楞的問了一句,為什么。


  我們分開的時間太長,愛情沒有了。


  劉陽欲哭無淚,此時再多說無益,他又輾轉回到了日本,想要收回辭職報告。


  怎么可能,經濟危機已經席卷各國,到處都在裁員,公司怎么可能再收留一個主動打了辭職報告的人。


  實錄: 分手后 男人 女人更需要療傷(2/2)  劉陽徹底崩潰了,他又和女友通了電話,希望能夠獲得一點安慰,畢竟,失戀加失業,確實讓人承受不了。


  女友的態度卻是非常冰冷,你的事和我沒關系,又不是我讓你辭職回來的,說完就把電話掛掉了。


  劉陽被女友冰冷的態度激怒了,他對女友的愛進而轉化為怨恨,他把今天的遭遇全部歸咎于女友的不守信用。


  劉陽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經常夢見自己拿刀一刀一刀的割向女友。


    傾訴二: 李梅是沈陽人,32歲。


  十年前和丈夫在大學戀愛,那時候,父母都不同意兩人的事情,李梅則認定了他就是和自己相伴一生的人,畢業后,李梅不顧家里人的反對,毅然跟著心上人來到濟南,兩人結婚,生子,自己開了一家工廠,小日子過的令人羨慕。


    都說男人有了錢就變壞,李梅的丈夫也緊跟時代潮流,迅速加入了包養小三的隊伍,并且提出要和李梅離婚,和小三再組建個家庭。


  李梅心里明白,沒有愛情基礎的婚姻,再繼續下去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兩人很快協議離婚。


  分手后,李梅并沒有哭鬧,而是為自己重新選擇一次婚姻,很快便步入了新的生活。


  實錄:分手后男人比女人更需要療傷(2/2)  傾訴三: 王紅軍,36歲,青島人。


  他和 妻子也是在大學戀愛,畢業后,兩人都成了國有企業的正式員工,過上了不錯的生活。


  婚后,女兒的出生更為這個家庭增添了數不盡的歡樂。


  看著眼前擁有的一切,王紅軍從心里感覺到滿足。


    世事并不盡如人意,妻子在一次去上海培訓中,與一名培訓主管一見鐘情,相見恨晚,兩人在上海白天上班,晚上上床,過起了兩人世界,那個培訓主管剛剛離婚,答應只要王紅軍的妻子離婚,就可以娶她。


    妻(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子真的回來和他離婚,怎么勸都無濟于事,王紅軍說,只要你心里還有這個家,你們之間發生的事情,我可以裝做不知道。


  妻子好象是吃了秤砣,鐵了心,毅然離婚,撇下他們父女走了。


    打那以后,王紅軍好象變了一個人,整天沒精打采,腦子里全是和妻子以前那些美好的事情,有時候甚至會想,妻子和那個男人在一起會不會吃虧,妻子的胃不好,經常需要吃藥,那個男人會幫她記著嗎?時間已經過去一年,他始終無法從以前的陰影中走出,始終無法開始新的感情,在他的心目中,妻子還會再回來的。


  實錄:分手后男人比女人更需要療傷(2/2)  主持人回復:  男人愛上女人,通常是因為男人看中了女人的相貌,而對于女人的內心世界,男人通常無從知曉,其實女人的內心世界非常復雜,非常感性,通常會隨著環境的變化和身邊接觸的人的不同而發生變化,因此直到分手那一天,男人仍然搞不懂女人心里在想什么,為什么沒有錢的時候女人要問什么時候有錢,要罵男人是窩囊廢?為什么有了錢之后女人又要打電話問,老公你什么時候回來,整天守著個空房子,我都快悶死了?這些問題,男人永遠無法搞懂。


    女人愛上男人,通常是這個男人做了很多讓她感動、讓她動心的事情,一開始,女人也了解不到男人的內心,因為男人的內心世界雖然不會經常發生變化,卻由于男人經常不會輕易說出內心的想法,同樣讓女人束手無策。


  直到分手那一刻,她才將這個男人全部認清。


    因此,男人和女人分手后,女人通常會說,這個世界的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女人和男人分手后,男人則通常會說,她真的很好,真的很可愛,我真的一直在努力滿足她的所有要求,我到底做錯了什么?實錄:分手后男人比女人更需要療傷(2/2)  由于男人和女人的生理差異,和這個社會給予男人和女人一些看法的差別。


  分手之后,女人通常會大哭一場,或去瘋狂的逛街,購物,或是和閨蜜聊上一個晚上,或是獨自一人在鏡子面前化妝打扮。


  分手之后的憂愁和傷痛就隨著一滴滴的眼淚和一步步的腳印隨風逝去,女人會大叫我可怎么辦,第二天的生活卻依然繼續。


  雖然女人還是會經常想起過去,但已經和傷痛無關,那只是一些美好的回憶。


    男人則基本上沒有什么宣泄的渠道,現在的男人也一直恪守著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古訓。


  分手之后通常是邀上一群好友,找個飯店喝個痛快,幾杯酒下肚,就趴到桌子底下不醒人事,本來是為了消愁,哪知道酒入愁腸愁更愁,醒來之后心里的傷痛比喝酒之前更甚,心里一陣陣針扎似的疼痛讓男人們做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生活一下子全亂了。


    分手之后,男人真的比女人更需要療傷。


   故事要從2000年的夏天說起。


  我叫羅志,村里人都叫我 騾子,2000年時,那年我正好十八歲。


  那一年,也是我在農村里頭種地的最后一年。


  父母死的早,只留下兩畝薄田和一間在村外偏僻地方的老房子。


  我十三歲多一點就自己出來種地,是個莊稼老把式,沒少在地里吃苦。


  十八歲 的我,因為常年種地,加上我長得老成,黑黝黝的面相,日曬雨淋一張飽經風霜的臉,就是我自己看了都嫌丑。


  但我丑歸丑,體格卻是全村最壯實的一個,能挑能抗,在地里比頭牛都不差多少,這也是他們叫我騾子的由來,還有人暗地里叫我牲口,一個人能吃三人份的飯。


  十八郎當歲,又是壯如牛犢,我他媽的也不想啊,但精力實在太旺盛,憋得狠了,一天到晚的總是要在那琢磨女人的那點事。


  我那時還是個單純少年,老實巴交的就想早點找個媳婦。


  農村里結婚早,照理說我那時也早該結了,可誰叫我父母死的早,加上又沒兄弟姐妹,在 村子里又是外姓,就那么間破房子也沒人看得上。


  不過這一切,都在那個夏天變了。


  村子里常給人做媒的春花嫂給我說了門親事,聽到對象是誰的那會,我當時整個人都傻了,只知道咧著嘴傻笑。


  她叫 梅香,比我大三歲,但比起我這又黑又丑的家伙,她卻是又白又嫩,很是豐滿,那身段,那眉眼小嘴,光是看看都能讓人眼睛都陷下去。


  而且她還懂文化,讀過高中,不像我似的大老粗一個。


  這種好事本也輪不到我,不過梅香以前嫁過一次,但還沒過門,她夫家便死了,這是望門寡啊,克夫。


  所以雖然梅香長得好看,卻也沒人敢要他。


  我那時卻是憋得急了,再說村子里也沒其他女人要嫁我。


  俗話說女大三抱金磚,當時知道對象是她,而且她還同意了,把我美的一晚上沒睡著。


  就這樣,我跟她開始處起對象。


  要我說,就該直接結婚的,但她死活不同意,說要先談戀愛再結婚什么的。


  我大老粗一個,哪里懂這些,不過她堅持要這樣,我雖然憋得厲害,但那時還是個特單純的老實人,她哄了我兩句,又給摸了小手,我便傻乎乎的答應了下來。


  這一處就處了半個多月,平時說說話,偶爾摸摸小手什么的便已經讓我美得冒泡。


  直到那天,她說想把我們的關系再進一步。


  “你看村子里,那東子家可都是他媳婦做主。


  他家那輛摩托車,就是寫的他媳婦的名字。


  ”記得,她當時是這么說的。


  我還傻乎乎的回她,說我家里窮,又沒有摩托車,要不也寫你的名字。


  她當時便說:“你不還有房子嗎,我一個清清白白的姑娘嫁給你當媳婦,你要萬一以后對我不好不怎么辦?你要真想跟我結婚,你就先把房子寫我名下。


  再說了,你那么丑,也就我看得上你,整個村子里你去打聽打聽,我梅香要是愿意,多少好房子和摩托車任我選?”我那時雖然憨厚實誠,卻也不是傻子,那房子雖破爛,位置也偏,但我也就這么點值錢的東西,自然不會張口就給了她。


  但她有的是手段,只是牽著我的手,隔著衣服放在她的胸口,當時我的腦子便一片空白。


  “只要你肯寫了給我,我以后就是你的人。


  ”她是這么說的,我氣血方剛,又是精力極度旺盛,哪里受得了這個,當時便把她一把摟在懷里,什么都不懂的只是朝她亂親亂摸。


  那一天,她讓我占了些便宜,不過也就只是些便宜而已,隔著衣服也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樣。


  不過那時的我已經很滿足了,甚至還昏了頭答應了她的要求。


  農村的房子同樣也有地契,沒過幾天,她便找來了中人,我也當真傻乎乎的把房子地契寫了給她。


  寫完地契,等過戶什么的也還要幾天時間。


  那幾天我還有夠傻.逼的去鎮上幫她跑了幾趟手續,直到有一天我想去鎮上補交些資料,卻沒趕上汽車,這才被我發現了事情的真相。


  夏日烈焰如火,我錯過了汽車,無奈下只能回村子里去。


  走到一半,卻是熱得受不了,又是大中午的,有些困乏。


  便隨便找了個玉米地一躺,有高高的玉米桿子遮著陽光,倒也睡了個安穩覺。


  正睡得舒爽,卻不想聽到了玉米地另一頭傳來奇怪的響動。


  我被吵醒之后側耳傾聽,很快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上,你當怎么回事,這是有人在玉米地里玩妖精打架啊!這種大白天的想看場免費真人秀的機會可不多,我那時對這事渴望的要命,便輕手輕腳偷偷的摸了上去。


  只是當我小心的扒開玉米葉子,看到那兩個人時,我的腦子一下子轟的一聲炸開了!是梅香!那女人竟然是梅香!而那個男的我也認識,叫 徐浩,小白臉一個,還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學生。


  不僅如此,他還是 村長的兒子,傳聞中村子里有好多女人都想爬他床上去。


  當時我五雷轟頂,萬萬沒想到,我未來的媳婦,竟會跟徐浩搞在一起。


  他們當時糾纏在一起的樣子,以及她臉上的緋紅,我這一輩子都忘不掉。


  我傻了似的趴在那里,甚至眼睜睜看著他們一直到結束。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們太快的緣故,徐浩這小白臉銀樣镴槍頭,沒幾下就交代了,就這他還不忘埋怨梅香。


  “你什么時候可以真的給我啊,害的我每次都不得勁。


  ”“你急什么,我這清清白白的身子,以后還不是都要給你糟蹋。


  你有空想這個,還不如想想怎么快點把房子拿到手,騾子那蠢貨,我是受夠了。


  ”聽到梅香提到我,我精神一震,然后就聽到了他們,讓我改變一生的對話。


  “那個傻子沒怎么你吧?要不是他那破房子正好在要拆遷的規劃上,賣了的話少說也能賺個十五六萬,我還真舍不得讓你去勾引他。


  等到房子到手,就讓他有多遠滾多遠。


  ”“騾子那家伙倒是不傻,只是太老實,我隨便編了瞎話都能騙過他,嘻嘻,他還去鎮里幫我跑關系,想著能早兩天過戶呢。


  ”“哈哈,他怕是想早兩天跟你好。


  ”“呸!他摸我的手,我都感到惡心。


  要不是為了你和那房子,那丑貨我才懶得看他一眼。


  等房子過完戶,我就把他趕出去,管他去死!還有,等房子賣了錢,你說好要帶我走的。


  我早不想在這村里待下去了,外面的花花世界比這破村子可要好多了。


  ”“放心好了,我答應過的事什么時候不算數,來,我想你了,再給我親親。


  ”連我自己都忘了當時是怎么回的家里,等我昏昏沉沉的回到家,躺在自己的床上時,我的眼淚才從麻木的雙眼中滑落下來。


  我像是一頭受傷的孤狼,躲在被窩里面哭泣哀嚎。


  那一晚,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我的心里覺醒。


  我要把房子奪回來。


  第二天醒來,我的腦子里便只剩下了這么一個念頭。


  沒了房子,我連最后一塊棲身的地方都沒了。


  我以后住哪里?只剩下兩畝薄田,我以后在村子里,又怎么活下去?我絞盡腦汁,但我之前就一老實巴交的農民,即便我那時紅著眼,在家里揪著頭發想了一整天,卻依舊沒有想出辦法來。


  房子已經寫了梅香的名字,白紙黑字,我賴不掉。


  等著過戶也只是個時間問題,我就算再拖,也拖不了幾天。


  臨到傍晚,我依舊也沒個頭緒。


  咬了咬牙,終歸還有些天真的我,腦子里竟是冒出了一個僥幸的想法。


  或許,村長還不知道他兒子干的那些事?那個總是笑瞇瞇的叫 徐松林的老頭,不是總把為村民們著想放在嘴邊嗎,要是我把事情告訴他,他說不定真的會幫我 出頭?我們總是習慣了依賴他人,而把自己當成鴕鳥把頭藏起來。


  那時的我還存著最后的幻象,想要讓村長幫我出頭。


  為此,我簡單的扒了幾口泡水的米飯,便借著夜色匆匆的往村長家里趕。


  天色已經擦黑,村子里沒有路燈,我深一腳淺一腳,臨到村長家前,心急加上精神恍惚,腳下一個趔蹶,差點沒一腳踩翻在田里。


  “哈哈哈,驢子!”一個幸災樂禍的聲音響起,我吃了一驚,是鐵柱,村里一個游手好閑的混子。


  我低下了頭沒有理他,我的容忍卻讓他愈發囂張起來:“喂,驢子,跟我說說,梅香那婆娘怎么樣,滋味好不好?”他猥瑣的哈哈大笑起來:“你個驢子,等你以后娶了她,有機會借你鐵哥耍耍。


  ”我沉默著沒有說話,如果是早兩天,或許我還會羞怒的跟他打起來,但這會我卻懶得為了那個姓梅的女人與他爭吵。


  我在他旁邊擦身而過,我們兩個人塊頭一般大,但真要斗起來,外強中干的鐵柱我一只手就能撕了他,只是那會我的忍讓和老實,常常讓人以為我好欺負,所以鐵柱非但沒有收斂,還朝我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孬子,驢子。


  ”他罵我是孬種,并發出得意的笑聲。


  我指甲都掐進了肉里去,但最終我還是忍了下來,就這樣一步步走遠。


  村長家就在前面,趁著沒人看到,我放輕了腳步,走進了村長家的院子。


  村長家很大,院子外面都建了幾間磚瓦房,我以前來過這里一次,便直奔村長的主屋而去。


  主屋的房子里燈光明亮,房門虛掩著,離得近了甚至能聽到村長說話的聲音。


  太好了,村長剛好在家。


  我心里一喜,剛要推門進去,但伸出的手猛地僵在了空中,因為我聽到了村長兒子,徐浩的聲音。


  我咬了咬牙,又縮回了手,目光在旁邊游移了下,便墊著腳走到了屋檐下一處不起眼的地方,縮著身子藏了起來。


  徐浩在場的話,肯定會反咬我一口,我必須等到徐浩離開,再讓村長為我出頭做主。


  天真的我還沒放棄這最后一絲幻想,但現實總是會無情的讓人感到窒息。


  “爹,你說那徐馨能愿意嫁我嗎。


  ”這是徐浩的聲音,聽他提起徐馨,雖是恨極了徐浩,我也是不由得一愣神。


  他嘴里的徐馨是村里數得上號的美人,在年輕一輩中更是艷壓群芳,一直便是村子里一眾年輕人的幻想對象,連我都曾經半夜時意淫過她幾次,為了她還濕了好幾回褲子。


  我知道你這小崽子在想什么,哈,就憑你爹是村長,這村子里你想日什么女人沒有?”村長徐松林似乎喝了些酒,說話有些大舌頭:“你爹我都跟她們家說好了,五萬塊的彩禮錢,嘿,拿了錢,她們家閨女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保證是黃花大閨女。


  ”村長徐松林嘿嘿的笑了起來,透著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我可跟你說好了啊,五萬塊,你爹我是一毛也不想出,你要自己想辦法,對了,那件事辦得怎么樣了?”“差不多了,騾子那蠢貨被梅香迷得忘了自己姓什么,過幾天房子一過戶,我就把它給賣了。


  ”徐浩的聲音透著得意:“你兒子我好歹也是大學生,那梅香還巴巴的想讓我帶她走,心里頭可就裝著我了。


  ”“你自己腦子放清楚點,梅香那種女人望門寡,邪乎的很,你玩玩也就算了,可不能當真了。


  ”“可是爹,梅香她把什么都給了我,我們事成后把她撇一旁去,她會不會鬧起來?還有,羅志那小子……”“你怕個球!”村長徐松林罵道:“梅香一女的能鬧出什么幺蛾子來,再說你老子我還沒死呢,在村子的一畝三分地里,誰敢鬧,我就弄死誰。


  至于那騾子,呸,不過是個外姓人,他沒了房子,我以后再找借口把分給他的地也給收了,到時候村里人人都給點好處,你看有誰幫他說話。


  ”徐松林的話透著如狐狼般的陰狠,讓縮在外面偷聽的我毛骨悚然,一張臉剎那間變得煞白煞白。


  當頭棒喝,虧我還想找他幫忙出頭,簡直就是與虎謀皮!我氣得手都哆嗦起來,我老老實實的種我的(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田,我招誰惹誰了,這村長父子兩人一人謀我的房子,一人連我的田也不放過,這是要我的命啊!
https://ttwasgas.weebly.com/485806.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5767441.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9456798.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7728025.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1545013.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8352456.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8498944.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2170848.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3529467.html
https://twggyytrgfb.weebly.com/7520881.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