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こずえ まき



  閱讀提示: 有話說 女人的美好生活從 30歲開始,也有話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結論:女人的美好生活始于狼虎之時。

  不過這是為什么呢?為了讓老公沒“ 精力”在外亂搞?還是為了抓住自己青春的尾巴?如狼似虎 女人的美好生活從30歲開始  在葛優的電影《非誠勿擾》里,相信大家對那個“一年一次”的大姐印象深刻……正如葛大爺在片中所講,30到40歲之間,那可是“如狼似虎的年齡啊”!  有話說女人的美好生活從30歲開始,也有話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結論:女人的美好生活始于狼虎之時。

  不過這是為什么呢?為了讓老公沒“精力”在外亂搞?還是為了抓住自己青春的尾巴?  穩定帶來開放  美國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ity)的生育專家Sheryl Kingsberg這樣描述 女性 對性的需求:“當女性處在更穩定的關系時,她們對性的渴求 也就更強烈。

  ”如狼似虎 女人的美好生活從30歲開始  對于30歲左右的女性來說,事業有成,婚姻穩定,欲望自然也就上來了。

  與此同時,30來歲的女性一般來說都有著10年左右的性經驗,對性的需求和對高潮的把握她們也都有一個更明確的認識。

    相比30來歲的女性,20多歲的姑娘們在乎的事情可就多了去了:會不會意外懷孕?會不會感染性病?會不會睡完就被甩了?  諸如此類問題在一些程度上影響了20多歲姑娘們對性的態度,讓這個本該“激情四射”的年齡敗給了30歲的女性們。

    如果說20歲的姑娘們還是抱著好奇的心態接受性愛的話,那么30歲的女性就可以更加盡情地享受性的美妙了,她們向伴侶提出自己的需求,并且勇于探索,熱衷討論有關性的話題。

    激素促進性欲  “ 睪丸酮”這個東西一聽就知道是男人的,但女性的腎上腺和卵巢中其實也會分泌很少量的睪丸酮(比男性的1/20還要少)。

  而這微量的睪丸酮對 女性的性欲起著重要的作用。

  如狼似虎 女人的美好生活從30歲開始  雖然現在還沒有完全搞明白睪丸酮和女性的性欲有著什么樣的數量關系,不過在女性性欲障礙(Hypoactive sexual desire disorder)的治療上,睪丸酮已經被證明很有成效了。

    除了睪丸酮以外,還有另一種激素會促進女性的性欲—孕酮。

  部分懷孕的女性會在懷孕中期(4-7個月)欲望超強,這是因為體內產生了大量孕酮,而孕酮會令陰唇充血,并且分泌粘液潤滑陰道—這也正是性沖動的體現。

    另外,如果懷的是男寶寶,這個時期也會開始分泌少量睪丸酮,促進媽媽的性欲。

  (當然,拿自己的性欲來判斷寶寶的性別是不準確的。

  )  不過,好日子也不是一直都有。

  寶寶出生后,女性的孕酮和睪丸酮的水平會大幅下降,再加上對寶寶的牽掛,新媽媽們也就無暇做愛做的事啦。

    進化論也來湊熱鬧  美國德克薩斯大學(Univeity of Texas)的心理學家David Buss于今年7月份在《個性與個體差異》(Pe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雜志上發表論文,用進化論的觀點解釋了“如狼似虎”的“真相”:如狼似虎 女人的美好生活從30歲開始  “由于各種疾病、饑餓、戰爭等因素,古代女性已經習慣了自己的孩子里可能多達半數都會夭折的現實,這一心理創傷使得她們對下一代抱著越多越好的態度。

  隨著年齡的增加,女性卵子受孕的機會也越來越小,因此中年婦女對(名人哲理故事)性愛的渴求也就水漲船高。

  ”  這可以算是一個全新的角度吧。

  不過凡事都用進化論來解釋的最大弊端就在于,它在解釋一個問題的同時,總會制造出更多新的問題。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臭 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光頭抓起一根米多長,小臂粗的棍子,掄起就砸。

   滾!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奪過,一腳踹飛光頭,提著棍子,殺氣騰騰的向門口跑去。

   我剛到堂屋門口,尾房響起 嫂子憤怒的聲音: 王四虎,你別過來。

  你再過來,我叫人了。

   寶貝兒,別緊張哦!我只想親手幫你取出 棗子,然后送給我親愛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證他長命百歲。

  王四虎浪聲說。

   黑娃,快來幫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寶貝兒,別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頭和毛娃招呼,沒時間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說。

   咳!我提著棍子,陰沉著臉,冷冷的站在門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進來了?毛娃和光頭兩人呢?王四虎臉色微變,憤怒的看著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聲,張開玉臂,乳燕歸巢般的撲進我懷里,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還在微微發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緊緊摟著嫂子的小蠻腰。

   這一刻嫂子徹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堅強,始終是個女人,遇上這種危險,總是需要男人保護。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著 跑了出去。

   黑娃,光頭兩人有沒有打你?嫂子緩緩松開,顫抖的撫著我的臉龐。

   沒!我用力搖頭,不想讓嫂子擔心,就善意的扯了個謊。

   他們不是好人,肯定不會放易放過你,快讓嫂子看看,傷著沒?嫂子松開玉臂,緊張的打量了起來。

   緊張過去了,我才感覺身體不對頭,后腦門明明受了傷,還流了好多血,現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沒發現我臉上有傷。

   我趁嫂子檢查前面時,反手一摸,不但血沒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個夢。

   我懷疑真是幻覺,拉開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別急,嫂子還沒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來。

   我穿過西屋和堂屋,到了門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頭已經爬起來了,臉色蒼白,一頭是汗,眼里充滿了驚恐。

   黃毛還蜷縮在地上。

  王四虎蹲著身子,正在給黃毛檢查。

   說明之前的一切不是夢,而是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門口,困惑的看著我。

   他們兩個,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著黃毛和光頭。

   他們被人打了,誰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圓。

   不知道。

  我用力搖頭,反正沒別人看見,干脆裝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們?王四虎扶著黃毛站了起來,滿眼怒火的瞪著我。

   嫂子,臭老虎兇黑娃。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縮在嫂子背后,還故意摟著嫂子的小蠻腰,小腹緊緊的貼著圓滾滾的屁股。

   可惜沒起來,要不頂在溝溝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別怕啊!嫂子會保護你的。

  嫂子雙頰泛紅,羞澀的拉開我的爪子,溫柔的撫著我的腦袋。

   這一刻我從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對我的愛,不是男女之愛,而是親情之愛。

  她明明害怕,還在微微發抖,卻溫柔的安慰著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廢了, 虎爺就打斷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當著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黃毛交給光頭,對他耳語了幾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頭架住黃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扶著黃毛向村委會方向走去。

   張桂蘭的診所就開在村委會的二樓,估計是送黃毛看醫生。

   陸 雪梅,把棗子取出來,我帶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還是你老子親手給我的。

  里面的棗子是我剛取出來的。

  黑娃正要送過去,你就來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說。

   陸雪梅,以為虎爺是三歲孩子啊?袋子里的棗子,誰知道是哪兒來的?我爸說了,每天要親眼看著,你從里面取出棗子。

  王四虎陰聲說。

   王四虎,你們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這樣,這活兒我不干了。

  嫂子雙頰微微扭曲,緊緊抓著我的大手,氣得發抖。

   看她的反應,現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陰謀,泡棗子只是一個美麗的借口,其實他們父子兩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陸雪梅,在黑桃村這一畝三分地上,還輪不到你說話。

  泡棗的活兒,你必須天天干,果園的活兒,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爺就打斷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著拳頭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再這樣胡攪蠻纏,我就去村委會告你。

  嫂子甩開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擋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雞護小雞似的。

   這瞬間,我差點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擔心我受到傷害,寧愿自己受傷也要保護我。

  這是一個多么善良的女人啊! 這樣的女人,值得我守護一生。

   笑話,村委會那些狗東西,哪個不給我爸面子?哪個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壓根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囂張的笑了起來。

   不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們都沒想到,王四虎這樣囂張。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對抗王四虎,竹林那邊響起一個清脆悅耳,宛如珠落玉盤的美妙聲音: 王四虎,你就是一個暴發戶,把真自己當回事兒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說話的人是蘇 亦涵,我們村的美女村長。

   一聽蘇亦涵的聲音,我突然有點興奮。

   她是我們村里,唯一一個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點,可她的聲音很好聽。

  這點足以彌補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聽她的口氣,顯然不喜歡王四虎。

   黑娃,別怕,亦涵來了,她會幫我們的。

  嫂子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雙頰紅紅的松開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絲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著我的手。

   蘇亦涵,這是王家和陸雪梅之間的事,你別多管閑事。

  王四虎兩眼一翻,不屑的看著蘇亦涵。

   看來他沒吹牛,真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盤,大家心知肚明。

  這件事,我管定了。

  蘇亦涵邁開修長的大腿走了過來。

   披肩金發迎風飛揚,宛如飛泄而下的金色瀑布,發稍帶著少許霧氣。

  精致絕倫的錐子臉挑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靈動美目,宛如閃閃發亮的星星。

   純黑色的小背心,緊緊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誘人的曲線,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飽滿頂破了,跟隨身體的動作,不斷的顫抖著,蕩漾起了勾魂的波濤。

   修長圓潤的大腿從米白色的褲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膚都泛著晶瑩光澤,緊致細膩,充滿了彈性。

   腳上穿著深黑色的運動鞋,臉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顯然在跑步,應該跑了一段距離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來得正好。

  王四虎這個臭不要臉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過去,緊緊抓著蘇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兒,說清楚點。

  蘇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從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邊抹汗,一邊問。

   這事兒挺復雜的,你先進來坐,我慢慢給你說。

  嫂子拉著蘇亦涵進了堂屋,給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蘇亦涵并肩坐在飯桌邊的涼板上,從在王大山那兒借錢說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門糾纏她為止。

   當然隱去了我們之間的親密經歷。

   雪梅,不是我說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對你不懷好意,你還答應弄這個。

  蘇亦涵雙頰紅彤彤的,羞澀的翻著白眼。

   她還是女孩子,聽到這個挺難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幫嫂子放棗子和取棗子,肯定會跳起來。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況,你是知道的。

  三萬塊是不多,對我家來說就是天文數字。

  除了這個,我真不知道怎么還這筆錢。

  嫂子長長的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我知道,你放心吧,這事兒我來解決。

  蘇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幾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來向門口走去。

   蘇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這事兒,是你能解決的嗎?王四虎一臉冷笑,甩開腿子就向堂屋沖。

   臭老虎。

  我側跨一步擋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滾開!王四虎額頭青筋直跳,一個大嘴巴子,狠狠抽了過來。

   黑娃,小心。

  嫂子嚇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蘇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滾開。

  我舉起左手格擋。

   有點像橫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對方手腕。

   啪! 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發出了沉悶聲響。

   臭傻子,你?王四虎臉龐憋得通紅,踉蹌后退,滿眼驚恐的瞪著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幾下,半步都沒退,瞪大雙眼,毫不示弱的盯著他。

   之前打倒黃毛和光頭,可能是僥幸。

   這會兒和王四虎面對面的干,絕沒僥幸可言。

   這是實實在在的力量,我的身體真的改變了,變得力大如牛,壓根就不怕王四虎這畜生了。

   雪梅,這是什么情況?你家黑娃,好大的氣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蘇亦涵拉著嫂子,急忙走了過來。

   黑娃,有沒有傷著?嫂子抓著我的手,緊張的打量。

   沒!我傻傻的搖頭。

   黑娃的力氣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開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讓你坐摩托車。

  蘇亦涵愣了下,溫柔的拍著我的肩膀。

   她是從城里發配到我們村的,摩托車是她從城里騎來的。

  村里到處是泥巴路,彎彎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騎了。

   有一次我去趕場,她順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當時是傻子,覺得好玩就在車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緊緊抱著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撲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貪婪的嗅著那香氣,小腹一陣發熱,里面不停的抖著,好像要起來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別怕!打他。

  蘇亦涵俏臉泛紅,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頭,用鼓勵的眼神看著我。

  (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準叫哦。

  我握著拳頭,傻乎乎的沖了過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緊張的握著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東西,也配打虎爺?死開!王四虎大怒,一記撩陰腳飛踹而出。

   臭老虎,死來!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腳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轟! 王四虎單腳著地,重心不穩,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蹌著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動。

   黑娃,你真厲害,別讓他爬起來,快踩著他的胸口。

  蘇亦涵愣了下,拍著小手跑了過來,滿眼驚訝的看著我。

   嫂子好像已經傻了,站著沒動。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蘇亦涵叫我,我肯定會呆立當場,不知所措。

   我可以斷定,不僅是力氣變大了,速度也變快了,眼睛也比原來尖了。

   曉得嘍!我趕緊跑了過去,不等王四虎爬起來,一腳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額頭青筋狂跳,怒吼著,飛腿踹向我的褲襠。

   臭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腳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幾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爺虎。

  老子饒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囂著。

   嫂子和蘇亦涵都傻了,站著沒動,瞪大眼睛呆呆的看著我。

   看她們的神情,顯然都沒想到,一個傻子這樣厲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號稱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親眼所見,估計沒人會相信。

   其實我自己都懷疑,是不是在做夢。

   要是真的,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進體內的神秘力量有關。

   蘇亦涵就在站我旁邊,離得很近,少女幽香撲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著她,狠狠的親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蘇亦涵的香肩。

   好軟,真的是柔若無骨。

   好嫩,比剛出鍋的豆花還嫩,水靈靈的,輕輕一掐就能掐出水來。

   黑娃,你好厲害哦!蘇亦涵回過來神,用贊賞的目光看著我。

   看著她臉上宛如鮮花般的燦爛笑容,我差點醉了,小腹越來越熱。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護嫂子,嫂子就不怕別人欺負了。

  嫂子眼底閃過一絲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著我。

   我能大致體會嫂子此時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決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護。

  我對她就不只是滿足生理需求這樣簡單了,有了更大的價值。

   曉得嘍!我傻傻的點頭。

   你們兩個女人,比豬還笨。

  異想天開的,讓一個傻子保護一個人人見了都眼紅的寡婦,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說。

   王四虎,你以后不該叫四虎。

  黑娃說得對,你該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這個鬼樣子,還有臉嚎叫。

  我要是你,找塊豆腐,一頭撞死得啦。

  蘇亦涵冷笑看著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來鬧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蘇亦涵旁邊,有點狐假虎威的威脅王四虎。

   其實,她們兩人都是借我的勢。

  要不是我放倒了這只臭老虎,她們真沒勇氣當著王四虎的說面這種大話。

   臭傻子、陸雪梅、蘇亦涵,你們三個,給虎爺等著,一定要你們好看。

  王四虎滿眼不屑的瞪著我們。

   黑娃,收拾他。

  蘇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曉得啦!我傻笑著亂扭王四虎的小腿。

   啊……臭傻子,你敢羞辱虎爺,你死定了。

  王四虎怒吼。

   王四虎,你好歹也是見過世面的人,應該知道進退,要是再不識趣,我就叫黑娃擰斷你的狗腿。

  他是傻子,加上是自衛,廢了你也不用負法律責任。

  蘇亦涵冷笑說。

   你?王四虎雙頰扭曲,憤怒瞪著蘇亦涵。

   你是戰敗者,必須接受贏家提出的條件。

  王四虎,豎起你的狗耳朵清楚了,雪梅說了,不去你家的破果園干活了,這句話今天生效,這層關系不存在了。

  蘇亦涵擲地有聲的說。

   臭女人,你敢管虎爺的的事,一定會付出代價。

  王四虎死鴨子嘴硬,這點上了還在叫囂。

   你們父子兩人,就是兩個畜生,看準了雪梅還不起錢,就用這種下流的手段欺負她。

  泡棗還錢,已經很侮辱人了,還要上門親自取,你們打什么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

   蘇亦涵憤怒的瞪著王四虎,鄭重說,從今天開始,泡棗的規則,我說了算。

  為了還你們的臭錢,雪梅每天泡棗子,早上取了之后,讓黑娃送過去。

  你們不準為難黑娃。

   說到泡棗,蘇亦涵雙頰泛紅。

   她畢竟是女孩子,想到晚上脫得光光的,光著屁股躺在床上,把棗子一顆顆的放進那兒,早上又一顆顆的取出來,想想都尷尬。

   看著蘇亦涵臉上的動人紅暈,我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