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bban 248



昨天我跟著男朋友回老家見父母,他家房子很小,只有兩間屋,晚上 他媽鋪好床以后便過來問我晚上跟 王瑋 一起睡行嗎?王瑋是我男朋友的名字,我稍微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畢竟他家就兩間屋子,如果我不跟著王瑋睡得話,就得跟他媽一起睡,相比之下,還是跟王瑋睡更自在一些。

  這是我第一次跟王瑋一起睡,也是除了拉手擁抱以外第一次親密接觸,晚上我倆躺在床上都挺激動地,他讓我閉上眼睛,微涼的嘴唇輕輕親吻我。

  王瑋平常看上去老實巴交的樣子,吻技卻出奇的好,沒一會我就被他撩騷的全身發燙了。

  他顯然也來了興致,呼吸越來越重,微涼的手很快便不滿足簡單的撫摸,穿過我的衣服朝下身探去,就在他快觸碰到我底線的時候,我突然如夢方醒,一把摁住他作亂的手說,不行,我大姨媽在呢。

  他嗯了一聲,好像不信,不僅沒有停下動作,反而親的更猛烈了。

  我簡直快拜服在他高超的吻技下了,可我真的來大姨媽了,只好趁著還有理智強行推開他,說我真的大姨媽來了,你要不信可以隔著衣服摸到姨媽巾的形狀。

  說完我愧疚的看著他,畢竟這種事進行到一半不上不下的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因為大姨媽被迫中斷,很掃興。

  可王瑋絲毫不生氣,眼底還閃爍著壞壞的光芒,湊到我耳邊壞笑道:“寶貝,你難道沒聽說過 女人經期要會更爽么,神經更敏感,興致也更強烈,想不想嘗試一下?”說著他的手已經環在我腰上,嘴角的壞笑在他憨厚的臉上交相輝映,在月光下顯得出奇的帥,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我不覺看呆,交往一年多了,王瑋在我心里一直是敦厚老實型的,甚至我還一度嫌他不夠浪漫,不解風情。

  誰知他到了晚上竟然這么悶騷,而且壞起來還挺帥,以前我怎么沒發現呢。

  他動作很快,趁著我愣神的功夫已經鉆到下面去,靈巧的手指不停刺激我,搞得我渾身熱血沸騰的,即便我知道經期闖紅燈不好,但我已經不舍得推開他了……說實話,經期那個真的挺爽的,我雖然是第一次,剛開始還有些疼,但王瑋技術很好,前面很溫柔,等我逐漸適應以后就開啟猛烈的炮轟,很快我就直上云霄了。

  王瑋興致很足,我們折騰了一整晚他也沒有要停下的意思,甚至連中場休息的時間都沒有,一直到我累的體力透支了,哀求他下次再要,他才戀戀不舍的松開我。

  我一覺睡到大天亮,睜眼的時候已經臨近中午了,王瑋已經不在,不光是他,連他爸媽都不見了,整個房子里只剩下我一個人,給王瑋打電話還沒人接。

  這是什么情況,我第一次登門就睡到中午是我不對,可也不至于全家都扔下我跑了吧,好歹我也算客人,況且我一覺睡這么久,還不是他們兒子害的……我有點郁悶,更有點餓,便梳洗一番想出去買點吃的。

  誰知我剛推開門,就看見院子里坐著個孩子,那是王瑋叔叔家的兒子小柱子,我昨天見過。

  他快步跑過來,一把拽住我的手就往外走,一邊走還一邊說村里出事了,年頭最長的那個墳昨天晚上忽然炸開了, 墳頭上還流了一大灘血,現在所有村民都去墓地里了,大娘讓他把我也帶過去。

  他大娘就是王瑋媽媽,我有些奇怪,他們村墳頭炸了,把我帶過去干嘛,哪有未來媳婦第一次登門,就連續兩天把人往墳頭領的。

  沒錯,連續兩天,我都去了墳頭。

  昨天我跟著王瑋到家之后,跟他爸媽一起吃了飯,吃飯的時候他媽塞給我一個紅包,說是初次見面的見面禮。

  王瑋老家這里有風俗,婆婆如果對未來兒媳婦(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滿意的話,就會送上見面禮,意思是婚事差不多定了,所以吃完飯以后,他爸媽又帶著我跟王瑋去給他爺爺奶奶上墳,說讓爺爺奶奶也看看他們的孫媳婦。

  我還是第一次給人上墳,他們這整個村里的人都葬在這一片,所以一進 墳場那架勢還挺滲人的,放眼看去密密麻麻的全是墳頭和墓碑,剛進去的時候也不覺得有什么,但越往深里走,就越覺得身上冷颼颼的,渾身發涼,也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還是那墳場真的陰氣很重。

  所以現在又讓我去,我內心是很抗拒的,但王瑋他媽畢竟是我未來婆婆,我昨晚又剛跟王瑋魚水之歡了,是奔著結婚去的,我也不好拒絕,只好跟著小柱子往墳場走。

  到那的時候,墳場里已經沾滿了人,看樣子整個村里的男女老少都來了。

  我在小柱子的帶領下找到王瑋和他爸媽。

  王瑋爸媽都眉頭緊鎖,一臉凝重的看著我,反倒是王瑋,一臉輕松的樣子,昨晚折騰了一宿絲毫疲態都沒有,容光煥發的瞅著我笑。

  我被王瑋爸媽看的有些懵,剛想問王瑋什么情況,他媽就說話了,直接問我:你昨晚都做什么了,是不是來月經了?我去,哪有問未來兒媳這個問題的,還是當著那么多陌生爺們兒的面問,我的臉瞬間通紅,支支吾吾的看向王瑋。

  王瑋他媽見我不回答頓時急了,扯著嗓子問我是不是來月經了,昨晚到底干嘛去了。

  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最后還是王瑋給我解得圍,說:“媽,她昨晚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能做什么?”王瑋他媽聞言終于松了口氣,不過還是不放心道:“你確定她一整晚都跟你在一起?那她到底來月經沒有?”“沒有。

  ”王瑋一口咬定道,說的很干脆。

  我詫異的看了王瑋一眼,不明白他為什么要撒謊,更不明白他媽究竟在搞什么鬼,好在他媽得知我沒來大姨媽之后就消停了,讓我站到王瑋身邊去。

  我已經憋了一肚子氣,直接走到王瑋身邊,低聲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媽為什么這么對我。

  王瑋臉上仍舊掛著笑容,意味深長的瞥了我一眼,說你待會就知道了。

  話剛說完,村民中就一陣騷動,說 王寡.婦來了。

  王寡.婦四十來歲,長得五大三粗的,她好像在村民中挺有威望的樣子,三五下擠進來,犀利的目光在我臉上緩緩劃過,然后扭頭問王瑋他媽來月經的人都找出來沒。

  王瑋他媽說找出來了,說著指了指她身后的地方。

  我這才發現,她身后竟然有一個土坑,坑里坐著五個驚慌失措的女人,坑頭上還有一大灘 血跡

  看樣子這土坑就是小柱子說的那個炸開的墳頭了。

  王寡.婦瞥了坑里的女人們一眼,直接跳下坑,唰一下掏出把殺豬刀,看著那五個女人道:“說吧,誰昨天晚上跟男的那啥了,自己站出來。

  ”那五個女人早已經嚇得面色蒼白,誰也不敢吭氣,不光她們,連我都嚇到了,驚慌的看了王瑋一眼。

  王瑋對著我搖了搖頭,意思讓我別出聲,安靜看著就行。

  王寡.婦等了一會見沒人肯承認,頓時不耐煩了,沒好氣道:“這血墳都炸了,你們心存僥幸也沒用,看見這攤血跡了沒有,是誰流的經血,就說明誰被臟東西纏上了,如果不切斷你們之間的聯系,不出三個月,必死無疑!”說著王寡.婦的目光已經狠狠在那五個女人的臉上劃過,最后停留在我臉上。

  我被她看的渾身一顫,突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事來:我昨晚跟王瑋闖紅燈, 床單上應該留下不少血跡才對,可我睡醒收拾床的時候,好像并沒有看見床單上有血跡啊?想到這,我身上突然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床單上沒有血跡,難道墳頭上那攤血跡是我留下的?可我昨晚明明是在王瑋家啊,而且跟我翻云覆雨的也確確實實是王瑋,我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了不會看錯。

  我有點發懵,好在王寡.婦盯著我看了一會后便扭過頭去,也懶得再問跟鬼上床的是誰了,直接用刀把那五個女人的手掌心都割破,將血淋在各自的頭發上,然后割下她們的頭發一把火燒掉。

  整個過程進行的很快,也很血腥,等所有頭發都化成灰燼以后,王寡.婦松了口氣,讓村民們把墳重新填上,就轉身離開了。

  我也跟著松了口氣,看來事情是解決了,可我心里還是有個疑問,墳頭那攤血到底是誰留下的,王瑋屋里的床單上究竟有沒有血跡?我心里跟貓抓似的,也沒心思在墳場待著了,拽著王瑋就往他家走。

  到家以后我直奔臥室,撩開被子的一瞬間我整個人都方了。

  沒有血跡。

  床單還是我昨晚睡前的那個床單,可上面干干凈凈的,沒有任何血跡,甚至連溫存過的痕跡都沒留下。

  這不可能,如果我昨晚真是在這張床上跟王瑋發生的關系,不可能什么痕跡都沒留下,難道那墳頭上的經血是我留下的? “我靠,這女的真奔放,出門都不穿……” 詹姆斯 在后面猛地吞了口口水,想著方才見到的那張修長嫩白的大美腿,如果能抱著肆無忌憚的弄一次,那 真的是爽死了。

  當然,詹姆斯對電梯上偷摸這種事情早已輕車熟路,他深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更何況這次的“獵物”還蠻聽話。

  孟婉晴 感覺到對方貼著自己屁股的手,指尖熟練的活動起來。

  “嗯!”孟婉晴皺著眉頭,渾身一個哆嗦,那手指很順溜的就進去了。

  “啊!”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發出聲音。

  不行,不能再這么讓詹姆斯繼續下去了,她怎么能做出對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呢?可,可是這 黑人的手法真的是爽啊,沒兩下,她身子就有點發軟。

  強烈的羞恥感涌上心頭。

  低著頭, 身體情不自禁的來了感覺,跟丈夫結婚二十年來,她還從未體驗過竟還有如此厲害的指法。

  詹姆斯感覺到面前女人身體在顫抖,心底不禁一陣冷笑。

  “這女人,反應可真不小啊,以前可從來沒遇見過,就這么兩下,就成這樣了……”他猥瑣邪笑,瞅著電梯一片黑暗,這女人又沒抗拒,豈不是天賜良機。

  想到這,他邪惡的將自己褲衩的拉鏈給解開。

  呼……孟婉晴的 裙擺很短,單薄,明顯感覺到里面的溫度提升了幾分,她很快意識到,這個黑人留學生肯定是將褲襠的拉鏈解開了。

  孟婉晴前幾日還看過歐美小電影,黑人的那兒,恐怖的無法想象。

  那東西就這么貼在自己后面,似乎只要自己稍微動兩下,就能進入。

  此時的孟婉晴腦子一片混亂,竟想嘗試這黑人的厲害,哪怕她是自己的學生。

  詹姆斯一直在控制,不斷的在后面對女人屁股磨蹭。

  他輕輕掀開裙擺,彎腰的同時,假裝腳沒站穩,往前一頂,竟直接竄了進去。

  “唔……”突然被毫無阻攔的闖入,孟婉晴渾身一漲,忍不住發出了絲絲嗚咽。

  身體竟感覺到強烈的暢爽,舒服感,竟本能的想要去迎合,但僅存的理智提醒她,身后的人,可是自己的學生詹姆斯啊!她咬著粉嫩的紅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只是詹姆斯只是輕輕的往前一動,孟婉晴就徹底失了力氣,腳底都軟了。

  不行不行!詹姆斯剛想壯著膽子,嘗試進去一下,可胳膊突然就被面前的女人給抓住。

  他嚇了一跳,心底一沉,完了,被抓現行了。

  “詹姆斯……”軟綿綿,嬌滴滴的聲音從耳邊響起。

  這聲音怎么如此熟悉?聽到聲音的詹姆斯渾身一愣,眼前的這個女人竟然是大學里教自己文學史的老師孟婉晴!當即他就懵了,趕緊把拉鏈拉上,但電梯里人實在太多,擠的人貼著人,一時半會也不好弄,孟婉晴整個柔軟的身子貼著自己,一鼻子香氣,他怎么也冷靜不下來。

  孟婉晴倒在詹姆斯寬敞有力的懷抱里,臉火燙的厲害,那玩意好不容易出來后,她竟滿心的失落。

  天哪,怎么會有這種感覺啊?呼呼,真的羞死人了喲。

  這要是讓自己老公知道,可怎么辦?正想著,電梯燈亮了,恢復正常運行。

  一分鐘后,電梯門打開,趁著人群散去的功夫,孟婉晴趕緊將凌亂的衣物整理一番,快步的朝外走去。

  “ 孟老師

  ”孟婉晴剛走出去沒兩步呢,突然身后傳來詹姆斯的聲音。

  她愣了愣,俏臉滾燙,想了片刻還是停下了腳步,眼神竟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詹姆斯的褲衩,那對方還挺著在呢。

  “詹姆斯……”一聲軟綿綿的嗓音,聽得詹姆斯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火辣辣的目光勾著她裙擺下,粉嫩嫩的長腿,咕嚕一聲,渾身難受。

  詹姆斯心底也有點膽怯,孟婉晴總歸是老師,在電梯里弄出了這樣的事情,總要找點借口。

  “孟老師,剛才真的是一場意外,對不起,我沒控制住……”孟婉晴面對詹姆斯的歉意,竟一絲埋怨都沒,心底深處甚至有點渴望,能真刀實槍的嘗嘗黑人的玩意。

  “我知道了。

  ”“嗯,不過老師,以后你最好不要穿這么火辣,性感的小短裙,男人看了真的會受不了的。

  ”詹姆斯繼續說道。

  孟婉晴聽后,下意識的扯了扯裙擺,手指竟在大腿邊上,碰到了一坨坨白色黏糊糊的玩意,有點腥味。

  很快,她就意識到了是詹姆斯的那個,突然間有點反胃。

  “以后公眾場合,注意點形象,知道沒?”孟婉晴嘆了一口氣。

  詹姆斯萬萬沒想到孟婉晴竟一絲責怪語氣都沒,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

  “好呢,孟老師,那我先走了啊。

  ”詹姆斯神情復雜的瞥了一眼孟婉晴那修長筆直的美(完美暗戀)腿,轉身離開了現場。

  他怎么也沒想到今天占便宜的女人,竟是自己的老師,而且在電梯里差點就把她給弄了,想起她在課堂上溫婉端莊的樣子,黑人詹姆斯猛地吞了口口水,心中的火焰升騰。

  到了學校辦公室,孟婉晴坐在椅子上,打開電腦,開始做教案。

  可她發現自己注意力根本集中不了,腦子里一直在浮現電梯里被黑人學生詹姆斯弄的畫面。

  甚至開始幻想他那里到底是什么樣子?各種被他弄得畫面,竟然不斷的在腦海里呈現,不斷的沖擊她的心理。

  想到最后,她感覺到了椅子上一涼,她竟然……她沒想到自己反應竟然這么強烈,頓時羞紅了臉。

  “天哪,自己這到底是怎么了?這可是自己帶的留學生啊,怎么可以有這樣的想法?真的是太羞恥了。

  ”可真的好難受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