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女生 的 裸體



小巧玲瓏不說,皮膚還光滑的很,之前只是試過一次,他就貪戀到不能忘懷。

   吳寶庫大手抓過那白嫩腳丫,正說要開始享受,突然 聽到院子里傳來一聲吆喝。

  “閨女!快出來幫忙!”孫 大國這一嗓子嚇的吳寶庫一激靈,忙的起身,著急忙慌的提起褲子,還不忘了囑咐孫妍一聲,道:“剛才的事不許跟你爹說,知道嗎?”“嗯,知道了師傅。

  ”孫妍點 點頭,跟著吳寶庫出了屋。

  院內。

  吳寶庫一出門就看到孫大國扛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滿頭汗。

  “老吳,過來搭把手。

  ”孫大國道。

   聞言,吳寶庫上前正說要幫忙。

  可當目光看到孫大國身后的那道倩影時,卻愣住了。

  親娘咧,這是個什么神仙顏值?孫大國旁邊那女孩兒,一身COS風水手服,白色泡泡襪,黑絲小皮鞋,扎著兩根馬尾,手里還牽著一只大 黑背

  再看向長相,一張精致的娃娃臉,水汪汪的大眼睛,還有那蒲扇般的睫毛,上下煽動,直接勾走了吳寶庫半個魂兒。

   羅莉!這是實打實的羅莉!“老吳,你愣著干啥?”孫大國開口道。

  聞言,吳寶庫回過神來,下意識擦擦口水,接過吳寶庫手里的行李,眼神卻一直瞟著那羅莉。

  后來吳寶庫才知道,這羅莉叫 郭雪,是孫大國媳婦兒的侄女,一直在城里念書,現在放假,到他家呆一段時間。

  自進屋之后,吳寶庫的眼睛就沒離開過郭雪。

  以前他充其量也就是在網上看到過一些玩Cosplay的羅莉,現在親眼看到之后,又有點蠢蠢欲動。

  尤其是兩根馬尾辮,這要是能一手抓一個,騎著羅莉開車的話,不知道得多爽。

  他想著想著就出了神,什么孫妍,王瑤瑤,全被他拋在腦后。

  “對了 小雪,你那狗不是病了么,正好讓你吳叔瞅瞅,他可是專業的獸醫。

  ”孫大國突然說道。

  聞言,郭雪一臉狐疑的看了看吳寶庫,顯然是有些不相信。

  可礙于孫大國的話(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她還是把手里黑背牽了過來。

  吳寶庫給黑背檢查一番,當時就發現不對勁。

  黑背那地方的毛,竟然光禿禿的,還有不少傷口,顯然是被認為剔過毛,但是傷了血管和那地方。

  “小雪阿,你告訴叔。

  是不是給狗那地方剃毛了,而且它這幾天還食欲不振,精神也很萎靡?”見吳寶庫一下就說中,郭雪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之前的疑慮也盡數大小,點了點頭。

  “叔叔,你能治嘛?”郭雪道。

  “那當然,這樣吧,你先跟我回診所,我給它看看。

  ”郭雪點頭答應就要跟吳寶庫回診所,孫大國倒是說家里還有活兒要忙活,把孫妍也留下,沒跟著一起去。

  兩人到了診所后,吳寶庫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活了半輩子, 女人他見了不少,也碰過不少,可像郭雪這種從城里來的羅莉,也是頭一次見。

  可顯然郭雪對他一直有種戒備,倒是讓吳寶庫有點無從下手的感覺,只得乖乖給黑背看起了病。

  “小雪啊,你來按住它,我給它上點藥。

  ”郭雪點頭答應,蹲下身子按住黑背,吳寶庫開始給狗的那地方上藥。

  興許是因為藥物的刺激下太大,黑背開始掙扎。

  郭雪這嬌弱的身子,力氣怎么抵的過黑背,突然嬌呼一聲, 小手被黑背爪子劃出一道口子。

  見狀,吳寶庫忙的抓過郭雪的小手,一個勁吹氣。

  “小雪,沒事吧,疼不疼?”說著還輕輕揉了一下掌心小手,那柔若無骨的觸感,讓吳寶庫爽的打個哆嗦。

  他這舉動倒是讓郭雪有點害怕,抽出小手連連后退,畢竟是在城里念過書的女孩兒,也知道男女有別。

  見郭雪對自己有這么強的戒備心,吳寶庫可犯了難,可突然有了主意,故作嚴肅的說道:“小雪,叔問你,你這狗,是不是沒打過疫苗?”“剛買回來的時候打過一針,后來就沒有打過了。

  它一直沒有生病,我同學說不需要打。

  ”郭雪道。

  一聽她這話,吳寶庫樂了,尋思著機會來了。

  “胡鬧,誰說沒病就不用打狂犬疫苗了。

  只要是寵物就會攜帶狂犬病毒,你這狗雖然沒發病,但肯定有病菌,你被它抓破了,必須得打疫苗,不然一旦發病的話,可就糟了。

  ”郭雪也知道被狗咬過或者抓傷之后要打疫苗的常識,原本還沒怎么當回事,可眼下一聽吳寶庫說的話,也有點急了。

  “叔叔,那……那怎么辦?你快帶我去醫院!”“去什么醫院,叔就是獸醫,我給你打就行。

  ”說完就轉身到里屋拿出了針管和藥瓶,見郭雪還站在原地,吳寶庫說道:“還愣著干啥,到床上爬著。

  ”聞言,郭雪有些猶豫,道:“叔叔,你是獸醫……打針這種事,能行嘛?”“獸醫咋的了?村里人被狗咬或者被貓撓啥的,都是叔給打的疫苗。

  你不會是怕叔占你便宜吧?我這歲數都能當你爹了,你還怕這個?”似是覺得吳寶庫的話有些道理,郭雪猶豫了一下,點點頭,走到病床上,彎腰趴在床邊。

  見郭雪背對著自己,彎腰撅著屁股,水手裙下的白腿繃的筆直,吳寶庫喉頭一陣涌動。

  城里的丫頭真是不一樣,光是看個背影都要人老命。

  “裙子掀起來。

  ”吳寶庫道。

  “還……還要掀裙子?”郭雪道,屬實有些難為情。

  讓她當著一個歲數跟自己父親差不多的男人面前露屁股,著實讓她羞澀。

  “誰家打針不露屁股的?”吳寶庫的話也沒毛病,郭雪猶豫了一會,小手解開腰帶,緩緩把裙子掀了起來。

  冰藍色水手裙下,渾圓翹臀展露。

  吳寶庫下意識吞了吞口水。

  她本以為王瑤瑤的皮膚就夠白了。

  可郭雪這蘿莉,就是人如其名,皮膚跟雪一樣潔白,看著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尤其是那條包裹著翹臀的小豬佩奇小褲,更是讓吳寶庫看的難以自己。

  蘿莉的外表,而且還有一顆蘿莉的心!吳寶庫舔了舔嘴唇,夾著酒精棉緩緩貼在那翹臀上,開始消毒,手指有意無意的觸碰到那細膩的肌膚。

  饒是隨意的觸碰,可那無比順滑的手感還是讓吳寶庫來了反應。

  而此時的郭雪,更是下意識繃緊了身子。

  酒精很涼,可吳寶庫的手指卻很熱,以前她分明也打過屁股針,可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小雪,放輕松,你的血管太細了,叔都看不到了,萬一扎錯了可就不好辦了。

  ”吳寶庫道。

  這話還真讓吳寶庫蒙對了,以前打針的時候醫生就說過郭雪血管細,她還真沒懷疑。

  按照吳寶庫的話,她嘗試放松,甚至還刻意抬高了屁股。

   等窗外的天色都黑了,我煩躁的不停換臺,就聽到門外一陣凌亂的鎖響聲。

   小偷? 我有些驚嚇的抓起掃把沖到門前,透過貓眼一看,外面的是伊蓮娜,她好像喝醉了! 我認清門外的人,連忙將門打開,誰想,門一開,伊蓮娜就撲進我懷里,還不停的往我懷里拱。

   伊蓮娜?伊蓮娜,醒醒,到家了。

   我怕 老伴看到這一幕會大吵大鬧,一邊慌張的抱著伊蓮娜移到沙發上,一邊小心的留意房間里的老伴,看來,老伴睡得很死,絲毫沒有察覺客廳的異常。

   將伊蓮娜平放 在沙發上,伊蓮娜不舒服的扭動著 身體,再調整到一個舒服的姿勢后,喃喃自語著不知道說些什么? 反而是我,整個人呆住了,伊蓮娜迷醉中,并沒有意識到她肆意挪動的身體,徹底將她姣好的身材完全暴露 在我面前。

   好美的姿勢! 我幸福的看著伊蓮娜將兩腳叉開,雙手蜷縮在腦后,似乎只要我輕輕一扯,就可以輕易...... 老公~,我想你了,你在哪? 迷醉中的伊蓮娜夢語著,說著思念老公的話,說著說著,瞪大的雙眼中,伊蓮娜竟然開始一只手撫摸自己的臉頰,紅唇,移到胸前,然后...... 眼前的一幕,震撼得我一動不動,癡癡的盯著伊蓮娜的每一個動作。

   老公! 伊蓮娜呼喊著,我實在忍不住,大膽的握住了伊蓮娜纖細勻稱的小腿。

   老公,愛我! 忽然伊蓮娜將我一把拽起來,我一個不穩,整個人壓在伊蓮娜身上,伊蓮娜不禁沒清醒過來,反而用迷醉的雙眼,帶著濃濃的水霧盯著我,忽然她嬌媚的一笑,腦袋一拱,雙手箍著我的脖子,親上 了我的嘴。

   我瞪著眼。

   不行,忍不了了! 還存著一絲理智的我知道不能就這樣和伊蓮娜在客廳里那個,我一把將伊蓮娜橫抱起來,急匆匆的撞進伊蓮娜的房間,正當我準備撲到伊蓮娜身上時。

   老伴?怎么那么吵?是不是伊蓮娜回來了! 老伴煩人的詢問,徹底將我的渴望熄滅,我驚慌的連忙推開伊蓮娜,將被子掀蓋在伊蓮娜身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氣,回頭正好看到老伴進來。

   是啊,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連門都不知道開,幸好我還沒睡,就把她扶進屋里了,現在沒事了,我睡覺了。

   我故作鎮定的說著,然后老伴從我身邊走出房間,[不通順]似乎還聽到老伴嘀咕房間一股酒味,我走出房間后,心跳才再度狂跳,剛才的一幕,差點就成了,我是又悔,又惱。

   次日,我起得很早,在陽臺安逸的吹著風,伊蓮娜從我身后靠近,偷偷看到老伴并沒有留意她的舉動后,她輕輕點了一下我的肩膀,在我奇怪的回頭后,她羞澀的盯著我問道:昨天,昨天我做了什么? 回想昨天一幕,再看到眼前佳人羞澀楚楚的模樣,我心頭一熱,掃到老伴正在埋頭苦干家務,莫名的一股沖動,我猛然一把抓住伊蓮娜的手,將她的手按壓在我起伏的胸口上。

   你,你干嘛!快,快放手! 伊蓮娜沒想我忽然的舉動,驚嚇得差點喊出來,(姐弟亂性)慌張一面掙扎,一面壓低音量哀求我放開。

   你昨天就是這樣抓住我,親吻,難道你忘了么?伊蓮娜。

   我微笑的對著伊蓮娜說道,盡量勾起她內心潛在的渴望,我知道,只有伊蓮娜從內心接受我,才可能與我突破正常的關系。

   我,我只是喝醉了,才,才會誤認為你是我老公。

   聽到我重提昨天的事情,伊蓮娜的腦海里閃過幾個畫面,雖然印象很模糊,但她隱約知道自己昨天做了什么,她心慌的解釋著。

   伊蓮娜,你也想,對不對! 我無預兆的靠前一步,與伊蓮娜的軀體不過半掌的距離,她高挑的身材,恰好讓我握住她手腕貼在她的胸口上。

   馬叔,你不是也很想么? 我還以為伊蓮娜會驚慌閃躲,或是干脆生氣離開,可沒想伊蓮娜忽然對我嫵媚一笑,鮮艷的紅唇輕吐出一句讓我呆住的話。

   馬嬸,幫我準備一下衣服,我要出門一趟,還有早餐,馬叔好像很餓! 在我還沒從伊蓮娜的上一句話里反應過來,伊蓮娜就回頭沖我老伴喊了一句,嚇得我連忙松開伊蓮娜的手,慌張的后退一步,伊蓮娜仿佛戰勝了我一般,得意的沖我挑了一下眉毛,揚眉吐氣的離開。

   怎么又餓了?不是早上才吃的么? 老伴很不愉快的邊幫伊蓮娜收拾衣服,邊白了我一眼,并沒有聽出伊蓮娜話里隱藏的意思。

   我,我就是餓了,多吃點怎么了?我下個禮拜就要上班了,到時候不知道要多累,還不趁現在多吃點補補。

   我回味著伊蓮娜充滿味兒的那句話,再轉而看到老伴,一對比就立判高下的差距,讓我語氣很不耐煩的反駁。

   伊蓮娜聽到了我語氣里的不滿,她嘴角掛著壞笑的出門,出門前,還不忘挑釁的掃了我一眼,這與國內女性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國內女性如果遭遇伊蓮娜的經歷,根本不敢調戲,只會遠遠的躲開。

   大洋馬,果然很不一樣,我心里越發渴望與伊蓮娜那個,才能澆滅我內心越來越膨脹的想法,我知道,如果再不宣泄,我可能會活活憋死。

   然而,久久沒有得手,看樣子,短時間是不用想了,我越發煩躁,不禁意將目光移到老伴身上,雖然早已熟悉彼此的身體,毫無趣味的行事,可我此刻早已控制不住了。

   反正現在家里就我和老伴,我幾步沖到老伴面前,在老伴發愣的表情中,一把將老伴推倒在沙發上。

   你干嘛?瘋了啊你,一大早的干嘛?你快走開! 哪料,老伴根本沒有半點想法,哪怕我使出了渾身解數,她始終強烈的反抗,最后我們兩個都奈何不了對方,都筋疲力盡的倒在沙發上。

   你就不能順著我一回? 沒有達成心愿,我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指著老伴對我的抗拒。

   順個屁?也不看看你多大了,整天盡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來,來,我看你還能不起來。

   老伴被我一罵,脾氣也起來了,一把拽下褲子,豪放的扯開兩腿,沖我不屑的吼道。

   我被老伴一激,氣怒的翻身壓上去,可鬼知道不知道突然怎么回事,我身體一下就軟了下來,毫無之前張牙舞爪的樣子。

   呵~說了你不行,就愛整天沒事找罵,現在開心了吧?開心了就滾出去逛逛,不幫忙家務,就別在這里礙手礙腳,耽擱我做事。

   老伴不屑的譏笑,麻利的拉上褲子,還鄙夷的掃了我一眼,罵罵咧咧的繼續打掃衛生。

   我渾身無力的躺在沙發上,根本想不通為什么剛剛還好好地,怎么突然就不行了?我絕對不相信自己能力出了問題,我羞怒的盯著老伴。

   看到老伴人老珠黃的模樣,這怎么可能激發男人?一定是這樣,我厭惡的瞥了老伴一眼,再低頭看了看自己,苦澀的嘆了口氣,將褲子提起來,走進衛生間。

   糟老太婆,竟敢詛咒老子不行,遲早老子要讓你哭著求我。

   心里還很不忿,我罵罵咧咧的撒了好大一通尿,尿完后,沒想幾滴尿彈到手上,我惡心的抬手抓起一邊的布擦手。

   ‘咦?這是?&quo; 忽然,我感覺手感不對,并不是粗糙的布料,反而入手軟滑,我奇怪的將布撐開,立馬眼前出現一條黑色蕾絲,這個家里,除了伊蓮娜,沒有人會穿這個。

   好香! 我根本不介意剛才用這擦手,癡漢狀的壓在鼻下,聞著香氣,一下子來了感覺。

   哼,老太婆,看吧,你男人依舊雄壯,就是你人老不中用了! 我煩躁的心情瞬間得意暢快,想趁機解決一把,結果才裹上,老伴就推門進來,嚇得我立馬丟了,將褲子提起來。

   瞎了?沒看見我在里面? 我心虛之下,破口罵著,慌張的逃出了衛生間,還刻意在門口等了一刻,確認老伴并沒有發覺異常后,才松了口氣,從房間里小心的取出我費心存下的幾百塊積蓄。

   我出門了!晚上不回來吃飯了! 緊了緊口袋里結結實實的幾百塊錢,仿佛有了對付全世界的底氣,我冷聲對老伴甩下一句話,毫不回頭的大步離開家。

   在街上逛了好一會兒,一點意思都沒有,也毫無胃口,煩躁著,忽然想到馬上可以做按摩賺錢,到時候就不用看老太婆的 臉色,我心情立馬大好,決定用這筆巨款好好犒賞一下自己。

   東街口的地下會所,我早幾年就熟絡于心,只不過這兩年各種煩心事,加上老伴看的緊,一直沒得空逛逛,這次決定要好好宣泄一通,將這幾天憋屈的怒火全部傾瀉出來。

   嘿嘿,這條巷子還真是幾十年不變~ 走走停停,一路繞過幾個街區,從繁鬧到僻靜,熟悉的路口漸漸出現在眼前,我望著這條多年前就讓我心緒不寧的街口,幾十年了,依舊還是這么的熟悉。

   不過物是人非了,會所這一行,來來往往的人太多,能相熟的,更是稀少,可能今天兩人親熱如戀人,明天拍拍屁股,彷如陌路。

   入了街口,兩道灰暗的門房掛著紅色的霓虹燈,燈下泛紅的光影中站著一個又一個年輕的女人,她們不喊不叫,不拉不扯,便是默默的沖你甩媚眼,對你露出意味深長的笑臉。

   都不錯,都不錯,這幾個真是水靈!咦,這個都老大媽了,還出來坑人,那一臉的粉,都可以掛面吃了。

  &quo; 目光四處游蕩,心里嘀咕評價著一路來看到的嬌艷女人,我心里有準數,要先走上一圈,將大抵的姿色摸清楚,才能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根據我的經驗,往往這群女人里,總是一定會有一兩個絕色隱藏,雖然我不懂這種極品的女人為什么會淪落到低消費的區域,不過誰管呢? 再轉進一個路口,明顯人少了許多,卻讓我眼前猝然一亮,一個穿著淺色旗袍的女人依靠在與她格格不入的門墻邊,修長的兩指夾著一根細長的香煙,在紅艷的唇間輕輕一吸,一股濃濃的白霧慢慢從她嘴里吐出。

   我忽然身子一緊,若是被她這紅唇輕輕裹住,那感覺一定很棒,我壓住急性,緩緩靠近這個女人,她看到了我,略微疲倦的雙眼帶著幾絲慵懶的上下掃了我一眼,在我臉上停頓了一秒,又落在我那兒停頓了一秒,飽滿的唇漸漸上翹。

   這女人有故事,而且技術一定很棒! 我一眼就看出女人的不凡,這種地方,極少能遇到,她絕對就是我今晚找得極品,我忍不住上前,撇到另外也有人看上了她,我急忙挺了挺腰,將她擋在身前,沖她問道:什么價位? 不全套,一百,全套三百! 她的聲音很好聽,茵茵軟軟的,我鎮定的點了點頭,說道:來一套! 進來聊~ 她后退了一步,讓出房門一半,媚眼掃過另一個看上她的人,嘴邊的笑意更濃,也不給那人更多看她的機會,等我走進來后,她反手將門關上。

   屋里霓虹粉嫩,一張沙發,一張床,一架化妝臺,很簡陋,卻因為女人的極品,反而顯得格外有情調,我轉過身看著她,等著她緩緩脫衣服的動作。

   遇見極品,我忽然變得很穩重,不急不躁的等著與她共赴極樂,她嬌媚的沖我一笑,幾步貼到我鼻尖,在我耳旁傾吐一口氣后,和我面對面,緩緩蹲下,但過程中,她的目光一直與我對視。

   這種視覺的強烈沖擊,我有了感覺,她靈活的解開了我的皮帶,再微微用力一扯。

   大叔身體挺壯實啊! 她抿嘴夸贊道,我臉色緋紅,極度興奮的等待她張開紅唇,她似乎看出我的急迫,故意般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

   警察,警察來了! 正當我情緒高漲的時候,忽然門外一陣驚慌的尖叫,我臉色一變。

   大叔,再見! 女人對此見慣不慣,轉身抓起沙發上的背包,麻溜的從后面逃了出去,我愣了愣,再聽到外面驚慌的喊叫,當下渾身一顫,連忙拽上褲子,從女人逃走的后門追了出去。

   一路根本不敢回頭,匆匆忙忙的逃出街口,當徹底融入了街外熱鬧的人群中,我才徹底松了口氣,這下完全沒了興致,瞥見路人奇怪的目光,我黑著臉,加快腳步回家。

   趕回家,看到了家門,我才完全鎮定下來,氣喘吁吁的扶著墻壁,讓自己平靜下來,不料身后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忌憚的跳起來,差點被嚇出喊聲。

   馬叔? 有些草木皆兵的我聽到伊蓮娜熟悉的聲音,才從驚嚇里回過神,我被伊蓮娜一嚇,臉色并不好看,但我看到伊蓮娜的臉色蒼白,好像和我一眼受了什么驚嚇似的。

   你怎么了?臉色這么差? 我關切的詢問伊蓮娜,看到伊蓮娜走路搖搖晃晃的樣子,連忙上前攙扶住伊蓮娜。

   我,我沒事! 聽到我關切的詢問,伊蓮娜臉色蹭一下紅了,別扭掙脫我的攙扶。

   你別耍性子,你看你一副病得很重的樣子,趕緊乖乖聽話,我扶你回家先。

   我不在意伊蓮娜的抗拒,反而越發憐惜她嬌弱難過的樣子,語氣堅定,不容許她拒絕,強硬的將她拉到懷里,攙扶著她走進電梯里。

   伊蓮娜掙扎了一下,可能因為身體太虛,實在沒有力氣,或是我的胸膛讓她此時感到安全,她抗拒了一下,知道掙脫不開我的攙扶后,順從的依靠在我身上。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臉色很蒼白,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 我緊抱著伊蓮娜軟香的身體,當電梯到了,我攙扶著她回家,讓她躺在床上后,替她拉緊了被子后,站在床邊心疼的問寒問暖,詢問她的身體狀況。

   馬叔,我沒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伊蓮娜遲遲不肯說出自己哪里不舒服,我皺了皺眉,看著咬牙強撐的伊蓮娜,苦笑的嘆了口氣,走出房間,到客廳給伊蓮娜倒了一杯溫水。

   我大概猜到伊蓮娜臉色蒼白的原因了。

   我忙里忙外的照顧著伊蓮娜,貼心的為她端茶遞水,還溫柔的用手背探了探她有些發燙的額頭,越發心疼的擰了一條濕毛巾搭在她額頭,在拉了一條凳子坐在床邊。

   馬叔,謝謝你! 我的一番舉動感動到了伊蓮娜,她兩眼水汪汪的望著我,聲音虛弱的感謝著我。

   你啊,雖然年輕,但也要懂得照顧自己,今天要是我不在,你還不暈倒在樓下,那多危險,就算沒有危險,被上下鄰居看到,也很難為情,下次如果身體在不舒服,就打電話喊馬叔,馬叔一定第一時間趕過去接你。

   我輕輕笑了笑,再伸手試了試伊蓮娜的額頭,額頭已經不燙,看來有可能是女性問題,我表情一本正經的叮囑,心里卻早已按耐不住的等待伊蓮娜開口解釋。

   馬叔,其實,我,我只是肚子疼,應,應該是那個來了! 或許因為我猶如父親般慈愛的照顧,伊蓮娜慢慢放下了戒心和羞恥,臉頰通紅的別過頭,很是不好意思的低聲告訴我,那低弱的聲音,如果不是我精神很集中,怕是都沒聽到。

   那個?哪個? 我故作不清楚的盯著伊蓮娜追問。

   馬叔,就是那個啦,女人每個月都會來的那個。

   伊蓮娜忍著羞恥想我解釋,可越解釋,伊蓮娜臉色越紅潤,最后干脆別過頭不敢看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