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brielle biermann



“你是哪里的人?” 少婦的紅唇微啟,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牙,眼睛直接勾著秦受。

  “我是……我是紅星村的。

  ”秦受不敢與她對視。

  秦受的眼睛 看著她豆沙色裙子里的 身體,不知不覺便起了反應,蹲著實在難受。

  得想個辦法,換個地方。

  少婦看著他的疲憊,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看你好像蹲著很累的,要不換個地方?”少婦啟唇,聲音使得秦受動蕩不安。

  秦受一聽,心里高興極了。

  可是他裝出很能吃苦的樣子,用喘氣的聲音說:“ 太太,別了,我看這家里也沒有什么地方啊。

  ”秦受故意環顧四周。

  雖然嘴上這么說,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換個地方,之所以這么說,是想給自己留個好印象。

  少婦看著這小哥一臉正氣,就更心疼他了。

  “換個地方吧,要不然別人知道了還以為我們虐待你呢!”少婦說著,看向這個大大的客廳,諾大的客廳,好像沒有什么地方能換。

  “太太,那移動到哪里呢?”秦受問道。

  他又看了看客廳,擺著茶幾沙發,還有幾個花瓶,也沒有什么地方。

  秦受的目光落在臥室的門上,在那扇門后面,有著秦受最向往的東西。

  少婦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她看看那扇門,再看看眼前的這個少年一樣俊朗的小伙子,心里泛起一陣漣漪。

  尤其是她看見秦受的那兒,她的臉微微熱了。

  “要不,還是不要了,我受點苦沒事的,主要是你……”秦受大義凜然,一身正氣,嘴上又一次拒絕,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來吧,我的肚子痛,你抱著我進去。

  ”少婦命令道。

  秦受心里樂開了花,看著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線的身體,早就想抱一抱了。

  “太太……這……”秦受假裝害怕破壞她的名聲,作出一種猶豫的樣子,“你的名聲最重要,我怕我會……”秦受是眼睛不老實的看著她的腰身,胸前,還有細細的腿。

  “別總叫我太太,好像我很老一樣。

  我叫 飄依,你叫我飄依就行。

  ”少婦伸開雙腿,張開雙手,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

  “你別杵著了,快點,去臥室。

  ”溫飄依很不耐煩的說,她早就迫不及待了,這個 男人還像個猩猩一樣。

  不過,她心里對他產生了一種敬意,把他當成那種正人君子。

  其實殊不知,他的渴望比她還強烈,有著不為人知的力氣和體魄。

  “來!”少婦瞇著眼睛,吩咐秦受道。

  秦受會意,靠近她。

  溫飄依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順勢勾著她的脖子。

  秦受的一只手攬起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膝蓋下面,想要把她橫抱起。

  他的手碰到她的身體,豆沙長裙絲滑帶有一些涼意,刺入他的掌心,滑至內心深處,那里又起了反應。

  隔著長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體發出的溫熱,從他的指尖傳到全身,一陣火熱。

  長裙的涼意和她溫熱的肌膚,讓秦受處在了冰火兩重天。

  她的身體靠在秦受的懷里,秦受緊緊抱著,心仿佛被棉花糖包裹著。

  這個 女人如寶一樣,他想撕破她體表的豆沙長裙,好好的疼愛她。

  她嬌滴滴抬眸,長睫毛高高翹起,面色紅潤,呼吸帶有一些急促。

  潤唇微張,用十分酥軟的聲音,湊到秦受的耳邊底下說:“秦受,你好強壯啊,力氣好大。

  ”秦受聽了,好像包裹他內心的那顆棉花糖在受熱而慢慢融化。

  “飄依,你的聲音好好聽啊。

  ”秦受禮貌的互夸,但是他確實喜歡她的聲音,那種可以讓男人起反應的聲音。

  她“咯咯咯”的笑,嬌羞又好聽。

  秦受用腳踢開了門,現在,保姆被他們甩在了外面,也不是面對沙發,秦受心里說不出的開心。

  一進門,一股迷人的香味撲鼻而來。

  整個臥室,用紫色裝飾。

  光從紫色的窗簾里照進來,再加上紫色的床單被罩,整個房間充滿了旖旎的氣息。

  她的床很大很大,大得足夠兩個人以任何姿勢躺著。

  秦受用腳反反的將門關上,向著床走過去。

  就在秦受把她放在床上了的時候,她還不愿意把手放下去,依然勾著秦受的脖子。

  秦受的臉正對著她的臉,他的眼睛卻不想局限于她的臉。

  他想要起身,卻被溫飄依 用力一拉。

  秦受強壯的身體,怎么會在乎她那嬌小的力氣,只是為了配合她,而順勢倒在了她的懷里。

  秦受“啊”的一聲叫喚出口,他那兒直接貼到了她那兒,她輕輕的“啊……”一聲。

  兩具身體聚在一起,才剛剛碰上,就產生了很大的反應。

  秦受低頭看著這個一臉渴求的女人,只想好好的疼她……他忍住心里的訴求,低聲說:“飄依,我要開始給你治病了。

  ”磁性的聲音回蕩在她的耳邊,陽剛之氣就在她的面前,好想要他……她點頭。

  秦受一只手放在她的額頭,輕輕的撫著她額前的一縷發絲。

  而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替她按揉上脘穴,膻中穴。

  他的手從上至下,動作緩緩的。

  “討厭,你怎么一直按我的小腹。

  ”她的言外之意,是想讓他按摩別的位置。

  秦受一本正經的,開始講解了他所做的事情:“你說你肚子不舒服,那可能是腸子的問題,也有可能是氣被憋住了。

  上脘穴可以幫助你的腸子蠕動,要是有什么問題的話……”秦受邊說,邊開始往別的地方按摩過去。

  (豁達大度)她卻聽得有些不耐煩,只想要他快點換個位置。

  秦受邊揉,邊看著她的俏臉。

  “別說了,秦受,你快點啊……我胸口難受……”溫飄依拿起他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啊,像一陣電流刺到秦受的身體里。

  秦受輕輕的揉著,說:“心口難受,很有可能是真的有氣憋著,我幫你。

  ”秦受邪魅的看著那個充滿渴望的女人的臉,手更加的用力了,“這個穴位揉著會很疼,你要忍住了哦。

  ”他大力的揉著,簡直不能再爽了。

  她突然張開嘴,說:“秦受,嗯……還是好難受,啊…你是不是隔著衣服不能很好的施展啊……”她扭著身體,他看著她那嬌軀晃動,真想讓她歡呼出來。

  “那我再用力點。

  ”秦受說,希望用這句話告訴她,我秦受不是那種非分之想的人。

  她突然起身,和秦受相貼,兩人腰間緊緊貼在一起,他都快要進去她那兒了。

  她暴力的咬住秦受的耳朵,一陣溫熱從他的耳朵傳到體內,秦受突然被刺激到了。

  他沒有想到,這少婦還很暴力,不過他喜歡。

  “秦受,你聽不懂我的話嗎?”溫飄依帶有怒色的臉龐有幾分可愛。

  秦受邪魅的 一笑,直接將她撲倒,看著她的臉,狡猾的一笑湊了過去……“嗯……”少婦頓時說不出話來。

  秦受抬起頭,用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摩挲。

  他埋進來她的脖子里,一股溫熱的汗的味道混雜著某種香味,這種帶有汗液的味道,秦受最是不能抵制。

  “嗯……啊……”再往下,就是她裙子的衣領,秦受摸著那礙事的衣領,將其往下扒了扒。

  他湊到乳根穴的位置,只可惜,那多余的衣領遮住。

  他沒有多想,接著扒衣服,可是,手一用力,就聽見“咔嚓”的一聲,衣服碎開了一個口子。

  兩人對望了一眼,溫飄依輕輕一笑,那意思好像在說:“你干得真好!”秦受繼續撕扯著她的長裙,那聲音刺耳得充滿了整個房間。

  衣服被扯開,美妙的風景終于暴露在秦受的面前。

  秦受一頭埋進去。

  “啊……”溫飄依舒服的叫了起來。

  秦受被她的聲音刺激到了。

  他的腿摩挲著她的腿,下身還有裙子庇護著,她感覺到紗裙蹭自己腿的摩擦感。

  她的手在他的腰間游走,摸帶那冰涼的皮帶時,用手指頭扎進他的皮帶里,又伸出來。

  她找到皮帶的開關處之后,用力一拉,皮帶松掉。

  秦受的褲子失去了束縛之后,褲子直接掉在床上……看得溫飄依面色忽然變換,羞澀的垂下眉頭。

  可是,她的內心在躁動,很想伸手去觸碰。

  她的呼吸越發急促起來,雙手捧著他的腰,用一種乞求的眼神看著他,秦受知道現在他們兩個人一點就找,不過,他的心里,還有自己的打算。

  對于王桃花那個女人,他是在放長線釣大魚,而對于溫飄依,他的心里還有一絲顧慮。

  因為這個人是校長的女人,如果貿然的話,只怕校長知道了會找上門來。

  到時候別說他自己,恐怕連趙萌萌,也不會被放過。

  考慮到這里,秦受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在他抱著她按摩的時候,他的腿感受到一絲涼意。

  他低頭,才發現溫飄依已經受不了了,他再抬頭看著她醉人的樣子。

  這個是最好的機會了。

  “飄依,你好迷人啊……”秦受摸著她迷人的臉,笑道。

  她不耐煩的說:“既然說我迷人,為什么不要了我,來啊!”她張開腿,把最后一片蓋在身上的豆沙色紗裙扯掉,那是她的神秘地帶……秦受吞了吞口水,不敢再看。

  “來啊,秦受。

  ”她心里無比的期盼。

  秦受腰間的精壯,他腹部的肌肉,都刻在了她的眼里。

  這是她見過,最有料的一個男人。

  “秦受,你在想什么呢?”她察覺到了秦受的異樣,不明白為什么如此美麗的女人就在他眼前,只差那一步了,他卻不要。

  “飄依,我配不上你,我不能害了你。

  ”秦受說的時候,有些憂郁。

  溫飄依當然不信這個男人的話了,她什么樣子的人沒有見過,會相信這種屁話?這種話騙騙紅星村里沒有心眼的王桃花還可以,可是到了溫飄依這里,說不過去。

  溫飄依家族時代從商,精明的腦子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就連中年的校長,也將就是她的對手。

  “秦受,你說謊。

  ”她直接挑明了秦受的謊言。

  秦受被揭穿了,依然不動聲色,反而更誠懇的說:“飄依,你的身材這么好,還這么漂亮,誰能受得了?”秦受用低沉的聲音說,“不過,我身份低微,只是紅星村的一個小中醫,什么都沒有。

  你呢,一看就是富貴人家出生的, 老公還是衛校校長。

  凡事如果不相匹配,我就不應該去奢求……”秦受說得誠懇感人,他把自己的真實情況都說了出來。

  此時,即使不是很愿意相信別人的溫飄依,也有所動容,秦受看著她那白嫩的小手,比趙萌萌的還要嫩。

  再看看那個臉,一看就知道從小是在城市長大的富貴人家,要不然不會有這么白嫩的臉。

  “秦受,你又在騙我。

  ”溫飄依不動聲色的試探他。

  “沒有的,飄依。

  ”他低吼的聲音圍繞在她耳邊。

  秦受強忍體內的烈火,一定要未雨綢繆,不能貿然行動。

  要讓眼前這個厲害的女人臣服于他,而且也不能留下禍患,不想些辦法不行。

  “飄依,你肚子好點了嗎?我還有一個病人在等著我。

  ”   導語:在部分 照片中,丈夫還身 穿黑絲襪,嫵媚十足。

  說句實在的,我還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老公竟有做女人的天賦,如果是一個陌生的男人,我會盡情地欣賞,并十分樂意為他喝彩鼓掌。

  但我不能,因為他是我的男人,一個我絕不希望是偽娘的男人。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口述:阿虹   文: 付子  我和老公年齡相仿,都在35歲左右。

  我和他是在7年前的一次朋友聚會中相識,然后相戀、相知最后結婚相守,目前已育有1個3歲男孩。

  這幾年來,因工作的緣故,我們一直兩地分居,老公在漢口開服飾店,我則在咸寧做文員,我們每月會定期相聚一次。

    平時雖難免會感覺到分居后的孤單與落寞,但 生活總還算是平平淡淡、真真實實的,沒有漣漪,更沒有駭浪。

  然而,一次偶然的發現卻打破了之前所有的平靜。

  今年7月下旬,我無意中撥動了下鼠標,結果嚇了一跳:在一個“真有這熱?”的帖子中,一個“偽娘”正在旁若無人地東游西逛,只見他身穿黑色緊身T恤、超短牛仔褲,腳穿一雙女式板鞋,肩挎一個明黃色的女式挎包,手拈蘭花指。

  掃描了幾眼之后,我便能斷定這張照片中的主人公正是自己的老公,瞬時之間,我恨不能有一條地縫讓我鉆進去。

  口述:老公穿黑絲襪扮偽娘我欲離婚老公偽娘黑絲襪  讓我更加氣憤和悲哀 的是,這樣的熱帖居然有N個,對此我實在無心戀“看”,但我隱隱覺得這些熱帖的內容都大同小異,幾乎無一例外地出現了丈夫那美艷“偽娘”的形象,起碼不下于30張照片。

  在部分照片中,丈夫還身穿黑絲襪,嫵媚十足。

  說句實在的,我還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老公竟有做女人的天賦,如果是一個陌生的男人,我會盡情地欣賞,并十分樂意為他喝彩鼓掌。

  但我不能,因為他是我的男人,一個我絕不希望是偽娘的男人。

    有了這一驚天發現后,我再也等不急相聚的日子,立刻請假回到了老公的身邊。

  對于我的突然出現,老公似乎也察覺到了什么,眼神中多了一絲不安和愧疚的色彩,但他仍然故作鎮定,卻又滿心關懷。

  “是想 我呢,想我呢,還是想我呢?該不會是有什么不舒服吧?”我竭力地捕捉老公言行舉止中透露出來的任何微弱信息,遺憾的是,我一無所獲,他竟與常人無異,還是一個男人。

  但我內里的惡心感卻與時劇增,讓我壓抑和恐慌。

  口述:老公穿黑絲襪扮偽娘我欲離婚老公偽娘黑絲襪  在我的追問之下,老公知道隱瞞不了,這才扭扭捏捏地說整個過程都是“自導自演”的。

  那些偽娘照片,是他在店內請朋友所拍。

  前后才拍了兩次,目的僅僅是為了好玩。

  在拍下那些女裝照后,他又以不同網名,在各大論壇上自轉自頂。

  不曾想,網絡上對偽娘感興趣的大有人在,這是他自己始料未及的,其實他也不想如此揚名立萬。

  我繼續質問他,究竟為什么要扮偽娘?他卻避而不談,只是反復強調,“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種人”!我暈,暈死了。

    此時,一個從所未有的強烈的念頭在心中升起:這個男人已經不值得我留戀和依靠了,他給不了我所需要的幸福生活,即使那種很簡單的幸福。

  盡管7年來,我們的感情也還算融洽,基本上沒有磕磕碰碰和大吵大鬧的時候。

  但他居然有如此嗜好,我卻一直被蒙在鼓里,現在他又始終不肯如實相告,這讓我想想都覺得十分后怕。

  以后該如何相處,孩子又該如何教育,他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口述:老公穿黑絲襪扮偽娘我欲離婚老公偽娘黑絲襪  其實,我并非不明事理,也曾分析過老公的這種心理狀況。

  也許這只是在社會多元化后,一些人在性的方面產生了扭曲。

  尤其是對男人而言,在競爭壓力大時,有人會以這種小心翼翼、甚至有些古怪的方式,來釋放壓力,獲得興奮和滿足。

  這可以說是男人受壓和抗壓能力下降的一種表現。

  作為妻子,本應包容、關心和體貼對方。

  然而,我也清楚地知道,我需要的是一份純正而相互信任的情感,在這方面,我有理(愛女狂歡)由自私和進行選擇。

  最終,理智戰勝了情感,我無法與一個偽娘生活在一起,我必須離開他。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付子2009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