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met nude



西山市坐落在綿延大山形成的平原之間,中間黃河貫穿而過,整個城市繁華龐大,有著西域不夜城的稱號。

  眼下,正直響午時分,天上的太陽火辣辣炙烤著大地,炎熱的天氣讓這座城市的女性們穿著十分的簡單,來往之間有不少 美女露出雪白的大腿,穿著八成透明的上衣,穿著高跟匆匆而過。

  而在西山市的一家 女子會所前,一名年輕小伙子滿頭大汗,時不時的拿出手里一張干皺的紙條對照女子會所所在的地址。

  這名年輕小伙子正是樂呵呵下山前來相親找小媳婦的 張華

  張華本是一名孤兒,從小便被一白胡子老道帶到大山里面修行,過著神仙般逍遙自在的生活,但最近 老頭子變著法要他下山去相親。

  張華自然十分樂意,不過老頭子就是不讓他在世間動用從小修煉的絕技 拈花指

  于是這樣以來,張華死活不肯下山去相親了,最后老頭子無奈之下只能妥協,千叮嚀萬囑咐之下勉強準許他動用拈花指。

  此時張華捏著手里的紙條,看著紙條上面寫著的地址,他有種想罵娘的沖動。

  因為根據這紙條上面的地址,他未來小媳婦家里的地址就是這里,而這里不是什么民居,也不是什么別墅,而是一家女子會所。

  為了以防萬一自己搞錯了,張華是來回走了幾十遍,也詢問了不少路人,但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這里就是紙條上面寫的地址。

  “完了,又被老頭子陰了。

  ”張華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回想起老頭子這幾天好說歹說勸自己下山來相親的情景,他忽然意識到老頭子肯定有什么陰謀瞞著自己。

  “先生,請問有什么可以幫助您的?”這時候,女子會所里面的一名 前臺 服務小姐穿著十分性.感的走了出來,她實在忍不住了,因為這名年輕小伙子站在大門前已經來回走動了不下于三十遍。

  見女子會所里面一名美女出來詢問,張華十分有禮貌的回答道:“這位美女,我想問問這里是不是清寧路三十一號?”“先生,沒錯這里就是清寧路三十一號。

  ”前臺服務小姐聲音十分甜美的回答了一句,接著上下打量了一番看上雖然有些土,但長相卻十分帥氣的張華,而后手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家足浴城, 說道:“這位先生我們幸福女子會所只有針對女性的服務哦,如果先生您需要的話,可以去街對邊對的那家足浴城。

  ”“臥槽!”張華忍不住罵了一聲,有些生氣的說道:“俺是來找媳婦的。

  ”“找媳婦?”前臺服務小姐有些疑惑,心里暗暗自語,難道這位帥哥中看不中用,喂不飽他老婆,結果他老婆來找技師?“美女!”見前臺服務小姐低頭在想什么,張華大喊了一聲。

  “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這里沒有您的媳婦,我們要對顧客一切信息保密。

  ”服務小姐急忙解釋了起來,生怕待會兒張華闖進去找媳婦,鬧翻整個女子會所。

  張華一聽心里有些疑慮,女子會所里面到底是干啥的,他根本不了解,但既然是女子會所,顧名思義一定是女性的地方。

  雖然說,他今年正好十八,還是處男一枚,但對于美女這種誘.惑的物種,他向來是無法抗拒。

  “難不成老頭子沒有騙我,我的小媳婦 就在這里面?”張華自言自語著,心里想著老頭子既然要自己下山來了解姻緣,而給的地址就是這家叫做幸福女子會所所在地,而經過多番打探,地址沒有錯。

  唯一的解釋,那就是未來的小媳婦就在這女子會所里面。

  想了想,張華理了下思緒,問道:“女子會所里面是干嘛的,沒準我媳婦就在里面,我要進去看看。

  ”說完,張華十分好奇的朝著那裝修的十分別致的幸福女子會所走去。

  這時候那名前臺服務小姐急了,她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忽然腳下一滑,正要朝地上摔去,張華看也不看,速度奇快無比,也不見到底是怎么出手的,便看到他 一只手正好抓住了倒下去的前臺服務小姐。

  “啊!”前臺服務小姐一聲大叫,將張華嚇了一跳,張華正想松手卻發現自己幾根手指頭正好捏著前臺服務小姐的大屁股。

  因為從小就跟著白胡子老頭在山里面修煉拈花指,所以他手指的靈活度與力量遠遠超過常人,甚至可以手指成爪輕易的捏碎石塊,所以白胡子老頭之前一直不同意他在世間動用拈花指。

  這一下事出突然,張華想都沒有想就用拈花指抓住了這名前臺服務小姐的臀部,由于這名前臺服務小姐穿著職業黑色短裙跟絲襪,臀部又屬于又圓又翹那種,所以張華這么一抓,那種刺激柔軟的感覺直接席卷大腦。

  “流氓,快放手!”前臺服務小姐生氣的大喊了一聲,猛地掙扎了起來,張華從驚訝中回過身,手一松,那服務小姐直接撲在地上。

  看著性.感的前臺服務小姐,張華的下半身早已經有了反應,回想起剛才雙手抓在對方的那一刻,就像是抓在一層厚厚的棉花上一樣,那種感覺太美妙了,無法形容。

  “流氓!”這時候那名前臺服務小姐從地上爬了起來,臉上一片緋紅,罵了一聲扭身就要朝會所里面走去。

  張華見狀急了,趕緊跟了上去一把抓著那服務小姐的手,說道:“誒,美女等一等,我媳婦說不定真在里面,讓我進去看看。

  ”“啊,你輕點!”前臺服務小姐慘叫了一聲,張華趕緊松開了手,抱歉的說道:“那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來替師父了結一幢姻緣的,師父給我的地址就是這里。

  ”前臺服務小姐揉了揉剛才被張華抓住的地方,發現竟然紫了一塊,回想著剛才自己即將倒下張華用幾根手指頭就抓住自己屁股,不僅扶住了自己,而且自己竟然一點疼痛感都沒有,反而異常的刺激與舒爽,這讓她很驚訝與羞澀。

  這人雖然有點土但好帥,力氣好大。

  想了想,前臺服務小姐解釋道:“不行啊,經理有規定,男性一律不準進入幸福女子會所,除非你是會所里面的男技師。

  ”“男技師?”張華嘀咕了一聲,抬起頭看了眼幸福女子會所大門上張貼的招聘啟事,接著走了過去念道:“招聘男技師若干名,包吃住,底薪五千加提成,五金一險,半年獎,年終獎各種福利,要求十八歲或以上,身體健康無病例,身高一米七以上,長相帥氣,有經驗者優先。

  ”“帥哥,你有興趣嗎?我們的福利待遇可是比同行高多了喲,以你的條件應該可以過經理那一關的。

  ”前臺服務小姐見張華在思索,于是乘熱打鐵的問道。

  “男技師是干嘛的?”張華有些不大懂的問了一聲。

  “就是給女性顧客按摩的。

  ”前臺服務小姐直接回答道。

  “按摩!”張華呵呵笑了一聲,靈活的動了動手指,心里樂開了花。

  這職業簡直是為他量身定做的。

  說實話拈花指乃是老頭子自幼教他練習的一種獨門武功,類似于鷹爪功,龍爪手那樣,雖然威力大,可開山劈石。

  若是放在古時候修煉有成的話定然是一方高手,但在現代社會一切以物質,金錢,權利至上,拈花指根本失去了本來作用,不過用來按摩那絕對是首創。

  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在這女子會所混個男技師不僅可以享受不錯的福利待遇還可以找到自己的小媳婦,最重要的是替女性按摩。

  一想到一個穿著性.感的女子撅著渾圓的大屁股趴在床上,任由自己觀賞撫摸,張華心便砰砰的跳個不停,血脈曲張。

  幸福女子會所里面裝修的十分豪華與別致,既有現代城市的氣息,又有古典韻味,中西結合,一看就是十分高級的地方。

  前臺服務小姐領著滿懷好奇的張華徑直朝著經理室走去,一路上張華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特別是聽到一些虛掩的房門之中傳出道道粗重呼吸聲之時,他內心像是火山噴發一樣,急躁狂熱。

  “帥哥,前面就是經理室了,你可要記住,經理不喜歡拍馬屁的男人喲。

  ”前臺服務小姐打量了一下張華,趁張華不注意忽然伸出手朝著張華身下抓了一下。

  “啊!”這一抓,前臺服務小姐跟張華都不約而同的叫了一聲。

  張華雖然表面猥瑣好.色,但內心其實很純潔,無非就是與其他男人一樣喜歡一切美好事物罷了,突然被一個性.感妖嬈的美女抓到自己的敏感處,而且還是起了反應以后的,這讓他的耳根子都紅了。

  而這名前臺服務小姐著實也被嚇了一跳,臉上一片潮紅,暗暗驚嘆張華看起來人不大,但那家伙竟然如此大,之前她還懷疑張華是中看不中用,喂不飽自己的老婆,現在這么一抓,她發現自己是徹底想錯了。

  不過前臺服務小姐畢竟是城里人,自然不像張華這個剛剛下山的土包子一樣,她很快的就恢復了過來,似笑非笑的看著退到墻邊的張華,說道:“帥哥,一定要面試通過留下來哦。

  ”說完,前臺服務小姐扭身便走,那倩麗的背影,職業套裝配上黑絲高跟,簡直是人間尤.物。

  張華雖然不大好意思,但畢竟是個正常的男人,他有些得意的自語道:“老頭子,愛死你了。

  ”收拾了下激動的心情,張華輕輕的扣了下經理室的門。

  “進來”很快的經理室里面便傳出一道清秀的聲音,張華推開門大步走了進去,發現一個女人披著長發正低著頭在整理文件,整個經理室裝修的十分雅致,竟與他跟老頭子在山洞里面的裝飾有些相似。

  “難道這就是我未來的小媳婦?”張華不僅有些懷疑,因為這房間的裝飾真的有幾分熟悉的感覺。

  不過轉念一想,這里是經理室,而整個房間里面就只有這一名女子,毫無疑問這低頭苦干的女人一定就是面試自己的經理了。

  “把門關上,你先坐,我很快就好。

  ”張華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那低頭整理文件的 女經理再次開口說道。

  張華沒有回應,運用拈花指速度飛快的關上了門,然后站在原地,打量著房間。

  “哎呀!”突然,女經理叫了一聲,說道:“來幫幫我,我裙子被勾住了。

  ”“哦。

  ”張華應了一聲,朝著辦公桌走了過來,只見女經理穿著一條紫色的裙子,正半蹲著,臀部高高翹著,電腦桌上的一根鐵絲正好掛住了裙子的一角。

  女經理雖然穿的是裙子,但是依然包裹不住那又圓又翹又大的臀部,張華站在女經理的身后,女經理的屁股正對著她,紫色的裙子不長不短,恰到好處,將完美的臀部勾勒了出來,而且透過薄如輕紗的紫裙,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里面雪白的肌膚。

  “真空上陣!”張華暗暗咽了一口口水,不過仍然裝作正經的樣子欣賞著飽滿臀部下那豐潤,雪白的大腿。

  俗話說得好,屁股賽過肩,快說過神仙,此時張華真想用自己的拈花指對著女經理的大屁股狠狠捏幾下,但他還是忍住了,畢竟嘛好.色是好.色,但做人還是要分三六九等了,而且對方不僅是面試自己的經理,還可能是自己相親的小媳婦。

  “喂,你還愣著干什么?快幫忙!”正在張華想入非非時候,那女經理忽然撇過身來大喊了一聲,緊接著“噗呲”一聲,女經理的紫裙被鐵絲刮開了一個小洞。

  “你是來面試的?”“是的,順便來找媳婦。

  ”張華如實回答了一聲,但雙眼卻直勾勾的盯著至少露出了三分之一酥胸的女經理。

  這女經理大約三十五六歲模樣,保養的極好,皮膚白皙嫩滑,讓人忍不住咬幾口,整個人透露著一股成熟.女性的誘.惑,看一眼就讓人欲罷不能。

  “找媳婦?”見張華色迷迷的盯著自己看,女經理有些生氣,但也沒有回避什么,似乎已經習慣了被人盯著看,隨后用久居上位者的口氣說道:“我告訴你,如果你面試不通過就要馬上離開幸福女子會所,否則后果自負。

  ”“啊,這么嚴重?”張華有些不以為然的說了一聲,接著問道:“那快面試吧。

  ”“哼!”女經理冷哼一聲,打量了一下長相帥氣,穿著卻十分土的張華,說道:“就你穿的跟土包子一樣別把我們的顧客嚇跑了,好了,你不用面試了,馬上出去。

  ”“喂。

  ”張華這下有點不爽了,他看了眼明顯是公報私仇的女經理,以一種肉眼都無法看清楚的速度很快的抓起桌子上的一包香煙,然后抽出一根從兜里掏出一盒火柴,瀟灑的點燃了一根,湊到嘴邊點燃,猛吸了一口,說道:“不吹不黑,說到給人按摩,我張華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從抓起桌子上的香煙,抽出一根,掏出火柴點燃香煙,整個過程不到兩秒鐘,這速度快的讓人有些難以相信。

  女經理完全被張華這一手給震住了,有些驚訝的打量著手指來回翻轉折疊,十分靈活的張華,女經理心里有些震驚,暗暗想道,難道這小子真的是天生按摩的奇才?“小伙子,看你有兩手,別說我不給你機會。

  ”女經理思索了一會兒,表情故作十分平淡的問道:“身體健康,思想開放嗎?”“當然健康,一頓吃一斤米,兩斤肉,來回跑十里氣都不喘,至于思想嘛。

  ”張華一邊說著,一邊裝作厚顏無恥的盯著上半身穿著吊帶衫,露出黑色胸罩與三分之一酥胸的女經理,然后十分猥瑣的笑了笑。

  女經理沒有躲避,靠在沙發上翹著腿,雪白光滑的大腿看上去就像是十七八歲少女的大腿,白皙嫩滑,而紫色的裙子恰到好處剛到膝蓋處,往上可以引人無限遐想。

  “長度!”女經理淡淡的說了一聲,然后雙眼緊盯著起了反應的張華。

  男技師這一行雖說是賣藝不賣身,但幸福女子會所乃是整個西山市最著名的女子會所,向來以服務著稱,所以顧客也多是一些闊太太,白領麗人,政府高層,甚至還有些大明星,所以遇到特殊情況,很多男技師還是要賣身的,因此那方面的要求就比較高。

  “一米七八!”張華想都沒有想便回答道,然后迅速的掐滅了手中的煙頭。

  “一米七八!”女經理站了起來,一步步朝著張華走來,淡淡的幽香彌漫,混合著成熟.女人的韻味,再加上高貴的紫裙,一舉一動之間無不透露著殺死人的誘.惑。

  張華實在受不了,他自小跟著老頭在大山修煉,所面對的都是隔壁一群營養不良,發育不成熟的師太們,哪里見過這種人間尤.物。

  本來已經漸漸平息的反應,瞬間再次被點燃,而且火越燒越旺。

  “麻痹,這會要了老子的小命!”張華暗罵一聲,趕緊轉過身去,避免自身尷尬。

  “咯咯,小伙子,你剛才不是挺會吹的嘛,現在怎么害羞了。

  ”女經理見多識廣,像張華這種表面猥瑣,內心初哥的人他見多了。

  一般來說語言上與表面上好.色,猥瑣的男人,內心其實很是純潔,這類人他們為了不玷污女神,寧愿每晚用雙手解決;而那種表面上光明正大,言語正義的男人,暗地里實則是衣冠禽.獸。

  女經理經歷豐富,閱人無數,對于張華的心里已經摸了個七七八八,見張華長相帥氣,手指靈活無比,而現在幸福女子會所急缺幾名形象好,技術好的男技師,所以她也不愿意就此放過張華。

  “小伙子,來嘛,不要害羞。

  ”女經理一手攀著張華的腰,然后湊到張華的耳邊,吐氣如蘭,說道:“姐姐是問你那家伙多長,不是問你身高。

  ”張華一聽,瞬間有種想撞墻的沖動,他強忍住羞澀,看都不敢再看女經理,快速說道:“沒量過,不知道。

  ”“咯咯咯。

  ”女經理笑的十分開心,然哈一把拉過了忐忑不安的張華,忽然伸手一邊朝著張華的那家伙抓去,一邊嫵媚的說道:“那就讓姐姐幫你量量。

  ”“自重!”張華實在受不了,剛剛被前臺服務小姐抓了一下,現在又被女經理抓一下,這讓他有些吃不消了,雖然喜歡美女,但現在這種感覺(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讓他有些難堪。

  而此時女經理嘴巴張的大大的,忍不住啊了一聲,然后眼中滿是秋波的望著張華,臉色紅潤,呼吸變的急促起來,道:“乖乖,你被錄用了。

  ”張華趕緊往后退了幾步,再待下去他感覺自己會失控了,這女經理簡直就是狐貍精,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抗拒她的誘.惑。

  女經理見張華一副緊張的樣子,然后面帶著三分嫵媚的笑容,一步一步朝著他走了過去,高貴端莊,雍容華貴,雖然裙子左側被鐵絲刮開了一個小洞,但并無傷大雅。

  女經理一頭秀發披著,吊帶衫根本遮不住那對大肉球,小蠻腰,前凸后翹,雪白的大腿,這一切生長在一個女人身上,堪稱完美。

  “小帥哥,姐姐要考核考核下你的技術。

  ”女經理對著張華拋了個媚眼,十分風.騷的說道。

  張華擦了把汗,這下真的開始感慨,女人果然如老頭子說的那樣猛如虎。

  不過既然已經答應老頭子下山,最重要的事情自然就是找到小媳婦,完成老頭子惹下的姻緣。

  想了想,張華裝作鎮定的問道:“我想問問我媳婦在哪里?” 周彤嬌顫著,紅唇發出一陣悠長又細膩的銷魂之音,伴隨著熱氣,直沖我的大腦神經。

  我也沒有閑著,一只手繞過她的裙擺,直接攀上了她的臀部,撫摸著。

  “關上窗,好么……”就在周彤嬌嗔之際,我已經將她那條帶著蕾絲花邊的小內內,一把摘下……隨著周彤最后的防線失守,她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嬌呼。

  隨即,我的手掌直接按在了她那豐滿,充滿彈性的香臀之上。

  豐腴,舒適,手感極佳。

  周彤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剛來學校任職時就受到了一陣追捧,鮮花領到手軟,追求者數不勝數,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她最后選擇了文質彬彬的張老師,但是看得出來,她的人氣很高,就連副校長都看不上。

  但就在此時此刻,周彤最隱私的地方已經被我占據,縱聲嬌呼著。

  誰又能想到,平日里這個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現在會給我如此褻瀆呢?我的手在她的臀部上肆意動著,雖然看不到,但我能想象得出那種樣子。

  “關上窗戶,好不好,求求你了……”周彤的嚶嚶聲 在我耳邊回蕩著,她也是擔心被外面看到,以后對她有什么不好的影響。

  覺得她說的有道理,我點點頭,同時猛地拍了一下她的翹臀道:“那你乖乖的脫了,躺床上等我。

  ”啪的一聲脆響,周彤給我拍的嬌顫不已,重重喘息著。

  就在我起身關好窗戶,正準備自己脫衣服的時候,突然,門口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敲門聲!別說是周彤了,就連我都被嚇了一跳。

  “你爸媽不會回來了吧!”她驚呼道。

  我搖搖頭,說不知道,然后朝外面大喊一聲:“誰啊!”“我啊,開門!”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我長舒一口氣,原來是死 胖子

  “等著,我睡覺呢!”喊完,我開始不急不慢的脫衣服。

  “你干嘛?外面的人是誰啊!”周彤反而急了。

  我說,王凱來了,估計是找我玩的。

  “王凱?”周彤愣了愣,隨即更加慌亂起來。

  她茫然的看著我這不大的臥室,著急道:“怎么辦怎么辦,我不能讓他發現我在你屋子里!”要是被別人知道她和自己的學生做了這種事,她搞不好這輩子都完了!周彤的話才說完,她就開始在我的屋子里亂跑起來,一會看看櫥柜,一會蹲下看著床底。

  但無奈的是我家并不大,根本藏不下她。

  我努了努嘴,內心里也嫌棄的王凱不行,這該死的胖子昨天剛坑 了我一次,今天還要來壞我好事。

  當下,我只能指著床說:“你先睡進去,一會兒我裝病上了床,你就趴在我身上,應該能蒙混過去!”周彤早就亂了陣腳,也顧不得那么多,連忙鋪開 被子鉆了進去。

  等我脫的就剩一條褲衩后,看著躲在被子里的周彤,不免有些好笑。

  這時,門口的死胖子又重重的敲了幾下門,催促著我。

  打開門,胖子直接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頗為不滿的問我怎么開門都要這么久。

  我故意打了個瞌睡,說自己感冒了,正躺床上呢。

  隨后,我回到臥室上了床,同時不忘扶著周彤的兩邊胳膊,讓她整個人壓在我的身上,最后再蓋好被子。

  胖子 在外面喝了兩口水后跟進了屋子,看我爬上床,嘆了口氣說:“本來還想叫你出去玩呢,咋好好的就病了?”我躺著,很隨意敷衍了他兩句。

  我主要的心思,還是在周彤身上。

  由于現在她完全壓著我,和我緊緊的貼在一起,我能明顯的感受到她胸前正好抵在我的下面。

  就連被窩里都是香噴噴的,充滿了誘人的女人味,讓我大為滿足。

  不由得, 我下面也開始有些一絲反應……“你爸媽呢,又出差了?”胖子在我屋子看了幾眼后問。

  “嗯。

  ”“你現在身體怎么樣啊,吃了藥沒,明天能不能好,咱們出去開黑啊?”“應該能吧。

  ”我有一句沒一句的敷衍著他,偏偏死胖子今天耐心又好得很,問了我一大堆廢話后,竟然還拿起了我的PSP,坐在一旁玩了起來。

  “……”我心里那叫一個無語啊,看樣子這死胖子一時半會兒的是不會走了,周彤就這么壓著我,時間一長我也受不住啊。

  我把被子稍微掀開了那么一點,周彤這時也在里面抬起了頭,可憐巴拉的看著我。

  看得出來,她也很煎熬。

  可我也沒有辦法,胖子不走,我就得一直忍著。

  或許是待在里面時間久了,周彤也有些難受,她的身子開始輕微的挪動著。

  這不動還好,一動起來,她那兩團飽滿就在我的下面亂蹭著,整的就好像是她在給我……聯想起那些不健康的大片后,我下面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了。

  到最后,我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竟直接按住了周彤的腦袋,朝我下面貼了過去!面對我的強迫,周彤自然不會愿意,她反抗著,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把下面貼上去,哪知道即將觸碰到她紅唇的那一刻,她直接扭過了頭。

  這一下,導致我下面只是貼在了她的臉頰上!我生氣了,畢竟現在吃虧的是她,她怕,我可不怕。

  我的腦子飛速運轉著,想了一會兒后,我直接掀開了被子,高聲說道:“好熱啊!”周彤被嚇得倒吸一口涼氣,連忙把被子拽了回來,把自己裹得死死的。

  饒是胖子愣了愣,后知后覺的抬起頭來,問我:“熱?熱你也得忍著啊,明天病好了我還等著你帶我上分呢。

  ”我壞笑一聲,說道:“胖子,你幫我把空調開開,遙控器在外面。

  ”“能不能開啊,你不是病了嗎?”胖子狐疑道。

  “開一會兒,我實在受不了了。

  ”我說。

  “那行,就開一會兒啊,稍微涼快點我就關了。

  ”說完,胖子就出去找空調遙控器了。

  趁他不在的這會兒功夫,我拉開了被子,笑嘻嘻的對里面小聲說道:“老師,我難受!”“你想都別想!”周彤瞪了我一眼,她當然清楚我在想什么。

  但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現在滿腦子里都是昨天周彤在辦公室偷偷的給她老公弄,我也想享受一次。

  于是,我威脅道:“老師,你不答應的話,那就別怪我了啊……”說著,我將被子的一角越拉越高,如果這時候胖子走進來,肯定能看到我的身上還趴著一個女人。

  “想死啊你!”周彤被嚇得連忙又把被子拉了回來,然后認命了似的說道:“我…我給你那個就是了!”我得意的笑了。

  后來,胖子在外面找了一圈也沒找到遙控器,還大聲問我到底在哪。

  我強忍著笑意,說我記錯了,遙控器在書桌抽屜里。

  胖子回來不滿的嘀咕了幾句,然后再幫我開了空調。

  與此同時,我也神不知鬼不覺的脫掉了自己的褲衩,對準了周彤。

  隔著被子那條細縫,我隱約可以看到周彤正注視著我的下面,隨后,她雙手扶穩,思索再三后,終于垂下了頭。

  下一秒,我就感受到了來自周彤的魔力。

  上天一般的感覺,美的無法言喻。

  盡管我在竭力的控制著自己,但是當她真正觸及到我的那一刻,我瞬間崛起,差點讓周彤把持不住。

  同時,我還要極力的克制自己,不讓自己哼出那種愉悅的滿足之聲。

  差不多十分鐘后,我的大腦開始逐漸的麻木,神情一陣恍惚,那種溫暖的感覺讓我愈發飄飄然。

  在關鍵時刻,我動了一下,更加的深了。

  “唔……”突如其來的一刻讓周彤猝不及防,悶哼一聲,同樣的,我的眼中也帶著異樣的色彩,一股股的熱浪打向了周彤……縱然是胖子在打游戲,也聽到了一道不對的聲音,隨即抬起頭來。

  他問道:“什么聲音?”我被嚇得冷汗都流了出來,雖然剛才有些克制不住自己,但我也沒想到周彤會發出聲來啊!我咽了咽口水,有些慌張的看向外面說:“好像,是隔壁大媽晾衣服的時候摔倒了吧?”胖子信了,但是我身下周彤卻像是生氣了,朝我的那里不輕不重的咬了一下。

  頓時,我疼的猛地一翻白眼,還好忍住了沒喊出來。

  又過了二十分鐘后,我實在是受不了了,一直被這么壓著,我還沒法挪地方,只能朝著胖子說道:“你啥時候走啊,我想睡覺了,你在這打游戲我沒法休息。

  ”好說歹說一頓勸,胖子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走的時候還不忘叮囑我注意休息,當然了,我的游戲機也給他拿去了。

  終于等到胖子走后,我迫不及待的掀開被子,周彤在里面早就悶得面色通紅,出來后的第一件事,就在趴在床邊,把那些東西全部呸了出來。

  甚至,她還夸張的不住干嘔著,狼狽極了。

  我有些不悅,但還是靠過去,輕輕拍著她的后背說道:“至于么,這東西又不臟。

  ”周彤渾身一怔,猛地推開我,淚眼汪汪道:“別碰我,你這個畜生,張偉,你不是人!”我無奈的擺擺手,心想這都什么時候了,她還要在我面前裝清高,再說了,又不是沒給別人這樣弄過,典型的就是做了婊子還要立牌坊。

  不過,看著周彤趴在床邊,單薄的衣服垂下,露出胸間一片白花花的溝壑時,我瞬間口干舌燥了起來,下面也煥發著生機。

  我從后面摟著周彤的嬌軀,兩只手直接蓋在兩邊的飽滿上,我迷戀道:“老師,咱們現在是不是可以開始了?”“開始什么?我不是都給你……”她的話還沒說完,我便連連搖頭,打斷道:“剛才只是我幫你解圍,你給我的報酬而已,咱們之間的承諾,你還沒有兌現。

  ”說完,周彤恨恨的看了我一眼,擦了擦嘴角后,她又問我:“是不是只要和你做一次,你以后就不會再威脅我了?”我點點頭:“當然。

  ”“那行,你這么想要,我給你就是了。

  ”說著,周彤便開始自顧自的解開了衣領上的兩顆紐扣。

  當即,那兩團飽滿的雪白讓我看的更加清楚了。

  我渾身都開始燥熱著,真恨不得直接撲上去。

  很快,周彤就把衣扣全部解開(辦公室愛愛)了,露出了里面魅黑色的花邊文胸,她上半身那性感的曲線在我眼前一展無遺,風情之中不失嫵媚,嫵媚之中透著誘惑!就在我才靠進她的身邊,嗅著她身上散發的芬芳之際,周彤的手機忽然響了!周彤愣了愣,連忙從口袋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隨即傻眼了。

  “別說話,是我老公!”周彤坐在一邊,撫了撫自己高聳的胸口,盡量讓自己平復心情后接通了電話。

  即便隔著幾米的距離,我還是聽著電話那頭聲音挺大的,好像是張老師在喊什么,反觀周彤說話聲音細膩輕聲著,就好像是正在被人訓斥一樣。

  一時間我便來了興趣,悄悄坐到了她的身邊,一只手摟住了她那不盈一握的纖腰,另外一只手,隔著文胸在外面撫摸著她那飽滿的雪白。

  “哼……”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