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hot guys who cook



他感慨片刻,坐到沙發上,打量著剛搬進來不到一個月的新家……足足一百七十多平米的豪華大平層讓他到底還是覺得付出值得。

   不過這房子里也不僅僅就 蘇瑞秦雪兩人。

   小姨子月兒因為讀大學的緣故,最近也來到了巖城,秦雪擔心她第一次出遠門不適應,就把她接到了家里住。

   蘇瑞對此自然是沒有任何反對的,秦月兒這丫頭長得很像她 姐姐秦雪,漂亮的鵝蛋臉,小蠻腰,肌膚水嫩,身材修長,加上發育良好,胸大屁股翹,光看著也是極為養眼的。

   當然,也就是看看。

   和大部分男人一樣,心里想是一回事,真要做點什么,蘇瑞還是比較慫的。

   很快,他揮去腦海中浮現的各種念頭,站起來往秦月兒的房間走去。

   今天在公司忙活了一天,蘇瑞也沒下廚的心思,此刻有些餓了,就準備叫上秦月兒去外面隨便吃點東西。

   結果剛走到門口,正準備敲門的蘇瑞卻是發現,小丫頭房間的門居然是開著的。

   ——虛掩的房門留了半指寬的縫隙,里面沒有開燈,微暗的室內有一陣壓抑的呻吟聲斷斷續續傳來。

   嗯~啊。

   這聲音讓早已算是老司機的蘇瑞面色頓時有些古怪……秦月兒這丫頭什么時候交了男朋友?還帶回家來了? 他腦海中不自覺就浮現出某些不可言狀的畫面,按捺不住湊近了些,透過門縫喵了眼。

   緊接著,蘇瑞就看傻了。

   根本就沒有什么男朋友,拉著窗簾的臥室內,僅僅只有秦月兒一個人而已。

   她此刻正躺坐在床頭,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緩慢的劃著圈,粉色的絲質睡裙領口大開,隨著身體的動作,有一抹雪白若隱若現。

   秦月兒似乎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臉色發紅,呼吸急促,一邊撫慰著自己的胸口,一邊低垂著頭,看著大腿上的iPad屏幕,完全沒有注意到門口多了一個人。

   隨著外放的銷魂叫聲越來越激烈,她手上的動作也更加快了一分。

   蘇瑞隨之恍然……這丫頭居然是在偷看島國愛情藝術片! 這樣的發現讓蘇瑞很是錯愕。

  印象里,秦月兒一直是個很文靜、學習很好的女孩子,平時和自己靠近一點點都會臉紅,怎么會…… 嗯~ 沒等蘇瑞想明白,耳邊傳來了一聲低吟。

   他回過神來,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兒緊咬著薄唇,原本放在胸口的手,開始慢慢的向下滑去…… 那素白修長的小手,以一種異常誘惑的姿勢,一路撫摸過平坦的小腹,落到了兩腿之間…… 然后,蓬松而凌亂的睡裙,就被秦月兒自己撩了起來。

   蘇瑞忍不住瞪大眼睛,咽了口唾沫。

   他感覺自己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一種本能的沖動仿佛邪火般蔓延開來。

   也就是這時候,屋里的秦月兒突然輕輕的發出一聲呢喃。

   姐夫…… 她的聲音低沉而綿長,就像是一只動情的貓咪。

   但蘇瑞卻是沒有覺得半點旖旎,反倒嚇了一跳。

   自己被發現了? 他頓時大氣都不敢喘,心臟噗通噗通的狂跳,一時慌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嘻嘻,姐夫呀,真的這么想要進來嗎?要是被姐姐發現,你可就完蛋了喲。

   秦月兒那誘人中帶著俏皮的話語再次響起,蘇瑞以為她是對自己說的,當場腦袋就是一懵。

   結果下一刻,他就發現自己是誤會了。

   ——只見小姨子秦月兒突然臉色發紅的摸出來一根削了皮的黃瓜,猶豫片刻后,竟是一邊瞟著試試探探的張開小嘴,一口給含住了。

   她的動作明顯生疏而笨拙,腮幫子鼓鼓的,秀眉微蹙。

   或許是有些不習慣,片刻后她就開始口鼻同用的小聲喘氣,嘴里還口齒不清的嘀咕道:好像很難啊…… 如此惹火的一幕看得蘇瑞氣血倒涌,差點就沒忍住推門進去。

   他幾乎是用了最大的毅力才克制住沖動,心里倍感復雜,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

   看這情況自己顯然是沒被發現的,但小姨子偷偷摸摸的玩成人幻想游戲,所臆想的對象居然是自己……這著實是讓他有些始料未及。

   要說蘇瑞對秦月兒沒有絲毫非分之想那是不可能的,但想歸想,付諸實踐卻是完全不同的一件 事情

   知道了小姨子對自己的態度,蘇瑞很是擔心她會對自己做出某些誘惑,到時候若是被 老婆秦雪發現,那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更何況他也沒有把握,自己在被秦月兒誘惑的時候,還能和柳下惠一樣,不做逾越底線的事情。

   蘇瑞一時有些犯愁……要不要現在直接點醒秦月兒呢?哎,還是算了,真這樣做,這丫頭以后看見自己還不得尷尬死? 他糾結了片刻,還是決定裝作今天的事情沒有發生。

   輕手輕腳的退回客廳,蘇瑞看著表等了陣,估摸秦月兒那邊應該‘完事兒了&quo;,才故意弄出動靜,慢慢走向她的房間,嘴里裝模作樣的喊道:月兒,你在家嗎? 啊! 啪! 驚呼伴隨著東西落地的聲音響起,很快,秦月兒那明顯慌亂的聲音就傳了出來:姐夫你先別過來!我,我在換衣服! 你當然要換衣服,小褲褲估計都濕透了吧。

   蘇瑞想著,咳嗽了一聲,似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那你快點,今天你姐又要加班,咱們出去吃晚飯。

   好,好的。

   匆忙的關門聲與回應幾乎同時傳來。

   …… 半小時后,恢復鎮定的秦月兒總算從房間里面出來了。

   她畫了個淡妝,原本的粉色睡衣換成了一件清涼的緊身T恤,下半身是一件超短褲,白嫩豐腴的大腿配合那若隱若現的小蠻腰,顯得格外吸睛, 姐夫,咱們去哪兒吃啊? 秦月兒一如往日般一把摟住了蘇瑞的胳膊,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問道。

   感受著那雄偉豐胸掛擦過手臂的柔軟,蘇瑞頓時就想起了剛才看到的那一幕。

   他略顯局促的咳嗽了一聲,有些不自然的扭了下腰,隨后才開口道:嗯……你不是一直想去吃黃姐火鍋嗎,走吧,今天咱們就去試試。

   真的?姐夫萬歲! 秦月兒高興得原地蹦了一下,小臉滿是興奮的緊了緊胳膊道:太好了,姐夫你真好。

   蘇瑞感覺自己的手臂像是陷入了一團果凍,溫熱的少女氣味在鼻尖蔓延開來,一時間心情難以言狀。

   哎(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我是不是應該把手抽出來?只是,真的好難辦到啊…… 姐夫姐夫,你介意我閨蜜過來嗎?是個大美女哦! 行至半路,副駕駛上的秦月兒突然來了這么一句。

   隨便你吧。

   蘇瑞現在滿腦子都是秦月兒之前的那副模樣,倒不是色授魂與昏了頭,他只是在考慮該如何處理,才能讓事情以最小的影響結束。

   因此,在下意識回答了一句后,他想了想,又補充道:你們關系很好嗎? 當然啦! 秦月兒點著頭回答:她是我……是我最好的朋友。

   不知道為什么,她原本飛快的語速,在說到一半的時候卻莫名其妙的頓了下。

   蘇瑞沒注意到這點,聞言點點頭道:你剛來巖城,有一個朋友不容易,要好好相處哦。

   說是這么說,蘇瑞心里卻覺得,自己或許可以從她閨蜜那邊旁敲側擊的套下話,看看秦月兒如今到底是個什么想法。

   知道啦,姐夫! 秦月兒吐了吐舌頭,不疑有他道。

   …… 黃姐火鍋。

   這地方生意很好,蘇瑞兩人來的時候店外已經排起了長隊。

   好在他之前因為單位定點聚餐地點的事情,和這家店的老板交結過,手里有一張獲贈的VIP卡,倒是省了不少事。

   兩人在服務員的指引下 進了一間包廂,點菜完畢,正在等鍋底熱開的時候,一個靚麗的身影就踱步而入。

   呀, 文倩你來啦! 秦月兒朝著她招招手,拉著她的胳膊坐下,對蘇瑞道:這是我姐夫,蘇瑞。

   姐夫好! 文倩很是自然的跟著叫了一聲,聲音甜糯糯的。

   額,你好。

   蘇瑞倒是沒想到這個歲數和秦月兒差不太多的女孩會這么自來熟,愣了下才露出笑臉道:早聽月兒說你很漂亮,今天看見才知道,她的確是沒有吹牛。

   不得不說,文倩的出現給了蘇瑞很大的驚艷感,和秦月兒的美不同,她有一張素雅溫婉的俏臉,柳眉瓊鼻,眼里仿佛含著一泓春水,一身小西裝得體修身,是那種典型的都市麗人風格。

   姐夫你真會說話。

   文倩的俏臉微微泛紅,似乎對于蘇瑞的夸獎有些不好意思。

   哼!姐夫你居然敢當著我的面口花花,小心我回去打你的小報告哦! 秦月兒皺著小鼻子威脅了蘇瑞一句,說道最后又笑了起來,顯然只是開玩笑。

   哈哈,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啊。

   蘇瑞打了個哈哈,舉起筷子道:吃菜,吃菜。

   ……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一桌人很快就聊了起來。

   讓蘇瑞沒想到的是,秦月兒這個閨蜜文倩居然還是巖城大學的校花,聽自家小姨子的口氣,似乎追求者不少。

   幾人聊著,隨即就說到了秦月兒身上,在蘇瑞有意無意的推波助瀾下,文倩很快就透露了秦月兒在學校被一個高年級學長瘋狂追求的事情。

   蘇瑞對此表現得不動聲色,但暗地里,卻是有了些想法。

   一頓飯后,三人已經相當熟絡。

   姐夫,這么晚了,這邊回學校坐計程車還得兩個小時,太不安全了,要不……讓文倩在咱們家住一晚吧? 秦月兒在蘇瑞結賬的時候找上來問道。

   蘇瑞考慮了下,覺得的確是這樣,加上家里空房間還多,于是便答應下來:行吧,咱們一起回去。

   因為喝了點小酒的緣故,蘇瑞叫了個代駕,隨后就和秦月兒、文倩兩人做著的士回了家。

   此刻已經快到十點,到家后蘇瑞見老婆秦雪還沒回來,就打了個電話過去。

   讓他沒想到的是,電話只響了兩聲,就被掛斷了。

   接著,微信上就跳出來秦雪發來的消息。

   今天晚上要趕項目進度,得熬夜加班了,你睡吧,不用等我。

   蘇瑞愣了下,苦笑一聲,回信息交代她注意休息。

   那邊秦月兒很快帶著文倩開始參觀起來。

  蘇瑞感覺酒勁上頭,有些睡意,見狀招呼了她一聲,便洗澡上床,睡了下去。

   或許是有段時間沒喝酒的緣故,半夜的時候,蘇瑞感覺喉嚨難受,打著哈欠爬起來,就準備去廚房找點水喝。

   讓他沒想到的是,剛打開門,他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兒的房間,居然又開著門。

   一片漆黑之中,那門縫灑落的微弱燈光顯得異常明亮。

   怎么最近習慣不關門了? 蘇瑞搖搖頭,也沒往其他方面想,徑直就打算越過秦月兒的房門。

   結果沒走兩步,和之前如出一轍的呻吟聲突然傳了出來。

   嗯~啊…… ……不會是又在觀摩愛情動作片吧? 蘇瑞有些無奈,秦月兒已經成年,他作為姐夫實在是不好對這種事情過多干涉,于是只當做沒聽見,搖著頭便走向了廚房。

   在凈水機上接了兩杯水喝下,蘇瑞感覺喉嚨好了些,人也清醒了過來,便準備原路返回房間繼續睡覺。

   然而倒轉回來,途徑秦月兒房間的時候,一陣‘嘎吱嘎吱&quo;的床板搖動聲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動靜這么大? 不會是兩個人在一起看吧? 蘇瑞腹誹了一句,想了想,還是湊過去看了一眼。

   一副讓人血脈噴涌的畫面頓時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這……這是…… 蘇瑞人都傻了,他怎么也沒料到,事情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只見房間內,秦月兒和文倩竟是赤身果體的相擁在一起,腦袋交錯親吻著,一副忘情的模樣。

   文倩很明顯是主動的一方,她相當熟練在秦月兒身上或揉或捏,極盡挑逗。

   而秦月兒早已經意亂情迷,發絲凌亂的閉著眼睛,小嘴微張,不斷發出低沉的呻吟。

   老實說,長這么大,蘇瑞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看見這樣的場景。

   ——小姨子居然是拉拉? 他心里突然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月兒呀,你是要你的姐夫呢,還是要我啊? 此刻的文倩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她騎在秦月兒身上,低著頭,發絲散落垂下,雙手壓著秦月兒的肩膀,渾身都充滿了一種原始的野性美。

   秦月兒吃吃一笑。

  目光迷離道:要姐夫啦。

   哼,看來你還是沒知道我的厲害。

   文倩驕哼一聲,翻手就從旁邊摸出了一件成人用品,潮紅的臉上滿是興奮:小妮子,怕不怕啊? 不怕!秦月兒咯咯的笑著:你下午讓人家視頻給你看,還硬要玩什么姐夫玩弄小姨子的戲碼,還好沒被姐夫他發現,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文倩意味深長的拉長了語調問道。

   秦月兒紅著臉求饒:哎呀,你別問了,快點嘛,人家等不及了。

   小妖精!瞧把你急的。

   文倩輕笑一聲,動作異常嫻熟的撫過秦月兒那光滑平坦的小腹,慢慢的接近了…… 蘇瑞已經完全瞪大了雙眼,面前這一幕,讓他看得胸口狂跳,就跟有人在打鼓一樣。

   他心里慶幸夾雜著苦惱,慶幸的自然是小姨子并非暗戀上了自己這個姐夫,下午那一幕,不過是她和‘小情人&quo;之間的角色扮演而已。

   而苦惱的,自然就是小姨子的性取向問題了。

   長著這么漂亮的一張臉蛋,居然是個拉拉? 這種事情,我該怎么跟秦雪說明呢? 第二天一早,蘇瑞盯著黑眼圈來到了公司。

   他昨天回房后,閉上眼睛的時候,滿腦子都是那偶然窺見的香艷畫面,自然不可能睡什么好覺。

   更讓他頭疼的是,通過文倩和秦月兒對于那種事情的‘熟悉程度&quo;,明顯可以看出,兩人維持這種關系,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秦雪對秦月兒有多上心蘇瑞是清楚的,要不然她也不會把人接到家里來住。

  如果讓她知道這件事,很難說會鬧成什么樣。

   哎,還是先想辦法旁敲側擊勸勸秦月兒,這種關系,不能在這樣下去了。

   腦子里琢磨著這些,蘇瑞都有些沒精力工作了。

   蘇總監,許總讓您去她辦公室一趟。

   也就是這時候,下屬小陳突然敲門走了進來,面帶同情的帶來了一個消息。

   作為能夠獨立負責高端編程的總監,蘇瑞在IT行業也算得上是頂層精英了,公司最近上馬的好幾個項目,上面都是吩咐他把關的。

   一旦成功,提成都能拿到手軟。

   許總找我? 蘇瑞有些不明就里的看了小劉一眼:知道是什么事情嗎? 不知道。

   小劉連連搖頭,猶豫了下又道:不過……許總她似乎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了。

   蘇瑞點點頭,站起來出了門。

   半分鐘后,他推門進了許 晴柔的辦公室。

   二十八九歲的年紀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時候,沒有了少女的青澀,又不似熟婦那樣葷黃不忌,再加上身份帶來的征服感,許晴柔這種漂亮的知性女人,完全是男性最熱切的幻想對象。

   她今天的打扮有些不同以往,黑色的小西裝內,是素白色的低胸打底衫,噴薄欲出的豐滿在雙手的托舉下,顯得尤為巨大。

   許總,你找我? 蘇瑞笑著問道。

   他對于許晴柔的態度一直很好,倒不是想要巴結,亦或是期待發生點什么……事實上,這女人說起來還算是他的伯樂。

   當初剛畢業的時候,蘇瑞還只是這家公司的程序猿,要不是許晴柔慧眼識人,破格提拔了他,也不會有他的今天。

   你還好意思問我? 許晴柔沒有如同往日那樣露出淡笑,反倒是俏臉含霜,目光冷冽的看著蘇瑞:你知不知道,你所謂驗收合格的程序,居然出現了足足五個常規邏輯漏洞!要不是我在交給客戶前又檢查了一遍,這會給公司的形象帶來多大的問題! 或許是因為內心太過激動,她說話的時候,忍不住拍了桌子,動作過猛之下,雙峰一陣亂顫。

   這不禁讓剛有些慌亂的蘇瑞看得一呆。

   許晴柔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變化。

   不過她到底是個女強人,對此雖然臉色微紅,倒也沒太過羞澀,一邊用手擋住胸前的旖旎風光,一邊冷哼一聲道:很好看是不是?回家看你老婆的去! 啊?不是…… 蘇瑞匆忙擺手,暗罵自己最近真是憋暈了頭,尷尬之余,連聲道歉道:許總,我上午有點走神了,抱歉,我這就拿回去修改…… 等等。

   許晴柔出聲叫住了準備離開的蘇瑞,瞪了他一眼道:蘇瑞,我知道你最近身上的擔子重,也很理解……這樣罷,你先回去休息兩天,我這有幾張清源山莊的消費券,你帶你老婆去那兒好好休整一下,釋放下壓力,然后給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明白嗎? 她說著,伸手就將幾張消費券從抽屜里拿出來,放到了桌子上。

   蘇瑞沒想到許晴柔會如此通情達理,一時間很是感激:許總,我…… 煽情的話就不用說了。

   許晴柔擺擺手:記住我說的話,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犯這種低級錯誤。

   蘇瑞點點頭:我記住了。

   ……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后,蘇瑞收拾了下東西,再次給老婆秦雪打了個電話。

   這次總算是撥通了。

   老公,有什么事嗎?秦雪那略帶倦意的聲音響起,打趣道:不會是昨天我不在家,你睡不著覺吧? 幸好你沒在家啊,要是你也在,看到你妹妹玩百合,還不鬧翻天? 蘇瑞頭大的揉了揉眉心,繼而道:你那邊忙得差不多了吧?想不想出去放松放松?正好許總給了我幾張消費券,可以去清源山莊逛一圈。

   好啊。

  秦雪答應得很快,饒有興致道:把月兒也叫上吧,大家一起去。

   …… 清源山莊是巖城小有名氣的避暑圣地,因其大部分建筑都修建在一條小溪之上而得名,周圍環山,屋子里還有活水流過,獨棟的別墅型住所非常適合三口之家旅游休閑。

   蘇瑞帶著秦雪和秦月兒,在當天下午來到了清源山莊。

   秦月兒是個跳脫性子,到地方就要去看孔雀園,蘇瑞本來還想著找借口把她支開,聞言自然順水推舟答應下來。

   等她一走,蘇瑞就一把抱住了老婆秦雪。

   所謂小別勝新歡,蘇瑞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這幾天又被‘刺激&quo;得不輕,如今總算是有了過二人世界的機會,自然得抓緊時間‘辦正事&quo;。

   老婆,我怎么感覺你又變漂亮了…… 蘇瑞說著討喜的話,手上就開始不規矩起來,順著秦雪那光滑的脊背摸了進去。

   說起來,秦雪和秦月兒真是兩種不同風格的美女,她是那種典型的江南女子,清秀的眉目,薄唇小嘴,瓜子臉,氣質秀雅,身材略顯豐腴,看著就讓人想起一個詞來——賢妻良母。

   哎,還是白天呢! 雖然已是老夫老妻了,但秦雪對于蘇瑞的撫摸還是有些羞澀,啐了一口道:萬一被月兒看見…… 孔雀園那邊光過去都得半個小時呢,沒事。

   蘇瑞看著秦雪羞紅的臉蛋,只覺連日壓抑的欲望一瞬間噴涌而出,忍不住一把將她橫抱在了懷中,笑道:咱們先洗個鴛鴦浴,嘿嘿…… 他說著,就在秦雪的驚呼聲中,火急火燎的進了浴室…… 與此同時,伴隨著房門開啟的輕微動靜,外面躡手躡腳的走進來的一個人影。

   正是本應到了孔雀園的秦月兒。

   倩倩,我們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啊? 秦月兒的臉上閃過一絲躊躇,對著手里的手機道:要是被發現了…… 你不是也很好奇你姐姐和你姐夫都會哪些姿勢嗎? 手機屏幕上,文倩玩味的笑了笑:到時候咱們也可以學習一下呀,是吧? 那,那你還有多久過來? 馬上就到。

   好吧,我等你啊。

   秦月兒掛了視頻,猶豫了下,才輕手輕腳的從觀景陽臺來到了洗浴室外。

   她找了個凳子,爬到風管機的架子上,從通風口看去,隨即,就看到蘇瑞抱著秦雪從進來的那一幕。

   秦月兒眼中閃過一絲興奮,連忙打開了手機的錄像功能。

   蘇瑞脫下了秦雪的衣服。

   手掌拂過那片雪白,溫熱的觸感和光滑的肌膚讓他一陣口干舌燥。

     閱讀提示:有一天中午,我從井下上來了,到家后屋子鎖著門,姐夫的屋也關著,有人告訴我看見 紅梅進了姐夫的屋就沒出來。

  我的頭“嗡”一聲就炸了,跑過去叫門,里面卻沒有一點聲音。

  砸門,里面也不理睬。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傾訴人:強(化名),男,33歲,工人  站在我面前的強,一副普普通通的打工者模樣,因為長久的愁悶,他顯得有些遲鈍和茫然。

  第二次來時,他帶來了自己的一本日記,并跟我約好寫完傾訴后再還給他,看得出他對這本日記很看重。

    “日記”的封面封底已經被他那個正處在適齡卻又缺少玩具的頑皮兒子撕毀了,裸露著一頁頁寫的滿滿的圓珠筆的字跡,有時工整,有時潦草,印證著他時而平靜時而狂亂的心境……  我的家在銅山縣的一個鄉村,因為家里窮,我長大后很長時間沒找到對象,后來村里一個熟人給介紹了紅梅。

  當時紅梅剛離過婚,還帶著一個幾歲的兒子。

  口述:老婆進了姐夫屋就沒再出來  但紅梅長得水靈,說話做事也顯得勤快靈巧,她說她的前夫常常賭博,賭輸了就回來在她身上出氣。

  說實話,我喜歡她,也心疼她,從認識她那一天起,就在心里發誓要好好待她,讓她過上好日子。

    結婚不久,紅梅就懷孕了,當時家里除了一點點田地,沒有其他收入,我就 和紅梅商量著到山西投奔姐夫,當時我大姐夫在山西包了一處小煤窯,手下用著幾十個工人,下井雖然危險又辛苦,但能多掙點錢。

    于是過年后不久,我和紅梅就收拾東西上山西了,年幼的兒子暫時留在他姥姥家。

  我沒有想到這一決定,會把紅梅推到了姐夫的懷里,他們兩人竟然背著我搞起了婚外情。

    到山西后,我天天下井,晚上回家總是很晚很累,而紅梅一天到晚就呆在租來的小屋里做飯洗衣,打掃衛生。

    到了晚上,她常常出去,一般就是幫姐夫收拾收拾屋子,洗洗衣服,一開始我沒有在意,后來,漸漸覺得不太對勁了,紅梅總喜歡往姐夫屋里跑,有時我去叫她她還 不愿意回來。

  口述:老婆進了姐夫屋就沒再出來  而一回到我們的小家里,她就冷著個臉,也不愿意跟我講話。

  我問她怎么了,她就不耐煩地沖我嚷一句:“沒什么!”  有一天中午,我從井下上來了,到家后屋子鎖著門,姐夫的屋也關著,有人告訴我看見紅梅進了姐夫的屋就沒出來。

  我的頭“嗡”一聲就炸了,跑過去叫門,里面卻沒有一點聲音。

  砸門,里面也不理睬。

    后來,我叫來了紅梅的弟弟,(他也在我姐夫的煤窯打工)她弟弟站在門外叫了好一會,紅梅才開了門,姐夫陰著臉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紅梅則不停地表白說“沒做什么”。

    無論我怎么跟她說,好言相勸、撕開臉罵,紅梅就是死活不承認與姐夫做了那種事,但是兩個人關著門在屋里那么久,怎么讓人相信她還是清白的?  這之后,一有時間,紅梅還是溜到姐夫的屋里,我們倆常常為此爭吵。

  以前,沒有發現她和姐夫的隱情,我心疼她,舍不得她干重活,她生氣了也都讓著她。

  但自從出了這種事后,我的心里又煩又悶,再也沒法像以前那樣遷就愛護她了。

  口述:老婆進了姐夫屋就沒再出來  我們吵開了架,姐夫對我也不像剛來時那么好了,以前他給我安排的是清閑的工種,不久,他就借故其他人要干把我調去干最累的活了。

  后來,我姐姐帶著孩子從 老家過來了,去接姐姐時我忍了又忍,還是沒忍住,將自己對紅梅和姐夫的懷疑告訴了姐姐。

    看得出來,姐姐很生氣,但她卻說:“你姐夫不會做這種事的。

  ”到了那兒,姐姐果然開口就問姐夫,姐夫賭咒發誓,說絕沒有做對不起姐姐的事。

  這之后,姐姐明顯就向著姐夫,對紅梅和我的態度都冷淡了許多。

    和紅梅因為常常吵架,我也沒心思下井干活了。

  幾個月后,我和紅梅又回到了銅山老家。

  到老家后我四處找工打,幾天后,當我從外面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時,發現家里冰冷冷的。

    在小孩姥姥家接回了可憐兮兮的兒子,鄰居才告訴我,紅梅一大早就出去了,手上拎著包袱,一直沒有回來。

    這是紅梅第一次離家出走,三天后她回來了,回來后也不說話。

  我雖然生氣,但想到她能回來就不想再跟她吵架。

  沒想到,這之后,離家出走成了家常便飯,紅梅的心似乎野了,在家怎么也呆不下去,過十天半個月就要偷偷跑出去。

  口述:老婆進了姐夫屋就沒再出來  她一出去,我就滿世界跑出來找她,有時到徐州,有時跑到周圍的鎮里,但每次都是失望而歸。

  過個10天半拉月的,紅梅又會突然回來,帶點東西給孩子,然后再找個空悄悄地離開。

    這一次,她已經一個月沒有回家了,聽人說在柳泉鎮看見過她。

  我兩次找到她打工的那一家超市,卻沒有見到她,超市里的人說沒有見過她。

  我想她可能不愿意見到我,所以躲起來了。

    看看以前的日記,從最初的甜蜜回憶到字字哀懇、心灰意冷的詛咒,當 生活在困頓里打圈時,是令人心驚的殘酷。

    “我和孩子等著你,等你回來,我們好好地生活。

  現在我有好多話想對你說,可你不在我身邊,我真的好想好想你,紅梅,你如果再這樣堅持下去的話,你真的就把這個家給毀了。

  你一個人在外邊過得開心嗎?你回來好嗎?讓今天把昨天的一切都帶走,我們重新好好地生活,相親相愛,不離不棄,快快樂樂地生活,我們得為對方生活為孩子為家生活,相信我,美好的日子在等著我們。

  ”口述:老婆進了姐夫屋就沒再出來  “請你記住,我們之間的承諾,我恨你,我恨你,孩子恨你,我無法原諒你,紅梅,如果你感覺到的話,你回來,我等你,我會帶你和孩子高高興興過一生的。

  ”  貧賤夫妻百事哀。

  當一個女人,舍下自己的孩子、老公頻頻離家出走,外出打工,她的心里,是不是也有著不為人知的傷痛?也許,不要進行無謂的尋找和爭吵,強現在應該做的事,是好好找一份工,為孩子、妻子真正撐起一個溫暖的家,那個迷途的妻子,還會堅持流浪在外面嗎?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