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russian institute lesson 8



兒子接回來后,我們一起吃了頓豐盛的晚餐。

  接著, 兒媳婦和兒子就早早的回房休息了。

  兒子出差這么多天,兒媳婦估計也憋壞了,今晚,他們小兩口難免一場徹夜大戰。

  老漢我非常羨慕兒子,有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媳婦,可以晚上夜夜笙歌,可憐我操勞了大半輩子,如今、連跟女人毛都沒有。

  回到了屋內,我只能苦逼的用手解決。

  我的黑 家伙,又粗又硬,握在手里,跟大鐵棍子似的,要是能捅進女人的 身體里,該多好的我躺在了屋內的床上,忍不住想道。

  我在屋內握著大鐵棍子一樣的家伙無處發泄,而臥室里的兒子正好相反,他面對著兒媳婦的極品 玉體,卻遲遲提不起興趣。

  小兩口剛剛進屋,兒媳婦就把衣服全脫了。

  她堪稱完美的玉體,一覽無遺!面對著這么美的身體,兒子卻有苦說不出。

  我雖然身體強壯,但兒子卻繼承了老伴體弱多病的基因。

  他的身體很弱,他對女人的欲望一直不怎么強烈,再加上,出差這么多天,他回家后,又累又困,現在只想著好好的休息,根本不想和兒媳婦做愛。

  看著兒媳婦美玉一樣的嬌軀,他依舊一丁點的興趣都沒有。

  “你咋硬都硬不起來呢?”兒媳婦埋怨的道。

  “媳婦,別做了,快點睡覺吧,我困了”兒子說著就要鉆被窩。

  “ 不行!今天必須交公糧!”兒媳婦生氣的粉唇緊咬。

  “交什么公糧啊,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兒子抱怨道。

  (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你給我起來,今天必須滿足了我”兒媳婦拽著他,把他死乞白賴的拉了起來。

  兒子坐在了床上,他那家伙軟綿綿的耷拉著,一丁點的精氣神都沒有。

  兒媳婦彎下了腰,伸出雪白的玉手,握住了他的家伙,幫他緩緩的揉搓了起來。

   弄了好半天,兒子的家伙終于有了一點感覺,緩緩的硬了起來,但用手一捏,還是軟趴趴的,和我那硬邦邦的大家伙根本沒法比。

  雖然對丈夫有些不滿,但好歹也硬了。

  兒媳婦把兒子輕輕的推倒在床,她晃動著豐滿的玉臀,朝兒子的身體坐了下去,玉臀坐在兒子身上后,弄了沒幾下,兒子就歇菜了。

  “沒用的 東西!”兒媳婦正在興頭上,兒子突然軟了下去,把兒媳婦氣了個半死。

  “媳婦,快睡覺吧,明天我帶你去旅游”兒子拉著兒媳婦的手,要抱著她入睡。

  “去旅什么游啊!沒興趣!”兒媳婦對兒子一賭氣的怒氣。

  她下面都濕了,正準備好好享受一番魚水之歡呢!兒子突然不行了!她一把推開了兒子,不愿意理他。

  兒子卻絲毫沒有把妻子的需求放在心上,他始終覺得,身為一個 男人,應該以事業為主,能掙得了錢,能讓妻子過上更好的物質生活,自己就算合格了,性生活完全是可有可無的東西兒子蒙上了頭,呼呼大睡。

  兒媳婦卻一直睡不著。

  她下面早就濕了,遲遲得不到滿足,兒媳婦心生怨氣。

  公公的家伙那么強,為什么丈夫卻不行呢?兒媳婦想不通!一直到后半夜,兒媳婦輾轉反側許久,始終睡不著。

  感覺身上出了很多汗,兒媳婦起了身,來浴室沖涼。

  打開了水龍頭,一股涼水噴灑了出來,澆在了兒媳婦玉體上,兒媳婦體內的浴火漸漸的被熄滅了。

  把身上洗了個一干二凈,后來,感覺下身有點癢,兒媳婦就拿著水龍頭對著 玉洞噴灑了起來一股股的涼水噴在了玉洞上,噴的兒媳婦心里癢癢的。

  兒媳婦下意識,用手對著玉洞揉搓了幾下,結果,不碰還好,碰了一下后,兒媳婦徹底停不下來了。

  手指在玉洞口一陣揉搓,玉洞內一股股麻酥酥的快感直沖心頭,兒媳婦愛上了這種感覺。

  她雪白的手指如同一根香蔥,緩緩的伸入了玉洞內。

  第一次用手指做,兒媳婦不敢插的太深,但就算如此,一股又一股的快感,依舊兒媳婦舒服的難以忍受。

  “啊,額,啊,吶……”兒媳婦情不自禁的加快了速度,手指在玉洞內進進出出的速度越來越快。

  她的玉洞快速的收縮著,一股股的蜜汁順著玉洞流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弄了一會兒后,兒媳婦的小腹憋了一股炙熱的巖漿。

  “啊,啊,啊,額,好舒服啊!”在一陣低聲的呻吟中,兒媳婦終于無法自控,一股澄明的水漬從玉洞內噴灑了出來!兒媳婦瞬間全身像是被掏空了一樣! “來, 嫂子幫你。

  ”說著,嫂子的手竟伸了過來。

  “嘶” 陳正倒吸一口涼氣,感覺到一股麻意從脊背直沖腦門。

  “噓……”“噓……”就在這時,嫂子竟然吹起了口哨。

  “轟”的一下,陳正大腦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鄉下,哄小孩尿尿都是這樣,一邊輕吹口哨,一邊用手撥弄。

  嫂子的動作讓陳正腦皮發麻。

  為什么陳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還不避諱,給他尿尿呢?因為,他是一個 傻子!在八歲那年,一場車禍,導致他腦神經受壓迫,于是,他就傻了。

  這一傻,就是十幾年。

  結果,半個月前,陳正的腦袋莫名其妙的靈光了!但他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嫂子!因為他嘗到了甜頭,被嫂子撥弄著小便多刺激啊!沒辦法,嫂子實在太迷人了,雖然陳正心底有一種犯罪感,但還是沒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剛生了娃,大哥 陳明迫于經濟壓力,出國務工,家里就陳正與嫂子兩人。

  因為大哥是養子,他們之間沒血緣關系,這讓恢復后的陳正膽子越來越大。

  嫂子給陳正把尿后,堂屋嬰兒床里的 寶寶開始哭鬧起來。

  嫂子趕緊過去。

  可她最近胸口漲漲的,寶寶吸不了多少,就會哭鬧,這可把嫂子急死了!“來,寶寶乖,吃……”嫂子解開衣服扣子,塞在了嬰兒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擠的紅通通的,不見效果。

  卻不知,陳正已經偷偷來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著。

  “好帶勁啊!”陳正盯著嫂子,眼神放著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寶寶還是沒喝多少,她得將寶寶放下,兩手拼命的擠起來。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臉蒼白。

  好一陣,忽然又一股急流沖出的感覺,一陣陣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來了,于是趕緊起身站起來,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陳正。

  “啊!”一聲尖叫。

  與此同時,那像淋雨一般,灑在了陳正的臉上和衣服領口,一圈圈的。

  陳正驚訝不已,只感覺渾身都是香氣四溢,那股香味撲到鼻子里,渾身難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她趕緊將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轉過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 老公外,在別的男人面前露,更無恥的是,這個人還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悵。

  陳正也有點尷尬,想著如何收場,可目光不由自主沿著嫂子細長的柳腰,望向了圓潤的把褲子繃的緊緊的臀部“渴,好渴,想喝點什么……”恍惚間,陳正伸出手指,沾了臉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幾口。

  這味兒真是又騷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剛開始很羞澀,可想著, 阿正怎么說也只是一個傻子,犯不著跟他計較吧!可剛要繼續,嫂子突然有 點頭暈目眩,如針扎一樣,疼的她有點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從這劇烈的痛楚中解脫出來。

  “阿正,你還在嗎?”“嗯?”陳正應了一聲,發現嫂子林子惠踉踉蹌蹌朝他走來。

  “嫂子,你!你你……”陳正只感覺喉嚨發干,說話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紅著臉,道:‘阿正,我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嗎?’陳正現在可不傻,盯著胖圓看,蚊子叮了哪有這么大的啊!真把我當成了傻子呢。

  想到這,心跳加速的厲害,本以為嫂子會過來訓斥一邊,可沒想到竟然要自己幫忙止疼啊?“是要撓撓嗎?”陳正裝作一臉懵懂的樣子。

  林子惠糾結不已,臉蛋緋紅,但實在疼得難受,只能咬著貝齒點了點頭。

  然后當著陳正的面,將衣服掀開,掏出圓鼓鼓,沉甸甸的。

  陳正見狀有點蒙,剛才她給自己把尿,現在又讓自己撓她那個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顫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處,輕輕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皺著眉頭,忍不住發出一聲低鳴。

  這么輕輕的撓,對緩解漲疼一點效果都沒,反而多了幾絲瘙癢之感,讓林子惠欲罷不能。

  “阿正,你給嫂子再加大點力氣,我是被蚊子咬的,很疼的哦。

  ”說完,她竟然抓起陳正的手,放在自己的胖圓出力,大力的按起。

  陳正的魂兒簡直都要爽飛了,之前他腦子恢復,也只是窺探,不敢親手觸摸。

  畢竟林子惠可是自己名義上的嫂子啊!現在是林子惠主動要求,不是自己的過錯!陳正紅著眼眶,兩手一起抓,都變形了,從外面一直往里推了過去,手感麻酥酥的。

  林子惠不禁吃驚的看了陳正一眼,本來疼的難以忍受,死馬當活馬醫,讓他試試,可沒想到效果還不錯,巨疼得到了些許緩解。

  而且,這么一雙手,肆意的把弄,強烈的舒爽感壓過了內心的羞恥,心跳如麻,浮想綿綿。

  自從她嫁給了她老公陳明,每次羞羞的時候都是速戰速決,從未體驗過女人真正的樂趣,等她懷孕后,陳明又擔心動了胎氣,孕期一次都沒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國外務工,可想而知內心有多么空虛、寂寞啊。

  而現在被他傻子弟弟陳正這么一弄,林子惠的那份激情之火徹底點燃了。

  陳正多按了幾下,林子惠隨之痛叫了幾聲,額頭冒出冷汗。

  “怎么了?”陳正裝著傻乎乎的樣子,松開了手。

  “不要停哦,停下嫂子會更疼……”林子惠顫抖道。

  陳正猛地吞了口口水。

  “可是我有點餓了。

  ”現在這一大團,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這要是吃上一口,豈不是爽上天了?陳正裝傻還裝的真像,估計也是看準了林子惠的心思。

  “餓了?”林子惠突然腦瓜開竅,以前她看過一點醫學知識,這種情況,用嘴巴猛吸也能治。

  思慮完后,望了望陳正,羞愧不已,可轉念一想,他是個傻子,懂什么呢?讓他吸,他哪懂男女之事?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林子惠壓抑不住心底的欲念。

  “阿正,你要是餓了的話,就喝吧,寶寶能喝,你也可以!”這話一聽,陳正的腦瓜瞬間炸開了,啥都不管了,跟個瘋子一樣,直接撲在了林子惠的懷里,咬住(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然后大口起來!咕嚕!一陣陣濃香沿著喉嚨,灌入到自己嘴巴里。

  “咿咿”林子惠忍不住興奮,美眸睜的大大,閃爍著復雜的光芒。

  他安慰自己,阿正是個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這么做都只是為了寶寶……可突然,一陣詭異的柔軟感在胸前纏繞起來,酥麻的更強烈了,竟讓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阿正的腦袋,緊緊地摁在懷里。

  細細一看!這讓她頓時羞愧不已,但有舍不得松開。

  迷糊中睜開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見阿正的褲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褲子給炸開了。

  “阿正……”頓時,林子惠腦袋一片空白,腦子里只剩下一種無恥的念頭。

  “咋了?”陳正突然抬頭,瞄了一眼嫂子臉上的表情,判定她現在肯定是對我著了魔。

  “阿正,求你再往下一點。

  ”林子惠的語氣幾絲柔弱,帶了點嬌羞。

  陳正聞言,眼光一涼,知道她已經情難自已,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備,還裝著傻傻的樣子,問:‘嫂子,不是這里被蚊子咬了啊?’林子惠羞愧的面紅耳赤,渾身麻軟,有點無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正,你快點幫幫嫂子啊……”“哪里?”“往下一點嘛。

  ”林子惠目送秋波,看著懷里的男人,雙腿不禁夾了夾,減輕那種瘙癢感。

  陳正顫抖的手,將嫂子的衣扣,一顆顆的解開,完美之處瞬間綻放!“是這里嗎?”陳正指著林子惠的小腹處。

  “嗯。

  ”林子惠微微點頭。

  陳正就伸出了舌頭,沿著腹部的白皙,緩緩往下。

  “繼續,繼續……”林子惠扭擺著小蠻腰,渾身熱的發燙,不由得將肚皮往陳正臉上擠壓,腿腳往他胳膊上磨蹭。

  陳正早已邪火怒燒,一路往下,在小腹處打了三個圈圈,吧唧吧唧的。

  這種感覺,都要把林子惠給急瘋了,她以前那里享受過這等舒暢啊?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輕易的就跟他結婚?現在后悔了,可是還有補救的機會嗎?不知不覺間,她竟然將長裙褪下。

  迎面而來的熱氣,讓陳正腦袋一片空白,立馬低頭,一陣狂吸。

  可正在這時。

  哇哇!旁邊傳來寶寶的哭鬧聲。

  林子惠這才猛然驚醒,想著身下的可是阿正,不是自己的老公啊!阿正再傻,他也是個男人,可不能突破這個底線啊,不然不光對不起自己老公,也無法做人了喲!“行了,到此為止吧,謝謝阿正。

  ”林子惠匆忙提上褲子,抱著寶寶,狼狽的從屋內走出。

  此時的陳正一臉懵逼,欲哭無淚,剛提上的興致,這就結束了?身下早已火熱,漲得難受,卻中途被暫停了,這種滋味虧了真是折磨啊!陳正長嘆一口氣,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了一陣,可腦海里依舊浮現著嫂子林子惠物美的倩影,胸前的完美,白嫩的肌膚。

  一想到這,異常難受,壓抑,甚至有點微微泛疼。

  他想去沖洗個冷水澡,給自己降降溫。

  剛到院子里,突然聽見一陣迷人的嗓音,從偏房傳出。

  仔細一看,竟發現偏房里,嫂子閉著眼,打了一盆熱水,俏臉紅潤,用毛巾磨蹭著身子。

  她享受著這種自我安慰的愉悅,雖然知道這很羞恥,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不行,常年空虛寂寞,突然被阿正點燃,宛若打開了心靈的窗戶,瞬間淪陷。

  她閉著眼,開始幻想阿正。

  陳正本來就難受的要死,看到這一幕,更是激動,腦子嗡嗡叫!現在寶寶睡著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無人能打擾我們之間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瘋狂的注意。

  當然,他還是在裝傻,躡手躡腳的進了偏房。

  林子惠注意到動靜,回頭,慌張的提起褲子。

  但看見阿正褲衩的動靜時,暖流肆意,那里癢得不行。

  “嫂嫂子,熱,熱,洗澡澡……”阿正裝的傻里傻氣,對林子惠呆滯的說道。

  “好,好啊……”林子惠顫抖道,眼神一直勾著阿正的褲衩看。

  這幾年,阿正因為是個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嫂子照顧,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樣說服自己。

  再說,阿正智商跟弱智一樣,很好哄,他一定能給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戶戶都睡炕上了,就算鬧出再大動靜,也不會被察覺。

  想到這,林子惠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正,要洗澡的話,得把衣服脫光才可以。

  ”“哦。

  ”陳正點了點頭,但裝的很笨拙的樣子,手忙腳亂,難脫。

  林子惠心底一急,直接伸出手幫阿正脫下了汗衫。

  阿正身子骨很結實,孔武有力的肌肉凸顯出來,在暗黃燈光下散發著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林子惠見狀,開始有點癡迷起來,突然有點埋怨為什么自己老公沒遺傳到這么好的身材呢?隨后,竟當著阿正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塊腹肌的小腹,覆蓋上去。

  陳正感覺舒服極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