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臺灣 av 線上

臺灣 av 線上


“老公,你別這么急。


  ”聽到這個聲音,我知道隔壁 房間的那對夫妻又開始了。


  我舔著干燥的嘴唇,拿掉墻上的掛歷,把泛著血絲的眼睛湊到墻壁的一個孔洞上,死死 盯著隔壁房間里的美景。


  只見在暖黃色的燈光下,一具雪白美妙的身軀,正搖晃著。


  房間里彌漫著濃郁的荷爾蒙味道,還有一聲聲讓人熱血沸騰的聲音。


  我盯著 女人那處傲人,剛伸下手,準備放松一下,就聽到床上那 男人壓抑的低吼聲。


  “呃!小雅!”一說完,就看到男人身子顫抖了兩下,跟著就癱軟了下去。


  趴在他身上的女人皺著秀眉,臉上的表情不甘又無奈。


  她嘆了口氣,從男人身上下來,起身朝 浴室走去。


  我重重喘息了一下,把掛歷重新掛上,低頭看了眼,萬分無奈。


  這對夫妻是附近中學的老師,男的叫 陳文,女的叫 蕭雅


  兩夫妻年紀都不大。


  尤其是蕭雅,三十不到,正是最美的年紀,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我心跳就快了好幾拍,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蕭雅是個很漂亮的女人,皮膚白皙,一雙眼睛又大又閃,她性子也非常溫婉,平日和我打招呼,幾乎是笑不露齒的。


  由于老家拆遷沒地方住,這兩夫妻在我的套房里租了一個單間,他們的臥房緊挨著我的臥房。


  墻上這個洞,是當初牽網線時留下的。


  之前那邊沒住人沒在意,沒想到現在卻成 了我每天晚上必須光顧的地方。


  蕭雅的老公,陳文是個數學老師。


  個子瘦高,戴了副金絲眼鏡,一副文質彬彬的模樣。


  但沒想到在床上是個軟腳蝦,偷看他們那么長時間以來,他就沒有一次堅持過三分鐘。


  每次完事以后,蕭雅通常會去浴室。


  這一去,往往就是大半個小時。


  鬼都知道女人是去干什么,肯定是去填補丈夫無法滿足她的遺憾和空虛了。


  在墻上靠了半個多小時,隔壁房間又傳來動靜。


  我急忙摘下掛歷,把眼睛湊上了去。


  視線中,蕭雅光著身子走了進來,曼妙的身姿就 像是世上最完美的藝術品,看得我一陣口干舌燥。


  兩條纖細的長腿來回擺動,隱約還能看見春光。


  眼下,蕭雅呼吸還有些急促,漂亮的臉蛋上泛紅,眼神迷離,神態迷人。


  她走到床邊,愛戀地看了床上已經睡著的丈夫一眼,卻無奈的嘆了口氣。


  正當我以為她會上床休息時,蕭雅卻走到墻邊,背靠著墻,一只腳站在地上,一只腳踩著床墊,而她的手指,則朝下面緩緩探去……她的目光,緊緊盯著床上熟睡的男人。


  “老公……快愛我!”她嘴里呢喃著,配合著手上的動作,聲音是那般悅耳,我呼吸已經非常急促了,手開始向下伸去,奮力的動作著。


  或許是因為太靠近墻,我的動作又太大,手背竟然啪地一聲打在了墻上!在這寂靜的深夜,是那般清晰……蕭雅那雙氤氳的水潤眸子,突然浮現一抹驚恐,她玉手掩著紅唇,不可思議的看著墻上那個小小的洞……我嚇了一跳,趕緊把掛歷掛上,躺在床上裝睡,但那肯定是徒勞的,蕭雅絕對已經發現我這邊的動靜。


  果然,沒過一會兒,我的房門就被敲響。


  “ 張揚,你睡了嗎?”蕭雅溫柔的嗓音響起。


  我沒敢應聲,只是緊緊閉著雙眼,假裝已經睡熟了。


  這時,敲門聲又響了幾下,蕭雅還在門外,她似乎認定墻上那個洞是我挖的,所以想過來興師問罪。


  我越發緊張,正當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門把手突然轉動了一下。


  我心里暗叫一聲不好,剛才著急偷看蕭雅和陳文辦事,我忘記鎖門了,更沒想到蕭雅竟然那么大膽,居然自己推門就走了進來。


  借著客廳的燈光,我眼睛睜開了一條縫,看到蕭雅那性感的身影,從外面緩緩走近。


  眼下,她雖然穿著衣服,但只是一件薄薄的絲綢睡衣,里面的景色清晰可見。


  她竟然真空著就過來了?!我愣住了,一想到蕭雅不著片褸在陳文身上的畫面,身體立刻就有了反應。


  蕭雅過來的目的很簡單,她就想看看墻上那個洞是不是通向我這邊。


  如果是的話,那她這么長時間以來,和陳文做的那些事情,豈不都被我這個房東給看見了?這時,我看蕭雅的目光在房間里掃來掃去,估計是想找墻壁上那個洞的位置。


  只不過房間里沒開燈,蕭雅也看不太清楚。


  她也不敢太過明目張膽,因為她只是懷疑我在偷看,并沒有證據證明。


  這時,小心翼翼往前走的蕭雅,沒注意到腳下有一個小杠鈴。


  結果她步子剛邁出去,就被杠鈴絆倒,整個人都撲倒在了我的床上,更巧合的是,她的臉離我那兒只有幾厘米距離。


  甚至我能感受到從她小嘴里呼出來的熱氣,拍打在那里的感覺。


  蕭雅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她緊張的盯著床上的我,生怕把我吵醒,見我沒有反應,這才悄悄松了口氣。


  正當她準備起身時,女人的視線突然定在了我下面那一塊地方。


  那一刻,蕭雅愣住了,驚訝的張開嘴,似乎在震驚我的雄厚資本!我再度把眼睛睜開一條縫。


  發現即使房間沒開燈,蕭雅的眸子都透著些許明亮的光芒,那是一種名為渴望和期待的情緒。


  “張揚,張揚……”突然,蕭雅小聲喊了我幾下。


  我以為她發現我沒睡,立即閉上雙眼,不敢吱聲。


  隨后,房間里陷入了沉默……我還以為蕭雅已經離開了。


  突然,一雙玉手輕輕搭在了我褲衩邊側,還不待我反應過來,我的褲衩已經被人小心翼翼地扯了下去。


  那一瞬間,我心臟都快從喉嚨里跳出來了。


  因為此時脫我褲子的,除了蕭雅不會有第二個人!我實在沒想到,平日里那么溫婉賢惠的蕭雅,竟然有勇氣去脫我的褲子,但我心里亦是無比興奮。


  一陣涼意襲來,我的褲衩被扒了下去。


  緊隨其后,蕭雅那驚嘆吸氣的聲音傳了過來。


  聽到這話,我心里在得意之余,人也變得更加興奮,下面的反應更加劇烈。


  我明顯察覺到,蕭雅的呼吸變急促了。


  就在我好奇蕭雅下一步會怎么做的時候,床墊突然往下陷了陷。


  我悄悄睜開眼睛一看,發現蕭雅竟然已經爬上我的床,她站在床尾,目光癡迷的盯著我那里,久久不移。


  而直到這時,我才發現蕭雅并沒有穿底褲。


  她應該是剛洗完澡,絲綢睡裙的下擺僅僅停在了翹臀,睡裙里面只有一條薄薄的黑色蕾絲。


  這時,蕭雅似乎下了什么重大的決定一般。


  只見她將睡裙的下擺輕輕撩了起來,張開雙腿站在我腰部的位置,隨后小心翼翼地往下沉去。


  隨著她的動作,我能看到女人的臉蛋已經紅到了耳后,雙唇緊緊咬著,目光掙扎中又帶著點向往。


  黑暗中,我感覺到了她的靠近。


  終于在觸碰的那一刻,讓我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在這寂靜到落針可聞的房間中,非常明顯……蕭雅嚇了一大跳,臉色陡然變得慘白毫無血色。


  她急忙從我身上起來,甚至顧不上看我有沒有醒,立即跑出了我的房間,還順便把門給關上了。


  黑暗中,我重重喘了口氣,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整個人都有些夢幻。


  (姐弟亂欲)蕭雅這個溫婉賢惠的女人,竟然大膽地坐在了我的身上……如果剛才不是我不小心發出聲音驚嚇到了她,她會不會褪掉最后那一層障礙,和我完成最后一步?我心里有些憧憬,同時也明白,蕭雅內心真的很想要一場酣暢淋漓的滋潤。


  只可惜這些,陳文給不了她!然后被這么一鬧,她連墻上那個小洞的事情都給忘了,不過到了明天,不知道蕭雅還會不會提起這茬?我心里有些擔憂,但正所謂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大不了 我就死不承認,反正她也沒證據證明我偷看。


  而且她還在我身上做了這樣的事情,恐怕明天見到我,都羞的不敢說話吧?這樣一想,我就輕松多了。


  重新躺回到床上,我手向下伸去。


  腦海里回想蕭雅和陳文親熱的畫面,還有剛才她坐在我身上的場景,手里不由得加快了動作。


  沒過一會兒,我就在一陣抽搐中結束了幻想。


  想著蕭雅剛才回房間了,這會兒浴室應該沒人,就準備去清洗一下。


  我脫掉褲衩,光著屁股就朝浴室走去,還沒走到客廳,一陣若有似無的低吟聲,從浴室那邊飄了過來。


  我愣了一下,發現浴室的燈竟然開著,而且門還沒關緊,一絲橘黃色的亮光從門縫里照射出來。


  “浴室里怎么有人,蕭雅不是回房了嗎?”我心里疑惑的想著。


  但從那里傳來的聲音,又和蕭雅非常相似。


  難道,蕭雅又去浴室了?我心頭一顫,一股難以抑制的欣喜涌現。


  我放輕腳步,小心翼翼走到了浴室門前。


  還沒來得及看里面的情況,蕭雅那動聽的叫聲就傳了過來。


  聽到聲音的那一刻,我驚住了!蕭雅竟然在喊我的名字?我哆嗦著手把浴室的門縫推開一絲,隨后就看到了讓我這輩子都無法忘懷的畫面。


  只見在廁所曖昧的淡黃色燈光下。


  蕭雅光著雪白曼妙的嬌軀,坐在馬桶蓋上。


  她抬著嬌俏的下巴,漂亮的雙眸緊緊閉著。


  即便離的那么遠,我都能聞到從她小嘴里哈出來的香氣。


  而她的纖纖玉手,已經在動作著。


  蕭雅叫聲越來越尖細,如同貓叫一般。


  在這樣的場景下,我那兒再一次有了反應!我的大手忍不住向下去,配合著里面女人的節奏……可就在這時,興奮中的蕭雅睜開了雙眼。


  她看到了站在門外的我,眼神里先是泛起一抹驚慌,但立即又被無盡的想法給填滿。


  她沒有停下手里的動作,漂亮的眼睛緊緊盯著我,速度反而越來越快,叫聲也漸漸響亮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我終于受不了了,低吼一聲,推開廁所門就沖了進去!“張揚,你……”蕭雅看到我沖進來,臉上頓時露出震驚的神情。


  她或許只是想通過這樣禁忌的行為來獲得興奮,卻沒有想和我真正發生關系。


  但我這時候已經滿腦都是那種事,又怎么能忍受的住?我在蕭雅起身之前,就直接壓在了她柔軟的身軀上,剛好她的坐姿,讓我十分容易就靠近了她那里。


  “張揚,不要!”蕭雅玉手撐在我的胸膛上,漂亮的臉蛋上布滿了慌亂。


  我雙眼死死盯著身下女人的身軀,氣喘吁吁道:“蕭老師,其實剛才在房間里,我沒有睡著!你明明也很需要,為什么不成全自己一次呢?陳老師給不了你的, 我可以滿足你!”蕭雅聽到我的話,臉上頓時露出驚愕的神色。


  但還不給她思考的時間,我一只手已經抓住了她的柔軟。


  蕭雅“啊”的叫了一聲,眼神立刻多了幾分迷離和舒適,手上抵抗的力氣弱了幾分。


  但她仍堅持的搖著頭,輕輕呢喃著不要,甚至用另一只手去推我的手臂。


  這一刻,我感覺非常惱火。


  兩人都光著身子,隔著一道門自己給對方看了,那做再親近一點的事情有什么不可以?這樣一想,我空著的手立即朝蕭雅下面伸去。


  剛一碰到,蕭雅霧氣朦朧雙眼陡然睜大,張開小嘴,還不等她喊出聲來,我一彎腰就吻住了她。


  女人身上三處重要的地方同時被我占據,蕭雅鼻間發出一連串焦急的“唔唔”聲。


  只是沒過一會兒,她鼻音里的焦急漸漸散去,反而慢慢成了一陣又一陣輕哼。


  蕭雅雙眼水霧繞的,十分動人。


  她沒有在掙扎,只是咬著紅潤的雙唇,緊緊地盯著我,過了好一會兒,她才顫聲道:“張,張揚,繼續。


  ”聽到這話,我心里欣喜若狂。


  蕭雅已經同意我的舉動了,她這是在鼓勵我繼續下去。


  我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指,重復著之前的動作。


  蕭雅呼吸更急促了,纖細的腰肢如水蛇般扭動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蕭雅臉上已然布滿了紅暈,眼眸迷離的盯著我。


  只是她雖然舒服了,我卻難受的要命。


  這么完美的一個尤物在面前卻不能嘗,我感覺都要爆炸了。


  不過沒辦法,從蕭雅平常溫婉的舉止可以看出,她內心肯定是個保守的女人。


   我在電話里說道:“正要和你說呢,我今天去和會所經理說一下,要辭職了。


  ”電話里張亮一副莫名其妙的狀態,“怎么不是好好的嗎?”我告訴他有新 工作了,感謝他給我找的這個工作機會,要不然也認識不了張曉璐。


  我來到了娛樂會所,準備和會所經理辭職,畢竟這里也算是我的起山的地方,還是和她說一下比較好。


  其實我還是挺感激 劉姐的,所以這次來呢也是想和她道個別,我進了娛樂會所,劉姐看到我的時候就像是看到貴賓一樣,劉姐笑著說道:“你也不來看看我,進入豪門,就把我這平民給忘了是吧?”劉姐說笑間看著我,她已經四十多歲了,但是穿著很時尚,她穿著黑色的超短裙,一身纖細的美腿露在外面,雖然年紀大點,但是她身材保持的特別完美。


  前凸后翹的,看起來就像是少女一般的身材,她涂著口紅,畫著睫毛,戴著美瞳,在風月場所里面工作,基本上每個女人都打扮的很是妖艷,劉姐也不例外。


  我笑著對劉姐說:“這次來呢我是辭職的,你也知道,我現在已經有了別的工作,以后呢不能在這里上班了,特意來這和你道個別。


  ”劉姐一聽,她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說:“就算你到了那,也可以過來兼職的呀,你又不是天天在那,有的是時間,我可知道豪門里面可沒有什么事情。


  ”我說:“這樣不太好吧,雖然去了那了,我就得有點職業道德呀。


  ”劉姐哈哈笑了起來,然后說:“干這一行的,哪有什么職業道德呀!能掙了錢就是道德,不然講那些道德根本沒什么用。


  ”劉姐說的話確實是事實,至少對她來說是這樣認為的, 我對劉姐說:“不管怎么樣,我還是要辭職。


  ”劉姐看了看我,然后說:“你真的決定好了?”我說:“沒錯,來這里呢,您給了我不少的幫助,但是俗話說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我還是要離開這里。


  ”劉姐思緒了片刻,然后說:“那行吧,待會你去財務部和小劉說一下,給你把工資結了就可以了。


  ”我連忙說:“不用了,反正在這里也沒有做多少天,而且你也算是我的大恩人,要不是你我也不會找到這么好的工作。


  ”劉姐笑了笑說:“你小子還知道感恩呢,不錯,我沒有看錯人。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在外面進來了幾個人,而且都是看起來幾個比較富態的女人,看起來大概四十多歲,而且長得比較豐滿,我回頭不經意的看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簡直是把我嚇出了一身冷汗。


  因為在那幾個女人里面居然有一個是王麗,她是張雪的母親啊,她居然也回來這種地方,我睜著眼仔細的看了一下,果然就是她!王麗今天穿的特別的性感,穿著紫色的旗袍,而且還是岔開的很高的那種,她穿著肉色的絲襪,一雙豐滿圓潤的腿露在外面,說實話看慣了那些纖細筆直的腿,像這樣的豐滿的觸感還是很迷人的,難怪唐朝以胖為美,確實是很不錯。


  不過我現在可沒有心思想這些,因為她正朝著這邊走過來,而且如果她知道我在這里面工作,那可慘了,她可是已經承認我是她們家的女婿了,如果此刻她看到我在這,我以后肯定沒有辦法和她面對了。


  王麗還相伴著三四個女人,看起來是她的朋友或者閨蜜,也都十分漂亮,看起來有錢人保養的就是不錯,那幾個女人雖然年齡有點大,但是穿著都特別時髦。


  幾個人走進來的時候,劉姐就連忙出去打招呼,說:“今天來的都是貴客呀,沒想到你們幾個來了,今天呀我一定給你們介紹幾個年輕的帥小伙!”王麗看起來像是經常來這里似的,點點頭說道:“你決定吧。


  ”說完,她們幾個徑直就走向了樓上的包間,而我在旁邊看的一愣一愣的,還好我坐在角落的沙發上面,用手擋著臉,她沒有看到我。


  王麗走上樓上的包間之后,劉姐就連忙朝我走了過來,然后說:“你今天啊先不能辭職,先幫我 伺候一下王麗,她可是這里面的常客,而且手特別的大方,而且經常一出手就是幾萬,這個生意咱們可不能放過,你今天好好伺候她,小費少不了你的。


  ”我一聽,嚇得我身上都有點哆嗦了,竟然讓我去伺候王麗,這也太恐怖了吧,我連忙擺手說:“劉姐,我已經辭職了,這么做不太妥吧,沒什么事我就走了。


  ”這時候,劉姐直接擋在了我的面前,然后說:“ 不行,今天你走也可以,不過你呢先得幫我把王麗伺候好了,這筆錢我可非賺不可。


  ”我說:“不是還有其他人嗎,隨便找一個就可以了啊。


  ”劉姐擺了擺手說:“你說在咱們娛樂會所里面,你的身材和相算是靠前的。


  本來可以不用你的,但是小張他陪一個富姐出國旅游去了,是一個大戶,一趟下來能賺好幾萬呢,其他人我也不敢給王麗安排啊,你看他們有的長得不怎么樣,有的身材還挺不錯,去伺候王麗一定會讓她們滿意,要是別人我可以隨便應付一下,但是她們我可不能隨便應付。


  ”我對劉姐說:“這不行啊,你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劉姐聽了之后,居然冷笑了一聲說:“你這說的也太嚴重了,你又不沒干過,聽姐的話,今天你必須得把這個任務完成,不然的話我可不允許你辭職。


  ”聽了這話,我一陣無語,心想:今天說什么都不能在這里去伺候王麗,那樣的話我就穿幫了,我的整個人生就完了呀!我對劉姐說:“不行,我得走了,說什么我都不能去!”我連忙朝外面走去,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兩個保安就站在了我的前面,然后說:“先別走,劉姐還有話沒說完呢!”我回頭看到劉姐,剛才她的笑容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特別嚴肅,不怒而威的感覺,我覺得事情有一點嚴肅,我說:“劉姐,怎么回事啊?”劉姐看了看我說:“在這里,還沒有人能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告訴你黑道白道我可都有人,你今天要不給我完成這一單活,我會讓你很難看!不就是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么,信不信我一句話就可以讓你丟了這份工作。


  ”聽到劉姐的話,我心里泄了氣,她說的是真的,她既然能在娛樂會所里面呼風喚雨,自然黑道白道都要打點,她的人脈很廣,想要整我也是一句話的事,而且如果她告訴張雪母親我的身世,說不定我比現在還慘,到時候鬧得滿城風雨,我就別想在這個城里面混了。


  看著身邊的那兩個保安,我只能垂頭喪氣的回去,說道:“劉姐啊,你干嘛非要和我過不去呢?”劉姐看到我回來了,就說:“不是跟你過不去,是你跟錢過不去,知道么?我也不想為難你,趕緊的,王麗現在等在包廂里呢,讓她等的時間長了,生氣了,后果你自負,趕緊上去吧。


  ”劉姐說這話,像是命令一樣,讓人無從反駁,我覺得自己已經沒有選擇了,如果不去的話一樣會丟了工作,如果去的話,也許還能僥幸躲過,我對劉姐說:“行,算你狠,我去還不行么!”這時候劉姐才露出笑容,說:“這就對了,多大點事,趕緊去吧,注意一定把她伺候好…這是你在這上班的最后一個任務。


  ”我點頭答應著,然后朝上面走去,可是每走一步就像是灌了鉛似的走不動,雖然這到二樓只有幾十步路,但是我走得像是很長很長一樣,劉姐在后面喊著:“還磨蹭什么,趕緊上去吧!”我只能硬著頭皮朝上面走去,我聽著劉姐在身后冷冷的說:“這些年輕人,真是干不了活,不就是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么,要不是我,他能有那么好運氣?現在居然就過河拆橋了,這樣真是太不像話了!”聽到劉姐說著,我也只能上去了,不然以劉姐的脾氣,她一定會讓我吃不了兜著走的。


  來到了二樓,來到了王麗的包間,我已經想好了一切借口,如果她看到我,我就說我在這里只是當個服務員之類的,總之不能說實話,打死都不能說,不然的話我會很慘,不過轉眼一想。


  王麗以她那樣的大人物,是公司的董事,她的智商不可能看不出來,或許我也只是掩耳盜鈴而已,根本騙不過她,但事到如今已經沒有辦法了。


  我直接摁響了門鈴,里面傳開了一個聲音:“進來吧,門沒鎖。


  ”是王麗的聲音,我已經做好了暴風雨來臨的準備,我把門打開,正準備接受王麗那詫異的表情和隨之而來的憤怒的時候,但沒有想到屋里居然沒人,洗澡間里面傳來嘩嘩的流水聲,我輕輕的舒了口氣,看起來她在洗澡,“進來就把門關上吧。


  ”里面傳來王麗的聲音,我只能把門關上走了進來,王麗在洗澡間里面嘩嘩的沖著,而我在外面像是要受刑一樣,覺得特別的可怕。


  透過半透明的玻璃,我看到了在洗澡間里面的王麗,她雖然有一點胖,但是她那身體的比例和曲線簡直是趨近于完美,尤其是那腿部圓潤細膩的線條還有那腰上猶如彎月一樣的弧度。


  而就這此時,她彎起腰肢緩緩擦起沐浴露,那豐滿就像兩個倒掛的葫蘆,雖然已經有點年紀了,但是因為保養的好,一點都不縮水。


  我在外面有點看呆了,甚至忘了此刻的害怕,里面傳來了王麗的聲音,說:“你現在外面等我一會兒,我洗完澡就出來。


  ”我只能粗著嗓子答應了一聲:“好,”王麗在里面洗著(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澡,沒有注意到我的聲音,而我坐在沙發上,感覺自己的腿都有點發抖了,這個時候王麗在洗澡間里面說:“你進來一下,幫我搓澡吧,昨天才洗的澡,感覺身上又有臟的了,你來幫我搓一下吧。


  ”她的話就像是命令一樣,畢竟我來就是伺候她的,我心里暗想:豁出去了,不就是一份工作么,丟就丟了,也不會住監獄,也不會去死,怕什么呢!于是我就在旁邊拿著毛巾朝洗澡間走去,我打開門之后,里面的一面簡直是讓我看的鼻血都流出來了,王麗在里面什么都沒有穿,尤其是她那胸前碩大的凸起,看的的鼻血都差點流出來。


  這時,王麗居然什么也沒有說,我看到她臉上打著香皂,臉上都是泡沫,她閉著眼睛,頭發濕漉漉的垂下來,均勻的水珠就在她細膩的肌膚上劃過,她閉著眼睛說:“你進來吧,把門關上。


  ”我就進去了,但是心跳的噗噗的,這遲早會被發現的啊,我關上門的時候,她說:“你來搓吧。


  ”她回頭看了我一下,然后說:“你還穿著衣服呢,把衣服也脫了吧。


  ”到這,我也只能是順其自然了,俗話說騎虎難下,可能就是這樣的感覺,我也只能慢慢的把衣服脫了下來,這樣我和她就赤誠相對了。


  我拿著毛巾,她說:“還愣著干什么,給我搓搓背。


  ”說完她轉過身去,那圓潤的腰肢特別的白皙,像一個大果凍似的,我就拿著毛巾在她后面搓了一下,王麗好像特別舒服的樣子,還輕聲地哼了一下。


  她雙手就趴在旁邊的墻壁上,那微微的翹臀撅起來的時候,我看的熱血膨脹的,下面就有了反應,這簡直是令人犯罪的節奏啊,王麗這也太性感了吧!其實在這以前我根本沒有想過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會如此的性感,她甚至比那些青春的美少女更增添了幾分嫵媚,是那種歲月積淀下來的風韻猶存的姿色,這是沒有經驗或者沒有經歷的女人所不具備的。


  王麗趴在墻上,呈現一個“S”型的身體,弄得我特別想直入正題,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擦拭著,不經意的碰到她的腰,讓我渾身都感覺像觸電似的,讓我在擦拭的時候忍不住要擦槍走火。


  我的下面不經意的觸碰到了她那堅挺而結實的翹臀,她輕輕的哼了一下,好像很有反應似的,她笑了笑說道:“你是不是等不及了,待會回到臥室好好的跟我發揮。


  ”
https://twassad.weebly.com/7807550.html
https://twgyhujiko.weebly.com/4649247.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2946788.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5386306.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5149844.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9697541.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3117380.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4388217.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7068169.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5607920.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