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lina luxa



徐勇沒把結婚的事給 小倩說, 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這會她心情有些激動,我怕她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

  ”我和小倩沒見過幾次面,算是認識,本來以為她就是個想借機上位的小三,所以 也沒興趣深入了解, 沒想到還有這檔子事。

  “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我開著車往小倩那邊趕。

  小倩的住處是我找的,就在大學旁邊,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來準備敲門,但是發現門沒有關,推門進去,只見小倩坐在沙發上。

  她穿著一件運動背心和短褲,看樣子從健身房回來還沒來得及換衣服。

  大抵是喜歡健身的緣故,小倩的身材極好,身上的線條 看著極為養眼,只是這會她眼眶通紅,眼神一片灰暗。

  “你沒事吧?”我詢問著走過去,小倩并沒有因為我的到來有所動作,依舊盯著空氣。

  “徐勇已經結婚的事,你為什么不告訴我。

  ”我和她一共也沒見過幾次,我哪兒知道徐勇騙著他。

  “我以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頭,眼里有了幾分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嗎?”這話讓我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見此冷笑一聲,接著拿出電話:“我找徐勇問個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個顫,要是他去問徐勇,徐勇一定能通過 陳雅查到我頭上來。

  我一個箭步沖過去,把她的手機搶了過來。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樣,直接站起來,對著我一陣拳打腳踢:“你干什么!你讓我找他問清楚!”我抓住她的雙手,把她按在沙發上:“然后呢?他一腳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這樣你就快活了?”小倩還不停掙扎著,身上的運動背心很快被掙扎得脫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內衣,而她現在顯然顧及不到這些,放聲大哭。

  “不然我還能怎么辦?陳雅那么知書達理,明知道我是小三,還愿意來找我和平談話,我覺得自己就是個罪人!”“可這都不是你的錯,你現在和他攤牌,沒有絲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靜了一些:“那你說,怎么辦?”現在最重要的是要穩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陳雅。

  至于徐勇,身為一個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貼。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沒什么,但是偏偏他騙了小倩,讓小倩不知不覺的做了小三。

  “這事就這么算了,你能甘心嗎?”我問到。

  小倩雙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過他。

  ”我安慰著她:“所以現在你千萬不能和他攤牌,你就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等以后有機會了再找他報復回去,我可以幫你。

  ”小倩倔強的看著我:“我憑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憶起欣嵐的事情,心里立馬有了幾分火氣:“因為我和你一樣,都恨著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給她講了一下,還告訴她,如果想報仇,那就和我站到一邊。

  我手里已經有了幾個項目,還有 李遠那個,我也能得到相關資料,在單干之前,我能在徐勇這邊獲得的渠道資源當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現在陳雅失寵,欣嵐還沒到手,她無疑是吹枕邊風的最佳人選,有她幫我,一定事半功倍。

  應該是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小倩逐漸冷靜下來,見她放棄掙扎,我也試著松開她。

  我這才注意到,她的運動背心都已經脫到了腰,只有黑色內衣托著她的小胸脯,雖然不大,但是卻因為稍顯青澀,帶著一種別樣的誘惑力。

  我移開目光,尷尬的咳嗽了幾聲,然后開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聽得我提醒,小倩也發覺自己的不妥,趕緊把運動背心提了上來,臉頰變得緋紅。

  事情都說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當沒發生過,之后徐勇來找你,你以前怎么樣,繼續怎么樣就是了。

  他老婆陳雅你也見了,陳雅絲毫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負擔。

  ”小倩眉頭皺起來,抽動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現在覺得徐勇很惡心。

  ”“你要是想報仇,最好沉住氣。

  ”話音說完,我再不逗留,直接離開了。

  之后過了幾天,李遠的合同順利簽下來了,他之前說好的,打電話來請我吃飯。

  我懶得再去外面折騰,上次嘗了 肖靜梅的手藝也還不錯,干脆就定在他家。

  開車過去,上樓敲門,這次來開門的是肖靜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樸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褲,衣著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風韻總是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或許是見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臉色頓時紅了,把頭低了下去。

  “王總,快進來吧。

  ”我心情不錯,對她笑笑:“還是直接叫我的名字 王皓吧,叫王總實在有些別扭。

  ”肖靜梅乖巧的點了點頭:“好,王皓,進來坐吧。

  ”我笑著走進去,一進門,李遠就迎了上來,熱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 兄弟,這次多虧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沒錢給工人發工資了。

  ”我同樣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著給工人發工資,這么有良心的老板,這年頭可不多見了啊。

  ”李遠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撓了撓頭,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靜梅也坐了過來,只是每次她看向李遠,那笑容里面總是會多出幾分強顏歡笑的味道。

  酒過三巡,我們都有了些醉意,肖靜梅的表情也掩飾得不那么完美,我這才肯定這不是我的錯覺。

  “嫂子,你這是怎么了?我看你們倆之間是有事啊。

  ”我這么一問,只見他們兩人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肖靜梅把頭低下,李遠也長長的嘆了口氣。

  李遠點上一根煙,長長的吸了一口:“王皓兄弟,你以后也不用叫她嫂子了,我和她已經把離婚證領了。

  ”這話說出來,原本熱鬧的氣憤迅速冷了下來。

  “廚房還有一個菜,我去看看。

  ”肖靜梅笑得勉強,借故走了,只剩下李遠在邊上,一口一口的抽著悶煙。

  “怎么回事?”我問到。

  李遠故作輕松的笑了一聲:“離了好,大家都能輕松一些。

  她現在年紀還不算大,還能再找。

  ”“這些年她幫我的忙,我都看在眼里,雖然不恨了,但是我還是接受不了。

  倒不如散了,免得各自耽擱。

  ”我看了他數秒,最后也只能嘆口氣,這李遠,當真是個癡情人。

  他嘆了口氣,又道:“王皓兄弟,另外我還想請你幫個忙。

  ”我隱約覺得這個忙和肖靜梅有關,所以也沒推辭:“你說吧。

  ”他摁滅了煙頭:“你也知道,我和她都是村里來的,我現在有自己的事業,還算有所依靠。

  但是她沒了我,又沒什么文化,在這大城市里面可就辛苦了。

  ”沒有直接說問題,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想要我幫肖靜梅找個工作。

  兩人已經離婚,自然離得越遠越好,免得見面糟心。

  只是我現在都還在打工,要是把肖靜梅送到徐勇公司,說不得也要遭殃,所以也是不行的。

  現在看來,只能先給肖靜梅找個住處從長計議,考慮到她沒工作付不起房租,恐怕得讓她先住我家去。

  反正我可以住在陳雅家里,欣嵐和肖靜梅兩個女人住在一起,應該沒什么問題。

  “行,交給我吧。

  ”過了沒多久,肖靜梅再度出來,已經收拾好了心情,和我們談笑風生。

  氣氛再度緩(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和,但是我明白,在他們的笑容之下,裝滿了無奈。

  最后我和肖靜梅打車離開,我跟她說先住我家,她也沒說什么。

  出租車上,風吹動著她的長發,她看著窗外飛掠的風景,好似在回憶自己的一生。

  我看著她,忽然好奇一個問題:“你愛李遠嗎?”肖靜梅把頭發撩到而后,無奈一笑:“我們那個村子的封建保守很嚴重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反抗,金巧就是最好的例子。

  父母說定了,那就嫁了,還談什么愛不愛的。

  ”我只覺得一陣可悲,他們三個人其實都沒錯,如果不是家庭的壓力,一定要比現在幸福得多。

  要怪,也只能怪命運弄人吧。

  “你現在已經不在村子里了,或許就機會去尋找自己的愛情。

  ”她微微一愣,然后扭頭看向我,路燈的光不停印在她的眸子里,如同繁星。

  “那就,借你吉言。

  ”她笑著,如此的好看,眼里似乎多了一些莫名的情感,勾得我心臟狠狠的顫抖了一下。

  我頓時有些慌亂,移開了目光,但是又很快反應過來,我慌個什么勁啊。

  再度看向她,她已經扭頭看向窗外,側臉在快速閃過的燈光中明暗變化,勾著一抹淺淺的笑容。

  我突然發現,她不刻意賣弄嫵媚的時候,也挺抓人心的。

  沒過多久,我們到達了目的地,我領著她到了我家。

  一開門,只見欣嵐興沖沖的張開雙臂朝我跑過來,但是見到我身后的肖靜梅之后,她直接愣在原地,臉上的笑容也瞬間僵硬。

  “皓哥哥,她是……”要不是她問,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我怎么跟別人介紹肖靜梅啊,我合作伙伴的前妻?這種介紹也太詭異了點。

  “我朋友,暫時沒住的地方,先讓她過來住著。

  ”想來想去,我也只能這么介紹。

  欣嵐的眼神頓時變得幽怨起來:“不會是女朋友吧?”我頓時有些窘迫,戳了一下她的額頭:“你腦袋里面整天都想些什么?還不快去拿拖鞋。

  ”欣嵐揉著額頭,然后哼了一身,轉身走了。

  我尷尬的朝肖靜梅笑笑,她此刻也因為欣嵐的問題,臉頰染上了一抹紅暈。

  “她是?”“哦,她是我妹妹,叫欣嵐,也暫時住在我家。

  ”邊介紹著,我便招呼她進來。

  三人閑聊了一會,欣嵐老是帶著懷疑的眼神在我和肖靜梅身上瞟來瞟去,本來沒什么的,我都被她瞟得一陣心虛,氣氛說不出的尷尬。

  我讓肖靜梅去洗澡,等她走了,這才一把將欣嵐拉過來。

  “你眼睛里面進沙了還是怎么?眼神這么奇怪。

  ”欣嵐雙手環胸,賭氣般哼了一聲:“我就是覺得,你們之間的關系不一般。

  ”我白了她一眼,隨口懟回去:“怎么,你吃醋啊?”沒想到欣嵐騰一下站起來,臉頰立馬紅得跟火燒一樣,眼睛瞪得大大的。

  “胡說!誰稀罕吃的醋!我只是……只是害怕你有了新歡,把我趕出去流落街頭而已!”這激動的反應看得我一陣嘴角抽搐,媽的,不會被我說中了吧?尷尬的咳嗽了兩聲,我開口到:“放心吧,欣叔叔小時候對我這么好,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就是去賣腎,也不能讓你流落街頭啊。

  ”沒想到欣嵐更激動了:“我爸救過你命啊?你要看他面子!”說罷,她狠狠一跺腳,轉身跑回了臥室,啪的一聲把房門摔上了。

  我只覺得一陣心跳加速,該不會真是吃醋了吧?正猶豫著要不要去安撫一下她,衛生間的門忽然開了,肖靜梅渾身已經脫光了,掛滿了水柱,只拿著一件短袖略作遮擋。

  她臉頰羞紅,看向我:“那個,還有毛巾嗎?”我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回到:“我幫你找找。

  ”很快,我把新的毛巾翻了出來,過去遞給她。

  肖靜梅羞紅了臉,接過去對我說了一聲謝謝,就要轉身回去,我忽然見她身形一晃就要摔到。

  我下意思的一個箭步沖上去,摟住她的細腰把她扶住,只是她本來拿來遮擋的衣服滑掉了,她誘人的酮體直接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手上柔軟的觸感又勾得我體內的火蠢蠢欲動,我們四目相對,保持這個姿勢愣在那里。

  這時候,只聽到一聲看門聲,我驚駭的一扭頭,只見欣嵐站在臥室門口,看著我們臉色鐵青,狀如火山,噴發在即!“王皓我討厭你!”欣嵐大喊一聲,然后哭哭啼啼的跑去了外面,我整個人都傻了!不久前我還在感嘆命運弄人,沒想到轉眼命運就捉弄到我的頭上,這一連串的事情也巧了吧!我和肖靜梅也反應過來,各自站直,她一臉愧疚的看著我。

  “對不起,我是不是讓你妹妹誤會什么了?”我只覺得腦瓜嗡嗡的響個不停,但是還是安慰她:“沒事,都是誤會,解開就行了。

  ”“你洗完澡先休息吧,我去找她。

  ”交代了幾句,我趕緊跑出來,只是追到樓下我就麻了,這四面八方的,我怎么知道她往哪個方向跑了?沒辦法,我只能胡亂蒙了一個方向,悶頭找了過去,沒想到這一找就是兩個多小時,絲毫沒看到欣嵐的影子。

  我心里急得不行,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欣叔叔交代?就在我快要絕望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是肖靜梅打來的。

  “喂?怎么了?”肖靜梅的聲音顯得小心翼翼的:“王皓,欣嵐她回來了。

  ”一聽到這話,我立馬松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皓,欣嵐她現在還在生氣,要不你回來安慰她一下?”她生氣?我還生氣呢!都多大的人了,動不動就往外跑,簡直就是胡鬧!“讓她氣,氣死她算了!”沒想到肖靜梅立馬壓低聲音:“別這么說,她在旁邊……” 老王干了十幾年的校醫了,一直勤勤懇懇,工作認真,每一屆的學生都很喜歡這個親切的老叔叔。

  只是今年,老王卻遇到了一個很心煩的事情。

  今年一個大一的女學生,叫靳小小,長得非常像老王過世的妻子,而且更為神奇的事,老王的妻子名字當中也有一個小字。

  這不僅讓老王塵封多年的感情萌了芽。

  不知道為什么,多年沒有夫妻生活的他,只要見到靳小小,就會想要,而且很久都不消停。

  夜深人靜的時候,他也總是回夢到當年每晚和妻子云雨的場景。

  潛移默化之下,老王開始對靳小小有了不一樣的念頭,特別是現在到了夏天,靳小小經常會穿一件牛仔小短裙,這讓老王更加把持不住。

  夜深了,躺在值班室的老王輾轉難免,心里一直都惦記著那個剛上大一的女學生,靳小小。

  突然!咚咚咚……門外想起一陣敲門聲,老王驚了一下:“誰呀?”“是我, 王醫生,麻煩你開下門。

  ”聽到這聲音,老王頓時面露喜色,這么晚了,靳小小怎么來了?“來了,來了。

  ”他趕緊起身,穿著個四角褲就去開門。

  “王醫生,我肚子疼,您能不能幫我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吃壞了東西,從熄燈開始就一直疼,要不是疼的受不了,她也不會半夜來敲老王的門。

  只是她剛要進門,眼睛卻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老王的下方。

  這,這什么形狀!靳小小驚恐的瞪大了眼睛,長這么大,她還沒見過男人這樣,可是就算如此,這看上去也太嚇人了!可怕,太可怕了!作為一個經常在深夜被室友帶著討論男女之歡的雛兒,靳小小此刻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轉身就走?可是肚子一陣一陣的疼。

  那就這么硬著頭皮走進去?可是老王正堵在門口,她瞧著就害怕。

  老王將靳小小的反應看在眼里,老臉一紅,口中卻老成持重的解釋道:“我也不知道你會半夜來找我,我睡覺都這樣的,這是我多年的習慣,你不用害羞,快進來吧,夜里涼,別加重病情。

  ”這樣一說,靳小小立馬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趕緊道歉:“對不起,王醫生,是我想多了。

  ”說著,靳小小就側著身子從準備從門縫中擠進來。

  老王的火氣未消,一直都保持著狀態,這時候陡然聞到靳小小身上的香味,他心中一蕩,不由自主的往前一靠。

  啊……太舒服了,老王心中無比享受,多年沒有的那股躁動如澎湃的洪水擊打著他的理智。

  靳小小沒想到自己竟然跟王醫生來了個這么親密的接觸,一張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說吧,是感冒了,還是吃壞東西了?”老王抑制心里的那股沖動,轉過頭關心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吃壞東西了吧……”畢竟對方是個老醫生了,這個身份打消了靳小小諸多不堪,老老實實的低頭搭話。

  老王這時候關好門,抬頭剛要說話,神情頓時一愣。

  只見幽幽的燈光下,靳小小高挑的身材在睡衣里若隱若現下,脖頸是如此的修長,上身瘦削的弧線到了臀的位置便極具誘人的凸顯出來,這個臀怎么樣也得打個八分吧?老王晃了晃眼,又看向靳小小的前面,心頭更是一蕩,俏麗挺拔,彰顯出傲人的資本,特別是最上方。

  這才是年輕的 身體啊!即使沒有穿塑形衣,她的胸型還是如此的好看!“你先躺下吧,我來給你號脈。

  ”老王忍住心中的沖動,表情自然的說道,卻不知他看到此刻誘人的靳小小,有了不一樣的念頭。

  靳小小有些好奇,號脈這個詞聽起來好遙遠,難道王醫生還是個中醫?仿佛看出靳小小的猶豫,老王露出一副心痛的模樣道:“唉,你們年輕人啊,生病了就知道打針吃藥,全然不知中醫才是醫學界的瑰寶。

  ”“哦哦,我懂,西醫有副作用是吧?”靳小小不敢反駁老王,況且這個道理她也懂,于是順從的躺下。

  “那我給你看看。

  ”老王按捺住 內心的激動,開口說道。

  靳小小微不可聞的嗯了一聲,俏臉紅紅的。

  雖然現在是看病,但她依然感到很害羞。

  看著眼前這個年輕的身體,老王只覺得燥熱無比,他收斂心神開始給靳小小檢查身體。

  “別怕,按我推斷,你應該是吃了太多涼的,得了暫時性的宮寒。

  ”片刻后,老王開口道。

  “宮寒?”靳小小疑惑道:“那需要吃藥嗎?”“吃藥有副作用,要不,我給你 按摩一下吧?”老王盡量保持鎮定說道。

  (少婦做愛小說)副作用不假,但他主動提出按摩卻是帶著私心,好不容易有了接觸靳小小的機會,他心里起了邪念,怎么能這么輕易放過。

  “那王醫生,你幫我按按吧……”猶豫了一下,靳小小還是答應了下來。

  老王內心激動,看著靳小小躺在那嬌俏可人,任君采擷的模樣,他忍不住就起了反應。

  靳小小其實有些排斥被男人接觸,不然也不會一直沒談戀愛了。

  可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王醫生那一雙 大手揉了一會以后,她竟然真的覺得肚子好受多了,特別是那雙大手上面傳遞來的溫度,讓她異常的享受。

  甚至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隱隱讓她有種期盼的感覺。

  貪戀這種感覺的靳小小,下意識的閉上眼睛。

  看著靳小小那一臉享受的樣兒。

  老王內心還是有點小得意,說起這個手法,還是他專門從別人那里學來的,無論什么樣的女人在他的絕技之下,都會舒服沉迷。

  “嗯――”耳邊傳來靳小小情不自禁的叫聲,老王心中好一陣激動,他咽了口涂抹,手開始緩緩朝上面移動。

  楊瀟很奇怪,感覺渾身麻麻的癢癢的,而眼前的老王不再是個油膩大叔,而是可以填滿她內心渴望的那個人。

  老王的動作,她也察覺到了,但是她居然沒有出聲去阻止,反而內心有種期盼。

  靳小小的反應老王自然也看在眼里,這給了他一種鼓勵,當下猛地握住了靳小小。

  “啊。

  ”靳小小的身體很快就劇烈地顫抖了起來,小嘴更是發出了一聲難以控制的輕哼,這讓老王更加激動,忍耐幾乎到了極點。

  “嗯……”她不知道老王所說的按摩會按這里,她想要阻止,但內心的渴望卻讓她什么都沒有做。

  真的好舒服!靳小小臉紅到極點,也不知道是因為羞恥,還是情動。

  這誘人的俏模樣,讓老王內心更加興奮和刺激,老王心中開始饑渴難耐。

  人越是躁動,體內氣血愈加翻涌,靳小小身上的芳香更加濃郁,這讓老王膽子更大了一些。

  他騰出一只大手往下,一邊享受,一邊試探靳小小的底線。

  很快,他便觸碰到靳小小的 小褲邊緣,只差這最后一下,他便可以……“別,不要……”就在老王要動手之際,靳小小殘存的理智讓她一把握住老王作惡的大手,微微轉過頭來,眉目婉轉,祈求的看著老王。

  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讓人忍不住就要好好疼愛。

  看著靳小小漸漸恢復理智的眼神,老王知道自己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不過,看她這樣,莫非是個雛兒?老王放下作惡的手,嘴角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浮過。

  這件事看來還是急不得。

  “好了,你的身體現在已經完全 放松了,接下來給你進行最后的按摩。

  ”老王沒打算就這樣放過靳小小,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現在夜深人靜,這里也沒人,加上剛才靳小小的反應,這讓他的膽子越來越大。

  “最后的按摩?”靳小小有些害怕了,難道剛才那個還不算嗎?“剛才那只是讓你全身放松下來,你體內的寒氣還停留在你的小腹位置,只有將它們全都按壓出來,你才能真正痊愈。

  ”老王猜到了靳小小的疑惑,解釋的完美無缺。

  “好吧……”靳小小想要拒絕,但是剛才那種從沒有過的感覺,卻讓她鬼使神差的答應了下來。

  “你去里屋吧,里面暖和暖和一點。

  ”拖著已經發軟的雙腿,靳小小顫顫巍巍的走向里面的病床,隨后趴了上去,沒有辦法,既然還要繼續按摩,那她只能選擇這種逃避的方式。

  靳小小的身體微微顫抖著,老王看的心驚膽戰,隨后伸手拍了她一下。

  靳小小嚇得立馬坐了起來。

  她都快哭了:“王叔叔,又怎么了啊?”老王和藹一笑,道:“傻孩子,我要按摩的小腹,你這樣干嘛?”靳小小立馬鬧了個大紅臉,仰躺著下來。

  看著越發聽話的靳小小,老王心中竊喜萬分,他激動的伸出手,低聲道:“我來了!”“嗯!”靳小小緊緊閉著眼睛,渾身顫抖著。

  只是說來也是奇怪,當老王的手重新按在靳小小的小腹上,那股舒服的感覺又來了!“王叔叔,你稍微用點力,好嗎?”靳小小羞澀的說道。

  老王一愣,眼珠子一轉,立馬就乘勝追擊道:“小小,把你裙子撂上去,這樣隔著一層布,效果可打了不少折扣。

  ”其實,靳小小這一款睡衣就是超博類型的,穿了簡直就跟沒穿一樣,老王只是想多占點便宜罷了。

  “這樣不好吧……”剛才被老王輕薄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她深怕老王又趁機占自己便宜。

  “嗨,我比你爸爸都大,還能占你便宜不成,剛才我只是想讓你徹底放松下來,所以才用了激進的手法,反正選擇權在你,你要是還想繼續忍受腹痛的折磨,你可以拒絕。

  ”老王說的義正言辭,一番話徹底打消了靳小小的顧慮。

  “對不起,王叔叔,我……我沒按摩過,也不知道……那你撂吧。

  ”靳小小涉世未深,被老王的話語唬到了,忙不迭的答應了。

  “嗯……天也不晚了,我也要早點睡覺。

  ”老王裝作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話剛說完,他就急不可耐的將靳小小的睡衣給摟起來。

  一雙筆直的大長腿立刻顯露出來,在往上看,老王的鼻血都要噴出來了,竟然是粉紅色的HelloKitty小褲……“王叔叔,你怎么不動啊。

  ”靳小小此刻被掀上來的睡裙擋住了臉,也不知道老王在干嘛。

  這,這怎么有種尹志平非禮小龍女的感覺?老王心跳的撲通撲通的,一雙手顫顫巍巍的朝著過去。

  “啊……”靳小小驚恐萬分,不是按摩小腹嗎?怎么又來了?“待會寒氣可能會從這里出來,你最好能脫掉小褲。

  ”老王威嚴的聲音響起,隨后將手移到了小腹位置。

  那股溫暖舒適的感覺,讓靳小小的恐慌減輕了不少,只是她還有些猶豫,長這么大我還沒讓人看過那里呢,這樣真的合適嗎?老王也緊張的看著靳小小,自己這一次次的觸碰她的底線,未免也太冒險了,萬一她意識到自己只是在吃她的豆腐,那可怎么辦?只是隨后,靳小小的話讓他精神大振。

  “王叔叔,我同意,不過,你可不可以在寒氣快要出來的時候再脫我的……”靳小小越說越覺得羞澀。

  “行行行,我又不是怪蜀黍,可沒有欺負你們女孩子的癖好。

  ”老王裝逼裝的很到位,一番話說的自己都快信了。

  “再說了,現在那么多婦產科醫生都是男的,你以后生孩子什么的,難道都必須是女醫生嗎?這都不現實。

  ”靳小小微微點頭,心中寬慰不少,這時候老王又是兩只手一起按摩,一捏一松之下,身體漸漸有了感覺。

  眼看靳小小在自己的攻勢之下,越來越情緒高漲,兩條修長的大腿,時而并攏,時而放松,老王的呼吸也變的沉重許多。

  反正靳小小已經答應脫了,他的一雙大手不時的朝著不可描述之地移動。

  “別,別……”靳小小實在是受不了,檀口微啟,聲如細蚊一般的求饒著,頭部左右搖晃,眉頭緊皺,仿佛正在經歷某種難以忍受的‘折磨’。

  老王可不呆,他知道這是女娃動情了,于是他悄悄的靠近上前。

  他知道靳小小真的已經動情了,看來今晚這好事十有八九是成了!自己這是有多久沒做那事了?想不到今晚有這么漂亮的女大學生給自己暖床,老王急不可耐的就彎下腰,急急忙忙的朝著靳小小的嘴唇吻去。

  你別說,隔著這層布,親起來還真有那么幾分尹志平小龍女的感覺。

  靳小小也是迷迷糊糊的開始反饋老王,要說這個靳小小是個雛兒,幾番強攻之下,她徹底沉浸在這前所未有的快樂當中。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