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nhdta 731



只不過我也就是和她逗趣,畢竟我此刻的心思全都放在 何嫣然身上了。

   女人嘛,當然要玩有情趣的。

  就比如這種輕車熟路的熟女,拍拍她的屁股就知道是要換個姿勢,而對于少女,恐怕對于你的邀請,可能會直接莫名的生氣。

  越想我的腳步越輕快,尤其是對于剛剛成功教訓了一個女人,此刻我又滿血滿藍的走到了何嫣然的辦公室。

  下節課是全班課間操時間,我直接給體育委員買了一瓶紅牛,隨便弄了一個借口請了一個假。

  我選在課間操過來也是因為,這個期間唯一從來不去的就是何嫣然,這恐怕就是 女神的特權,就連學校里的主任都大開通道之門,其他老師哪敢攀比。

  不過誰能想到這個女神在別的男人身下是何等的風Sao呢!我走進她辦公室的時候,何嫣然正在涂口紅,對著鏡子認真的描摹嘴唇的形狀,那認真的樣子不知道又要去見哪個鬼男人。

  賤人!別人都可以睡,到我面前又來裝婊子,立牌坊。

  一股無名之火噌噌噌的就冒了出來, 我想都沒想,大步流星的就走了過去。

  何嫣然聽到腳步聲,抬頭看見是我,整個人直接黑著一張臉。

  “出去! 李貢你是被哪個老師又叫過來罰寫還是罰站我是不管,不過你最近最好不要出現 在我的面前,不然的話,我一個老師,要對付你可是容易的很。

  ”何嫣然明顯不想提起之前和我在一起的那個夜晚,還有她設計刪掉的視頻。

  甚至于在和我說話的時候,何嫣然還帶著一臉的厭惡。

  呵!瞧不起我?我倒是想要看看,接下來她究竟想要如何的猖狂。

  何嫣然的冷嘲加警告我吃過很多次了,這個女人也一次比一次囂張,恐怕也是被我逼急了,所以每一次的反彈都帶著些報復的味道。

  只不過這樣的反轉才更有意思不是嗎?我仿若沒有聽到何嫣然的呵斥,悠然自得的找了一個靠近何嫣然的位置坐好,從兜里拿出手機,點擊了一個視頻。

  “李貢,你快點離開,你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最好收一收,不然的話,我會直接向學校申請把你開除!”何嫣然可能被我的淡然給惹出了火, 眼睛瞪的溜圓,手里的睫毛膏直接扔在了桌子上,言辭犀利的警告道。

  “不著急,何老師,你先看完這個視頻再說。

  ”我指了指手機屏幕,此刻伴隨著女人嬌喘的聲音,好戲正在上演……“放肆,你以為自己算個毛啊,你——”何嫣然 看著我把手機遞到她的眼前,此刻終于說不出來話了。

  “何老師,這個你要是不喜歡的話,也可以隨便刪,我還有很多,只要你開心,哪怕你一天刪一個都行。

  ”我靠在教師的椅子靠背上,這沙發椅舒服!(姐弟亂欲)比我在教室里的破板凳強多了。

  我渾身發放松,甚至都沒有睜眼睛去看何嫣然的表情,早上起的有些早,此刻躺在這舒服的地方,我都打算好好的咪一小會。

  何嫣然眼神發狠,緊咬著嘴唇,咯吱作響。

  “李貢你實話告訴我,你到底復制了多少份!”我聳了聳肩膀,直白的看著剛剛還在叫囂的女人,看吧有時候女人也不能夠太傲了,不然苦的不還是自己。

  我并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告訴何嫣然,如果她聽話的話,那可能一份都沒有,畢竟我是一個喜歡聽話的好老師,就如同她喜歡聽話的學生一樣。

  “你,你——卑鄙!”何嫣然費力的吐出兩個字,我卻知道她同意了。

  漂亮的女人都很聰明,何嫣然妥協了,這一次是有些無力的妥協了,我知道這個女人真的是答應給我上了。

  那一瞬間,我激動的心臟都要炸裂了。

  雖然何嫣然沒有直白的說,我也沒有那種可以預知未來事情的眼睛,可是我就是該死的知道了,那種強烈的 感覺,刺激著我渾身上下所有的細胞。

  不過卑鄙?呵!這女人還真好意思說。

  我真的不想要去戳穿何嫣然一次又一次耍我的經過,不過好男不和女斗,更何況還是一個要歸屬于我李貢的女人。

  “想好了?何老師,這可不是我逼你的。

  ”我得了便宜還賣乖。

  雖然讓人感覺有一點無恥,可是那種超脫于情感上的激動,讓我整個人都有些瘋狂。

  “是,我想好了,你沒有逼我,我就是想要給你上,你滿意了吧!”何嫣然梗著脖子,似乎也在和我賭一口氣。

  我看著何嫣然,這女人是似乎是被氣到了,胸口起伏不定的喝著茶水,褶皺的裙擺將將搭在她的大腿上,而那誘人的黑色絲襪,每一項都刺激著我的雙眼。

  那一刻,我 身體里的血液都噴張了起來,兇如波濤的Yu望讓我看著何嫣然的眼神越來越不淡定。

  我激動的將她按在了辦公桌上,對著她高聳的豐盈,肆無忌憚的探了過去。

  “李貢你瘋了,這里可是教師辦公室。

  ”何嫣然憤怒的驚叫了一聲,如果不是害怕門口清潔的阿姨發現,恐怕一巴掌就打在我的臉上了。

  我也不知道我倒是不是受了刺激,我只知道,我太興奮了,那種激動的快感是100個片子都比不來的。

  何嫣然神色緊張的看著我,雙手護住自己的豐盈,眼神帶著絲懼怕,卻又露著微微的期待。

  鬼知道這個女人究竟是打算欲拒還迎,還是心里根本就在期待。

  我此刻的腦子里沒有一刻停留,也懶得思索。

  我的身子緊緊的壓在何嫣然曼妙凹凸的軀體上,扒開她的手,感受著她的發抖,在我掌心之下的顫栗,惶恐……我的手穿過她的連衣裙,摸到她的Xiong衣,何嫣然臉色一白。

  驚慌失措的看著辦公室的門口,似乎在擔憂會不會突然間闖進來人。

  那的思緒被絆住,我卻得到了更大的空間,盡管何嫣然還在臉色漲紅的躲閃著我的進攻,可是她的整個人都在慢慢的疲軟,逐漸的配合著我。

  當何嫣然的手輕輕的摟主我的后背,我激動的差一點直接噴射了出去。

  我知道她妥協了,凌亂的吻落在她的額頭上,唇瓣上,鎖骨上……一路向下,我眼睛炙熱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恨不得一口一口的把她吞進肚子里。

  “小心!水,水要——”何嫣然感受到耳邊已經傾斜的茶杯,嬌軟的拳頭推拒著我的胸口。

  我微微的瞇起眼睛,看著身下臉色緋紅的女人,故作不解的問道。

  “哪里的水?多嗎?會不會把我給淹了?”何嫣然眨巴著眼睛看著我,似乎還沒有從我的話語里參透其中的奧妙,緊接著片刻功夫,整個人渾身都發起了熱。

  “討厭!”何嫣然含羞帶嗔的瞪 了我一眼,整個人卻更加貼合我的身子。

  我就知道,這種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哪里有那么純情!有時候就是如此,即便是再風情的女人,也喜歡被男人呵護。

  曾經偷看過劉峰那不負責任的自己爽完就撂挑子不干的把戲,其實我嫉妒一半,心疼一半。

  甚至我暗暗的發誓,如果這個女人是我的,我就讓她每一天都爽上天!我們兩個人沉迷在一種緊張的奢靡里,她迷離的眼神,我緊繃的神經,在短暫的接觸下,竟然生出一絲偷情的快感。

  凌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的傳來,從一聲哨響之后,表示著課間操的結束。

  何嫣然整個人都慌了,掙扎的力氣更加的大了,渾身竭盡全力的在我身下扭動。

  “不,不可以,李貢!……會有人過來的!”何嫣然奮力的和我求饒,急切的推拒著我的靠近。

  “李貢,你聽我說,只要你松了我,等回家,回家你想怎么玩我都答應!”何嫣然似乎亂了陣腳,眼睛泛著水珠的對著我求饒。

  怎么樣都可以?確實是個不錯的決定!只不過,我怎么就不知道這個女人是不是又在耍我。

  再一再二,我要是再被耍一次怎么辦?這個女人明顯可信度不高,這種把戲也不是玩了一兩次了。

  我非但沒有把手推出去,反而更加用力的握住那團柔軟,在何嫣然嗚咽的聲音中,逐漸的加快我揉搓的速度。

  再說我才吃了一點的肉腥,怎么可能放棄。

  更何況這辦公室是個套間,她在小間的隔斷里,就算是辦公室里進來了人,也不一定知道。

  怎么就不可以了,難道她在電影院勾搭的時候,就沒有想到被人發現!我想都沒想的就拒絕了,這樣一個嬌滴滴的美人,此刻就在我的身下,并且她明明都已經答應我了,還是不讓動,我怎么可能受的住!可想而知,何嫣然的抗拒,換來了我一波更加強勢的進攻。

   李悅平時在村里就像個開心果,今年剛滿十八歲,模樣十分周正,前凸后翹,喜歡把自己打扮的很可愛,但是最近一個月悶悶不樂,因為她覺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難以啟齒。

  一個月前,有個親戚從城里給她帶回來一輛自行車,本來挺高興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騎上自行車的時候下邊就癢的厲害,晚上回到房里 小褲褲上就會有黏黏的 東西

  家里也沒人給她說這些,那些東西臭臭的,一時之間她也不知怎么辦才好。

  但是村里有個 大爺很厲害,這些天她實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劉大爺幫幫忙。

  劉大爺原名叫劉為民,今年四十好幾,七歲就跟著老父認中草藥,行醫幾十年也算是個老中醫了。

  但一次醫療事故 老劉被無辜牽連,誤判判了八年,出來之后老劉就發現自己已經老了,女孩兒也根本不會正眼看自己了。

  老劉的條件其實不錯,用法院賠償的賠償款在鎮上開了個診所,日子過得算是滋潤。

  想著趁自己還不算太老,趕緊生個一兒半女,讓老劉家香火能續上。

  這一天天氣不是很好,風刮得呼呼的,鎮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沒什么人來 看病

  老劉剛準備把卷簾門關上,突然一個年輕的女兒,一臉緊張的走了進來。

  老劉也十分喜愛這個李悅,只可惜自己年紀大了,這種女孩兒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悅結合的話,以后生出來的孩子,絕對比明星還美麗帥氣。

  “劉,劉大爺。

  ”李悅一進來,看到老劉之后,臉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這里瞅瞅那里看看,沒敢正視老劉。

  老劉乘機暗暗打量李悅的身材,她臉小小的,脖子修長,鎖骨稚嫩,胸脯飽滿的十分夸張,但腰卻很細。

  小翹臀下的腿細而長,穿著條粉色的小熱褲就像沒穿褲子一樣,都能看到大腿根兒了。

  細長的雙腿又套一雙卡通圖案的白色長絲襪,散發著無限青春活力。

  只是細看一眼,老劉就覺得自己有感覺了。

  不過他可不敢表露出來。

  “小悅?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嗎?過來坐,我看看。

  ”李悅轉過頭來,有點不好意思看老劉,潔白的牙齒輕輕咬著下嘴唇,這一個動作看的老劉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買藥。

  ”糾結了一會兒,李悅憋出了這么幾個字。

  老劉笑了笑,就問李悅要買什么藥。

  說著老劉還用紙杯給李悅接了一杯溫水,遞過去的時候,還不著痕跡的在李悅細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

  這小手摸起來可真滑。

  李悅內心掙扎了一會兒,用蚊子般細小的聲音說了三個字:“止癢的……”“止癢?”老劉笑了笑:“哪兒癢?我先看看是什么癥狀。

  ”李悅聽老劉這么一說,頓時兩手小手緊張的抓緊了自己的熱褲。

  看李悅這么緊張,老劉心中不知道為什么,莫名的有點興奮。

  劉為民趕緊寬慰:“別緊張,有什么說什么,這里(辦公室愛愛)只有我,沒別人。

  ”李悅深深吸了口氣,用纖細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這里……”“這里癢得厲害……”李悅說這話時臉漲紅得很,聲音也越來越小。

  老劉順著李悅指的地方看去,看著那褲子下面包裸著部位,加上李悅的話讓人沒法不多想,身子瞬間就有了感覺。

  “怎么個癢法?給大爺好好說道說道。

  ”老劉按耐住自己躁動的心情,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

  老劉是整個村里最會看病的,平時對她還不錯,李悅見他也沒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沒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講出來。

  “我其實就是不知道為什么,自從我騎了那個自行車,我就開始這樣,有的時候不光是癢,還會出一下黏黏臭臭的東西會出現在小褲褲上。

  ”老劉很認真的聽李悅講完,心里偷樂,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悅現在這個年紀正是動情的時候,這里雖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還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顛顛簸簸的,大腿根挨著那個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覺罷了。

  此時李悅坐在自己對面,由于診斷用的桌子比較高,李悅挺拔的上半身,幾乎整個被桌子給托著。

  看著李悅焦急的神情,老劉本想告訴她實情,但是看著她如此飽滿的身材離自己不過一二十公分,老劉的心思有些活絡了起來。

  “來,大爺給你聽聽心跳。

  ”說著,老劉不由分說,就將聽診器按在李悅的胸脯上。

  李悅微微一怔,但沒想太多。

  隨著李悅的呼吸,老劉感覺自己手指觸碰到的地方又軟又暖,只可惜隔著一層衣衫。

  老劉的聽診器都在李悅身上挪了幾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悅心中有股異樣的的感覺:“劉大爺……還沒好嗎?”“小悅啊,你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會要人命的,傳出去也不好聽吶。

  ”老劉皺著眉頭,一臉為李悅考慮的模樣,大著膽子說這違心的話。

  看著劉大爺緊張又嚴肅的表情,李悅一下慌了神,連忙抓住老劉的手。

  “劉大爺,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歲,我,我還沒有談過戀愛,我……”李悅一下子慌了神,抓著老劉的手又滑又嫩,老劉心里樂開了花,沒想到李悅被一嚇變得這么主動。

  老劉知道自己欺騙李悅是不對的,自己還是個長輩,但是在牢里這么多年,一直沒碰過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緊,但是這里七大姑八大姨還指著他看病呢。

  老劉自己在心里說服自己,決定不放過李悅,于是神情變得更加嚴肅。

  “唉,這鎮上是發展起來了,但是你這騎著車到處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本來還不是很嚴重的,但是你拖了一個月,這時間長了難免會癢得難受。

  ”本來李悅就不太明白,現在經過老劉這樣一說她自己也覺得老劉說的有道理,現在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

  “劉大爺,你可得救救我,你醫術高明,你一定有辦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一直沒敢跟家里人說這些事,現在跟老劉一股腦全說了,仿佛看到救命稻草,抓著老劉的手不敢松開。

  “哎喲,剛剛我也是聽你講的,猜了個大概而已,這種病還是要看看具體情況才能下定論,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爺給你好好瞧瞧。

  ”老劉拍拍抓著他的手,看李悅著急的模樣,安慰著哄道。

  聽見劉大爺的話,像是有了主心骨,聽話的點點頭,躺到了病床上。

  看到李悅聽話的動作,他深呼吸后,決定當一次惡人,大著膽子來到病床前,將手伸向李悅的褲子。

  “劉大爺?你這是?”李悅雖然緊張,但是看著老劉伸過來的手下意識的抓住。

  現在,老劉滿腦子都是小姑娘的身體,一張老臉變得和藹可親,哄著她道:“大爺給你看病,這褲子不脫怎么看?”李悅猶豫了,她雖然不懂,但是她媽跟她說過,女孩子的身體不能隨便給人看。

  可是,她現在生病了,劉大爺是醫生,應該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來吧。

  ”李悅有些害羞,小臉比剛才還要紅,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脫褲子,能不害羞嗎?李悅將褲子慢慢褪下來,只留下了一條小褲褲,小褲褲上還有蕾絲花邊,老劉也沒想到李悅里面穿得這么好看,褲子脫下來后確實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聞到這個味老劉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這,這樣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嗎?”李悅將頭偏向一邊,抿著唇,將小褲褲掀起一條縫隙,余光看著老劉。

  她看不懂老劉現在是個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來了,身子也漸漸難受起來。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劉吞咽了口唾沫,漸漸地他感覺到自己呼吸變得難以控制,隨后他慢慢湊過去。

  “啊,不要,大爺,不要碰啦,那個地方好臟哦。

  ”李悅感覺到老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體,她像是被電擊中一樣,有些微微的顫抖,然后害羞又緊張的說到。

  “我媽跟我說,跟我說男人碰了我這里會晦氣,運氣不好。

  ”李悅羞嗒嗒的抿著唇,一臉的糾結,她覺得老劉幫她看病對她挺不錯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劉感覺到李悅的關心,心里有些愉悅,而且他發現李悅應該未經人事,于是看著李悅一臉高深莫測的說:“你劉大爺我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給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話音剛落,老劉就將手伸了過去,以看病為由,光明正大的占著小姑娘的便宜,這一來二去的老劉越發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體快要炸開了。

  聽著老劉的一番豪言壯語,李悅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這老一輩都是封建思想,老劉一點都不怕,就是為了想給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還扭扭捏捏的,覺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動將腿分開了些,方便老劉看病。

  “劉大爺,我還有救吧?”她覺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騎自行車才會這樣,現在她被老劉碰著也會有那樣的感覺,而且比那種感覺強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聲了。

  老劉看著李悅擔憂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再怎么說也是一個鎮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現在他就好像被惡魔控制住一樣。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療起來很麻煩,沒事咱們慢慢來,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爺給你說的話。

  ”老劉仗著李悅不懂,開始打起李悅的壞主意,現在就等著李悅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爺你說,我都信。

  ”還好有救,李悅心里松了口氣。

  老劉現在的理智已經被惡魔吞噬,看著李悅若隱若現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現在這姑娘對于性方面確實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經的學生,腦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來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須毫無破綻。

  “其實你這個已經嚴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覺到不舒服,對嗎?現在用藥物已經沒用了,只能用東西,把里面的異物逼出來,這樣你的病就好了。

  ”“這東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劉說到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但是什么?很貴嗎,要多少錢?”李悅細眉一蹙,有些擔憂。

  “你這是說的什么話,給你給小姑娘看病,難不成大爺我還收你的錢?”老劉為了表達自己為了李悅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對著李悅說道,“只是這東西需要大爺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個地方,大爺怕你不能接受,所以……”還好不是因為錢,可是,剛才只是被劉大爺碰了幾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還不得害羞死,這可怎么是好。

  不過人家劉大爺也是為了自己的病, 治病還不收我一分錢,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況劉大爺對我已經這么好了,“我沒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凈,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悅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小褲褲直接脫掉,露出了讓老劉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這樣,大爺去拿藥。

  ”看到李悅直接脫光,老劉激動得身子立馬有了反應,還好他的白大褂遮擋得住,匆匆走到藥柜前拿了無副作用的軟膏,順手將門關上。

  心里尋思,這小姑娘就是好騙,現在他只要慢慢激發她內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鉤。

  回到病床邊,老劉將藥膏涂在自己手上,將手伸了過去。

  “謝謝你,劉大爺。

  ”李悅是真的覺得自己應該好好謝謝劉大爺,看向劉大爺的眼神甚是感謝。

  她將自己的雙腿分開,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現在老劉的眼中。

  可是為什么她一被老劉碰到,她就會有觸電的感覺,更加奇怪的是劉大爺的手指開始活動的時候有一種被大火吞噬的感覺,熱,難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劉大爺好心給自己治病,再多的話都被吞進肚子里。

  “小悅,現在你是不是感覺到這里也漲漲的,有些難受?”老劉一只手微微顫抖的落在李悅胸前飽滿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沒有停止活動。

  他現在想著自己穿著白大褂,然后對一個年僅十八歲的女孩做著這種事,一時之間興奮不已。

  “是是是啊。

  ”李悅震驚的點點頭,劉大爺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看來自己真的病的不輕。

  老劉一臉嚴肅的點點頭,“看來是沒錯了,你現在這個病已經被轉移到這里,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快將里面的東西排出來。

  ”你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姑娘,被我這樣弄著肯定會有感覺,老劉心里暗喜。

  “我們按摩加快吧。

  ”老劉面上十分正經,借著治病為由,將手堂而皇之的伸進李悅衣服中,開始擠按起來。

  “嗯~謝謝,大爺。

  ”在這樣雙重的沖擊下,李悅不自覺的叫了出來。

  現在的李悅對男女主是確實是一竅不通,被老劉這樣襲擊胸部還沒有一點防備之意,反而覺得害羞,真以為是在治病。

  可能這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樣觸碰,她感覺自己身體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難。

  “小悅別見怪,大爺這也是為了治病,免得你漲得難受,為了更快的將東西排出,我們只能這樣,你應該不會怪我吧?”老劉敏感的察覺到李悅有些排斥,為了不讓她反感,老劉耐著性子給她解釋一番,減慢手上的動作,溫柔的按摩著她的肌膚。

  本來李悅確實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還要抓我的胸部,現在被劉大爺這樣一解釋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劉大爺說的確實很有道理,處處在為我考慮。

  “我明白大爺是為我好,你再快點吧,我忍受得住。

  ”現在的李悅已經被劉大爺弄得大腦一片空白,而且劉大爺動作越快,她就感覺越舒服。

  老劉眼瞅著李悅一副情動的模樣,可把他給高興壞了,那雙長有老繭的手在李悅身上游走著,柔軟的觸感一下一下的沖擊著他的神經,以及最后一絲理智。

  “不愧是沒干過活的小丫頭,這皮膚摸起來就是跟那些婦人不一樣,摸著真舒服。

  ”老劉享受著自己的手摸到的觸感,不一會就聽見李悅因為可望被挖掘出來而發出的聲音,這種聲音有種魔力,將他整個人都漂浮起來。

  再看看李悅現在,被老劉按摩著,開始憋得滿臉通紅,難受得要命,可現在,大概是被劉大爺的按摩給引起了內心深處對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變得舒服起來,開始配合著劉大爺的手對自己的按摩。

  李悅覺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點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一種無法描述的東西也跟著感覺出來了。

  “大,大爺,你看看,是不是那個東西出來了?”老劉壓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動,李悅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沒錯,是出來了,看來我的按摩手法相當管用。

  ”老劉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著李悅的身子,“只不過還沒有完全出來,這東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療好的。

  ”“還沒出來完?”李悅一聽還有東西在自己身體里,被轉移了注意力的李悅,完全忘記現在還沒有提上褲子,她斟酌片刻,“那大爺,你能再幫我排排嗎?”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