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高潮 影片



蘇瑞聽都不想聽她們的條件,直接了當的說道:“不行,我什么條件也不接受。

  愛吃 不吃,你們不吃,我一個人吃,吃不完明天帶到公司吃。

  ”秦 月兒聽了率先發難道:“ 姐夫你怎么這樣?明天姐姐回來我要告訴她,你欺負我!”上次秦雪用秦月兒試探蘇瑞,就讓蘇瑞算的上是焦頭爛額了,聽到這次小姨子打算親自給秦雪吹風,蘇瑞立刻態度軟了下來。

  前段時間堂哥秦亦然的事,搞了一個烏龍,蘇瑞心里對老婆是又愛又怕,還有愧疚,這個時候就更不想得罪小姨子,從而間接得罪老婆了。

  于是他無奈的皺眉說道:“行行,行行!你們說吧,別太過份,就沒問題。

  ” 文倩看狀道:“瞧把你怕的,我們兩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還怕我們把你給吃了啊,你以為你是鹿晗啊,充其量也就是個黃渤,還沒人家有才。

  ”蘇瑞一陣無語,沒黃渤情商高,這他認了,但才華這玩意,要看在什么領域了,更何況他覺得自己怎么也比黃渤帥多了。

  文倩這話說的太傷人了。

  不過蘇瑞沒打算跟 這兩個 問題少女打嘴仗,他知道只要一接嘴頭,就沒完沒了。

  于是道:“趕緊說吧……”文倩道:“也沒什么特別的呀,就是我們玩 真心話 大冒險怎么樣?”蘇瑞擺擺手道:“沒聽說過吃飯還能玩真心話大冒險的,不玩!”他知道這兩個古靈精怪的問題少女怪招層出不窮,真玩的話,不管是真心話還是大冒險,他都吃不完兜著走。

  “你就跟我們玩嘛,你是不是想讓我們去酒吧,找別的男人玩啊?你要是不玩,我就跟文倩去酒吧了!”秦月兒的話有點威脅的意思。

  蘇瑞聽了之后,態度有點松動,心想,雖然小姨子跟文倩都是淘氣包,整人專家,但是他吃鱉是因為愛護她們,出去之后,就憑這兩個小妞遇上狠人,非出事不可。

  “好吧,那我們以一個小時為限。

  我要早點睡,明天要見客戶講方案的。

  ”“一個小時怎么夠,還沒開始就結束了,起碼三個小時,姐夫現在才七點多,你豬啊,八點就睡。

  十點再睡啊!”“我還得準備文件啊,你當我全靠臨場發揮啊,一個半小時,不能再多了!”“姐夫你就陪我們玩會嘛,我們兩個人玩,很無聊的。

  ”秦月兒和文倩兩個人一左一右,抱著蘇瑞的胳膊又搖又晃,兩對豐滿而又柔軟的胸脯在蘇瑞的胳膊上擦來蹭去,弄的蘇瑞的心也跟著軟了。

  “好吧,好吧,兩個半小時,別討價還價了。

  ”最終于兩個半小時成交。

  興奮的文倩跑回房間抱出兩箱啤酒來,看的蘇瑞嚇了一跳,這兩個問題少女什么時候買了幾箱啤酒回來,他的心里不免升起了一絲不詳的感覺。

  這段時間他可沒少被秦月兒和文倩捉弄,不過還好都是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蘇瑞雖然生氣,但是看看她們青春美好的臉龐,再被和聲細氣的說上幾句對不起,心里的一點點不快也就煙消云散了。

  上了飯桌,三個人玩起了真心話大冒險。

  規則倒是很簡單,手心手背,單的那個人輸,然后可以在真心話和大冒險里選一個來做。

  不想做,不想說也可以,喝酒就行。

  不出意料第一次蘇瑞就輸了。

  “姐夫你是真心話還是大冒險?”文倩也隨著秦月兒管蘇瑞叫姐夫。

  蘇瑞沉吟了一下覺得還是選真心話比較好,反正她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心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于是答道:“真心話。

  ”“那好,姐夫你聽好問題!”文倩狡黠的笑了笑道:“你在姐姐之外,有過別的女人嗎?”蘇瑞被這個問題嚇了一跳,這也太那什么了吧,不過還好他早就想好,不說真話,而且跟許晴柔只能算是一夜情吧,根本談不上是他的女人,于是淡然的回答道:“我跟秦雪是初戀啊,我當然沒有其它女人了。

  ”這個回答文倩和秦月兒都不是很滿意,不過她們卻輕輕將蘇瑞放過。

  就這么輕松過關了,蘇瑞感覺有點應付起來也會很自如的感覺。

  但接下來蘇瑞又輸了。

  “姐夫還是真心話嗎?”蘇瑞點 點頭

  這回換秦月兒來問,秦月兒道:“姐夫你除了姐姐之處,還跟別的女人睡過嗎?”蘇瑞不滿的說道:“這不是答過了嗎?”秦月兒笑道:“問題明顯是不一樣的呀,姐夫!”蘇瑞仔細想想確實有點差別,不過他只要按照剛剛的方法回答就行了,于是他故作鎮定的回答道:“當然沒有啊。

  ”文倩忽然湊了過來,臉都快貼到蘇瑞臉上了,蘇瑞趕緊躲開道:“你干嘛!”文倩狡黠的笑道:“姐夫,你不老實哦!”秦月兒也逼近蘇瑞道:“姐夫你說謊了哦!”蘇瑞看到兩個問題少女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不由有些驚慌。

  不管怎么樣,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又不是搞間諜的,心理素質沒那么好。

  蘇瑞心里不禁想道:是不是這個兩個問題少女發現了什么?不過他仔細的想了想,還是想不出來有任何被文倩和秦月兒發現的理由,因為除了那天那次,他跟許晴柔再也沒有單獨見過面,連下班都沒一起走過。

  要是發現的話,早就應該發現了,不可能等到現在。

  難道是剛才說的話里有什么破綻?“姐夫,我們都看過美劇不要對我說謊,你說話的時候眼睛往右上看,腳尖又朝著門口的方法,分明就是編謊話!沒想到啊,你這個濃眉大眼,貌似忠良的老實人也在外面亂來了!你對的起我姐,對起我和文倩嗎?”蘇瑞都讓秦月兒給說蒙了,看個電視劇就能判斷別人是不是在說謊?這也太扯了吧,再說了,在外面亂來,跟秦月和文倩有什么關系,這都哪跟哪呀?于是蘇瑞決定死扛到底,拒不承認:“別詐我,你們那套我小學就玩剩下了,還能不能好好玩?不能好好玩,快點吃飯,吃完我要洗碗。

  ”不過兩個問題少女的行動,再次出乎了蘇瑞的意料,她們對視了一眼,又輕輕把蘇瑞放過,繼續再開一局。

  第三局,蘇瑞還是一個輸字。

  蘇瑞驚訝的說道:“你們倆個是不是串通一氣了?怎么你們老是同樣的?”文倩狡黠的笑道:“我們倆個心意相通而已,可沒做什么暗號,姐夫你不要冤枉人哦,愿賭就要服輸,總說有內幕的都是輸了的人。

  別輸不起哦!”蘇瑞也沒辦法,玩了她們的游戲,想不被她們耍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那我這次……大冒險吧。

  ”蘇瑞感覺真心話已經玩不下去了。

  文倩聽到蘇瑞選擇了大冒險,立刻跳了出來叫道:“我來我來!大冒險就是你要脫下秦月兒的小內內!”蘇瑞聽了,下意識的朝秦月兒瞄了一眼,只見秦月兒今天穿了一條短的連屁股蛋都露出的熱褲,文倩這個要求實在是太黃太暴力了!“請恕臣妾做不到,你這哪是大冒險,你讓我去死算了!”文倩瞪大了眼睛道:“這有什么難度?我很照顧你了好吧,你去脫,月月肯定不會太過于刁難你的,小姨子有一半屁股都是姐夫的,這句話你沒聽過?月月你不會反抗的,對吧!”秦月兒滿含著笑意的用力點點頭。

  蘇瑞心里暗叫,兩個女流氓,不過他也知道這兩個純粹就是想耍他,調戲他而已。

  哪有那么多便宜事,以為在拍18禁的電影嗎?“我認你們狠,我喝酒還不行嗎?”說著蘇瑞拿起一瓶啤酒,仰起脖子一口氣干了下去。

  原來蘇瑞的酒量不算好,但是自從上被文倩灌過,又經歷過許晴柔那件事,加上這段時間不時的在家要陪這兩個問題少女喝點,不知不覺酒量就練了上來。

  一瓶啤酒算是小意思了。

  干完了啤酒,蘇珊道:“再來!”這次他決心要找出秦月兒和文倩串通一氣的證據。

  手心手背,幾經平局之后,結局不出所料,又是蘇瑞一個人手心,秦月兒和文倩都是手背。

  “姐夫,你又輸了,你是選擇真心話,還是大冒險,(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還是喝酒呢?”蘇瑞笑笑道:“真相只有一個,這一切我已經看穿了!”秦月兒和文倩驚訝道:“姐夫你在說什么?”蘇瑞冷笑道:“還在裝,我都看出來了,小月你一直盯著文倩的嘴巴在看,她如果開張嘴,你就出手背,她如果閉著嘴,你就出手心。

  我可以陪你們一直把平局玩下去,玩兩個小時,不過我沒空,所以我選擇揭穿你們!”秦月兒和文倩見被蘇瑞揭露,兩個人一點都不尷尬,文倩更摟住蘇瑞的胳膊說道:“姐姐經常說,雖然你長的丑,但是你聰明啊,果然今晚你證明了你自己!”蘇瑞被文倩弄的哭笑不得,甩開文倩的手道:“我不聰明,我只是反推而已,好了,沒空陪你們玩了,你們還吃不吃?不吃我收拾桌子了。

  ”“吃!不吃多浪費!”一頓飯吃完,蘇瑞收拾完桌子,去洗碗,秦月兒和文倩破天荒的要進廚房幫他洗碗。

  “行了行了,你們有這份心我就很開心了,廚房地方小,人太多轉不過彎,你們休息吧!”蘇瑞說完回頭去水池洗碗,結果洗著洗著感覺到身后有人過來了,他回頭一看,是文倩。

  再往遠處看看,秦月兒不知道去哪里了。

  “你干什么?別把你衣服弄臟了,躲遠點。

  你不跟小月玩,跑這來又想作弄我?”文倩聽了蘇瑞的話,不滿的說道:“你說什么呢,我們捉弄你,不是喜歡你嘛,別的男生求著我們捉弄他們,我們還不愿意呢。

  ”蘇瑞心想,這天下還有這么賤的男人?跪舔派的宗師級人物?“好好好,算是我說錯話了,我道歉,不過廚房地方小,有事一會再說吧。

  ”文倩卻不肯出去。

  她好奇的問道:“姐夫,你是不是那方面不太正常啊?”“什么?”蘇瑞一時沒反應過來文倩在說什么。

  文倩卻用手托著下巴,擺出一副思考的樣子,又自問自答的說道:“也不對,那天我試過啊,很大也很硬!不像是有問題的樣子。

  ”蘇瑞一聽這才反應過來文倩原來是在說那個事情,想起曾經跟文倩兩個人獨處一室,還在同一張床上,自己的弱點還被文倩給掌握了幾秒鐘,不由老臉一紅。

  “既然很正常,那姐姐總是加班不在家,你就不想解決一下嗎?你不在家的時候,我們都查過你的電腦了,連小電影都沒有的!” 孫妍今年十九了,來獸醫所也有一段時間了,眼看著今天就是師父要檢查她課業的日子,孫妍的心中,難免有些忐忑。

  雖說師父和她父親的關系很好,但孫妍自己沒有這方面的天賦的話,也端不起來這碗飯。

  她的家里很窮,只有父親一人拼命掙錢養家,父親身體還不好,她想早點兒幫父親分擔一些。

  進了獸醫所,孫妍就看到師父吳寶庫坐在那里,緊張的捏緊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來了,今天要考的內容都記得吧?”一進屋吳寶庫就嚴厲問道。

  獸醫的 東西本來就生澀難懂,有很多東西她都不知道, 師傅就將如何給狗配種的書給她看,她能記住才怪。

  “師傅……我……我沒記住……”吳寶庫一聽,臉色頓時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記不住,我不是說了么,今天要講給 動物配種,首要的就是動情,既然你不忘了,師傅就再教你一邊!”說話間,他直接拉著孫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讓動物配種,就要讓動物動情,這動情,就需要 手法的,在師傅身上練,按照師傅說的做。

  ”吳寶庫嚴厲道。

  孫妍俏臉通紅,她哪里碰過男人的身子,想要將手抽回去,誰知道師傅抓的很嚴,她根本抽不回去。

  吳寶庫感受到她往回抽著手,臉色很冷,“我教你東西,你最好乖乖學,這種練習的時候不多,你要把握好!”說完,吳寶庫就松開了她。

  孫妍當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個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學,畢竟她想要學本事。

  “師傅……我……我知道了……”孫妍低著頭,抿著嘴道。

  “哼,知道最好,現在師傅把衣服脫了,你輕輕揉師傅的胸口,記住,手法一定要輕柔!”吳寶庫哼了一聲,直接將衣服脫掉了,隨后拿著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孫妍俏臉通紅一片,師傅畢竟是個男人,她還是個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這么羞人的動作,這種感覺,簡直讓她羞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違抗,只能咬著牙按照師傅所說的,輕輕按著。

  吳寶庫 點了點頭,“手法還可以,不過需要加強鍛煉,你也不用害羞,咱們學獸醫的整天和這些東西打交道,你要是臉皮薄,以后怎么給動物配種?”說完,吳寶庫又道:“給動物按摩,只是第一步,為的就是讓它不討厭你,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要讓動物達到可配種的標準,那東西你應該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孫妍聽到師傅這話,俏臉更紅了,她看過獸醫的書,知道師傅嘴里說的就是動物的那里,惡心死了。

  “看來你知道,那就好辦了,動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樣,這樣好了,為了讓你盡快掌握這種技能,你就用師傅的練吧。

  ”說完,吳寶庫直接將褲子褪了下來……孫妍俏臉頓時就變了,瞧著師傅的身體,她整個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急忙背過身子!這可是男人的寶貝,她怎么能看?師傅怎么要讓她看?“師……師傅……您這是要干嘛?”吳寶庫冷著臉,哼了一聲,“干嘛?當然是讓你學東西!”孫妍臉上還是帶著驚恐,緊忙問道:“學……學東西可以,可是您……”吳寶庫一聽,頓時怒斥起來。

  “我怎么了?我告訴你孫妍,我這是教你如果幫助動物配種,你要是以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馬給我滾蛋,我還懶得教你這種學徒!”孫妍自然不想離開這里,她還想著以后學好了本事,幫父親賺錢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師傅那里,畢竟她是個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師傅……我……我想學……”“想學,就轉過來!”吳寶庫呵斥道,孫妍不敢不聽,下了老大決心這才轉過身來,可是低著頭,不敢看師傅那里。

  “過來,把手伸過來!”吳寶庫聲音中透著不可違抗的命令,孫妍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走過去,伸出小手。

  “我告訴你,小妍,這男人的寶貝和所有雄性動物一樣,只要你在我這里練出手,以后所有就沒有什么雄性動物可以難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練習,那你這輩子都別想出徒!”吳寶庫說完,哼了一聲,開口道:“手法還是不變,柔一點,掌握好力度,而且還有,你看這里,這個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靈敏的地方,只要你輕輕磨砂這里,就會讓雄性動物起反應,來,按照我說的去做。

  ”孫妍有點害怕,但是還是照做了,她輕輕動著,撫摸著師傅說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懼全部記了下來。

  吳寶庫眼里的目光,閃過一絲愉悅的舒暢,這小手的力度,簡直讓他沸騰!孫妍漂亮極了,誰能想到這么個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寶貝練手。

  雖然她有點不樂意,但是吳寶庫還是興奮!“對,這就對了,你的手法很正確,不過,還是要勤加練習。

  ”吳寶庫說完,微微一笑,臉色稍微緩和了不少。

  孫妍見狀,緊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現在還是有點害怕。

  “現在,讓雄性動物起反應的手法你已經會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師傅要教你 雌性動物怎么讓它起反應。

  ”吳寶庫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帶著一絲火熱直勾勾的盯著孫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師傅跟你說,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樣,手法不一樣,靈敏點也不一樣,咱們這里也沒有雌性動物,為了讓你更好的學會,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學,以身教學,身領神會,來,把衣服褪了吧。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吳寶庫直接伸出手,有點迫不及待的去扯孫妍的衣服!孫妍嚇壞了,身子立馬躲到一旁,驚恐的看著吳寶庫。

  “師傅……您這是……”她是個大姑娘,還沒有嫁人,師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吳寶庫緩過神來,瞇了瞇眼睛冷聲道,“雄性動物我們學完了,現在要學雌性動物的,怎么了?”“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孫妍緊張開口!吳寶庫哼了一聲,冷聲道:“廢話,想要學習雌性動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練,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學?不想學的話,就讓你爸領你滾蛋。

  ”一聽這話,孫妍頓時就蔫了,想到父親的辛苦和期許,她露出猶豫,父親不容易,她想要幫父親分擔,如果不學本事,她還能干什么?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還是突破不了這個障礙,她是個骨子里保守的姑娘,長這么大還沒和男孩子牽過手,現在卻要褪光了衣服給師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她糾結著,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師傅攆自己走,急的她眼淚汪汪的,小模樣可憐極了。

  吳寶庫哼了一聲,見她沒動,作勢就要拿手機。

  孫妍一聽,嚇得眼淚都出來了,急忙道:“師傅……您別打電話,我……我褪還不行么……”說完,她掙扎著伸手摸向扣子,咬著牙輕輕的解開,頓時,美妙的風景一點一點的出現在吳寶庫的眼中,孫妍皮膚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樣,吹彈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將美妙的風景遮蓋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絲火熱,命令道。

  “這……這個也要褪?”孫妍俏臉通紅,嚇了一跳。

  吳寶庫頓時道:“廢話,你見過哪個雌性動物穿小衣的?”一聽這話,孫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著嘴唇,紅著臉解開。

  讓人目眩的風景,一下子躍進了吳寶庫眼中,如此的近距離,吳寶庫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剛才一樣,之后告訴我你的感覺!”吳寶庫目光火熱的盯著她,聲音卻很冰冷。

  孫妍只能聽話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輕輕揉按著,她紅著臉,平時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現在還要在師傅面前這個樣子,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沒……沒什么感覺……”孫妍捏了幾下說道。

  “沒有?”吳寶庫哼了一聲,“你用手輕輕揉按最高點,再感受一下。

  ”孫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違抗師傅的命令,輕輕按起來,頓時,一股異樣的感覺瞬間傳遍了全身,讓她身子忍不住顫了一下。

  “怎么樣?有感覺沒?”吳寶庫問道。

  孫妍害羞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吳寶庫眼中滿是火熱,看她自撫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開口道。

  “不過,你的手法還是生疏,來,讓師傅好好教教你!”說話間,吳寶庫伸出布滿粗繭的雙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手上傳來的驚人觸感讓吳寶庫爽的直哆嗦。

  極品!小腹里的火燒的他渾身燥的慌,卻還是故意板著臉咳了咳嗓子。

  “讓雌性動物動情的過程要更復雜,你仔細看我的手法。

  ”言罷便是開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動作幅度越來越大。

  孫妍不過一個未經人事的大閨女,哪里經得起吳寶庫這般嫻熟的手法,當時就覺得腿肚子發軟,大腿下意識閉合磨蹭,臉蛋上也浮出一層紅暈。

  她下意識想推開師傅,可總覺得自己用不上力氣。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覺。

  師傅的手很大,很熱,她覺得跟觸電了似的。

  她這反應落在吳寶庫眼中,也讓后者心里樂開了花。

  這小妮子,到底是個雛兒,這還沒動真格的呢,就來了感覺。

  只見他戀戀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經的說道:“剛才的手法是專門針對雌性的,你是不是覺得渾身沒勁,還很麻,跟過電了一樣?”聞言,孫妍紅著臉點了點頭,她的感覺被師傅一語說中,她心里很佩服,卻也有些貪戀剛才的感覺。

  “好,剛才是手法教學。

  為師順便再給你普及一下哺乳常識,哺乳過程是咱們哺乳動物繁衍成長的關鍵過程,來,你坐下,為師給你親自示范一下。

  ”孫妍自然不知道吳寶庫所謂的親自示范是什么意思,乖乖坐在凳子上。

  可當看到吳寶庫蹲下身子,張嘴湊過來的時候,她慌了,雙手死死護著。

  “師傅,您……您這是……”見狀,吳寶庫怒了,起身指著孫妍就訓斥起來。

  “我這是要給你模擬動物的喂養過程,這可是獸醫的必修課!把手拿開!”孫妍一臉猶豫,父親告訴過她,這個地方不能隨便給外人看。

  可轉念一想,師傅也是為了給自己言傳身教。

  索性,她紅著臉緩緩把手放了下去。

  見孫妍被自己吃的死,吳寶庫剛蹲下身子,突然電話響了起來。

  興致被擾,吳寶庫一臉不悅的去接電話。

  電話正是孫妍的父親孫 大國打來,想打聽下自己女兒的學習情況。

  吳寶庫不耐煩的讓孫妍過來接電話,自己眼巴巴的在旁邊看著。

  眼看孫妍光著上身,一手打著電話,一手捂住胸口,吳寶庫心里突然有了個瘋狂的念頭,下意識舔舔嘴唇,起身走了過去。

  見師父過來,孫妍正說要掛斷電話,吳寶庫卻拜拜手,道:“沒事,你把電話開免提,繼續聊就行。

  為師時間寶貴,所以你要一邊打電話一邊看好為師的示范。

  還有,千萬別發出聲音,不然為師會分心,知道嗎?”孫妍點了點頭,開了免提,然后放下話筒,說道:“爹,師傅說不用掛,他正在……嚶……”她話沒說完,吳寶庫突然發動攻勢,腦袋直接湊了下去……這一聲嚶嚀宛若魔音,讓吳寶庫當時眼睛都有點紅了,嘴里跟裝了發動機似的肆意索取。

  撲面而來的男子氣息和一種說不出的酥麻感讓孫妍的嬌軀來回扭動,大腿來回磨蹭。

  “丫頭,你咋的了?”孫大國在電話中問道。

  孫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發出那么羞人的聲音。

  “我……我沒事,嗯……”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卻在不住顫抖,貝齒死死咬著櫻唇,生怕自己發出聲音會打擾到師傅。

  雖說心里臊的慌,可孫妍總覺得師傅很厲害,弄的自己還挺舒服。

  他好幾次忍不住要叫出聲,只得用小手死死捂著嘴巴。

  吳寶庫現在心里更是有股說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孫大國是老相識,現在卻隔著電話偷摸的欺負人家的女兒,還是個十八九的黃花大閨女,這讓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頭,你要好好聽師傅的話,知道了嗎?”孫大國在電話中說道。

  聞言,孫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聲。

  “老孫,你放心吧。

  你女兒還算聽話,我正教她實踐呢。

  ”吳寶庫含糊不清的說道。

  “那就行,老吳,你多費心,可得好好教我家這丫頭。

  ”孫大國隔著電話也沒發現什么異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正在被吳寶庫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畢生所學好好教她。

  ”吳寶庫突然停下動作說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孫妍,低聲道:“剛才為師教你的手法,再復習一下。

  ”見師父手指的方向,孫妍臉蛋突然一紅,也沒多想,點了點頭就伸出纖手攥住師傅的寶貝。

  少女纖手帶來的順滑感讓吳寶庫連吸幾口冷氣,繼續埋頭索取起來。

  這沒一會的功夫,孫妍就已經軟成了爛泥,上身抵著吳寶庫的腦袋,手上動作卻一直沒停,一邊還要斷斷續續的回應著父親的話。

  興許是太刺激了,吳寶庫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點繳械,連忙起身。

  沒玩到正戲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師……師傅,可以了嘛?”孫妍紅著臉蛋說了一句,覺得兩腿無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會叫出聲。

  吳寶庫眼睛滴流一轉,點了點,然后對著電話說了一句,道:“老孫,你女兒挺聰明,一學就會。

  一會我再教她點別的,你倆繼續聊。

  ”難得被師傅夸獎,孫妍心里一喜,覺得只要按照師傅說的做,就一定能留下來拜師學藝。

  “為師問你,剛才什么感覺?”這邊通著電話,吳寶庫沒敢把說的太明,可孫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認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臉蛋,輕聲憋出一個字。

  “癢……”“這是正常反應,具體是哪?”“就……就是這里。

  ”單純的孫妍指了(大炕上性經歷)指自己下方,卻全然不知道,她此時的模樣帶給吳寶庫何等的沖擊力。

  此時的吳寶庫覺得都快爆炸了,卻也只能強忍沖動,低聲說道:“除了癢之外,是不是還有很多粘乎乎的東西?”聞言,孫妍臉蛋通紅,巴不得找個縫鉆進去,點了點頭。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抹貪婪,知道時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聲音壓低,道:“很好,身為獸醫,你一定要記住,這種時候就要進行最后一步。

  得用東西幫雌性動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話,那些粘乎乎的東西會堵塞,輕則無法配種,嚴重的話還會發生潰爛。

  ”這些東西孫妍壓根不懂,一聽師傅這話當時就慌了,眼淚直打轉。

  “師傅,那……那怎么辦?你快幫我,我不想……”孫妍沒控制住音量,聲音大了點,電話中的孫大國當即疑惑道:“丫頭?怎么了?疏通啥?”吳寶庫臉色一變,忙的比出噤聲收拾,而后一本正經的回道:“沒事老孫,就是這丫頭身子有點小毛病,我馬上就幫她治。

  你先別說話,省的我分心。

  ”被吳寶庫這么一說,電話中的孫大國也沒敢再發出動靜。

  只見吳寶庫裝模作樣的繞著孫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過去,低聲道:“把褲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來。

  ”一聽要脫褲子,還要撅屁股,孫妍猶豫了。

  “怎么?不愿意?”“別……別,師傅,我愿意!”孫妍也沒多想,更怕那兒真的會潰爛。

  她耷拉著腦袋把褲子連同粉色小褲褪下,而后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腳尖踮起,屁股高高翹起。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